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一颗纽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短短不到十几秒钟,邱越本来就不大的身体便是被烧成了粉末,最后化作虚无。

    搞定了邱越,李林便是在屋子里仔细的收拾了起来,他这个临时的警察还是跟着重案组破过几次案子的,什么东西不能留下他还是很清楚的,足足收拾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确定没事儿之后,他便是走到了米彩身边……

    “蠢女人。下次小心点。要不是我你就完了。”

    没好气的瞪了米彩一眼,李林便是用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倒着走了出去,来到屋子外边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放在角落里的电动车便是毫无预兆的被吸进了空间戒指中。

    看着电动车旁边丢着的几种药材,李林心头顿时一片唏嘘,摇了摇头之后,下一刻他和米彩便是在院子里消失不见。

    寂静无人的街道上,飞奔了差不多三四分钟,两人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四合院门口,李林嘴角又是动了动,米彩那辆粉红色的电动车便是悄然的出现在了门口,随之他便是在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瓶塞的打开,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味在瓶口散了出来。

    “米彩。醒醒。醒醒。”李林装出一副很焦急的样子在米彩的耳边喊了起来。

    吸了解药之后,处在昏迷中的米彩渐渐的醒了过来,看到李林她便是忍不住一怔,在一看才感觉到不对劲,她竟然被李林抱在怀里。

    她也没惊呼出声,轻轻的动了动便是在李林的怀里挣脱了出去。然后黛眉就忍不住皱了皱……

    “你去买药快一个小时还没回来。奶奶担心你出事就让我过去找你。我到的时候你就躺在门口晕了过去……”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刚刚我给你切过脉,你的身体实在太虚了,不然也不可能晕倒过去。一定要注意调养才是。”

    闻言,米彩一怔,她只记得买药出来时的景象,至于怎么晕了过去,她倒是不怎么知道,至于晕倒之后怎么回事她就更不清楚了。

    “谢谢。”米彩说道。随后她还忍不住挠了挠头。

    “确实应该谢谢我。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你……可能就被冻僵了。”李林笑着道,话说到一半他赶紧改口,小心脏砰砰直跳。

    “药材……”米彩皱了皱眉便是四处看了起来。

    “我拿回来了。”

    李林把装着药材的袋子在米彩的眼前晃了晃,“走吧。奶奶一定等急了。先给她瞧病要紧。”

    “嗯。”

    米彩点了点头随后便是跟在李林的身后向屋子里边走去,走着走着她的黛眉便是锁了起来,纤细的手指下意识的向着领口摸去,领口的那颗扣子竟然是开着的,而且,领口那里明显还有一道细小的伤痕……

    难道……

    米彩的美眸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纤细的手指也是忍不住抓在了一起,似乎在想着一些什么。

    如果这时李林回过头一定能发现米彩的异常之处,可他现在也是紧张的很,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只要他不说出去,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也可以说是从来都没发生过。

    “你晕倒的事还是不要和奶奶说,不然,她一定会担心的。”李林低声道。

    米彩默默的点了点头,其实,就算李林不说,她也会提出来。

    听到门外两说话的声音,梁婉莹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米彩。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一见到米彩,梁婉莹便是问了起来。

    米彩笑着摇了摇头道:“这边的几个药材市场都关门了,我特地跑到了医院门口的药材厂买回来的药材,回来的就晚了一点。”

    “那电话怎么还关机了,米彩,你都多大了,做事怎么还这么马马虎虎的。”梁婉莹说道。语气有些责怪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担心。

    “下次不会了。”米彩点头道。

    站在一边,李林看了眼时间已经差不多晚上十点,当下他便是上前一步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奶奶。药材米彩都买回来了,这样儿,我先给你针灸你看行不行?”

    “行行。看病是好事。没准还真让你给治好了也说不定呢。”梁婉莹开玩笑道:“怎么扎都没事,给我老太太留一条命就好。”

    笑了笑,李林就看向了米彩,“给我准备一些消毒酒精,一会儿我用针时,你把刚刚买来的几种药材碾碎,田七二分之一,草珊瑚三十克,金龟子十八克,先放金龟子,然后在把两种药材分别放上,最好选一块透气好的布面,这样儿会容易吸收一些。”

    结果,李林说完,米彩还在愣神儿,一双眼睛一直在看着他,像是在想着一些什么。

    看着米彩的眼神儿,李林心头便是一紧,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可是,转念一想,李林觉着又不大可能,虽然邱越用的迷药是劣质产品,药效还是有的,而且她也不可能这么快清醒过来……

    “米彩……”梁婉莹皱了皱眉,隐隐的觉着米彩有点不大对劲。

    “啊?”听到梁婉莹的声音,米彩才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刚刚说什么?”

    看着米彩的样子,李林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暗暗想着,如果她真的发现了也就发现了,当下他便是再次将配方再次重复了一遍。

    “嗯。我这就去。”

    米彩应了一声便是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这丫头今个儿怎么有点不大对劲,小伙子,刚刚你在哪儿遇到的她?”梁婉莹皱眉道。

    “门口遇到的。”李林深吸了口气道:“奶奶。你别担心,她应该是太累了,人累了容易精神涣散,好好休息休息就会好起来的,不会有事的。天色不早了,我还是给你针灸,一会儿我还要回去。”

    梁婉莹顿了顿,随后便是说道:“我要是尽快好起来,她就不用忙里忙外的了,也就没这么累了,来吧,赶紧给奶奶针灸,我相信你一定能治得好我。”

    “只要您配合。一定会好起来的。”

    李林微微一笑便是将随身携带的长条盒子拿了出来,熟练的把盒子打开在参差不齐的银针里选了三四根四寸长的银针,随后又选了七八根三寸长的毫针。

    梁婉莹这种情况不能使用鬼门七针,也用不上鬼门七针,治疗这种慢性病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回春针法便是最好的选择,绵而不失力道,可以将灵力有效的引入其中。

    熟练的给银针消毒之后,他便是帮着梁婉莹翻过了身子,让她趴在床上,针灸便是开始了。

    相对鬼门七针和玄龙针法,回春针法就显得没那么花哨,下针时也是规规矩矩,该轻的轻该重的重,偶尔会轻轻的挑上那么一针,不过,这回春针法却是十分耗费体内的灵力,因为,这套针法以精确著称,哪怕是差那么一丝一毫都不行。

    只下了三针,李林的脸颊上便是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偶尔会低下头用肩膀擦一擦脸上的汗珠,便是继续针灸起来。

    李林针灸时,门外铛铛铛的响声也是传进了屋子,米彩坐在外屋门口,手里拿着药捻轻轻的捶打着新鲜的药材,只是,她的目光一直没看着药材,而是一直看着远方,偶尔会低下头看一眼白皙脖颈下边的细微伤口。

    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一大堆问号在米彩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可是,无论她怎么想都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人就是这样儿,越是不知道的事情就想一探究竟,就像是那些刚刚对异性产生懵懂的青年,他们所谓的恋爱,可能也是因为对异性的憧憬,又或者是些什么……

    毕竟,自己的身体每天都能看得见,男人和男人是一个样儿,男人和女人还是不一样的……

    砸了不知道多久,知道药锤一不小心砸在手上,米彩才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端着砸好的药末回到了屋子,按李林说的准备了起来。

    这时,屋子里针灸也快结束了,李林先是给梁婉莹的颈椎骨针灸,随后又是给膝关节,腕关节,腰椎等几处分别用针,瘫痪了这么久,神经虽然还没完全坏死,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灵活,针灸是刺激神经的最好方法。

    “呼……”

    李林长长的吸了口气,将最后一根银针刺在梁婉莹的膝关节上,“等五分钟。可以试着活动活动关节,但力道不要太大……”

    梁婉莹也不怠慢马上按照李林说的试探了起来。身为患者,她比谁都着急,除了为了米彩考虑之外,她还有个未完成的心愿,那就是回到大学继续教学,毕竟,他现在才刚刚五十多岁,还不到退休的年纪。

    “咦?”

    梁婉莹突然发出一声惊疑声,随后她的眼睛里便是泛起了一丝喜色,已经很久没能活动的膝关节竟然有了一点点感觉,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痛感,可确实是动了动。

    “奶奶。怎么样?有感觉没有?”李林微笑着问道。心里却是一阵得意,在他手里至今还没有看不好的患者。

    要是梁婉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那才是真奇了怪了!

    “有感觉。有感觉。真的有感觉。”梁婉莹激动的道。

    “有感觉是好迹象。不过,不能多动,不然会适得其反。”李林很严肃的说道。“要是这次你自己不好好配合,怕是真没机会在站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