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个字,装!
    他和冷清秋几乎是肩并着肩,他的声音不大也是落在了冷清秋的耳中,冷清秋皱了皱黛眉,“怎么了?”

    “……没什么。”

    李林连连摇头,小声道:“我说金飞卑鄙……”

    “一会你是不是要挠他?”冷清秋略带几分笑意,开玩笑道。

    “……”

    李林顿时一阵无语,心里忍不住长叹了口气,这真是个愚蠢的女人,马上就要落到魔爪了,竟然还浑然不知。

    可是,他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这事儿也不好说出口,总不能和冷清秋说,你二叔设计要让金飞强奸你吧?

    既然没办法和冷清秋说,那就要想点办法把这件事解决了,不然冷清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金叔。您这么匆匆忙忙过来,是为了集团的事吧?听说蓝天和金润解除了合作关系,这次打击真是不小啊。”冷自然灿灿的笑着坐在金奇的身边,那张脸看的旁边的人都是忍不住一阵别扭。

    “唉。正是这事儿。一会儿你爸睡醒了再说。”金奇叹了口气便是摆了摆手道:“大家都别站着了,快快都坐下,我也不是什么客人,不用这么客气。”

    “金叔。你放心吧。金家的事就是我们冷家的事儿,现在金家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我们没有不伸手相助的道理,您先稍等,我让人去喊老爷子起来,见了您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冷自然笑呵呵的说道。说着时他便是悄然的看了冷清秋一眼,结果让他有些惊讶,冷清秋的脸蛋上始终保持着一丝丝笑意,站在那儿不知道想些什么。

    “不用喊了。”

    就在冷自然要吩咐仆人去喊冷修时,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便是在外边传了进来,紧接着门口的几个人便是让出来一些,冷修拎着拐杖走了进来。

    “爸。是金叔来了,金飞也来了。听说你睡觉呢,金叔没让人打扰你。”冷自然说道。

    冷修没先看金奇,凌厉的目光先是落在冷自然的身上,“冷自然。我和你说过几次了?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冷家的事儿什么时候也由你来决定了?从明天开始不准你回这个家!”

    冷自然一怔,没想到老爷子竟然生这么大的气,连忙道:“爸。您肯定听错了,你听我给你解释,是这样的,金润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金叔和金飞侄子都亲自过来了,人家以前帮过我们,咱们怎么也应该出手相助才是啊……”

    “我没听错。”

    冷修用力的敲打了两下拐杖,“滚。马上给我滚出去,这个家从今天开始不准你踏进来一步。”

    “爸。二弟也是……”冷自傲连忙上前。

    “你要是不想呆了也可以给我滚出去,冷家不缺你们这样的废物。”冷修愤愤的指着两人,咆哮道:“马上给我滚出去,别碍了我的眼睛,让我清静一会。”

    冷自然皱了皱眉,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发飙,他心里默

    (本章未完,请翻页)

    默的想着,自己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吧?

    不过,他也不敢违背了老爷子的意愿,尴尬的看了金奇和金飞一眼,“金叔,金飞侄子,你们先坐,我们家这老爷子喝多了……”说罢,他便是逃命一般的走了出去。

    冷修突然这个态度,金奇也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往常他来时,冷修真是无比的客气,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可这次却不一样的很……

    “冷修啊。孩子的几句话犯不着这样儿,怎么岁数越大脾气也越大了,忘了上次我和你说的了?没什么事的时候多出去走走,少生点气,人家不是有句老话叫儿孙自有儿孙福么,就别操心了,注意养生,咱们这把岁数,能多活一年就是一年啊。”金奇说着便是站了起来。

    冷修笑着点了点头便是把拐棍放在了一边,随后便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金大哥。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我掌管冷家时,冷自然说这话倒也没什么不妥的,可是,现在清秋才是冷家的掌舵人,冷自然这么说就是没把她放在眼里,这样久而久之清秋的威严也就没了,我这个当长辈的不应该说说?”

    “金大哥。你这么匆匆忙忙的过来,是不是为了金润的事儿过来的?金润的事儿我都听说了,唉,蓝天到底是怎么想的……”

    金奇顿了顿,一双英气十足的眼睛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看了眼站在门口的李林和冷清秋,随后他便是笑道:“金家还没事儿,金润也不会有什么太大事,想必应该能够挺过去这个难关的。”

    “其实。我这次过来也不是为了这事儿来的,早晨我才听说清秋出了车祸,在家里我也坐不住,正好赶上金飞在家,坐个方便车就过来看看,人没事儿就好,人没事儿就好了,人老了总是有太多的牵挂……”

    “还有就是找你讨一杯茶,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茶叶,这次应该给我一点了不是?”

    冷修顿了顿,随后便是叹了口气道:“金大哥。金润要真是有什么事儿,虽然清秋是冷家的掌舵人,不说别的,就是看咱们两家的交情上,她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说着,冷修便是弯下腰把茶几的抽屉打开,小心翼翼的把茶叶拿了出来,“这是好东西,要不是你金大哥出口,换成任何一个人我都舍不得给啊。”

    看着这两位七八旬的老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李林也是忍不住给两人竖起了大拇指,看上去平平淡淡几乎没说什么重要的事儿,但话里早已经波涛汹涌。

    刚刚冷修一进来便是呵斥冷自然,特意强调冷清秋才是冷家的掌舵人,这招用的极其高明,就算金奇有借钱的想法,恐怕话到了嘴边也点憋回去,因为即便他说了,冷修也有一万句话搪塞他,既然是这样何必自找没趣,倒不如说点别的,看上去轻松一点的好。

    金飞也坐在一边,没等金奇的话说完,他便是皱起了眉头,想不明白老爷子葫芦里这是卖的什么药,明明是来借钱的却漫不经心的喝上了茶。难道他不知道现在公司的情况?

    想到这里,金飞便是看了金奇一眼,道:“爷爷……”

    金飞突然出声,两个老头子的目光便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同时落在了他身上,金奇的眉头就皱在了一起,沉声道:“我和你说过多少次,我喝茶的时候,不要打扰我,难道你都忘了?”

    “我……我错了。”金飞支支吾吾的道。

    “唉。金大哥你还是这么苛刻,喝杯茶而已,你又不是皇帝,哪有那么多规矩。”冷修端起杯子滋滋的喝上两口,随后便是叹了口气道:“金大哥有件事我冷修今天必须要和你说,也要向你道歉,一会儿就算你骂我冷修不是人,恩将仇报都成,但话我必须要说,不然这事儿憋在心里头,就像一根刺一样。扎的我难受啊。”

    “既然疼了,那就扎着算了,让你这把老骨头多受受罪也好……”金奇品了口茶,随后便是道:“说吧。咱们这么多年的老交情了,没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再说了,老头子我没那么小心眼……”

    “那我说了?”

    “说吧。我倒想听听,是什么事儿让你心里扎根刺呢。”

    当下冷修便是叹了口气道:“金大哥。这事儿说来话长,我就简单的说了。金冷两家是世交,从金飞和清秋出生时就是,这些年咱们处的也不错,我想你应该也没忘了当时指腹为婚这事儿吧?”

    金奇顿了顿,随后便是笑着点了点头道:“唉,这都多少年的事儿了,想想那时候咱们还很年轻,当时你还立下了誓言,现在想想还真是物是人非,一眨眼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唉。金大哥。现在说起这事也是我对不起啊,也对不起金飞这孩子,原本我也是希望两个孩子能有个好的结果,这样咱们金冷两家也能世代修好……”冷修苦笑着道:“谁知道我前段时间和清秋说起这事时,她竟然都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也是横加阻挠,可是人家两个人很好,我也不能硬生生把人家拆开对不对?”

    “前两天在望天楼的事我也听说了,这事儿清秋做的确实欠妥当,但主要错还在我,今个刚好你来,我冷修就名人不说暗话了,既然清秋已经有了男朋友,我也不能逼迫她。当年的指腹为婚都是我的错,就是你金大哥打我骂我,就算你让我给你当牛做马,我冷修也绝对不眨一下眉毛!”

    金奇双目眯成一条缝隙,静静的注视着冷修,手指不自觉的便是攥紧了一些,但是,过了片刻他便是大笑了起来,“冷修啊冷修。这都多少年的事了,没想到你现在还记着,还有模有样的来找我道歉,孩子们的婚姻咱们这把老骨头还是少插手的好,我怎么能怪你,清秋有了男朋友,我也替她高兴对不对?”

    冷修苦笑着摇头,道:“金大哥。你越是这么说,我心里这根刺扎的就越痛,总觉得对不起你,你可是咱们冷家的恩人,我可是时时刻刻都不敢忘啊……”

    “那你就多痛一段时间好了。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弄得兴师动众。”金奇笑了笑道。

    看着这两个老爷子你一句我一句的,李林大致的做了个总结,一个字,装!

    明明是刀光剑影,却还满怀笑容,不过,他也知道这叫境界,就算是装一般人也不会装的如此有境界。

    (本章完)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