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你这叫自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四合院最北边的三间房子便是米彩和老太太居住的房子,房子是那种六七十年代建筑风格,青石三段台阶,黄油刷出来的木门不算破旧还很干净,即将落山的夕阳进入屋子,很亮堂,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大大的书柜。

    木柜看上去也是和木门出自同一人之手,没有精致的雕花,还能看见木头拼接的接缝,书柜里放着满满的书籍,一眼看去有不少书籍都已经泛黄,摆放的却十分的整齐。

    除了这些书籍之外,不算光洁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一幅笔锋精彩的书法,不过,力道却不怎么刚劲,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女人的手笔。

    “这些都是你写的?”指了指墙壁上的书法,李林笑着问道。

    “我的水平比这个可差远了,都是奶奶退休后没什么事儿写的。”米彩笑着回答。

    李林默默点了点头,写书法这种无聊的事儿一般都是那些无所事事,每天吃着国家俸禄的人做的事儿,至少,他从来都没见过年轻人写这个东西。

    “那这些书呢?”李林又是指了指摊开在一边木板上的书籍,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些都是奶奶的宝贝,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把这些书拿出来晒一晒,不然时间久了会发霉的。”米彩指了指另外一间屋子道:“奶奶就在这屋,没吱声应该是睡了。”

    说罢,米彩就轻声喊了起来,“奶奶。来客人了。”

    咳咳咳……

    屋子里先是传来两声轻咳,紧接着一道沧桑无力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谁来了啊?快进来吧。”

    “走吧。奶奶让我们进去。”

    米彩说着便是先进了房间,李林也紧随其后走了进去,屋子并不大,大概也就是二三十平米的样子,首先映入李林眼前的便是正对着门口那面墙壁上的水墨丹青,看上去十分不错,可是,只是一看李林便是摇了摇头,他对画这种东西了解的虽然不多,但是也能看出个一二来。

    样子是有了,色泽也不错,却缺少几分神采,就像画上一条龙,无论你把龙身,龙爪,龙须,龙鳞画的多么精湛,但是,龙目如果画的无神,那么,这一幅画也不算是精品。

    除了这幅画以外,屋子里同样是摆着一大片书籍,墨水的味道也是扑面而来,从进来的那一刻,屋子里的点点滴滴都像是在述说着这是个书香世家。

    “奶奶。这是李林。来给您瞧病的。”

    李林看着屋子里的陈设失神时,米彩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下一刻他便是向着窗子的位置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头发灰白,满脸褶皱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虽然老太太坐在轮椅上,但她那双眼睛却是精神奕奕,仿佛能够洞穿一切一般。

    “奶奶好。我是李林。”李林很有礼貌的和老太太问好。

    “我听见了。”老太太道。

    李林一怔,没想到这老太太说话竟然如此的“别具一格”她不应该笑一笑,欢迎自己么?

    不过,想着来之前米彩和他说的,他也就释然了,人上了岁数脾气会怪癖一点也不罕见,而且,人家以前是大学教授,高人总要有点高人的脾气才是。

    “奶奶。李林是来给你瞧病的。”米彩连忙道。

    “你说了。我听见了。”老太太说道。

    米彩顿时语塞,有时候她也会被老太太气的直跺脚,却没有半点办法,只好尴尬的看了李林一眼道:“奶奶的脾气不怎么好,别介意……”

    “没关系。”

    李林微笑着摇头目光便是再次落在了老太太的身上,老太太虽然已经瘫痪,看上去还是很精神的,特别是她身上穿的衣服真的是十分的干净,几乎看不到任何污渍。

    “奶奶。我略懂一些医术,能不能让我给你看看?”李林微笑着说道。

    老太太皱了皱眉,随后便是哼了一声道:“略懂些医术?那么多专家都瞧不好的病,你一个略懂就能治得好了?”

    “米彩。我和你说了几次了,我都这样了,你就别让人再来折磨我了,要是能治好我不是早就站起来了?你是不是诚心让人看你奶奶的笑话……啊?是不是?”

    米彩张了张嘴,随后便是叹了口气,这种事她早就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自从老太太瘫痪以来,出去瞧病不知道多少次,请回家的医生也不知道多少位,就连市医院的副院长曹云峰也是亲自来过,开始时老太太还满怀期待,可久而久之她便是抗拒了起来。

    虽然不赞成老太太这种做法,但是米彩却能理解老太太的想法,毕竟,以前的她从来都是光彩照人的站在讲台上对着一大片学子,现在坐在了轮椅上,她不愿意让人看到她如此不堪的一面也是人之常情。

    “李林。麻烦你了。要不别看了。我送你回去。”米彩尴尬的看着李林说道。她现在是夹在中间两头都不是人。

    李林顿了顿随后便是皱了皱眉,刚刚进屋这一会他一直在打量着老太太,老太太的情况也是大致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多年来的伏案工作导致她颈椎,脊柱,腰椎变形,颈椎骨严重压迫神经,现在虽然看上去还有那么几分精神,但随着颈椎骨不断压迫神经,病情会一步步恶化,到时候也会引发一系列的并发症,甚至会危及老太太的生命。

    骨头变形他一时半会可能没办法使其恢复正常,但是,通过针灸,还有灵力化瘀绝对能让老太太的情况渐渐好起来,至少,三天五天之内下地走动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想到这里,他便是摇了摇头,灼灼目光便是看向了老太太,被李林这么盯着,老太太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便是低哼了一声,头直接转到了一边儿。

    米彩也发现了这两人不大对劲,她刚要说话,李林却抢在了她的前边,低沉的道:“老太太。我来给你看病,不是看你的面子,是看你孙女的面子才来的,我还没给看病,你就直接拒绝了,于情于理你这么做是不是也有点说不过去?”

    老太太一怔,随后便是转过了头,冷冷的扫了米彩一眼道:“米彩。这就是你请来的医生?有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简直就是没教养,一口一个老太太,你的长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请你出去,你这样的医生我用不起。还有,米彩以后不准你再给我请医生回来。送客!”

    米彩俏脸也是一阵难看,她是个明是非的姑娘,虽然李林刚刚说的话语气不是很好,可说的也有道理,人家大老远跑来给你看病,看的好看不好是另外一回事,可你这幅态度还是不对的。

    “奶奶……”米彩欲言又止,她真想呵斥老太太两声,但从小她就是个孝顺的姑娘,哪怕老太太有千般不是万般的错,她也从来没和老太太顶过嘴。

    “米彩。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老太太厉声道。

    米彩犹豫了片刻便是再次看向了李林,她现在是又尴尬又难过,“李林。走吧。我去送你。”

    看着眼前这个无比气人的老太太,再看一眼米彩那双美丽眸子里布满的血丝,李林的眉头皱的就更紧了一些,凌厉的目光就再次落在老太太的身上,确切的说,是直直的对着老太太的眼睛,那种气势让老太太都不由的一颤。

    “奶奶。刚刚我确实失态了,说话冲了一些,我向你道歉。”李林很认真的说道。

    老太太一愣,没想到李林竟然如此快便是转变了过来,当下她便是努力的提起手,道:“行了行了。道歉就不必了。米彩。你带他去外边坐一会儿,喝杯茶歇一歇一会就走吧。我累了别再打扰我了!”

    “等等。我还没说完。”

    老太太的话没等落下,李林便是直接打断了她,语气比刚刚那一刻稍稍缓和了一些,“奶奶。你自己得了病,你可以自暴自弃,病长在你的身上痛苦的是你自己。这和别人并没有关系。可是。你为了自尊却不愿意接受治疗,你这样不但害了你自己,还害了你的孙女米彩。”

    说着时,李林便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直接拉住米彩的胳膊,把她拉到身前,指了指她的眼睛道:“她每天要去医院干脏活累活,回来还要伺候你。你觉着你这样做合适吗?就算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你是不是也要为别人想一想?”

    “她可以伺候你一年两年,难道你让她伺候你半辈子么?如果说你这是为了自尊。我倒是觉着你这是自私。”

    “还有。能来给你瞧病,我是看在她的份上,不然,以你这个态度就算是求我,我也不会给你瞧病,因为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更不会用在自私的人身上。”

    李林像是连珠炮一般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每一句话都像是针尖一样狠狠的刺在老太太的心上,同时,也是刺在了米彩的心上。

    说完,他便是甩了甩手,二话不说转身便是走了出去,他真是气坏了,见过固执的没见过这么固执的。这样的人还是大学教授,简直就是笑话。

    老太太愕然的看着甩头就走的李林,随后便是看向了米彩,一双老目中眼泪便是不受控制的落下了眼泪,在李林来之前她从来都没想过这么多,可是,李林这一番话却让她茅塞顿开,特别是看米彩时,愧疚感顿时袭上心头。

    “米彩。去叫他回来。我愿意瞧病。”老太太努力的抬起胳膊,擦了擦眼泪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自私了,我愿意接受治疗,我相信他能治好我。”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特别是米彩这样善良的姑娘,一看老太太哭了起来,她的眼眶也是湿润了起来,不过,她来不及多想便是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