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逃亡
    正如李林所说,这枚戒指没有他基本是打不开的,如果把他杀了,那么,这枚戒指真的和废物就没什么区别,想要抹掉戒指上的记忆也只能比这戒指的修为要高,先不说能不能修炼到那个地步,如果真的到了能强行打开戒指时,里边的东西还有什么用?

    这么一想,斗篷斗篷下那张脸顿时阴沉了起来,手中的鬼刀发出滋滋的声音,“小子。只要你肯打开戒指,把里边的地图拿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

    李林耸了耸肩,道:“恐怕给了你我才是思路一条吧?”

    “哼。你没有选择,你的命在我手里。命和地图你只能选择其一。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你最好仔细想一想,别到时后悔……”

    看着再次升腾起腾腾刀芒的鬼刀,李林的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又是悄然的将几枚药丸丢在了嘴里让遭受重创的五脏六腑得以恢复……

    他的动作虽然隐蔽的很,可是,还是落在了斗篷人的眼中,斗篷人嘴角微微翘起,斗篷下的脸颊也是泛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因为在他眼里,李林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刚刚还受了重伤,即便是吃上几颗药丸也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根本不可能迅速恢复过来。

    “你还有十秒。”

    斗篷人冰冷的声音在房间内显得异常的刺耳,紧接着,只见他右手微微一颤,抓在手中的鬼刀便是毫无预兆的脱手而出,缓缓地漂浮到了他的身前,伴着斗篷人沙哑的声音,狰狞的鬼刀瞬间飞速的旋转了起来,随着斗篷人的双手不断抖动,一道道恐怖的灵力注入鬼刀之中,刀柄之处的两颗鬼眼更是让人心颤,仿佛鬼王临世一般……

    斗篷人双手再动,飞速旋转的鬼刀突然停了下来,刚好留在他胸口稍稍向下的一点的位置,四五尺长的虚幻刀锋直指李林。

    看着鬼刀和斗篷人,李林顿时倒吸了口冷气,清澈的双目瞬间收缩成孔,原以为拼尽全力可以和这个斗篷人一战,现在他才发现,九层巅峰和九层初期的差距真的不是其他东西可以弥补的。再加上这把恐怖的法器,他几乎没有半点胜利的希望。

    在这么纠缠下去,等斗篷人失去了耐心,那他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收缩的双目也是泛起了狠厉之色,紧握着的双手突然伸展,一道十分精纯的金色灵力瞬时间在他的双手凝聚成形,紧接着便是一道金色的巨剑再次腾空而起……

    “哼。不自量力。我看你能坚持多久。”斗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双手紧握着的鬼刀也是缓缓的举了起来。

    “那你就去死!”

    李林疯狂的吼了一声,原本就不是很长的头发也是瞬间就竖了起来,玄秘无比的金色巨剑如同咆哮的怒龙一般直奔斗篷人的要害刺去。

    面对金色巨剑,斗篷人完全不以为意,斗篷下边的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不屑,只听他冷冷的哼了一声,手中的鬼刀便是毫不留情的劈了下去。

    已是蓄势待发,当霸道无比的刀锋劈斩在金色巨剑上之时,安静的别墅内顿时发出一声爆响,整栋别墅也是随之震颤了起来,屋子里内的东西一时间飞沙走石,场面也是震撼不已。

    不出预料,金色巨剑如同豆腐一般霎时间便是被狂暴的刀气劈斩成点点星芒,刀气以势不可挡的霸气向着李林无情的劈了下去。

    轰……

    一声未落一声又起,坚硬的地板霎时间劈开,一道宽约三四米,深度足足有六七米的沟壑便是被硬生生的劈斩了出来。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斗篷人面露冷笑,似乎已经看到了李林的惨状,可是,当屋子里浓浓的烟雾散去之时,他才发现在他的对面,也就是李林刚刚所在的位置根本就没有李林的影子,他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斗篷人一怔,双目霎时间便是收缩在了一起,四下张望片刻,他便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只见他脚下微动,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距离青山院差不多十几里路的南桥大坝上,天上的星芒异常的闪耀,星光映照在清澈的水面上点点发,大坝北边茂密的树林里,一道身影如同闪电一般飞速的穿梭着,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甚至拉出来一道道黑色的残影。

    没错,他便是刚刚遭受重击的李林,在狂暴刀气劈碎金色巨剑之时他便是逃了出来,即便如此,他依旧是受了不轻的伤,如果能和他在近一些,他的速度再慢一点,一定能够发现他的胸前已经湿透了,那不是汗水,而是顺着嘴巴喷出来的鲜血。

    除了嘴角嘴里喷出来的血液之外,他的身上也有多处创伤,特别是左臂位置的伤口足足有四五厘米长,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即便是受了如此重的伤,他依旧不敢有半点怠慢,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斗篷人已经追了出来,而且很快他就会追上。

    开始时他想逃到蔡文雅那里,可是,他几乎第一时间便是否定了这种愚蠢的想法,他现在去蔡文雅那里结果恐怕会比现在更糟糕,不但他会丢了性命,蔡文雅恐怕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至于其他地方也是同样的道理,索性逃到这里,借着黑夜也许还能逃过这一劫……

    呼呼呼……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脚下的速度也是更快了起来,可是,连续遭到重创,体内的灵力几乎消耗殆尽,他再快也快不到什么地方去。

    差不多又是狂奔了十几里路,他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便是向前扑了出去……

    “妈的。别让老子抓到机会。不然一定让你死的很惨!”

    捂着受伤的胳膊坐了起来,李林也是忍不住爆出了粗口,这还是自从他得到传承以来最为狼狈的一次,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滋味让他更是不爽的很。

    灵力不在,感知力却还在,他刚刚坐下不久,眉毛便是猛地竖了起来,距离他差不多三四千米的地方,沙沙的声音便是传入了他的耳中,脚步声很轻盈,也快到了极致,正向着他所在的位置飞快的赶了过来。

    “这么快……”

    虽然料到斗篷人会追过来,可他却没想到如此之快,当下,他顾不上多想,嗖的一下便是站了起来,先是四下张望,直接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出去。

    他刚离开不到五分钟,沙沙的声音便是越来越响起来,下一刻,斗篷人身影便是出现在了他刚刚所在的位置。

    “啧啧……跑到还挺快……我看你还能跑多远……”斗篷人怪笑一声,随后便是四下张望了片刻,下一刻便是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就这样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便是开始了,李林在前边舍命的狂奔,斗篷人也是不急不慢的跟着,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距离南桥大坝足有七八十里的一个幽深山谷中,李林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这里。

    此时,他面苍白如纸,脚下的步子也是散乱了起来,要不是为了活命,他恐怕早就已经倒了下去。

    在一块大石头上落下,他便是在兜子里拿出来十几个小瓶子,也不管这些药是做什么的统统的倒在手中一把药丸便是丢在了嘴中。

    药丸丢在嘴里,他的身体不由的一颤,狂暴的药力顿时让他苍白的脸色涨红起来,嘴角一甜一口鲜血便是喷射了出来。

    又是踉跄两步,回头看了一眼他便是再次消失,向着深谷的深处冲了过去。

    “啧啧……想到竟然如此顽强……”

    斗篷人如约而至,在李林刚刚站着的位置稍稍停顿了片刻便是向着深谷之中冲了进去,他很清楚李林现在的情况,受了重伤又拼尽全力跑出来七八十里的路,现在早已是强弩之末,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寂静的深谷擦擦的脚步声显得异常的刺耳,斗篷人一步步的向里边走着,斗篷缝隙之中,一双不大的眼睛泛着丝丝戏虐之色。

    “出来吧。你知道你是逃不掉的。还是刚刚那句话,只要你把我要的东西给我,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的死法!”看着距离不到二十米大青石,听着青石后边浓重的喘息声,斗篷人戏虐的说道。

    大青石的后边,李林无比狼狈的坐在那儿,整个人看上去神色都是萎靡的很,听着身后的声音,他的嘴角忍不住泛起了一丝苦笑,手掌努力的在青石上抓了一把,随后便是站了起来,灼灼目光向着斗篷人看去。

    “就算死。你也休想在我手里拿到你想要的东西。”李林沉声说道。

    “得不到又如何?”

    斗篷人啧啧笑道;“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怕死,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你说的没错,没有人不怕死,我自然也不例外。”李林嘴角一翘,脸上便是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可是,现在我还站在这里,那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不是么?”

    哈哈哈……

    听李林这么一说,斗篷人先是一顿,随后便是忍不住仰头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这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鹿死谁手?你确定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和我一战?即便你没受伤也不是我的对手,何况是现在!”斗篷人冷笑道,嘴上这么说着,却丝毫不敢怠慢,将死之人反扑起来也是很难办的,不知放在什么地方的鬼刀便是再次悄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腾腾刀气如火一般燃烧了起来。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