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我们想笑
    “在她的世界好像从来不会出现为什么这三个字,她就是个冷血动物,更是个变态……”菱悦沉声说道。“小姐。你是不是担心金奇会报复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和金润断了合作关系,金飞恐怕也不会死!”

    “金奇?”

    息红颜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报复蓝天他还不够资格。我最担心的是她……”

    菱悦顿了顿,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赎菱悦愚昧,实在想不到小姐在担心什么,请小姐指点。”

    “她之所以这么做,难道只是为了要金飞的命?菱悦。你不觉着她这是在向我们示威么?”息红颜美眸稍稍竖起,放在办公桌上的圆珠笔便是拿在了手中,清澈的眸子便是向外边看去,过了片刻她将圆珠笔放在了桌子上。“密切注意她的动向。我有种预感,用不了多久赤峰市将不会那么平静,或许四大集团也将打破以往的对立之势,真正的较量恐怕要开始了……”

    菱悦再次点头,她从来不怀疑息红颜的话,只要她能说出来,这件事至少是十之**。

    “因为她?”

    “她?”

    息红颜摇了摇头,鼻孔内稍稍发出来一点点哼声,似乎有点不屑。“有她的原因,但是,她并不是主要的。菱悦。明天一早你不用随我去公司,去买一束花去金家拜会一下。也算是我的一点歉意吧。”

    “是。”

    菱悦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她便是停了下来,回过头道:“小姐。李林前几天出院了。市政府给他批了一块地,就在西城那边,他的平安集团应该要来市里了。”

    “嗯。我知道了。”息红颜没什么感情的回了一句,站起来走到窗前,手肘拄在窗台上静静的向着满是繁星的天际看去。

    随着菱悦离开,房间里便是再次安静了下来,息红颜就站在窗前,看似走神儿,但她的美眸却不断的眨动着,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片刻她便是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房间,宽敞无比的房间也随着开关清脆的响声暗了下来。

    如果有人看到息红颜的样子,一定会忍不住发出感慨,这个万众瞩目,这个高高在上,这个让人无法逼视,让人一生无法企及的女人竟然也有烦心的事儿。

    随着息红颜这边的灯熄灭,李林居住的别墅也是神同步伴着清脆的开关响声屋子里便是暗了下来。

    盯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也没看到息红颜的影子,这着实让李林失望了一把,没有睡意他也没去蹂躏那张柔软的大床,索性坐下来修炼起来。

    和千面影鬼战殊死战斗之后,他隐隐的感觉到灵气期第八层的瓶颈已经有了裂痕,只要不断的吸收灵力,突破绝对是指日可待的。

    不需要药物辅助,玄圣心经便是再次运转了起来,随着灵力不断的吸收吐纳,他的脸色也是渐渐的发生了变化,开始时只是肤色发红,紧接着他的手掌也变成了柔和的月色,看上去神秘万分。

    差不多修炼了一个小时左右,他才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双如同天际星辰的般璀璨的眼睛露出了喜色,修为在灵气期第八层差不多停滞了一个月左右终于突破了!

    “破!”

    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突然响起,别墅外边的那颗橡胶树突然发出一阵清脆的破裂声音,紧接着一棵足有合抱粗细的橡胶树便是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

    “这……这……这……”

    看着倒下去的大树,李林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一双眼睛满是不可置信。他不敢想灵气期第八层巅峰和第九层初期竟然有如此大的差距,要不是他亲眼看见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

    “破!”

    “破!”

    又是连续喝了几声,另外几棵大树也是伴着低沉的声音倒下,李林才敢相信,这真的是他的杰作。

    -----

    次日清晨,李林如同往日一样早早的便是爬了起来,这时他的电话也是响了起来,当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李林不自觉的便是打了个冷颤,一声林子哥,听得他只觉着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九九。

    “九九。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事吗?”李林微笑着问道。多日不见王九九他还有点想念。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挺长时间没见到你,想给你打个电话。”王九九甜甜的声音响起。“林子哥。你不会都把我给忘了吧?”

    “怎么会------”李林黑着脸道。他却尴尬不已,要不是王九九打电话来,他还真的把王九九忘在了一边。

    王九九也没什么正事,两人聊了两句便是挂断了电话。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李林便是来到了别墅前的小院里打起了拳,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偶尔停下来炼制一些需要的药丸,就这样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下午四点左右,他便是再次驱车向米彩的家赶了过去。

    等他再次来到米彩家里时,梁婉莹和米彩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见他进院,梁婉莹便是笑着和他打起了招呼,“今天怎么这么准时?”

    “最后一次瞧病,还是快一点过来的好。”李林笑着道:“进屋吧。”

    “唉。这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间十来天就过去了,一听你说还有十来天,我这心里还有点不是滋味。”梁婉莹叹了口气道:“给奶奶看完了病,以后是不是就不来了?”

    李林犹豫了片刻道:“也许会来的。”

    一边说话三人便是进了屋子,按照他的要求很快便是再次针灸了起来,依旧是熟练的针灸方式,只用了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针灸的过程也就完成了。

    “呼……”

    李林长长的吁了口气,“给我准备一下纸笔。我把需要的方子写下来,你按我说的去抓药就行。”

    米彩也不怠慢,很快便是把纸笔准备了出来,等李林把方子写好了,她便是将药方收了起来。

    这下尴尬的一幕就来了,米彩脸蛋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却一直没说话,梁婉莹也不能一直抓着李林絮叨下去。

    坐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李林便是站了起来,“奶奶。按我说的去吃药,你的身体很快就会好起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来看你,您多保重。”

    “这就急着走了?”梁婉莹有些失落的道:“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想来了就过来知道了吗?”

    “一定。”

    笑了笑李林便是向外走去,看着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他心里竟然有点酸溜溜的感觉,要不是坐在屋子里很尴尬,他还真想在坐一小会。

    和梁婉莹又说了两句,李林便是离开了房间向外边走去,米彩也在后边跟了出来。

    “李林。谢谢你。”米彩微笑着道。“希望用不了多久咱们还能再见面。”

    “我也一样。”

    上了车子,李林便是探出了头,对着米彩笑了笑。“再见。”

    “再见。”

    一声再见被启动的马达声淹没,等米彩还想说话时,李林已经驱车离开了,车子开的飞快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视线当中。

    “他是个不错的孩子。”

    米彩正在门口失神时,梁婉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嗯。我知道,他是个好人。”米彩轻轻的咬了咬嘴唇随后便是叹了口气道:“或许正如他说的那样儿,我们彼此只是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其实------”梁婉莹张了张嘴想要把前几天发生的事和米彩说出来,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又是忍了回去。

    “回去吧。我去按照药方给你抓药。他说的肯定没错,你的病肯定会好起来的。”米彩转身向院子里走了回去,她的手里抓着一个土灰色的小瓷瓶不断的碾动着。

    车子在松山区的街道上飞驰了差不多二十几分钟,等李林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林敏住的小区外边。

    车子停在楼下,他久久都没下车,顺手点上一根香烟慢吞吞的抽了起来,匆匆来到赤峰市给冷清秋冒充男朋友,一眨眼十几天便是匆匆的过去了,十几天虽然不长,可是发生的事儿却让他唏嘘不已。

    原本打算上去和林敏道别,可这时他也没那个心思了,直接给林敏打了个电话他便是驱车向天山县城的方向赶了回去,既然市里已经没什么事,自然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车子驶离市区街道李林启动了车子内的灵石,车子顿时发出一声嘶吼,像风一样向着天山县城进发,差不多一个小时他便是回到了天山县城。

    永丰地产。

    张远山卫中华红九几人正在屋子里嚷嚷着生意上的事儿,李林突然到来让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老弟。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洪九扯着大嗓门道:“谁敢欺负老子兄弟,老子把他剁碎了丢到河里喂鱼。”

    “我脸色不好?”李林指了指自己的脸道。“有吗?”

    “有!”

    三人几乎同时点头,随后三人便是对视了一眼便是笑了起来,卫中华把声音压低了一些道:“老弟,莫不是蔡大美女欺负你了吧?”

    “怎么会?她敢欺负我?”李林无语的看着三人道。

    “敢!”

    三人又是十分有默契的点头,“老弟。你要是觉着委屈,你就大声哭出来,我们就当没听到,不会笑你的。”

    哈哈哈------

    卫中华的话刚一落下,三个人便是捧腹大笑起来。因为他们对蔡文雅足够了解,以他的能力要是收拾不了眼前这个家伙,那倒是奇了怪了。

    “我是来给你们送药的。要是你们不需要,我先走了。”李林黑着脸道。他现在觉着整个世界都黑了下来,仿佛所有人都成了他的敌人。就连这几个人竟然也拿他开涮。

    “送药?”

    三人眼前顿时一亮,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药我们不要。我们想笑……”

    哈哈哈……

    不是很大的办公室里笑声不断,李林的脸也是绿了下来,忍不住对着镜子照了照,心里暗暗想着,自己的脸色不好?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