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击杀斗篷人
    看着斗篷人,李林的嘴角便是勾起了一丝弧线,等斗篷人在向前三四步时,放在背后的手指便是突然亮了起来,下一刻手指便是猛地伸了出来,在上空飞速的画出来一道道玄秘至极的法印……

    一道道金色的灵力在天际久而不散,仿佛在勾画着一张大网一般,看上去真的是玄秘万分。

    “八方阵!”

    一声低不可闻的声音自李林的嘴角悄然渗出,原本在天际飞速勾画的手指霎时间便是停了下来,一道金光直奔距离他七八米远的一块拳头大小的小石头爆射了过去。

    当金光射在拳头大小的石头上时,石头顿时就亮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块又一块石头随之亮了起来,仿佛一道道金色的线将其串联起来的一般,石头一共是七七四十九块,每一块石头上都是染上了李林的鲜血。

    嗡……

    伴着一声嗡鸣,一道道闪着神秘符咒的金色墙壁也是亮了起来……

    见到如此情形,斗篷人先是一怔,随后斗篷下的双目顿时收缩,脚下的步子便是加快了许多,因为此时,他正在阵法当中。

    “小子。我杀了你。”

    斗篷人爆喝了一声,手中散着腾腾鬼气的鬼刀直接向着李林劈了下来。结果让他意想不到事儿便是发生了,狂暴的刀气在劈下之时,金色的符咒墙也是瞬时间完成,刀气劈在墙壁上霎时间便是发出一声轰鸣之声。

    啊……

    刀气和符咒墙撞在一起的瞬间,只听斗篷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如同弹射的炮弹一般直接向后弹飞了出去,一口鲜血顺着他的口中猛地喷了出来。

    而金色的符咒墙也不过是稍稍暗淡了那么一点点,紧接着便是再次金光大盛,刀气根本对它没造成任何伤害。

    前一刻李林的心还悬在嗓子眼,看到这个景象他也是一愣,随后他的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喜色,只要一方阵在,斗篷人便是不可能出来,除非他能够找到阵眼破阵。

    这八方阵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阵法,也是他现在能用的最厉害的阵法之一,跑出来这么远他就在等待着这个机会,只要能够将斗篷人困在其中,斗篷人将会任他宰割,因为,身为布阵之人,他就是主宰!

    虽然料到八方阵的能力不一般,可看到斗篷人被震飞出去他还是吓了一跳。

    被符咒墙震飞出去,斗篷人先是吐了两口鲜血,下一刻他便是站了起来,斗篷下的脸也是变得狰狞了起来,斗篷缝隙露出来的眼睛杀气腾腾……

    “小子。你竟敢阴我。若我破了这阵法。必将要了你的命!”站在阵法中央,斗篷人阴沉的说着,手中的鬼刀便是再次竖了起来。

    “杀我?”

    李林耸了耸肩道:“怕是你这辈子都出不了这阵法,能不能杀我是后话,保住你的命才是你现在该想的。”

    言毕,李林便是抬起了手,清澈的目光变得疯狂起来,手指再次滑动,一道道不同的符咒随之升起,差不多过了两三秒钟,手指便是再次向阵法点去。

    “八方阵,绞杀!”

    他暴喝声一落,金色的大阵像是接到了命令一般,自金色的符咒墙上便是爆射出各种各样的金色武器,刀枪剑戟样样都有,目标直指斗篷人。

    金色的刀剑自四十八面墙壁爆射而出,阵法内霎时间便是被各种各样的武器所占据,如同席卷的风暴一般向斗篷人卷杀而去……

    砰……

    噗……

    啪……

    各种各样的响声在阵法之中响起,斗篷人早已无暇破阵,手中的鬼刀不断的劈斩,格挡着呼啸而来的刀剑……

    站在阵法外边,李林的双手放在背后,一张狼狈不堪的脸颊上挂满了笑容,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惬意无比,同时也是暗暗的庆幸了起来。

    “你慢慢破阵,我在外边等你。如果你求我,我不准我可以考虑给你个体面的死法。”笑眯眯的注视着阵法之中狼狈的斗篷人,李林便是无比气人的学起了斗篷人刚刚说的话。

    斗篷人哪里还有时间顾得上和他说话,四十八面符咒墙射出来的兵器如同刀剑雨一般,眨眼之间他的身上已经有多处受伤,特别是斗篷之上已经被划出来一道道口子,他那张脸也是马上就要露了出来。

    “卑鄙。你这个卑鄙小人,若我出去,必定杀你!”斗篷人对着李林怒吼着,手中鬼刀便是凝聚了一道霸气无比的刀气,伴着他的爆喝,刀气便是再次狠狠的劈在符咒墙之上。

    他很清楚,如果不尽快破阵出去,很快他就会被这些兵器重创,甚至会直接被绞杀,一边格挡着这些兵器,偶尔也会挥出霸道无比的一刀。可结果却让他失望无比,因为每一刀劈在符咒墙上也仅仅是让符咒墙暗淡那么一点,不到两秒钟便会再次恢复原样。

    “卑鄙无耻?”

    李林的声音也是冷厉了起来:“难道生抢硬夺就不无耻?今天我不但要杀你,我还要让你死的很惨!”

    “光凭这阵法你就想困住我?休想!”斗篷人怒吼着,一道道刀气爆射而出,一连几十刀劈斩而下竟然还真的让符咒墙黯淡了几分。

    看到这个景象,斗篷人顿时大喜,强忍着被一件件兵器刺伤,任由鲜血飞溅,一刀比一刀重了起来。

    “不好!”

    看着暗淡的符咒墙,李林大惊,连忙捏起了一道道法印,用身体内少的可怜的灵力向八方阵不断的注入灵力……

    原本苍白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随着灵力不断注入,他的脸色便是越来越苍白,甚至变成了铁青色……

    就这样儿差不多足足坚持了十几分钟,阵法之中的斗篷人已经是狼狈不堪,脸上的斗篷被各种兵器割碎,一张有些白皙却无比狰狞的脸也是暴露了出来,特别是他脸上那道深深的疤痕,看上去触目惊心的。

    一顿狂劈之后,他体内的灵力也几乎消失殆尽,挥出去的刀芒也没了先前的威力,而无数把兵器却在他身上飞速的划过,每一过去都会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一道伤口,一道特别醒目的鲜血随之迸射出来。

    斗篷人狼狈不已,李林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他的嘴角也是鲜血不断的滴落着,几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在维持着阵法,直到霸道的刀气变得弱了下来,对符咒墙造不成什么伤害,他才停了下来。

    紧接着他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小子。把你的阵法撤了。我求你绕我一条命。你的东西我不要了,我答应你不在来找你的麻烦!”斗篷人低沉的说道。

    闻言,李林先是一怔,随后便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过了片刻他便是止住了笑容,清澈的双目里泛起了戏虐之色,“我说你是不是白痴?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只要我一动随时可以要了你的命,你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难道你不觉着可笑么?”

    “况且,刚刚你追杀我时,我可没见你如此仁慈,如果换成是你,你觉着你会放过我?”

    斗篷人咬了咬牙,一双不大的眼睛直喷怒火。“我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只要你放我一条生路!”

    “怎么样都不成!”李林当即打断了斗篷人的话。心中杀意爆升。

    但是,下一刻他的神色悄然的一变,不自觉的便是想着空荡荡的手指看去,“除非你告诉我一件事……”

    斗篷人刚刚还很绝望,听李林这么一说,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管什么条件他都肯答应,只要活着出去,到时在杀了这个家伙也不迟!

    “除非什么?”斗篷人急忙问道。

    “除非你告诉我,戒指和那张地图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或者说,牛皮地图里是什么东西。不然,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死!”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斗篷人。

    他知道这枚戒指肯定不是平凡之物,不然强如师父也不会对这枚戒指如此关注,至于地图里的是什么东西才是他更想知道的,因为地图和戒指出自一个地方,地图里的东西肯定也绝非等闲之物!

    斗篷人一怔,随后不大的眼睛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难道你不知道地图里是什么东西?”

    李林沉重的摇了摇头,心里也是期盼了起来。

    “哈哈……想不到你拥有这两样宝贝这么久,竟然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简直可笑至极,可笑至极……”斗篷人大笑着说道。

    “回答我的问题。我的忍耐有限。别让我现在就杀你!”李林冰冷的道,手掌已经动了起来。

    “既然你不知道,那你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我现在能告诉你的,里边的东西是所有修炼者都梦寐以求的,可你却永远都得不到……”斗篷人说着便是再次狂笑了起来。他很清楚,即便他说了,他肯定也会死在这阵中。

    正如李林所说,如果彼此掉换个位置,即便李林解除了戒指上的印记,他依然不会给李林留下活路!

    既然他不知道戒指和地图的秘密,那就让他永远不知道,岂不是也算报复了他一下?

    “找死!”

    李林当即暴怒,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家伙给耍了,只见他手指猛地向着八方阵的阵眼上指去,原本已经暗淡了许多的八方阵霎时间大亮,阵法之内再次掀起了兵器风暴,锋利的刀刃剑刃转眼间便是将斗篷人吞没,一声声惨叫声也是在阵法中传了出来。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