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米彩出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唉。这个米彩。真是和她妈一个样儿,就是急性子。”梁婉莹叹了口气指了指墙壁上的照片道:“小伙子。那就是米彩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你看三口人多好。唉,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早早就离婚了。”

    李林闻声望去便是看到了墙壁上挂着的几张照片,有米彩的单人照片,还有全家人的照片,关于家庭的事,再来的时候米彩已经跟他说过了。只是没说明白为什么离婚。米彩不说,他自然也不能多问,毕竟,这是人家的**,也是个伤心点。

    米彩虽然表现出来的是那种乐观的态度,可是,遇到这种事,又有几个人能释怀?怕是圣人也难以做到的吧……

    “他们为什么离婚?”李林脑子一热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还能因为什么,见异思迁呗。这都要怪米彩她爸,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梁婉莹摇了摇头道。

    “怪不得……”

    李林心里暗暗的说道。

    看完这张全家福,李林的目光便是落在了米彩的单人照上,白半袖,牛仔裤,如同瀑布一般的披肩发肆意的披在肩膀上,青涩,利落,恬静,几乎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任何死角,特别是她对着镜头抿嘴轻笑的表情,看的李林也是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这是她刚刚大学毕业那会的照片。”梁婉莹微笑着说道。

    “看得出来。很漂亮。”李林发自内心的说道。

    一老一少就这么说着无关痛痒的话题,似乎都已经忘了刚刚的针锋相对,反而倒像是成了朋友。

    “小伙子,看看几点了,米彩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去了快有一个小时了吧?”梁婉莹皱了皱眉道;“前边的药材店距离这里也不远,怎么会去这么久……”

    “五十分钟多一点。”李林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道:“药材店距离这里不远?”

    “不远。平时走着来回也就二十分钟的路,这次怎么走了这么久。”

    李林顿了顿,就又是看了一眼时间,同时向着外边看去,天已经黑了,再加上这边区路也不怎么好走也没路灯。

    “我去看看。马上回来。”说罢,李林便是向外边走去。

    “直接往东走,第一个十字往南拐差不多有一里路就是。”

    “知道了。”

    应了一声李林便是加快脚步急匆匆走了出去,来到院子外边直接向东走,看着黑漆漆的路,他也是不由的替米彩担心起来,一个女人生更半夜的出去,还是十分不安全的。

    一边走他一边四处张望,等他来到第一个十字路口时还没见到米彩的影子,顿了顿他便是向着梁婉莹说的地点赶了过去。

    五百米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个距离,短短一分钟左右,一家药材公司便是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可是,这一看去他才发现,这药材公司已经关门了,米彩的电动车也没停在门口。

    当下他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在这家药材公司四处转了转依旧没发现米彩的影子。

    难道是去其他地方买药了……

    李林再次皱眉,顾不上多想便是原路返了回去,回到家时米彩还是没有回来,当下他便是用梁婉莹的手机给米彩打了过去,可是,电话竟然处于关机状态……

    梁婉莹皱了皱眉道:“米彩手机从来都不关机。怎么还突然关机了。她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闻言,李林的心思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便是袭上了心头,刚刚他去药材厂打了个来回,算上米彩走的时间已经快到一个小时零十分钟了,按理说,就算米彩去远点的药材厂购买药材也应该回来了才是。

    “奶奶。你别急,我出去找找,应该不会有事的。”

    “行。你快去快回。找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顾不上和梁婉莹说话,李林便是再次跑了出去,一张还算英俊的脸颊也是沉了下来,在门口稍稍站了几秒钟,他继续向东边跑去,这也是米彩刚刚去买药材所在的方向。

    脚步飞快,一边跑一边四处张望,很快他就再次出现在了药材公司的门口,简单的看了两眼之后,他便是继续向南边跑去。

    大概跑出去四五里路左右,看着前边几乎没有尽头的路,他的眉毛便是再次拧在了一起。

    “到底去哪儿了……”

    站在原地,李林四下张望,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办法,他很清楚就这样跟个无头苍蝇一般找下去指定是没什么效果,而且找到的希望也是十分渺茫。

    可是,除了这么找下去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办法,搜魂**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会用的,虽然修为已经到了灵气期第八层巅峰,只要没突破到第九层,用起来还是很危险的,前两次好运没受到多大的创伤,下一次有没有如此好运,他真的不敢赌。

    理了理头绪,他便是再次向药材厂返了回去,按梁婉莹的说法,这家药材厂到晚上九点半以后才会关门,可是这才刚刚八点多便是关了门……

    想到这里,李林的脚步便是更快了一些,差不多五分钟左右他就再次来到了这家名叫华夏的药材店门口,他站在门口先是是处张望,随后便是来到了药材店的门前。

    铛铛铛……

    李林用力的敲了敲大门,结果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屋子里也没传出来动静,当下他便是再次敲了下去。

    哐哐哐……

    也许是力道大了一些,声音更响了一些,屋子里一会功夫便是传来了擦擦的脚步声。

    “谁啊?大半夜的敲什么门。”一道很不耐烦的男声传了出来。

    李林顿了顿,随后便是沉声道:“买药。”

    “大半夜的买什么药,关门了,去别的地方看看。真是的,大半夜也不让人睡个觉。”男人不悦的说道。

    站在门外,李林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总觉着这个男人有点不大对劲,按理说,这个点不应该关门是一方面,即便是关了门来人买药,也应该开门。毕竟,药厂和百货商店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当下他便是再次用力的在房门上砸了几下。

    “快开门。我急着买药,有人病重了。”李林沉声道,拳头也是攥了起来。

    “唉。我说你他妈有病是不是,我不是说了,关门了关门了关门了,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要买药去西边买去。我这里不卖了。”

    “西边的也关门了。家里好像没人,病人病重了急需要药材,要是病人出了事儿我和你没完。一把火烧了你这药材厂。”李林大声喝道。

    闻言,男人一愣,随后便是喝了起来。“妈的。我邱越怕过谁,我这店关门了,不卖药材你就给我点了,还没王法了。”

    虽然嘴上这么喊着,但屋子里也是传来了声音,紧闭的卷帘门随着哗啦啦的响声渐渐的升了起来,屋子里的灯并没有亮着,但眼前这张脸还是落在了李林的视线中,个头不高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脸型略微有些干瘦,鼻梁上挂着一副近视镜。

    他就是这家华夏药材店的老板,名叫邱越,也是这附近唯一的一位医术不算很高的医生。

    “哈欠……”邱越捂着嘴巴打了个瞌睡,没好气的瞪了李林一眼道:“小子。深更半夜的你吵什么吵,还烧了我的店铺,真是没王法了你。买什么药抓紧说,别打扰我休息。”

    李林尴尬的笑了笑,下一刻他便是向着屋子里看去,虽然屋子黑漆漆的,却也能看到个大概,结果让他失望不已,距离门口差不多有十几米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单人床,床上放着被子,看邱越的样子应该是刚刚从床上起来才是……

    难道错了……

    李林暗暗的皱了皱眉。

    “小子。我问你买什么药材呢,你不说家里有病人急着要治病么,往屋子里看什么看,我屋子里有光着腚的女人啊?”邱越没好气的道。

    “买药买药。医生,麻烦给我拿草珊瑚,田七,还有金龟子。”李林连忙说道。趁着说话时,他就再次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结果还是让他有些失望,根本就没发现米彩的影子。

    “在门口等着。”

    邱越不耐烦的哼了一声便是走了回去找李林说的几种药材去了。

    “老板。刚刚有没有人过来买药材?”

    背对着李林,邱越皱了皱眉,很快他便是冷声道:“我这里每天都有人来买药材,你这不是废话?再说,谁来买药材我还要向你汇报一声是怎么的?”

    “我是说,刚刚有没有个女人来买药材,和我买的是同样的药材。”李林皱眉问道。

    “不知道。我这店早两个小时以前就关门了。”邱越说着便是将装好的几种药材拿了出来,随手一丢便是丢在了李林的手里,“走吧走吧。别再打扰我休息了。”

    “老板。我还没给你钱……”

    “什么钱不钱的。这些药材算我送你的。赶紧给我走。再来敲门没人给你开。”邱越不耐烦的说道,说完他又是打了个哈欠。

    看着渐渐关闭的卷帘门,李林的眉头便是再次锁了起来,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这下他也是有点迷茫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找米彩的下落。

    看了眼时间距离米彩出去已经快到一个半小时,当下他便是深深的抽了口气,心头那种不祥的预感也是越来越重。

    “要不用搜魂**……”

    李林咬了咬牙,眉宇之间闪过一抹狠色,和米彩也不过刚刚认识两三天而已,可就这样儿眼睁睁的看着她出事,李林还是做不到的。

    就在他准备下决定为米彩再冒险一次时,一道刺鼻的味道便是传进了他的鼻孔中,四处看了看紧接着他的眼睛便是落在了手里的袋子上。

    “这是什么……”

    将袋子打开在里边翻了翻,李林真的是吓了一跳,一共三种药材,邱越竟然拿错了两样,这根本就不是田七和草珊瑚,而是另外两种不同的药材。

    看着这两种不同的药材,李林刚要笑出声,却突然止住了笑容,按理说,作为一个医生,最简单色泽也比较鲜明的几种草药,别说用眼睛看,就是闭着眼光凭气味也不可能拿错。

    再想到刚刚邱越急切的把他轰出来,连药材的钱都不要……

    “难道……”

    李林神色一变,几乎难以听见的两个字顺着他的嘴角渗透了出来,下一刻他便是向着卷帘门再次看去,紧接着他手中的药材便是划出来一道美妙的弧线丢在了远处,而他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门口。

    当他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华夏药厂的后院墙外,面对三米多高的砖墙,他脚底下稍稍用力便是一跃而入。

    黑夜中他的身影如同幽灵一般,脚掌落在地上几乎没发出任何声音。

    站在空荡荡的后院,李林又是四下张望,这才发现,药厂后边还有一道门,一条砖铺的的过道连接着另外三间房子,和前院一样,后边房子的门也是紧闭着。

    不过,当李林向后院的门看去时,他的眉毛顿时就是拧了起来,就在后院的门边上,一辆电动车停在不高小墙的后边,虽然看不清这辆电动车的眼色,他还是一眼便是认了出来,这辆电动车正是米彩的。

    没等他多想,这时候后院黑漆漆的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道刺眼的光线,光线闪过的瞬间,一道清脆的快门声也是传进了李林的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