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尴尬的要命
    “嗯。我去拿。”米彩应了一声便是打开了柜子,很快便是在钱夹里取出来两捆崭新的大钞给李林递了过来。“给奶奶看病,这些钱是你应该拿的,如果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几千……”

    看着崭新的大钞,李林也是无奈的很,不要还不行,这些钱他全都要了也不行,他能看出来米彩的家过的并不富裕。当然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要钱就改变了他看病的初衷。

    如果为了要钱,天底下的疑难杂症多得很,他完全可以一天内赚到几百万甚至是几千万。之所以来给梁婉莹瞧病,完全是看在米彩的善良上。至于其他,他还真没想过。

    不收不行,收了还不行。

    当下李林便是在一捆红通通的大钞里抽出来一点,差不多有两千块左右,数也不数便是装在了兜子里边。

    “奶奶。针灸用不了多少钱。这些钱真的太多了。我只拿我应该得到的一部分就成。”李林把剩余下来的钱交到了米彩的手里,随后便是微微一笑道:“如果你们还担心我另有所图的话也没什么,还有最后两次针灸,看完了我就走便是。”

    闻言,米彩和梁婉莹便是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也是沉默了下来。

    “好了。不提这些。开始瞧病吧。”李林微微一笑道:“还有最后两次,相信奶奶你一定能站起来的。”

    说罢,李林便是将长条银针盒子拿了出来,银针消毒好了,米彩和梁婉莹也准备好了,当下他便是十分轻盈的下起针来。每一针下去都是极其准确,他下针时和那些老中医完全不同,即便是已经重复了七八次下针方式却也一点都不显得僵硬,一双手仿佛是在钢琴键上跳舞的精灵,即便是他手里捏着的只是一根普普通通的银针,但是观赏性还是十足的。

    米彩在一边看着李林的手指,脸蛋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讶,又是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领口的扣子。想着李林刚刚那一席话,她的心里不由的又是荡起了波澜……

    差不多过了十几分钟,又是一次针灸结束,李林长长的吁了口气便是收回了手指。

    “效果还不错。恢复的也可以。比我预想中的好很多。”李林说道:“奶奶。你试探着下地,动作不要太大,稍稍有点痛感是正常的,只要不是很严重你就试探着向前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

    “常年闷在家里,身体见不到光亮已经导致你的骨骼严重缺钙,趁着恢复阶段出去晒晒太阳也能更好的吸收钙质。一会我给你写几个方子,只要按我说的去吃,很快你就能和寻常人无异。”

    梁婉莹连连点头,现在他对李林的医术还是很信得过的,如果自己这样还不满足,那就真的是有点愚蠢。甚至是愚不可及。

    “奶奶。听李林的。一定不要太急。我扶着你出去。”米彩轻轻一笑,露出两排白皙晶莹的牙齿,看上去让人觉着特别的舒服。

    “米彩。你去买点菜。这些天你没在家。李林都是给我看完病就走,病马上都看完了。让他在家里吃顿饭。”梁婉莹微笑着说道:“让李林扶着我起来就成。你快去吧。”

    米彩点头,看了李林一眼道:“麻烦你了。”

    “没关系。”

    李林微微一笑便是扶着梁婉莹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这不是梁婉莹第一次站起来,基本上也没费什么力气,她先是迈出去一步,紧接着在迈出去第二步,走了差不多有十几步远时脚底下便是更稳重了一些。

    “能站起来走路的感觉真好,李林咱们去外边看看,好久没呼吸到外边新鲜的空气了。”梁婉莹十分满意的说道。一张脸上也是挂满了笑容。“你看着开春了,外边的空气都暖和了很多。每年这个小园子我都会种一些蔬菜,茄子,黄瓜,还有豆角,都是新鲜的很,不上农药和化肥吃了对身体也好。”

    “以前我没病的时候,我那些毕了业的学生还经常来我这里拿菜吃呢。这两年病了也不种了,我也就不让那些孩子来了。主要是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

    李林微笑着点头道:“要是让他们知道您站起来了,和以前一样了,肯定还会争着抢着来拿菜的。对他们来说这菜没什么,在市场上随处都能买得到,主要还是为了探望您,我想您在学校一定是个特别受人爱戴的老师吧?”

    “没想到你这孩子嘴巴还挺甜的。”梁婉莹回过头看了李林一眼道:“那时候我可是全校最好的老师,带出来的毕业生几乎没有一个找不到工作的,其中有几个还去省里甚至京城当了大官,用不了多久他们就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我的病,有的还会给我打一些钱,钱不钱的不重要,主要是他们有这份心,我就满足了。”

    李林默默点头,心里想着,自己怎么就没赶上这么个老师,这么一想,他对上学一事也是更加期待起来,恨不得现在马上就飞到学校去。

    “奶奶。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李林突然问道。

    “看出来了?”

    “算是吧。不然您也不会支开米彩,有什么话您尽管问,能回答您的我一定回答。”李林很严肃的说道。

    “我不说,你也知道我要问什么?”

    李林顿了顿便是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其实您要问的问题无非就是我和米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确切的说是那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对不对?”

    梁婉莹轻轻点头,看李林时就有点不一样了,他看上去很是平凡,如果不是一手出神入化的针灸本领你很难在他的身上找到什么优点,可是,交谈起来便是能感觉到他绝非等闲之辈,毕竟,他还如此年轻,只是简单的两句话便是直接道出了问题所在,更是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您是不是觉着我在威胁米彩,或者说是以给你看病作为条件逼迫她做什么?”

    “没错。米彩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也是她唯一的亲人,如果为了我,我不希望她做什么违心的事儿。”梁婉莹叹了口气道:“李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能看出来你本性也不坏,想必你也能理解我这种做法的吧?”

    “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可能很不理解这种做法,甚至会有些气愤。”李林话锋一转道:“但是,从亲人的角度上来讲,我不但不会生气,反而会赞成您的做法,毕竟,她是您唯一的亲人,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好好好。”

    梁婉莹一连说了几个好字,随后便是看着李林道:“说吧。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们都是怕我担心才编造出来的谎言……你们真是太小瞧我老太婆了,还没什么事儿能逃得过我的眼睛……”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李林也不好再隐藏下去了,想来梁婉莹也是个聪明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应该清楚才是。当下他便是将米彩被邱越带到小屋子里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了,其中也包括他杀死邱越的事儿。

    梁婉莹也是越听眉毛皱的越重,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当听到李林说杀死邱越时,她竟然没惊呼出声,似乎也没起什么波澜。

    “我不知道这种事会不会在米彩的心里留下阴影,可我觉着如果能不让她知道更好,天知地知我知,就让这件事埋在心底当做从来没发生过,我觉着并不是什么坏事。”李林苦笑着道:“结果我没想到,我既没有瞒得住她,更是没逃过您的眼睛……”

    “李林。是奶奶错怪了你,你不但治好了我还救了米彩。这份情我们这辈子都还不清的。”梁婉莹苦笑着道:“这件事你做的没错,确实不应该和米彩说。可是,这样会不会委屈了你自己?”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对我来说只是给您看病,或者说,我只是你和米彩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对我来说你们也是一样。”李林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梁婉莹叹了口气道:“你比我想象中还要优秀,米彩有你这样的朋友,算是她的福气。好了。这事儿只有你我知道,以后不要和任何人说起,你能答应我?”

    “如果我不是傻子,我应该不会做这种傻事。毕竟,我的手上还有一条人命。”李林耸了耸肩道。

    两人在院子里说话时,米彩骑着电动车赶了回来,虽然满怀心事她的俏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特别是看到梁婉莹站起来,她笑得就更开心了一些,一直压在心头的事的就放下了。

    “奶奶。感觉怎么样?好一点吗?”米彩微笑着问道。

    “嗯。好多了。还稍稍有一点疼,不是也说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梁婉莹笑了笑道:“去做菜,让李林也尝尝你的手艺。”

    “米彩的手艺可是好得很。一会一定要多吃点。”梁婉莹又对李林说道。

    晚上七点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屋子里却是一片热闹,四合院的其他几家人得知梁婉莹站起来的消息纷纷都来到了家里,开始时给李林好一顿夸赞,但是,最后让李林无语的事儿就发生了,四五家人把他围在中间开始让他给瞧起了病。

    看着这些衣着朴素,说话却无比热情的邻居,李林也是不厌其烦的给众人切脉,有问题的直接治疗,没问题的也送上两瓶养灵液,要是有人看到一瓶瓶养灵液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送人,恐怕都会忍不住打他一顿,毕竟,一瓶养灵液的价格都在七八万块,一眨眼便是送出去十几瓶……

    这是壕无人性?

    还是败家到了极致……

    “小伙子。我听孩子说,你是米彩的男朋友?是不是啊?”东院的年轻妇人突然问了起来。

    李林一愣,随后便是忍不住苦笑着摇头道:“小孩子总是喜欢乱点鸳鸯谱。我和米彩只是朋友而已。”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