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他不配做我的对手
    如果换成自己,这时候可能早已经一拳打过去,老子让你违背承诺,老子让你恩将仇报……/p

    /p

    冷修刚开始说话时,冷清秋也是吓了一跳,不明白自家这老爷子怎么突然又是提起指腹为婚这事儿,结果听冷修说到一半,她悬着的心便是放了下来,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金飞便是不可能在纠缠她了,这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只是,她想不明白向来耿直顽固的老爷子,怎么突然就想开了,而且,还把所有的责任推在了他自己的身上,就算金奇在不高兴,表面上他也不会表现出来。/p

    /p

    有人喜有人愁,冷清秋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金飞就难过了,原本听冷自然说李林和冷清秋根本没什么关系,他破灭的希望又是燃了起来,刚刚他还想和冷修提起这事儿,可是,没想到冷修竟然提前他一步,直接把这事儿给说了出来。/p

    /p

    最让他理解不了的是,老爷子就像是中了邪一般,不管什么事他好像都很不在意,这件事竟然给同意了下来,还口口声声说忘了……/p

    /p

    他不是前一段时间还提起过这件事……/p

    /p

    “爷爷……”/p

    /p

    “嗯?”/p

    /p

    金奇侧过头冰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是站了起来,甩了甩袖子,“好了。人我也看了,茶我也喝了,老头子我也该打道回府了。清秋有空带着你这小男朋友到家里做客,金爷爷随时欢迎。”/p

    /p

    “别别别,这怎么刚刚来就走,金大哥莫不是生气了吧?”冷修连忙站了起来,一脸惭愧的道。/p

    /p

    “哈哈哈,你看你这战战兢兢的,我生什么气,年轻人的事就由着他们去好了,当老人的不能随便插手,下次在拿回来好茶叶,别忘了我就成。”金奇笑了笑随后目光就落在了李林的身上,一双老目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走上前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李林的肩膀。“年轻人不错,不错……”说罢,他便是向外边走去。/p

    /p

    “谢谢金老爷子夸奖。”李林笑着道:“其实,我和金老爷子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也觉着我不错,至少不会比金飞差……”/p

    /p

    闻言,在场的几个人顿时就僵住了,金奇和金飞爷孙二人的脸色都是难看了到了极限,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如此说话……/p

    /p

    冷修则是暗暗苦笑,上午回来时李林也不止一次说金飞不是他的对手。当时冷修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在自己面前装的,到了真格的肯定就不敢了,可是,他没想到李林不但敢在他面前说,竟然当着金奇的面就这么说,而且金飞还在一边站着。/p

    /p

    狂妄!/p

    /p

    简直是狂妄至极!/p

    /p

    这么多年他见过的年轻人多不胜数,各种各样的才俊也是多不胜数,可是,他就从来都见到哪个年轻人能像李林一样狂妄……/p

    /p

    冷清秋错愕的看着他,心里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暗暗想着,这家伙又犯病了,应该吃药。/p

    /p

    “小子。你……”金飞握着拳头,气势汹汹的瞪着李林,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王八蛋。/p

    /p

    “我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p

    /p

    李林耸了耸肩道:“其实,我觉着说你比不上我已经算是对你的嘉奖了,因为,在我眼里,你根本不配当我的对手。”/p

    /p

    “小伙子。话不要说得太满,做人要留余地,年轻气盛可以理解,但不要过火,玩火容易**的。”金奇冰冷的说道,一双老目杀气腾腾。/p

    /p

    “金大哥。你别生气,现在的年轻人就这样儿,咱们那会儿不也这样儿,都是逞一时口舌之勇,不会有事的。”冷修连忙上前打着圆场,生怕一会说着说着一旦哪边没收住在动了手,那这事就麻烦了。/p

    /p

    “哼。”/p

    /p

    金奇哼了一声,一甩袖子便是大步走了出去,金飞也是紧随其后,冷修也是急匆匆的追了出去,他表面上看上去虽然愧疚的很,但心里却十分的高兴,这件事总算是解决了,至于日后会怎么样,那他就不管了,正如他说的那样,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样子。/p

    /p

    “哼个屁,你以为我怕你。”/p

    /p

    看着金奇的背影,李林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儿,也没跟出去送,而是直接回到了房间,冷清秋也是随着他走了回来。/p

    /p

    “给我倒杯茶。把你爷爷最好的茶叶拿出来。”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李林便是翘起了二郎腿,随手点上一根香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那德行就和二世祖没什么区别。/p

    /p

    看着李林这德行,冷清秋也是无奈了,但一想他又是帮了自己,又是救了自己的,也只能忍他一次。/p

    /p

    车水马龙的和街道,人声沸腾的都市,劳斯莱斯出现在街上很快便是引来了诸多关注,特别是那些穿的破衣拉花的农民工,一个个眼睛里充满了向往,心里想着,如果自己坐上这车子该有多风光。/p

    /p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坐在这里的人远远不如他们,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冷家受够了气的金家爷孙……/p

    /p

    坐在车子的副驾驶上,金飞的牙咬得咯吱咯吱直响,一双原本十分有神儿的眼睛也是散着腾腾的杀气。/p

    /p

    金奇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是,他和金飞比起来要显得淡定了许多,毕竟,人上了岁数,岁月能给人沉淀下来许多宝贵的东西,光是一份沉稳便是值得年轻人去学习。/p

    /p

    “怎么?忍不住了?”金奇扫了金飞一眼。/p

    /p

    “爷爷。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金家的情况你应该知道,能救我们的只有清秋集团,不说其他,光是当年你救了整个冷家,这份恩情他们这辈子都报不完,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放弃?这样会让我们万劫不复的。您知不知道?”金飞声音由小到大最后都快变成咆哮了,知道自己语气强硬了一些,他连连道歉道:“爷爷。我错了,不该和您这么说话……”/p

    /p

    金奇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随后双目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金飞。你还是太年轻了,好多事你还是看不清,其实,以你的才智这件事也难不住你才是。”/p

    /p

    “你以为冷修训斥冷自然是真的和冷自然生气?他不过是做给我们看的而已。冷修啊冷修,想不到你也变聪明了,竟然也会用这种手段,看来,以后金冷两家的关系也没必要在继续下去了……”/p

    /p

    闻言,金飞豁然,惭愧的低下了头,“爷爷。是我误解你了。”/p

    /p

    “你还年轻,看不清也没什么。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做人做事没有谁是一直成功下去的,要不断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哪怕有一天你一文不值了,也不要忘掉你的梦想,因为,你是金家唯一的希望。”金奇微笑着说道。/p

    /p

    “爷爷……”/p

    /p

    “你是不是还想问冷清秋的事儿?”没等金飞说话,金奇便是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p

    /p

    金飞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咬了咬牙道:“那个姓李的混蛋根本就不是她的男朋友,这完全是冷修的借口,爷爷,你为什么会同意这件事?”/p

    /p

    “除了同意还能有其他办法?”金奇道:“既然你也知道是借口,也知道那个姓李的是个幌子,那么,问题就不是出在他的身上,即便今天站在那里的不是他,换成阿猫阿狗冷修也一样会说出同样的话。”/p

    /p

    “哼。这个姓李的混蛋,早晚有一天我要他生不如死。”想起李林那张脸,金飞便是忍不住在车子的扶手箱是狠狠砸了两下,咋的砰砰两声。/p

    /p

    看着金飞气急败坏的模样,金奇不由的叹了口气,李林那双眼睛在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这么多年来那绝对是他见过最犀利的眼神,看不透也看不清,甚至被他盯着还会感觉到一些压力。/p

    /p

    特别是想着刚刚出来时李林那几句话,那真的是狂妄?而不是对自己实力有信心的一种表现?/p

    /p

    “金飞。你又错了。我和你说过,不要小瞧任何一个对手,那个年轻人比你想象中的更优秀……”金奇沉声道。/p

    /p

    他很想说,那个年轻人比你优秀,可是他有怎么愿意承认,一个看上去土里土气的年轻人比金家的继承人优秀呢?/p

    /p

    “爷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看着集团倒闭不成吗?”/p

    /p

    “别无他法。”/p

    /p

    金奇摇了摇头,随后便是笑着道;“有时候想一想这种富足的日子也真的过够了,如果能过一过清贫的日子也不错,至少也能乐在其中,还能回忆起过去的事儿,这很好……”/p

    /p

    爷孙二人一边说着,车子便是开进了金府,送老爷子回到府中,金飞便是坐着他的豪华座驾劳斯莱斯向金润赶了回去。/p

    /p

    这来来回回让他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原以为还有一丝希望,可却发现一切都超出了他想象。/p

    /p

    “金总。万向集团的秦总刚刚打来电话,知道了公司的情况,特地问候一下。”女秘书战战兢兢的看着金飞道。/p

    /p

    “万向集团的秦总?”金飞皱了皱眉脑子里似乎没有这么个人。/p

    /p

    “就是上一次和我们谈合作的秦总,当时秦总来找过您三次,您给拒绝了。”女秘书道。/p

    /p

    闻言,金飞的脑海便是出现了这么个人,随后他便是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不是问候,而是来看热闹的,想不到我堂堂金润竟然也会被这种等闲之辈看了热闹,真是笑话……”/p

    /p

    “金总,玉林集团的黄总也打过电话……”女秘书硬着头皮说道。这一天她就足足接了二十几个电话,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来问候的,其中大部分还是以前和金润合作过的老总。/p

    /p

    “行了。我知道了,要是再有这种问候的电话就不要来通知我了,你出去吧。”金飞对着女秘书摆了摆手,道:“出去把门关上,没有我的话,任何人也不要来打扰。”/p

    /p

    女秘书连连点头,放在手里的一份辞职报告试探了好几次也是没拿出来。/p

    /p

    偌大的办公室里,金飞如同往日一样,先是冲上一杯香浓的猫屎咖啡,点上一根雪茄慢吞吞的抽了起来,一张英俊的脸满是茫然,偶尔还会露出挣扎的神色。/p

    /p

    不知道在屋子里踱步多久,他终于鼓起了勇气把电话拿了起来,很快便是锁定了一个电话号码,但却迟迟没拨出去……/p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