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晒晒太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咳咳咳……

    身体再次遭到重创,杀手猛地一阵咳嗽,一口殷红的鲜血便是喷射了出来,一张原本就很白皙的脸颊更是变得惨白无比。

    没等他爬起来,李林便是蹲在了他的身前,宽大的手掌便是捏在了杀手的肩膀上,只见他手掌稍稍一用力,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便是传了出来……

    啊……

    杀手顿时惨叫了一声,双目瞪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杀了我!”

    “想死?”李林嘴角一翘,笑眯眯的说道:“哪有那么容易?既然你不说,那我就慢慢的折腾你,反正我的时间多得是。”

    说着,李林便是在地上捡起了一块青石,对着杀手的手指砸了下去。

    砰……

    咔嚓……

    两种不同的声音混在一起,杀手的眼睛再次瞪大,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十指连心,手指被砸碎远远要比肩膀断裂更为疼痛。

    “杀了我!快点杀了我……”杀手咆哮着,身体蜷缩在一起,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原本惨白的脸也是涨红了起来。

    “你让我杀了你,我就杀了你?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李林摇了摇头便是硬生生把杀手另一只手按在了地上,已经沾满血肉的青石便是再次砸了下去,这次他用的力道并不大,不足以将杀手的手指砸碎……

    手指再次被砸,杀手的身体顿时颤抖了起来,一口鲜血也随之喷了出来。他现在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砰……

    青石再次砸在杀手的手指上,这次杀手却没发出声音,身体猛地挣扎了两下,双目再次瞪大,一口鲜血从口中流淌了出来,紧接着他双目一番便是死了过去。

    “靠。这么狠,竟然咬舌自尽……”

    摸了摸杀手脖子上的动脉血管,李林吓了一跳,无奈的耸了耸肩他便是站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如此有勇气,竟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换成自己可能也会这么做吧……

    李林心里默默的想着,转过身很快便是消失在了树林里,寂静的公园里,杀手双目怒睁,身体也渐渐的冰冷,显然是没了生机。

    等李林回到医院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除了妇产科传来新生儿的哭声之外,其他几层楼还是十分安静的,再次到冷清秋的房间外边看了看,确定她没什么事儿之后,他才回到了他住着的病房。

    躺在病床上,他思绪飘飞,金飞那张英俊无比的脸颊也是出现在了脑海之中,虽然杀手没说出来,但是他还是能够确定,背后那个人一定是金飞。

    想着想着困意袭来,他便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金润集团。

    总裁办公室,金飞穿的西装革履的坐在舒适的太师椅上,他的手里端着一杯猫屎咖啡,不时的品尝一口,一双十分好看的眼睛阴沉无比凝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

    就在这时,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办公室的房门也被敲响了。

    “进来。”

    金飞转过身向着门口看去,一双阴沉的眼睛泛起了精光,灼灼的看着出现在他眼前的年轻人。

    “大少。那个杀手死了。”年轻人说道。

    金飞皱了皱眉,端在手里的咖啡便是放在了桌子上,他不怒反笑,“真是条百足之虫,看来,我真是小瞧他了。那个杀手知不知道你的身份?”

    年轻人十分肯定的摇了摇头道:“大少放心。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并未见面。”

    金飞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年轻人摆了摆手道:“你去吧。”

    “大少。接下来该怎么办?没能杀掉他们,恐怕会打草惊蛇,下次在想动手恐怕就难了。”年轻人咬了咬牙道:“要不,我亲自去?”

    金飞笑着摇头,道:“既然他是条百足之虫,那我就应该和他好好玩玩,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成为我的对手,明天一早让清韵过来见我,我有事儿和她说。”

    “是。”

    年轻人应了一声便是匆匆的走了出去。

    年轻人一走,空寂的房间里就再次剩下金飞一个人,他又是转过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冷清秋,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咱们的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说罢,他便是再次端起那杯猫屎咖啡饶有兴致的喝了起来。

    次日清早,温暖的太阳如约在东方升了起来,李林却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的意思,这时,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被子里的四角裤也是撑了起来……

    不用想也能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显然是在做春梦……

    不知怎么的,也许是习惯,他已经不知多少次梦见蔡文雅穿着一件特别特别薄的睡衣趴在他的身上,胸前两颗超大号水蜜桃压在他的鼻子上,虽然是在做梦,可那种贴在脸上的感觉却无比的真实,还能闻到那种令人癫狂的香味……

    一早晨来上班的米彩见证了这无耻的一幕。

    她此时正站在李林的床边,静静的注视着这个禽兽,不过,她并不知道李林那笑容是什么意思,如果知道,她现在肯定会将针头狠狠的扎在这个禽兽的大腿上,不对,是扎在他的嘴巴上……

    “起床了。”米彩轻声道。“我给你买了早餐,快起来吃。”

    听到声音,李林便是扭了扭脸直接翻身,然后用被子把脸盖上,嘴里还发着呜呜的声音,甚至还有两声怪笑。

    “起床了。”

    米彩的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忍不住白了李林一眼。道:“一会还要输液呢。”

    听到“输液”这两个字,李林便是条件反射一般猛地睁开了眼睛,下一刻,目光便是落在了米彩的身上,外边照进来的阳光刚好照着她的侧脸,原本就白皙无暇的脸颊如同圣洁的仙子一般,特别是她身上穿着这身白大褂,那种气质被衬托的淋漓尽致。

    坚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粉红色的嘴唇,一双大眼睛,双眼皮,没有特别修饰过的眉毛又细又弯……

    “你怎么来了……”看着米彩,李林支吾了半天努力的挤出来这么几个字。

    米彩轻轻一笑,道:“我每天都在这里工作,你说我怎么来了,快起床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对身体好,一会儿还要输液。”

    李林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子,想着刚刚蔡文雅把他按在床上非礼的景象他就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瞧了米彩一眼道:“我刚刚没说什么吧?”

    米彩一怔,随后笑着摇头:“睡觉也能说话?你真是个怪人。”

    闻言,李林如释重负的吸了口气,“你能不能转过去,我把衣服穿上……”

    看李林这幅模样,米彩就是笑着摇了摇头,身子也就转了过去,趁着她转身时,李林连忙将裤子套上。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可以了。”李林尴尬的道。心里暗暗庆幸,幸好刚刚米彩没掀开被子,不然他那点秘密就全都被这个长得堪比天使一般的小护士发现了……

    “出去走走?”

    “别。你的腿有伤,我推着你出去。”米彩连忙制止。“我去推轮椅。你等着。”

    “……”

    看着米彩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李林好一阵无语,他忍不住抬起手在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拍了两下,除了肉痛一点其他什么问题都没有,不过,有这么个人推着出去晒太阳,他就觉着,其实腿断了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没让他久等,一两分钟左右,米彩便是推着一个轮椅进了房间,不得不说,她的心和表面是样儿,善良,如同天使一般,为了防止李林受伤的腿受到二次创伤,她抓着李林的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然后扶着李林坐在轮椅上。

    “哎呦。轻点轻点,轻点放,腿疼。”李林十分无耻的装出一副很痛苦的模样,心里却乐开了花,同时也是有种深深的负罪感,人家米彩这么善良,还要骗人家,这不是禽兽又是什么?

    一看李林痛苦的模样儿,米彩吓了一跳,原本就很轻的动作变得更轻了一些,她的秀发也是贴在了李林的鼻子上……

    “好香……”

    “什么……”

    “好像不是很疼了……”

    “不疼了就行,做好了,腿不要乱动。”米彩说道。

    “……”

    看着如此单纯的姑娘,李林心中的负罪感也就更重了一些,恨不得大哭一场,然后无比诚实的和米彩承认错误。

    医院的后院是一片大大的控场,各种各样已经枯黄的树木,还有各种娱乐设施,篮球场,排球场,各种健身器械都是一应俱全……

    一清早就有不少患者家属推着轮椅带着一个个患者出现在了后院,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老人,年轻的极少。

    李林就显得比较特殊了,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被小护士推出来的患者。

    “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昨晚上没睡好?”李林回过头瞧了米彩一眼问道。

    “习惯了。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米彩说道。

    “你奶奶还没好一点?”李林继续问道。

    “多年留下来的老毛病,只要不严重就很不错了,哪有可能好起来……”米彩叹了口气道:“这两天她的情况越来越重,颈椎压迫神经,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真不知道她还能坚持多久……”

    “不会有事的。”

    李林顿了顿便是像变戏法一样儿在兜里拿出来一瓶养灵液,“这个给你,能恢复体力,对身体也有很多好处,一次只要用一点就成,千万不要用太多了。”

    看着李林手里土灰色的小瓷瓶,米彩一怔,紧接着她便是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随手便是把养灵液拿了回去仔细打量了起来,“这是什么?能管用?你还懂医术?”

    “略懂一些。不是太多。”李林无比谦虚的说道。

    米彩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是把小瓷瓶的瓶塞打开放在鼻孔闻了闻,养灵液清香的气味顿时让她神情一震,下一刻她就忍不住再次打量起这个土灰色的小瓷瓶来。

    “它叫养灵液。是几种花草融合在一起的,配方是祖宗传下来的,你试试很有效的。”李林笑着说道。

    “不会是唬人的吧?”米彩开玩笑道。

    “我也希望它是唬人的,可惜,它不是,真的很有效,你刚才闻了香味,有没有感觉脑子都清明了许多?”

    “你这个人真有趣。还有这么夸自己的。”米彩又是忍不住笑了笑,把养灵液就再次放在鼻孔闻了闻,结果正和李林说的一样儿,她原本昏昏沉沉的脑子确实清明了许多,有些发冷的身子也是有了一点点暖意。

    “好像真的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米彩笑着道:“这么好的东西,送给我?”

    “算是你照顾我的报酬吧。”李林强行编了个自认为还十分不错的理由,他怎么能说,因为你长得漂亮才送给你的?

    “行。那我就收下。”米彩将养灵液放在兜里,推着他便是在院子里走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她长的太漂亮的原因,不少老大爷都忍不住侧目,甚至还有一个偏瘫的家伙流出了哈喇子……

    坐在轮椅上,李林得意万分,真希望这条腿这辈子都这么断下去,最好是两条都断了,那样的话,他就可以一直在医院住下去,米彩就能每天推着他出来晒晒太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