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失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地上坐了一会儿,他便是拿出了手机给司机打了过去,他披上西服直接下楼,短短的一路,各种各样的话题都是传入了他的耳中。

    金府。

    依旧气势非凡,金奇也是和往日一样儿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品茶,偶尔起来打两手太极,修剪修剪园子里的小花。

    “爷爷……”金飞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和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随后便是坐在了另一个石凳上。

    “嗯。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金奇笑着问道。“是不是那单生意谈成了?”

    金飞顿了顿,随后便是点了点头道:“快成了,业务部已经过去谈具体内容了,想必就是这两天的事。”

    金奇端着杯子的手停了下来,静静的注视着金飞,道:“你确定?”

    被老爷子盯着,金飞的身体不由的一颤,心头也是咯噔一下,过了片刻他才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结果,他刚要点头时,一杯滚烫的茶水便是毫无预兆的泼在了他的脸上。

    啪!

    杯子的底座狠狠的拍在石桌上,金奇一双老目便是灼灼的看向了金飞,“金飞。身为金家的子弟,这种时候你还能说出这种话,你的脸不觉得烧得慌?你以为我老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爷爷,我……”金飞一咬牙便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爷爷?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金奇冷哼道。

    金飞顿了顿随后便是从头到尾把这件事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了,其中也包括在望天楼和冷清秋发生不悦的事情。

    听金飞诉说着,金奇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灼灼目光依然是注视着金飞,“你起来吧,这件事你有错,但不能全怪你……”

    金飞也不怠慢,老爷子的话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他更讨厌婆婆妈妈的人。

    “爷爷。我需要钱,只要有钱,金润就能度过难关,到时就算是不靠着蓝天,我们依然有生存之道。”

    “你需要多少?”

    “五百亿!”

    “五百亿?你想让我把棺材本钱都那么出来吗?”金奇冰冷的注视着金飞道:“金飞,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失败么?我和你说说过多少次,做人做事留一线,你觉着息家那姑娘这么做是空穴来风?你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触怒了她。既然败了就不要再争了,那样的话你只能是越陷越深,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我现在没退路,金家也没退路,我不想失败,我要像您一样永远都不会失败。我要做个成功的人。”金飞激动道。

    金奇摇了摇头道:“只有失败才能让你看清更多的东西,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不要再争了,我争了一辈子不还是没争过人家,看似成功,其实已经失败了。”

    “爷爷……”

    “别说了。把烟给我一根。”金奇摆了摆手,叼着香烟吧嗒吧嗒的抽上两口,看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随后回过头看着金飞,道:“你也点上一根,不要想那么多,看看这院子里的花草,吸上一根烟,这种神仙般的日子不也挺好的么……”

    金飞顿了顿随后便是点上了一根烟,跟着老爷子坐在石凳上吞云吐雾起来,他现在也是想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老爷子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吞云吐雾,难道他愿意看到祖宗留下来的基业毁之一旦……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金奇将手里的烟头丢在一边,指了指空空的杯子。“给我倒水去,准备车,咱们去探望探望老朋友……”

    金飞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机器口中的老朋友是谁,当下他也是激动了起来,连忙进入别墅倒水,想来如果老爷子亲自出马,这笔巨款应该能弄到才是。

    “唉。还点去卖一卖这张老脸啊,金飞啊金飞……”金奇一边叹气一边摇头,站起来时一个踉跄差点没倒在地上。

    品了两口清茶,金奇便是走到了门口,这时那辆劳斯劳斯早早的就在门口等待着了,随着微弱的马达声响起,劳斯莱斯便是悄然的离开了金府。

    中午十二点刚过一点点,冷家的人便是坐在了一起,一眼看去足有二十几口人,整张桌子上只有李林这么一个外姓人。

    “李林,来。坐到我这里来。今天的日子不错陪我喝两杯。”冷修对着李林勾了勾手,笑呵呵的说道。

    看着这个老头子,李林是一点儿兴趣也提不起来,要不是盘子里的红烧豆角坐的好吃,他早就把一碗白饭吞进肚子直接告辞走人了。

    另外,他还要给冷清秋的面子,要是不起来过去,她面子上肯定也是过不去,除了担心她面子上过不去之外,让他更担心的是,这个女人会不会在提出什么难以做到的条件……

    这一个条件就扒一层皮了,剩下的两个条件不知道有多难……

    现在他真的有点后悔答应这个女人,而且一答应就是三个条件,哪怕那时和她纠缠一番也不至于如此的被动……

    “去吧……”冷清秋轻声道。

    “我喝不了多少。”李林想说他不会喝酒,又怕被这个女人直接揭穿,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来到冷修旁边坐了下来,最让他无语的是,左边是冷修,右边是他更讨厌的冷自傲。

    同样都姓冷,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他们没有冷清秋万分之一的可爱……

    他刚一坐下,冷修便是咳嗽了两声,威严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大家也都是识趣的放下了筷子,不然这老爷子发火,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今天大家都回来了,想必大家也知道前两天清秋出事,她能安然无事回来这都亏了李林,要是没有他,我们现在就不是坐在这里了,这第一杯酒咱们敬他,感谢咱们家的恩人。”冷修沉声说道。

    他的话一落,众人便是站了起来,眼神儿全都落在了李林的身上,这让李林好个不自在,赶紧站起来摇头道:“大家快坐下,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儿,这太郑重了,我受不起……”

    “你坐下。这杯酒别人受不起,唯独你李林能受得起。”冷修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随后他便是脖子扬起来一杯白酒便是喝了下去。

    大家也是不敢怠慢把杯子里的酒水喝了个精光。

    “冷自傲,这第二杯酒就你来提,你这个当父亲的该怎么做,不用我提醒了你了吧?”冷修扫了冷自傲一眼道。

    冷自傲悄悄的看了冷修一眼,见老爷子面色不善,他便是赶紧把杯子倒满,站起来十分尴尬的看着李林道:“冷叔叔做的不对,不应该在医院打你,这杯酒向你赔礼,请你原谅。”

    冷清秋一直没吱声,脸蛋上一直保持着笑容,可一听冷自傲的话,她便是一怔,下一刻便是看向了李林,满是歉意……

    对这个令人讨厌的冷自傲几乎没有半点好感,但他站了起来,李林也不得不举起酒杯,这个场合只能是笑脸相迎,不能说些过头的话。

    “没关系。我都忘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只要冷清秋能好起来比什么都重要。”李林耸了耸肩也是做着样子端起酒杯,象征性的喝上那么一点点。

    可是,让李林无语的事儿很快就发生了,也不知道冷修抽的哪门子疯,让冷自傲敬完酒便是让薛丽华敬酒,最后除了冷清秋这个伤员之外,几乎每个人都找他喝了一些,这还不是让他最无语的,最无语的是,这老头子每叫到一个人都有一番说辞,像是冷家欠了他多大人情一样儿。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老头子没来第二轮,不然他就真的喝多了,冷自傲薛丽华敬酒他可以稍稍沾一点,但是,这些不认不识的人上来敬酒,人家一口直接干了,他总不能拉着脸象征性的喝一点。

    一碗白饭,一盘红烧豆角,一会儿功夫李林便是轻轻松松的对付了精光,正当他准备对一个色泽十足,非常肥嫩的肘子发起攻势时才发现,一家人都已经放下了筷子,为了配合他时不时的象征性的夹一口菜,这让他顿时一阵尴尬,面对着香味十足的肘子也只能是望桌兴叹……

    “我爸打了你?”

    冷家的后院,李林和冷清秋漫无目的的走着,冷清秋突然问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

    “不是他刚刚说的?”冷清秋轻叹了一声,随后便是转过身子,看着他道:“没想到这件事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对不起。”

    李林苦笑着摇头,道:“还是别道歉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让它过去好了……我只希望下两个条件稍微好一点儿,不然,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冷清秋顿了顿,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以后的事儿就以后再说好了,我能看出来,你对我爸和爷爷甚至整个冷家的人很抵触,我只能说他们都是好人,只是,为人处事儿很难做到让人满意……”

    “我希望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能理解他们,当然了,我也不能强求与你,毕竟,讨厌一个人根深蒂固之后是很难改变的。”

    “我尽量吧。”

    李林随后回了一句,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再有一会儿他就要去松山区边区米彩那里给梁婉莹瞧病了,这一下就是十天,他自己都想不明白,怎么就弄了这么个破活。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身体刚好一定要多注意休息,尽量少走动一些,有什么事儿随时电话联系。”李林笑着说道。

    “我让人开车送你。”

    “不必了。我还是走着的好。”

    和冷清秋一边说着话,两人便是不急不慢的向着外边走去,快到门口时刚好碰见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门口,金飞和金奇爷孙两人从车上下来。

    看到爷孙二人,李林和冷清秋便是对视了一眼,都是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特别是看到金飞时,李林清澈的双目瞬间眯成了一条缝,一股子杀意在他的心头油然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