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败下阵来
    想到这里,李林则是微微一笑,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怯意,更多的战意,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不断修炼是成长的方式,战斗也同样是一种方式,通过战斗不但可以激发的潜力,还能让修为猛增。

    “杀我?”

    李林嘴角翘了翘道:“你不觉着你有些自信过头了?如果是一个修炼者就能杀我,那我现在恐怕死了十次都不止了。”

    “啧啧。既然我来了,就有必杀之心,你不是我的对手,识趣一点把你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斗篷人啧啧怪笑着,一道黝黑的光亮便是突然在他的手掌中亮了起来。

    一把闪着幽光,差不多三尺左右的短刀看上去十分的神秘,刀柄的位置更是狰狞无比,特别是那两颗血红色的孔洞仿佛魔鬼的眼睛一般让人神魂一颤。

    李林几乎第一时间便是注意到了斗篷人手中的短刀,下一刻他脸色顿时一变,眉毛也是拧在了一起,因为这把短刀不是普普通通的兵器,而是一件法器。

    “好刀……”李林嘴角一抽,双目便是再次收缩成孔。对于修炼者来说,一件法器有多么重要他还是很清楚的,可以说,有了这把刀就和如虎添翼没什么区别……

    “看来你还有些见识。”斗篷人啧啧笑了两声,抓着刀的右手便是抬了起来,刀锋在斗篷下慢慢滑过,他的舌头在锋锐的刀锋上舔了舔,“在我的手里,它杀了很多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死法,今天你是第四十九个,我会让你死的很体面……”

    如果说刚刚李林还是战意盎然,和这个斗篷人战斗在一起凭借着博大精深的传承至少可以保证不会惨败不会被这个斗篷人击杀。那么,现在他心里也是有点没底了,有了一件法器,斗篷人的实力将会暴涨,而且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当下,李林的脸色便是沉重了起来,他没有武器,拳头也就成了最好的武器,也是他唯一能用上的东西。

    只见他手掌一动,一道金灿灿的灵力便是迅速凝聚了起来,周身上下也是出现了一道金灿灿的玄秘屏障。

    看着李林动了起来,斗篷人便是一声啧啧怪笑,在偌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下一刻,原本就闪着黑色幽光的鬼刀仿佛燃烧起来一般,刀柄处的两颗鬼眼似乎有了生命一般不断跳动着,看上去既神秘又让人心惊胆战。

    “鬼斩!”

    当鬼刀上的恐怖气息攀升到极致时,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便是自斗篷人的口中渗透了出来,紧接着,他抓着鬼刀的右臂便是猛地劈斩而下,目标正是正前方的李林。

    说时迟那时快,鬼斩劈斩而下的瞬间,李林的脑海中顿时闪过多种想法,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刀有多恐怖,用周身屏障去接下这一刀不是不可能,但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那样的话他便是会陷入被动,原本实力就差了一大截,在陷入被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几乎不用想他都能猜得到。

    只见他双目微微一动,在鬼斩将要临身之际,他的身体便是如同闪电一般飞速向一边瞬移了过去,即便如此,恐怖的刀气还是差点劈在屏障之上。

    轰……

    恐怖的刀气劈斩在坚硬的地面上,硬生生的将地板劈出来一道足有两三米深的大坑,大坑一直延续到房门之处,坚硬无比的铁门也是激起了一阵火花,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不过,这时李林显然是没那闲余时间看这个东西,躲开斗篷人的一击,自他的身前一道金色的灵气飞快的凝聚出一把巨剑,伴着他手掌一甩,巨剑便是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着斗篷人的胸口位置刺了过去!

    斗篷人显然是没想到李林能如此之快躲过这一刀,而且迅速的做出了回应,斗篷之下,一双不是很大却很明亮的眼睛瞬间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同时,他便是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当金色巨剑距离他不足两米之时,他手里的鬼刀便是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只见他手腕一抖便是挥出来一刀,狂暴的刀气和金色巨剑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轰……

    两者相撞,房间内便是再次传来了轰鸣的响声,整栋别墅也随之震颤起来,狂暴的灵力余波将屋子里的东西也有很多直接被灵气震碎。

    擦擦擦……

    金色巨剑被刀气硬生生斩碎,李林和斗篷人几乎同时后退,李林足足退后了五六步直到后背撞在墙壁上才算是停下来,而斗篷人却仅仅只退了两步不到。

    初次交手便是落入了下风,李林满是骇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斗篷人,拳头也是再次紧握在了一起,他几乎没任何迟疑,双手便是再次捏出了法印。

    “啧啧……你比我想象中要强很多,能躲过我这一刀的人不多,你算是一个。”斗篷人啧啧怪笑两声,抓在手中的鬼刀便是再次腾腾的燃烧了起来,刀身之上仿佛被一层薄薄的火焰包围着一般,原本三尺长的短刀也是渐渐的变长起来。

    确切的说,不是刀本身在延长,曾长出来的部分是由灵气和法器通过共鸣缔造出来的东西。

    看着这升腾起来的刀刃,李林双目瞬间收缩成孔,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刀刃之上恐怖的气息,如果被这一刀直接劈中,他必死无疑。

    刚刚能躲过去那一斩也是有些运气成分,主要是斗篷人没有动用全力,或者说只是试探而已,这一下却有所不同,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斗篷人开始认真了起来。

    “破灭斩!”

    斗篷人突然地喝了一声,手中的鬼刀便是再次向着李林的头部猛地劈了下来,刀气之狂暴瞬时间让空气扭曲开裂发出滋滋的声音……

    这一刀实在是太快了,即便李林有所准备,却也只能是被动的防守,注入了一道道灵力的八卦阵在破灭斩到来之际已经祭了起来,刚好位于他前方三四米的位置……

    轰……

    霸道无匹的刀气准确无误的劈在八卦阵上,两者只是短暂僵持了不到一秒钟,八卦阵便是砰的一声被劈了个粉碎,紧接着霸道的刀气便是劈在了李林周身那层屏障之上。

    咔咔咔咔……

    刀气和屏障撞在一起,金灿灿的屏障瞬间开始龟裂起来,如同爆裂的钢化玻璃一般,屏障之中,李林双目怒睁,一口鲜血噗的一声便是顺着嘴角喷射了出来,他整个人也是倒飞了出去,翻滚了差不多有十几米远直到身体再次撞在墙壁上才算停了下来。

    噗……

    鲜红的血液顺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身上的衣服也是被狂暴的刀气劈出来几道口子,被洞穿的位置鲜血也是不远涌出……

    看着李林倒在地上,斗篷人手里的刀便是再次举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体面一些……”说着时腾腾刀气便是再次燃烧了起来,狂暴的刀气比先前还要霸道许多……

    咳咳咳……

    李林捂着胸口猛地咳嗽两声,余光却一直在瞄着斗篷人,看着再次升腾起狂暴刀气的鬼刀,他顿时到吸了口冷气,刚刚能扛下来这一刀而不死,主要是有八卦阵和屏障阻尼刀气,现在没了这两样东西,只要斗篷人再次挥刀,他根本就想不到不死的理由。

    五脏六腑被刀气重创,身体中的经脉也是多多少少的受到了创伤,现在他再想凝聚出一层屏障都是十分困难。

    当下他便是皱了皱眉,脑海中不断想着应对之策。为了拖延时间,他便是苦笑了起来。“对于一个将死之人,体面的死法很重要?还有,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

    闻言,斗篷人原本已经举起来的鬼刀便是缓缓的放了下来,斗篷之下,他的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冷笑,“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把你身上有的东西都给我,特别是你手里的那张地图,还有,你手指上的戒指……”

    李林双目一凝,他没想到斗篷人竟然知道他手里有这两样东西,但是有一点他却是能确定,斗篷人想要得到戒指和牛皮地图肯定暂时不会杀他,因为,手指上的这枚戒指已经滴血认主,如果他死了,没有他的意愿,斗篷人根本不可能打得开空间戒指,更不可能拿到空间戒指里的牛皮地图。

    除非他的实力能够超过这枚戒指强行把戒指打开,不然,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开始时他还担心斗篷人知道他有传承这事儿,现在看来斗篷人根本就不知道传承所在。不过,有一点李林能够肯定,斗篷人肯定不希望他死,至少是在他打开空间戒指之前。

    所以,这样一来他便是有足够的时间和斗篷人周旋下去,趁着这个时间也能尽快想出应对之策。

    “你是为了这个戒指来的?”李林随手将戒指在手上摘了下来,“只要你肯放我一条生路,这枚戒指可以给你。”

    “不但这枚戒指给你,放在里边的牛皮地图也可以给你,还有很多种药材和药丸……”李林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快一点,把戒指和牛皮地图拿过来,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斗篷人沉声说道,抓在手中的鬼刀便是再次举了起来。

    如果刚刚这斗篷人举起鬼刀李林或许还有些害怕,可现在他不但不害怕,他还知道斗篷人不可能马上一刀要了他的命,之所以再次举起鬼刀,也不过是作势罢了。

    “谁说我没有资格谈条件?”

    李林耸了耸肩,手中的戒指便是在斗篷人眼前晃了晃,“它就是本钱。”

    看着戒指,斗篷人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杀了你我一样可以得到它,难道不是么?”

    “杀了我你永远得不到里边的东西,因为,它早已滴血认主,没有我的意愿任何人都打不开,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但我可以肯定,以你的能力肯定是打不开的。难道不对吗?”李林笑眯眯的说道。“想得到里边的东西,你只能答应我的条件。”

    斗篷人皱了皱眉,这才放下 手中的鬼刀,“说吧。你想让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很简单,放我一条生路。”李林很认真的说道。趁着斗篷人分神之际,他悄然将两颗药丸送进了嘴里,迅速恢复着遭受重创的经络。

    “这么简单?”斗篷人冷笑道。

    “阶下囚还能有什么多余的要求,我觉着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李林说着手中的戒指便是嗖的一声向斗篷人抛射了过去。

    斗篷人随手接住戒指,紧接着他便是将灵力注入了进去,结果,当灵力注入其中时,古朴的戒指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看着散着幽光十分古朴的戒指,斗篷下的一张脸顿时泛起了一丝狂热,如果得到里边的地图,找到梦寐以求的宝贝,他的修为将会突飞猛进……

    但是,下一刻他便是皱起了眉头,如果李林不打开戒指,那么,这枚古朴的戒指就和废物没什么区别。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