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活活打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暗叫一声不好,他脚下的步子顿时快了许多,眨眼间便是冲到了窗下,他的脚步声依旧很轻,在寂静的黑夜也很难分辨,屋子里的根本不可能听得见。

    来到窗下,李林便是向着屋子里边看去,屋子里虽然黑漆漆的,但是如此距离他依然看的很清楚。

    只见米彩躺在一张床上,她身上那件牛仔服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衬衫,手脚被胶带死死的捆绑着,她的双目有些呆滞,很显然是被下了药。

    而在床边,一个身材矮小,衣衫不整的男人正半跪在她的身边,在他的手里拿着一部手机,嘴里发着嘿嘿的淫笑之声……

    不用多看,李林几乎一眼便是看出这个人是谁,正是刚刚卖给他药材的邱越……

    “啧啧……小美人儿,我等这天等了许久了,终于把你弄到手了。”邱越淫笑着,头便是更低了一些,一双不大的眼睛盯着米彩漂亮的脸蛋无耻的吐了吐舌头……

    说着他便是伸手要去解米彩的衬衫,一双不大的眼睛淫邪之色也是更盛了一些。

    他已经盯了米彩有段时间了,一直苦于没有下手的机会,刚巧赶上米彩大晚上的来买药,他便是起了色心,等米彩拿着药材准备离开时,他便是一记手刀砍在了米彩的脖颈上将其打晕了过去。

    怕被别人注意到,他就把米彩的电动车推进了院子,随后把米彩放在了后屋,但一时间他也没敢对米彩怎么样儿,怕是米彩醒来大吵大闹,索性就把迷药拿了出来给米彩吃了下去,他自己则跑到了前边的屋子等了起来。

    结果他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人找了过来,想到李林傻乎乎的离开,邱越心头就忍不住得意了起来,自认招数十分高明,再次关了房门他便是飞快的来到了后院,一进屋他便是迫不及待的扒掉了米彩的外套,鞋子。

    怕是米彩醒来之后会找他闹,甚至报警,索性他便是用了最下流的手段,只要有这些照片在他就有了保障,拿着照片威胁米彩,她不但不敢报警,而且以后还要乖乖的听话!

    不得不说这个邱越是个畜生,长的文绉绉的,却有一颗如此肮脏的心!

    站在窗外看着屋子里的景象,李林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指骨攥的咯吱咯吱直响,看着已经褪去了外套的米彩,他暗暗的松了口气,心里暗暗想道:“幸好自己发现的及时,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小美人。我来了。知不知道我惦记你惦记好久了,今天你却主动送上了门,看来老天都被我的痴情感动了,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让你幸福的……啧啧……”邱越怪笑着,手指便是按在了米彩衬衫的第一个扣子上。

    而此时的米彩根本什么都听不见,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十分迷离,显然迷药已经起了药效。

    砰!

    就在邱越马上要解开米彩的扣子时,屋子的门砰的一声便是响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道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犹如万年冰窟一般寒冷。

    “你在敢碰她一下。你就点死!”声到人也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李林便是出现在了屋子里。

    撞门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听到声音,邱越忍不住一个踉跄,下意识的便是把米彩那件牛仔服扯了过来盖在了她的身上。

    随后他便是向着门口看去,结果他刚一回头便是看到李林冲了进来,转瞬间便是冲到了他身前。

    “你……怎么是你……”

    李林也懒得和这个禽兽废话,手掌猛地便是伸了出去,没等邱越反应过来,宽大的手掌已经锁住他的脖子,手掌渐渐收紧直接把他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禽兽。这种下三滥的事你也能做出来。”

    死死的注视着邱越,李林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随后手腕一抖便是直接把他直接摔了出去!

    哐……

    邱越一百多斤的身材便是猛地砸在放在地上的椅子上,木头椅子顿时被砸的咔嚓一声直接裂成了几块,他的身体又是向前冲出去差不多三四米,后背猛地撞在墙壁上这才算是停了下来。

    咳咳咳……

    李林动了杀意,力道用的极大,邱越撞在墙壁上之后顿时猛地咳嗽了起来,一口鲜血也是顺着嘴里喷了出来。

    “小子。你……你……你怎么进来的。”邱越紧握拳头,手掌撑住踉跄着便是站了起来。

    看着这个禽兽,李林根本就没有和他废话的打算,如果不是他来的及时,米彩会落到什么下场他都不敢想。

    只见他嗖的一步便是再次冲了上去,动了杀心,下手也是绝不含糊,刚好邱越站了起来,这一脚便是狠狠的踹在他的下巴颏上,伴着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声。邱越便是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嗷嗷的叫了起来。

    “小子。我敢打我。你这是擅闯民宅,我要报警。我要让你把牢底坐穿!”邱越捂着嘴嗷嗷的吼着。

    “报警?”

    李林嘴角一抽,跟上去便又是在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随后冷笑道;“活人才能报警,死人怎么报警!”

    砰砰砰……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便是一脚接着一脚在眼前这个禽兽的脸上踢了起来,一脚比一脚的力道大,打的邱越惨叫不绝。

    邱越不是傻子,审时度势他还是知道的,他也是担心李林一时冲动真的杀了他,当下他便是大声求饶起来,“我错了。我错了,是我错了,求求你别打了,我是禽兽我是禽兽,求你别杀我……”

    李林也懒得和他废话,更不想听他求饶,随手便是把地上砸碎的木头拿了起来,双目也是泛起了狠厉之色。

    这个邱越已经超越了让他讨厌的范畴,这种卑鄙小人如果留在世上也是个祸根,今天是米彩,明天又会是谁?

    “现在才知道错了?可惜太晚了!”

    李林冷笑一声,手中差不多有二十多公分长直径有两公分左右粗细的木刺狠狠的向着邱越的腹部扎了下去。

    扑哧……

    并不锋利的木刺没有任何停顿,在邱越骇然的眼神中狠狠的扎进了他的肚子里。

    啊……

    木刺刚刚扎进去,邱越便是惨叫起来,原本捂着半边脸的手赶紧去抓住李林的手。

    “求求你,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不杀你?”

    李林抓着木棍的手突然松开,随后便是突然掐住了邱越的双腮,紧接着在邱越惊恐的目光中,他便是一拳一拳的向着邱越的脑门,鼻子,耳朵附近一顿狂砸,每一下力道都是十足。

    “别……别杀我……”

    邱越努力的挣扎着,被李林掐着嘴巴,他说起话来也是支支吾吾的。随着李林一拳拳砸下去,他也是越来越无力起来,只见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漆黑的房间里,李林如同一个屠夫一般,他的手上,脸上,衣服上都是沾满了血迹,原本清澈的双目变得血红,凶狠的瞪着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的邱越。

    “死是对你最好的惩罚。下地狱去和阎王说吧。”

    低沉的声音自他的嘴唇缝隙渗透出来,抓着邱越两腮的手掌便是再次用力,咔咔咔咔的骨裂声在屋子里显得异常的刺耳,邱越原本就已经被打的没了人样的脸颊也是渐渐变形,一口口鲜血顺着嘴角溢出来,双目暴突,两条腿用力挣扎了几下,一口气不来邱越便是被他活生生的直接打死。

    如果有人看到李林此时的样子,绝对会第一时间逃离出去,因为,无论是他的眼神儿还有他此时的状态都实在是太恐怖了,特别是沾满鲜血的脸颊看上去狰狞无比。

    又是连续砸了几拳,李林便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并不是因为杀了人而热血沸腾,杀个人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很难起到什么波澜,之所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方面是因为米彩没出事儿让他如释重负,二来,是他真的打累了。

    侧过脸看了眼躺在穿上没有动静的米彩,知道她是中了某种迷药,迷药很低级,想弄醒她也绝对不用费什么力气。

    李林却不打算这么做,主要是他不想让米彩的心里留下不好的阴影,虽然邱越并没把她怎么样,对她也是没什么好处。

    当然了,李林更不想让她看到的是现在这个景象,擦了擦手上的血迹,他把米彩扶了起来,先是将迷彩服给她穿上。

    扶着她靠在墙边,李林的目光就再次落在了躺在地上已经没了人样的邱越身上,就这么走了肯定是不行的,肯定会留下诟病,弄不好还会惹上大麻烦,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毁尸灭迹。

    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做,烈焰符便是最好的选择,高达几千度甚至更高的火焰别说是一团肉,就是钢铁也会被烧到融化,甚至空气都会被烧的扭曲。

    不过这次李林却没想这么做,烈焰符烧起来这间房子肯定也会被烧,用不了多久警察便是会赶过来,他不敢确定米彩来时有没有人看到,一旦有也会留下不小的麻烦。

    当下他的嘴角便是微微的一动,手指在空气中画了几下,一道十分简单的结界便是被他画了出来,将邱越丢在结界里,一枚烈焰符随之丢了进去,森白色的火焰便是燃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