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看我的面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午五点天渐渐的黑了,落日的余晖也渐渐消失而去,凹凸不平的公路上,李林叼着一根香烟一脸愤怒的向回走着,他真的是气坏了,丁占方的脾气怪癖可以用拳头收拾他,可这老太太他是打不得骂不得。

    刚好在一根黑漆漆的油炸电话杆旁边经过,他便是狠狠的一拳向着电话杆子砸了下去。

    咔嚓……

    一声闷响,电话杆子顿时被拳头砸出来一个大坑,紧接着他又是砰砰砰的连续砸了几拳,他把这根电话杆子当做那老太太,打够了气也就消了。

    “李林。李林。你咋这么贱,你咋这么贱。”

    一边向前走,他嘴里一边嘀咕着,以后在遇到这样的事儿,就是八抬大轿抬着他,他也不去。

    就在他愤愤的向回走时,身后一辆浅粉色的电动车不急不慢的跟着,米彩已经跟出来六七里路,她几次想追上来,可是又犹豫了,主要是她现在没办法和李林解释,就连道歉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又是跟出去两三百米,她终于鼓足了勇气,无论他愿不愿意回去给奶奶瞧病,至少,一句道歉还是应该说的。

    滴滴滴……

    听到身后传来喇叭声,李林也懒得回头,如果哪个不长眼的敢撞他,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收拾他一顿,一泄心头之恨。

    滴滴滴……

    又是连续按了两声喇叭,见李林没停下来的意思,米彩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想笑,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男人生气,看上去也蛮可爱的。

    当下她便是加速追了上来,电动车直接到李林的前边停了下来。

    “李林。是我。”米彩苦笑着道。

    “看到了。”李林道。脚下却没停下来的意思。

    “刚刚是奶奶不对。李林。我向你道歉。”米彩很认真的说道。但是,这一次她眼眶里的眼泪却没渗出来,她不是那种善于用眼泪博得男人同情的姑娘。

    看着米彩,李林急匆匆走出去的脚步也是停了下来,心里也是不由的叹了口气,“这事儿不怪你。我也不会怪你,天黑了路上不安全,你还是回去吧。”

    “等等。”

    米彩挡在了他身前,深吸了口气道:“李林。刚刚是奶奶不对。我向你道歉。奶奶想通了,你能不能回去给她看病……”

    李林皱了皱眉,冷笑道:“我说了,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更不会给自私的人用。她的死活和我没有半分钱关系。”

    “如果看在我的面子上呢……”米彩美丽的眸子凝了起来,一字一顿的道。

    看着米彩的眼睛,李林一顿,原本冰冷的脸颊也变得缓和了不少,心里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别人他可以拒绝,但是,眼前这个无比善良的姑娘她真是没办法拒绝,不是因为她长的有多漂亮,而是她这份善良。

    除了恶人,任谁能拒绝的了这么一位善良的姑娘,哪怕是他已经暗暗发下毒誓,也不得不在考虑一下。

    “好吧。仅此一次。”李林苦笑着说道。

    米彩默默点了点头,原本她也没抱太大希望,毕竟刚刚老太太的话实在太难听了,任谁都很难接受。更何况李林这么个堂堂的七尺男儿……

    “仅此一次。”

    米彩努力的挤出来一点笑容,再次骑上车子,“上车。”

    一路颠簸,很快两人便是再次回到了四合院,再次进屋看到老太太,心里的火焰一下子便是被扑灭了,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忍不住轻轻一笑,这让米彩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小伙子。你刚刚说的没错。我想通了,是我太自私了。我刚刚的态度不好,向你道歉。”老太太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也一样儿,我的态度也不好。请奶奶原谅。”李林微笑着说道。

    “你看。这好好说话不是很好嘛,非要闹的不欢而散。”米彩微笑着说道。

    “小伙子。你说你略懂医术,老太太我这情况可是不太乐观,很多人都看过,都说没治,只能这么养着了。你能有办法治疗?”

    李林顿了顿便是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也没有十足把握治好,但肯定还是能有些效果的,这样吧,我先给你把脉,看看具体情况,再定如何治疗。”

    “奶奶。要不咱们去那屋治疗,我那屋光线稍微好一点。我放你躺下,这样方便治疗。”米彩道。

    “行。怎么着都随你。要是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拆散了,一口气不来更好,省的这一天天的动也动不得,还没有死了的舒坦。”

    “别胡思乱想。净说些不吉利的话。”

    米彩说着便是推着轮椅向她的房间走了进去。

    跟在米彩身后进屋,李林又是忍不住在屋子里四下打量起来,米彩的房间很清淡,和隔壁的屋子完全是两码事两种不同的风格,也许和她的职业有关系,装修不是很好的房间特别的干净,用肉眼几乎很难看到有污渍的地方。

    除了干净之外,整个屋子一眼看去便是能够看出来这是个女孩子的闺房,这是性别使然,如果是个大老爷们,进屋的第一刻,呼吸到的不是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就是臭脚丫子的味道。

    空气很清新,呼吸在鼻孔里,让人的心思顿时清醒许多。

    “来。躺下。小心一点儿。”米彩轻轻的扶着老太太的胳膊,然后架起她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坐下,然后帮她脱掉鞋子,扶着她躺下。

    “需不需要以前的化验单和片子?”米彩擦了擦脸蛋上的汗珠道:“前段时间去化验,奶奶的骨质疏松也变得严重了很多,所以要小心一点,曹院长说,哪怕是大声的咳嗽都有可能把骨头震断了。”

    李林顿了顿,随后便是无奈的道:“现在的医生都喜欢夸张,怎么可能有那么严重。片子就不用了,拿来我也不会看,我还是先替奶奶诊脉好了。”

    说着,李林便是坐在了老太太的旁边,等米彩把老太太的袖子拉起来,他的手指便是按在了老太太的手腕上,随后微笑着问道:“奶奶。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梁婉莹。”老太太笑着道。

    “梁婉莹?”李林道:“和冰心是亲戚?”

    噗……

    没等梁婉莹出声,一边的米彩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心里暗暗想着,他竟然还会开玩笑……

    “要是能和冰心一家子就好了,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学者。我可不敢和她比。”梁婉莹笑了笑道。

    一边说话一边诊脉,这次诊脉对于李林来说意义并不是很大,因为刚刚他用肉眼已经看出了梁婉莹的情况,诊脉只不过是为了让病情更准确的反馈出来而已。这样的话,他也能有最好的治疗策略。

    “笑一笑十年少。心情好了病自然就去了一半,说不准过个三四天就能站起来了呢。”李林说道。说话时他已经收回了手指,心里也不由的感叹现金医学的落后,只是颈椎压迫神经,虽然严重,但也不是到了山穷水复的地步,西医需要手术治疗,而中医则会便利很多。

    因为多年伏案落下的病根,针灸能让已经快要坏死的神经恢复,配以几种中草药外敷,渐渐然骨骼变得松软有韧性,然后在进行矫正,这小小的毛病自然也就能治好了,至于梁婉莹什么时候能下地走动,按他估算的时间,只要梁婉莹能够积极配合治疗,绝对不超过十天,彻底好起来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奶奶怎么样?”见李林收手,米彩便是紧张的问了起来。

    “唉。不要紧的,有什么说什么,奶奶不怪你。我这身体怎么样我自己还是清楚一些的。”梁婉莹叹了口气道。最简单的摇摇头对她来说都是无比的奢侈。

    看着这两个女人,李林也是一阵无语,知道她们肯定是被那些无良的医生给唬住了,当下他便是摇了摇头道:“只是简单的骨质变形而已,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严重,只要奶奶你能配合治疗,十天内我保证让你站起来。”

    米彩梁婉莹同时一怔,米彩忍不住张了张嘴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转念一想李林的腿伤,她的眸子顿时就亮了起来。

    “真的?”梁婉莹顿时激动了起来,能站起来那是她一直期盼的,也是一直不敢想的。

    “当然。而且现在就可以治疗。不过,我这里缺少一种草药,还要去买。”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

    “附近就有药材店,我去买。”

    “草珊瑚。田七。金龟子。都要新鲜的,最好是刚刚摘下来那种的效果会更好一点。”

    “行。我这就去买。”

    米彩应了一声便是拿上电动车药匙急匆匆的走了出去,等梁婉莹喊她注意安全时电动车已经离开了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