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拿着
    李林摸了摸被咬破的嘴唇,随后便是再次在屋子里打量了起来,过了片刻他便是发现不对劲了。

    “蔡姐……对不起……我……”李林无比尴尬的看着蔡文雅,恨不得找一块石头狠狠的拍在自己的头上。

    “李林。你就是个活生生的王八蛋,老娘几十里路把你救回来。陪了你三天床没合眼,就换来的这个?”蔡文雅娇喝道,抓在手里的棉签啪的一下便是摔在了地上,踩上高跟鞋哒哒哒的快步走了出去。

    李林直接傻了,也是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蔡文雅这么一说,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挺王八蛋的,这是什么?这是典型的恩将仇报啊!

    啪啪……

    李林反手便是给了自己两个嘴巴,顾不上多想便是急匆匆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蔡姐。你等等。听我给你解释……”

    李林一边大喝一边向外边跑,扎在手背上的输液管碍事,他便是直接将输液管扯下来丢在一边,看也不看自己,片刻功夫便是追了出去。

    紧接着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便是发生了,在医院的长廊里,一个木乃伊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医院的停车场里,蔡文雅也真的是气坏了,穿着高跟鞋的脚丫没好气的在车胎上踢了两脚,痛的她一声闷哼,随后便是弯下了腰,捂着脚腕大口大口的吸起了冷气,紧接着密密麻麻的汗珠便是落了下来。

    身体上的疼痛还是其次,最让她痛心的是那个恩将仇报的王八蛋,他竟然在医院里对自己大呼小叫,还要对她做那种事。

    在车子前站了片刻,她便是一瘸一拐的上了车子,伴着马达声响起,红色的保时捷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飞快的狂奔了出去。

    愤怒已经冲昏了她的头脑,根本就不看前边有没有人,即便是有人也只是砰砰的拍两声喇叭,车子根本就没减速的意思,转眼间便是冲出了县城医院,直奔县城东边赶去。

    李林在医院大楼里追出来时也只是只是看到了保时捷的影子,喊了两声之后他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包裹的纱布,他又急忙的跑了回了医院,来到病房三下五除二便是将身上这些纱布全部都扯了下去,换上自己的衣服他就再次向医院外边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给蔡文雅打电话,电话是打通了,可是,那边蔡文雅却没有接电话的意思。

    “唉。这下完了。”

    李林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便是在医院门口叫了一辆的士向蔡文雅的家里边赶了过去,不管那个女人会不会原谅他,但是,道歉还是应该的。

    啪!

    想到自己那种龌龊的行为,李林又是忍不住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打的啪了一声脆响。他倒是无所谓,却把开车的司机大哥着实吓了一跳,一个愣神差点没给前边的花池子撞上。

    这特么一天没赚几个钱,竟然还遇到了个神经病……

    “哥们……”

    “开你的车,给我快点。”李林一瞪眼,怒吼了一声。

    司机大哥吓得一颤,哪儿还敢有半句废话,当下便是急踩油门,车子飞一般便是冲了出去,他现在正考虑要不要报警……

    “让你嘴贱。让你恩将仇报,让你畜生。”

    坐在车子后边,李林对着自己的脸疯狂的招呼了好几下,整个人情绪无比的激动。甚至有些失控……

    “哥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想不开的?”司机大哥冷汗直冒,试试探探的问道。

    李林拍了拍胸口,随后便是嗖的一下把头伸了过去,吓得司机大哥顿时惊叫了一声,“哥们。你干嘛?要钱我这里有,有什么话好说,咱们出来干活不容易,你别杀我行不行?”

    李林一怔,随后便是摆了摆手道:“我不杀你。我问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

    司机大哥愣了一下,连连点头道:“有什么话您尽管问,我知无不答……”

    “你看我像人么?”李林直勾勾的看着司机大哥。

    这下司机大哥真的就是愣住了,不明白眼前这个疯疯癫癫的家伙是什么意思,“哥们。您这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可能不像人……”

    司机大哥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虽然是人,却也是个疯子。

    “错。你错了。我不是人。”李林严肃的摆了摆手。

    司机大哥脸色顿时煞白,后背上的冷汗便是冒了出来,身子不自觉的向一边凑了凑,抓着方向盘的左手便是放在了车门把手上,一旦出点什么问题,他也可以第一时间跳下去。

    “哥们。这玩笑让你开的,你不是人难道还是鬼啊?你要是鬼,那大街上的不都是鬼了?”司机大哥陪笑了两声,便是指了指前边,“哥们。清心亭到了。您该下车了。”

    李林顿了顿随后便是在兜里拿出来两张一百块的大钞给司机大哥递了过去。

    “哥们。您下车吧。就当我白送你一次。”司机大哥连忙道。心里暗暗想着,你特么快点让我走吧,太特么吓人了……

    “我没有白坐车的习惯。”李林双目一竖便是大喝了一声,“拿着。”

    司机大哥一颤,哆嗦着手把钱接了过去,“哥们。用不了这么多……”

    “拿着!”

    李林又是吼了一声,推开车门便是下了车子,刚走出去两步他就神经病一般转过了头,对着司机大哥一字一顿的道:“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您是畜生……”

    司机大哥应了一声,一脚油门踩下逃命一般的离开了清心亭。他真的是吓坏了,承载客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说他是神经病绝对不为过……

    看着一股烟逃走的司机,李林挠了挠头,随后便是快步进了清心亭,一张脸都快拧出水来了,这件事他必须和蔡文雅解释清楚,必须让她原谅……

    可是让他失望的事很快就发生了,七号楼的楼下根本就没见到蔡文雅的那辆保时捷,来到楼上,房门也是紧锁着的,屋子里边更是没什么动静。

    敲了两声房门没听到屋子里传来动静,他便是快步下了楼,电话就再次给蔡文雅打了过去,让他惊喜的是,蔡文雅竟然接通了电话。

    “蔡姐。你在哪儿?你听我解释……”李林连忙道。

    “解释?解释什么?解释你对我做了什么?解释你要强‘奸’我?”蔡文雅哼了哼,电话便是砰的一声给挂断了。

    “……”连连被戳到痛处,李林也是直张嘴巴却一个字都没憋出来。毕竟,人家说的都是事实。

    又是打了几个电话,蔡文雅显然是没有在接通的意思了,李林离开清心亭之后便是在大街上找了起来,刚刚电话轰轰隆隆的低音炮声也是传入了他的耳中,知道蔡文雅肯定是去了某个酒吧……

    一个女人去酒吧买醉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她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猎物,特别是蔡文雅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没有盯上她,李林都不相信。

    当下他便是在路上飞速的找了起来,每经过一家酒吧他就先在门口外边看一看,找一找有没有蔡文雅的那辆红色保时捷……

    唛客纯酒吧位于天山县城东边,地理位置还算优越,到了晚上,这里的生意会变得异常的火爆,来这里的大多数都是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头发染得花红柳绿的小混混并不少见,露着大长腿,穿着低胸装美女更是不少见,因为,酒吧赚不赚钱,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生力军。

    轰鸣的低音炮声在偌大的酒吧内回荡不绝,音乐教父伍佰的《再度重相逢》显得特别经典,酒吧的某个角落里,蔡文雅安静的坐在一张椅子上,桌子上放着一瓶上等的红酒,不到一个小时时间,一瓶红酒已经所剩无几,高脚杯里的红酒也是见了底。

    “服务员。给我一瓶酒。”

    蔡文雅抬头对着吧台的服务生喊了一声,一瓶红酒下肚,她双目已经变得迷离了许多,脑子似乎也没那么清明了。

    吧台的服务生是个年轻人,看上去也就刚刚二十岁左右,他的手里拿着几个杯子,正用着他自认十分娴熟的手法调配着鸡尾酒。

    自蔡文雅进来,他的眼睛几乎就没在蔡文雅身上离开过,一双眼睛更是冒着贪婪之色,来酒吧差不多快一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美女进来喝酒,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是一个人来的,而且气色也不是太好。

    在酒吧里工作的久了,三教九流见识的也就多了,不管是什么的客人进来,他只要看上那么一眼,便是能够猜到这个人心情怎么样,来这里是为了玩还是为了借酒消愁的……

    蔡文雅显然是属于后者!

    “小姐。请稍等。马上就来。”服务生嘴角一抽,便是朗声回了一句。

    “二哥。这妞不错啊?要不让我去试试?”就在这时,一个染着黄毛,穿着一件牛仔服,手指上戴着几个铁指环的家伙凑了过来,抖了抖头发笑眯眯的道:“这妞绝对是极品,你看那胸,你看那两条腿,要是搭在肩膀上……啧啧……”

    “妈的。老子早就看上了,你小子别打她的主意。”服务生瞪了年轻人一眼道。

    “操。给你点脸了,知道这家酒吧谁开的吧?和你称兄道弟是给你面子。别他妈给脸不要脸,把酒给我。”黄毛眉毛一竖,手掌拍在吧台上啪啪直响。

    服务生咬了咬牙,还想说点什么也只好憋了回去,这家酒吧正是这黄毛的哥哥开的,老板不在他便是这里的老大,敢惹他,除非不想在这家酒吧干了。

    不干了可能都是小事,没准去其他地方也不安生,弄不好还要被人追着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心有不甘,他也只能照做了,在酒柜上拿了一瓶上好的红酒给黄毛递了过去。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