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陈年秘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秋。金老爷子以前没少帮过咱们家的忙,再说,金飞对你也是一片痴情,你现在是咱们家的掌舵人,也是最懂事的姑娘,这件事上应该帮帮他们才是。”冷自然回过头看着冷清秋说道。

    李林一直在注视着冷自然,心头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从冷自然这几句话上他就能听出来,他一定是没少拿了金家的好处,不然也不可能这个样子。

    “二叔。冷家归我管。我怎么处理是我的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金飞那点事儿,以前爷爷掌权时这事我无权干涉,但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允许私底下给金家任何帮助!”冷清秋十分干脆说道。声音也是冷了下来。“我说的是所有人,包括二叔你,也包括爷爷。”

    冷自然脸色顿时一阵难看,没想到冷清秋把话说得如此难听,在一看老爷子脸色不善,他也只好把话憋了回去。

    李林坐在一边,眼角的余光悄然的瞄了冷清秋一眼,暗暗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既然当掌舵人就要有掌舵人的样子,如果凡是都要听从别人的意见和想法,那她这个掌舵人怕是用不了多久也就不用当了。

    相对繁华富贵的牡丹亭,冷家的别墅相对来说就显得差了很多,除了院子稍微的大了一些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能够入的了法眼的地方。

    两层小洋楼更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不过,这里的环境倒是不错,别墅的四面种植了许多不知名的树木,即便是到了寒冷的冬季,树叶依然碧绿。

    劳斯莱斯刚一进院,两个仆人装束的人便是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老爷。小姐。你们回来了。小姐。你的伤好了没有?可担心死我了。”老头笑着道。他便是冷家的管家,确切的说是冷修的助手,冷修退居二线之后便是把他留在了冷家。

    “水爷爷。我没事。就是一点小伤。”冷清秋对着老头微笑着说道。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水爷爷给你熬了你最爱喝的桂花羹,保准你满意。”水老说着便是拉着冷清秋的胳膊向屋子里走了回去。

    “哼。这个老东西。就知道溜须拍马。”冷修没好气的瞪了水老一眼便是走到李林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上去喝杯茶。我们也聊聊天。”

    李林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权当是给冷清秋一个台阶下,不然,他可没那个兴趣听别人的家族秘辛。

    “爸。你不去金府?金老爷子可是咱们冷家的恩人……”

    “我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冷自然插手了?给我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冷修刚走出去两步,便是猛地转过头,吓得冷自然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刚刚清秋说的话你给我记清楚了,别以为她年龄小,是晚辈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她的话就是我的话,从今天开始,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明白吗?”

    “爸……”

    “滚!马上给我滚。”

    冷修手里的拐杖在坚硬的理石地面上点的咔咔直响,一双原本就十分威严的眼睛寒光直冒。

    看着这父子俩,李林也是无奈的摇头。

    “李林。你知道我为什么把冷家的权力都交给清秋吗?而不是我的两个儿子?”冷修突然问道。

    李林先是耸了耸肩,随后便是摇了摇头,对这种事他一点也不感兴趣。

    “唉。这两个都是窝囊废,冷自傲天性浪荡难成大器,冷自然心胸狭窄,集团他也许能做的更好,但是,对冷家人却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只有清秋,她很善良,也有才学,只要我还在的一天,慢慢的这个家她也能扛起来。”冷修叹了口气道。说话时更是有些凄凉。

    “既然知道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让冷清秋嫁给金飞,难道你不怕金飞反客为主,最后把冷家直接吞并了?”李林沉声说道。

    “走吧。进来说。”

    跟在冷修身后,李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看在他是个老人的份上,他真想给这个愚钝的老头子两拳,让他那已经锈住的脑子清醒清醒。

    冷修的房间很大,屋子里放着不少珍贵的木雕,墙壁上同样挂着各种各样的油画,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看着这些东西,李林也觉着挺无语的,他去过不少地方,王天河的别墅,林桐的小洋楼,在就是林青远的别墅,这些人年龄大概相仿,屋子里的陈设也都是差不多,不是山水画就是放上一些木雕之类的东西。

    一个字,俗!

    一点也不新颖!

    相比蔡文雅那屋子里挂着的超级写真,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除了这些山水画之外,墙壁上还有不少珍贵的照片用一个十分精致的相框装裱着,有一些照片还是黑白的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

    “这是我二十一二岁和你们这个年龄时照下来的照片。差不多也有四十年了。”冷修站在李林身后,叹了口气道:“岁月不饶人,要是时间能在过的慢一点就好了,想想那时真是朝气蓬勃,现在黄土已经埋上了脖子了……”

    “这是金飞的爷爷?”

    李林指向了另外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也是十分的年轻,只是一眼他便是认了出来,因为他长的和金飞实在太像了,同样英俊,光是看照片便是给人一种英气逼人的感觉。

    冷修点了点头,“你认识他?”

    “他和金飞长的很像,我也是猜测而已。并没有见过更不认识。”

    “对。他就是金飞的爷爷。看看那时候他多年轻,现在和我一样儿也都是一把老骨头了。”冷修唏嘘着摇了摇头,便是走到了一边蹲在茶几下边拿出来一个袋子,“这是你给我那个茶叶, 我就喝了一顿就再也没喝,这真是好东西,不舍得喝啊。”

    看着茶叶,李林也是一阵无语,这种茶叶他一天可以弄出来很多,只不过是用几种不同的花草搭配上茶叶配制的产物而已,却被这老头子当成了宝贝,竟然还不舍得喝……

    “坐吧。今个就用你的茶招待你。”冷修指了指沙发示意李林坐下。

    “谢谢。”

    “唉。我就说你对我有意见,既然都来到家了,就别客套了,你救了清秋的命,老头子我还没感谢你呢。”冷修说着便是把一杯茶放在了茶几上,随后他自己也是坐了下来。先是叹了口气,随后便像是陷入了回忆,“那是冷自傲和丽华刚刚结婚的那年,清秋集团成立的第十个年头,开年时一切做的都是顺风顺水,公司三个月的收入就超过了五十万,当时,我真是高兴坏了,原以为集团马上就要迈上一个新的高度,甚至能够和四大集团掰掰手腕手,可是,好景不长,应该是六月份时,国外的进口药物风靡整个华夏,药材生意顿时一落千丈,当时作为整个赤峰市最大的药材集团,清秋集团受创几乎是必不可免的,最终的发展方向也确实是这样的,原本已经上千万的资产的清秋集团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便是陷入了困境,千万家产不复存在不说,反而还欠债接近上千万。”

    “二十年前的一千万和现在比起来,甚至能顶的上几个亿甚至更多一些,当时我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可是,我还是没放弃,几乎变卖了所有的家产,想要把欠的债务堵上,希望让亏空的公司起死回生,可是最后我才发现我真是太天真了,公司不但没能起死回生,反而越陷越深,家里的房子没了,上门逼债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起来,赶巧的是,那时候冷自傲的孩子也快出生了,有两次甚至有债主用未出生的孩子还有冷家全家人的性命来威胁我,接连几天都是这样儿,外边的压力,家里的压力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急火攻心之下我便是得了重病,就在一家人将要妻离子散时,是金奇出手帮了冷家,不但帮冷家还上了所有的债务,还在国外请来了医术精湛的医疗团队治好了我的病……”

    “当时我就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了金奇的好意,可以说是救命之恩,不但救了我的命,也是救了我们冷家,巧的是那时金飞的母亲也是怀胎十月,我便是向金奇提起了指腹为婚这事儿,如果是男孩这辈子愿意听从金家的差遣,女孩愿意嫁给金家为妻……”

    李林一直没作声,直到冷修说完,他心里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冷修这么做确实有些欠妥,但是,那个时候他也确实是别无选择,而且,金奇也确实是救了整个冷家,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冷家,这绝对算的上是大恩。

    可是,他却有一点想不明白,当时的冷家可以说是一败涂地,几乎没有翻身的可能,金奇为什么愿意 拿出来上千万来帮助一个没用的人……

    如果把金奇换成自己,他绝对不会这么去做的,正如冷修所说,那时候的一千万可是比现在的几个亿还要值钱。

    如果他真的没有其他企图,只能说他是个圣人,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圣人存在?

    李林一直坚信一个道理,那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唉。想不到会是今天这个结果啊,既然清秋不愿意,就算我背上再多的骂名,被千夫所指我也不能在强迫她做什么了,这两天我想了很多,我一直考虑整个冷家,却没想过她的感受……”冷修叹气道,整个人看上去也是神色黯然。

    “冷老。这件事你没仔细考虑过?当时冷家已经到了山穷水复的地步,金奇为什么出手相助。我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友谊,因为我觉着不管多好的友谊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李林笑眯眯的说道。

    听李林这么一说,冷修便是顿了顿,一双挂着泪花的老目便是凝了起来,这件事他也曾想过,当时他和金奇也并非有多深的友谊,确切的说应该是生意伙伴的关系,当时金奇突然出现他也是没想到,在之后他也是没往这方面去想,可是,即便现在想起来,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金奇从来就没要求他做过什么。

    “应该不会吧……”冷修道:“他从来没要求我做过什么,如果和你说的一样,他肯定会提出来的才是啊……”

    “肯定会。”

    不等冷修说完,李林便是斩钉截铁的道:“没有利益的事儿没人会做,你肯定还是有什么地方没想到,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