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去瞧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姐。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李林忍不住问道。

    菱悦顿了顿也是再次打量了李林两眼,虽然这个家伙不怎么样儿,但她也不敢给李林甩脸子看,因为这是息红颜让她来的。

    “听说你受伤了,我家小姐让我来给你送花看看你。”菱悦说道。走上前把花放李林旁边的桌子上。

    “你家小姐?”

    李林又是一愣,急问道:“你家小姐是谁?”

    “李总不必多问。”

    菱悦摇了摇头便是转过身向外边走去,她的任务就是来送花,息红颜可没说和他聊聊天,询问询问病情,另外,息红颜也没交代说是她送的。

    看着匆匆进来又匆匆离去的菱悦,李林直接就傻了,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勺子,“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来送花还不告诉我是谁?你们家小姐有病吧?”

    菱悦走到门口,听到李林在屋子里吼了起来,听到最后一句,她突然就停了下来,俏脸霎时冰冷,如果她现在有一把枪,她会毫不犹疑的返回病房,一枪直接毙了这个家伙。

    竟然敢骂息红颜有病?

    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敢这么做?至少,到现在她还从来没听过。

    不过一想到息红颜对这个家伙格外的关注,她便是咬了咬牙,嘴唇缝隙里渗出来“粗鲁”两个字。

    “喂喂喂。你给我回来,把话给我说清楚,你们家小姐到底是谁?”

    李林在屋子里吼着,连忙穿鞋起来,等他追出去时也就看到菱悦的一个背影,奔驰已经飞快的离开了市医院的大院。

    “靠。送个花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一个大大的问号也就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在赤峰市他几乎没什么熟人,别说是熟人就是认识的也不过几个人而已,至于女人也只有冷清秋一个,现在冷清秋正躺在病房里,送花的自然不会是她,那么,这个人是谁……

    难道是息红颜……

    这么一想,李林变是马上摇了摇头,上一次见到息红颜已经差不多半年了,除了中间那个莫名其妙的订单之外几乎就没什么联系,现在息红颜记不记得他都是个问题。

    毕竟,贵人多忘事,救了她那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

    “到底是谁。送个花还躲躲藏藏的,真是有病。”李林愤愤的骂了两句,转身便是回到了病房。

    蓝天集团。

    息红颜已经换上了一套休闲西服,如同瀑布一般的秀发也束缚在了脑后,她坐在那张舒服宽大的椅子上饶有兴致的听菱悦愤愤诉说着送花的情景。

    “小姐。他就是个粗鲁的人,他救过你不假,可是,你也给了他报酬,难道这还不够吗!”菱悦紧咬着贝齿,一想到李林抓着脚丫子的景象,她差点忍不住吐出来。

    “菱悦。你想说什么?”

    “小姐。那个家伙他根本就配不上你,甚至都不值得你关注他。如果你觉着欠他的,我们有很多种办法补偿给他……”菱悦道。

    “菱悦。你不懂。这不是补偿的事儿。他没你说的那么不堪。”息红颜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担心什么,现在我还没想过谈一场恋爱……”

    闻言,菱悦一喜,连忙问道:“真的?”

    “我有必要和你开玩笑?”

    “小姐。你都不知道,那个家伙实在是太粗鲁了,他竟然骂你有病……”菱悦愤愤的道:“要不是他救过你,我……”

    “你怎么样?”息红颜静静的注视着菱悦,随后一字一顿的道:“杀了他?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菱悦张了张嘴,又一次被息红颜识破了想法,她也只好点了点头,因为她很清楚在息红颜面前最好不要说谎,那样儿她会更反感。

    “菱悦。我再重复一遍。无论以后怎么样。不允许你在背后动任何手脚,不然,别怪我不顾咱们多年的感情。”息红颜冰冷的道。

    “是。”菱悦点头道。

    “你去吧。”

    息红颜没什么感情的道。

    “小姐。金润的金飞过来了,说无论如何要见到你。让蓝天给他一个解释。”

    “解释?”

    息红颜轻轻的哼了一声道:“为什么要给他解释?菱悦,下次再有这种事就不必和我说了,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了小姐。”

    菱悦应了一声便是离开了办公室,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息红颜一个人,想着菱悦刚刚的话,她微微一笑,继续办公起来。

    一楼大厅。

    金飞坐在沙发上焦急的等待着,见菱悦下来,他便是赶紧站了起来,“菱悦小姐,我现在能上去了吗?”

    菱悦扫了金飞一眼,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小姐很忙。金总要是没什么事请回吧,和金润停止业务往来是集团的决定,没人能改变的了,具体事宜等胡总监回来,她会找你。”

    “菱悦小姐,合不合作不就是息总的一句话么?我想不明白,蓝天和金润合作了也有很多年了,蓝天为什么突然这么做,这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金飞紧锁着眉头,要不是在蓝天大厦,他现在已经咆哮出声了。

    “金总。话我已经说了,这是公司的决定,至于息总会不会说这句话,那是息总的事儿,不是我们下属应该关心的事情。如果您觉着是蓝天单方面毁约,可以到法院起诉。”菱悦声音冷了下来,对着门口两个保安道:“送客!”

    “你……”

    金飞咬了咬牙,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一甩袖子便是走了出去,菱悦虽然说得客气,金润可以起诉到法院,可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除非金润想彻底在赤峰市消失。

    他毫不怀疑息红颜的实力,对她来说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看着金飞离开,菱悦便是摇了摇头,转身便是离开了大厅向楼上走去。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便是到了下午四点,干完了脏活累活的米彩有些疲惫的来到了李林的病房,看到李林床头放着的鲜花,她微微的一笑道:“谁来给你送的花?我怎么没看到呢。”

    “一个神经病。”李林将书本丢在一边,然后就坐了起来。“你喜欢你拿去,放在水里应该还能活几天。”

    “又不是送给我的,我拿了干嘛。”米彩无语的看了李林一眼。“马上就要下班了,你和我回去?”

    “走吧。”

    “我推着你回去。”

    “……”

    李林两眼一番差点没死过去,脑门上顿时出现几道黑线,在医院里推一推也就算了,要是在大街上推着,恐怕他和米彩明天一早就要成为新闻人物。

    “我的腿没事儿了。走着回去就可以。”李林苦笑着道。

    “胡说。才刚刚做完手术就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不信你看。”

    说着李林便是直接下了地,然后在米彩惊讶的目光中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了两圈。

    “怎么会这么快……”米彩惊讶道。一双好看的眼睛满是不可置信,昨天李林跳下床她还以为李林只是一时激动做出来的,可现在看来,他好像好寻常人真的是没什么区别。

    “我不是说了。我略懂一些医术。治疗腿伤很拿手的。”李林笑着道。

    米彩还是有点不信,当下她便是直接蹲在了李林身前,把他的裤子稍稍向上拉了拉,结果就更让她惊讶了,他腿上的伤口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米彩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儿……”

    “走吧。一会儿天就黑了。”

    李林说着便是拎着他的衣服向外走去。

    “等等。我把衣服换了再走。”

    “我去门口等你。”

    笑了笑,李林向外边走去,来到医院门口,他便是点上了一根烟慢吞吞的抽了起来,没让他久等,没一会儿功夫米彩便是穿着一套浅蓝色的牛仔装走了出来。

    换上一身衣服,米彩和先前顿时变了样子,清新自然,落日的余晖照在她的身上,让人不敢鄙视。

    “你等等。我去取车子。”

    米彩对着李林说了一声便是直接去了医院专门停放车辆的车棚里,骑着一辆浅粉色的船式电动车来到了他的身边。

    “上来。”

    “好。”

    李林应了一声便是骑在了车子上,两只手分别搭在了米彩两边肩膀上。

    也许是职务的原因,李林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米彩也不觉着有什么不妥,她轻轻扭了一下车把,电动车便是缓缓的向着医院外边走去。

    一路上米彩不断的说着家里的情况,李林也都是仔细的听着,这才知道米彩的家庭是什么样的,父亲母亲早年离异,她自小便是和她的奶奶生活,自打老太太生病退居二线,日子就过的清苦了许多。

    “原来你也是个苦命人。”李林忍不住叹了口气道。

    “苦?我倒是不觉着,其实和奶奶在一起生活也蛮好的。”米彩微笑着道。“既然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倒不如去适应它,至少也能在其中寻找到几分乐趣,不是么?”

    “也许是吧。”

    李林苦笑着点头道。

    米彩的家距离医院并不近,已经到了松山区的边区,足足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才算是来到了家门口。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老北京式的四合院,院子里鸡犬相鸣乱成了一片,四五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在院子里撕撕打打,看上去一片热闹。

    “小鹏子。又欺负弟弟妹妹。小心一会挨打。”米彩微笑着道。

    一看到米彩,几个小孩子顿时就停止了打闹,被叫小鹏子满脸脏兮兮的小男孩便是跑了过来,“彩姐,是他们几个合起火来欺负我,不是我欺负他们。”

    “米彩姐姐。是小鹏子告状……”

    看着这几个孩子把米彩围在了中央,米彩又十分有耐心的给几个孩子解决着不是问题的问题,李林也是忍不住一笑。

    “他们好像都很喜欢你。”李林微笑着说道。

    “嗯。每天都在一起。”米彩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道。

    “他们都是你的亲人?”

    米彩摇了摇头,笑着道:“当然不是了,他们的父母都是外地来打工的,是我家的租客,有的已经住几年了,有的是新来的,不过,这些租客都是很好的。”

    李林和米彩说话时,几个孩子也就再次围了过来,只是,这次他们的目光不是看向米彩,而是落在了李林身上。

    “米彩姐姐。这位哥哥是谁啊?是你男朋友吗?”小鹏子捏着下巴端详着李林道:“个子倒是可以,就是人长相差了点儿……”

    闻言,李林和米彩几乎同时愣住了,李林的身体忍不住一僵,心里暗暗想着,自己长的真的有那么差劲?

    别人说他丑,说他是牛粪,他都觉着那是嫉妒,可是,这小男孩却说了出来,让他对自己的长相不由的产生了怀疑,毕竟,童言无忌。

    “人小鬼大。”米彩弯下腰伸手捏了捏小鹏子的脸道:“这位李林大哥是来给奶奶瞧病的,不是姐姐的男朋友,再说,他有那么丑吗,乱说话。”

    “是这样啊。”小鹏子顿了顿说道:“其实也不是很丑,只不过是米彩姐姐太漂亮了而已……”

    “赶紧玩去。一会把你们的作业拿过来,我要检查,谁要是做的不好。我可生气了。”米彩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道。

    果然,听米彩说检查作业,几个孩子顿时就没了勇气,蔫蔫的跑到一边窃窃私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