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 及时雨
    “疯子。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女人是开保时捷来的,你看她的穿着也是不一般,别妞没泡到惹一身骚。丁哥到时怪罪下来,这事可和我没关系。”服务生说道。

    “操。好好当你的服务生得了,哪有那么多废话。”黄毛骂了一声,拎着红酒便是得意洋洋的向着蔡文雅坐的位置走了过去,来到蔡文雅对面他便是坐了下来。“美女,一个人?出来买醉啊?”

    看着这个黄毛,蔡文雅粉粉的嘴唇便是翘了翘,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更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这年轻人一坐在这里她便是猜到了年轻人的目的。

    “一个人怎么了?”蔡文雅狐媚的一笑。美眸也是转了转。

    “有心事?”年轻人笑着问道,随手便是打开了酒瓶,“我能不能坐在这里陪你喝一杯。”

    “当然可以。”

    蔡文雅端着红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你怎么看出我有心事的?”

    黄毛一笑,翘起二郎腿,自认为十分潇洒的点上一根烟,“来这里的只有两种人……”

    “哪两种?”蔡文雅追问道。

    “一种是真的为了玩,为了放松,但这些人大多数都不会一个人来到这里,更不会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闷酒。”黄毛顿了顿道:“第二种便是真正出来喝闷酒的人,有心事,听着这里的音乐,心情会好很多,如果我猜得不错,小姐应该就属于第二种对不对?”

    蔡文雅点了点头,随后她便是看了黄毛一眼,“那你坐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也是来喝闷酒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见小姐一个人喝闷酒,过来安慰安慰小姐而已。”黄毛很认真的说道。随后他便是飞快的打开红酒瓶塞,十分绅士的把蔡文雅的杯子满上。

    “安慰?”

    蔡文雅狐媚的一笑,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便是落在黄毛的身上,“难道不是为了过来泡我?”

    被蔡文雅看穿了心思,黄毛不但没尴尬,反而笑了起来,敲打敲打烟灰,一双眼睛便是放肆的在蔡文雅的身上打转起来,“那要看小姐愿不愿意被我泡了,如果愿意,我想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光荣的事儿。因为小姐是真的是太漂亮了……”

    “你倒是很直接……”蔡文雅轻轻一笑便是指了指红酒杯道:“想要泡我,陪我喝酒,如果你先倒了,那就不好意思了。”

    “当真?”

    黄毛眼前一亮,本以为还要拐弯抹角废上一番功夫,可是,他没想到眼前这个漂亮的让人窒息的女人竟然如此的开放。

    喝酒?

    别说这一瓶红酒,就是在拿来十瓶,他也不会喝倒,现在他已经在想着把眼前这个女人抱上床的景象了,一定会非常的美妙……

    “当然。前提是你把我喝倒了。”

    蔡文雅举起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看也不看这黄毛一眼,她的眸子始终落在舞池中,看着那些甩着头的年轻人,有点向往,又有点期待,曾经何时她也想着放下一切,任他天塌地陷,任他江海倒流,人他流言蜚语,只要放纵一下便是好的。

    “美女。我看你不是一般人,能和我说说,为什么来这里喝酒么?”黄毛微笑着问道。他也是个猎艳高手,泡妞这种事要讲究循序渐进,不能一味地给美女灌酒,到时引起美女的不满,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付之东流了。

    想要泡到一个女人,首先你要抓到她的弱点,先攻心,再攻击她的身体。

    “你不是说我有心事?”蔡文雅回过头瞧了黄毛一眼。

    “心事也分好多种,你是属于哪一种?”黄毛吸了口烟,吐了个漂亮的烟圈,“要是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失恋了对不对?”

    “失恋?”

    蔡文雅当即摇了摇头,从来都没恋爱过,何谈失恋一说?

    “那是因为什么?我觉着你现在说出来,心情应该能好一些,说不准我还能开解开解你也说不定,不是么?”

    “你不觉着你问的太多了么?”蔡文雅黛眉稍稍皱起,有点不悦,不知怎么的,一想着李林那个畜生在医院里指着她的鼻子喊姓蔡的这三个字,她就气愤的很。恨不得再给他几个大嘴巴子。

    黄毛一顿,随后便是耸了耸肩,歉意的道:“触到你的伤心事,不好意思,喝酒吧,喝酒能让烦恼更少一些。”

    咔……

    两只高脚杯撞在一起,一杯红酒便是下了肚子。

    不知道喝了多久,直到桌子上出现四五个红酒瓶时,蔡文雅的脸色越是越来越涨红了起来,一双美丽的眸子迷离却有风情万种。

    趁着这个功夫,黄毛便是急忙催了起来,只要再有两杯红酒下肚,蔡文雅要是不趴在桌子上就怪了。

    “美女,来喝酒,这是第四瓶。你的酒量真的了得。”黄毛笑眯眯的说道,身子不自觉的提高了一些,一双眼睛便是不自觉的向着蔡文雅的领口看了过去,结果,蔡文雅挡的特别严实,他废了半天力气也什么都没看到。

    蔡文雅一只手肘拄在桌子上,纤细的手掌托着头,另一只手端着高脚杯,晃动着里边如血一般的红酒,她轻轻的抿了一小口便是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不喝了。我喝多了。”蔡文雅说着便是把放在一边的爱马仕限量版的皮包拿到了手里,皮包打开她在里边抽出来一沓钱,数也不数哗的一下便是丢在了黄毛的头上。“这是你陪我喝酒的小费,你这种货色,老娘看不上……”

    看蔡文雅拿包,黄毛还激动着,本打算找蔡文雅要车子的药匙,带她直接去宾馆的,可是,他没想到蔡文雅竟然抽出来一沓钱,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蔡文雅竟然直接把钱摔在了他的脸上。

    他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忽的一下便是站了起来直接挡在了蔡文雅的身前,“美女,这样就想走了?是不是该留下点什么?难道让我白陪你喝酒?”

    “还有,你甩我一脸钱是什么意思?你不觉着应该给我个解释么?”

    被这黄毛挡在身前,蔡文雅没有半点惧怕的样子,在她眼里这黄毛和跳梁小丑根本没什么区别,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在她的心里自然也是很难起到什么波澜。

    “解释?”

    蔡文雅轻轻一笑,一双美丽的眸子便是竖了起来,“你想要什么解释?”

    “刚刚你可是答应我的,难道你忘了?”黄毛皱了皱眉道。

    “答应你?”

    蔡文雅伸出修长的手随手便是将桌子上的红酒杯拿了起来,半杯红酒哗的一下便是泼在了黄毛的脸上,“我说了,你这种货色我看不上,这个理由够不够?”说罢,蔡文雅便是踉踉跄跄的向外边走去。

    被蔡文雅泼了一脸红酒,黄毛顿时大怒,随手便是向着蔡文雅拉了过去,刚好扯到蔡文雅手里的爱马仕包包上,蔡文雅顿时被他拉的一个踉跄,一下子便是坐在了地上。

    “臭婊子。你以为你他妈是谁?你看不上老子?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出来卖的还要挂上个牌坊,操,给脸不要脸。”黄毛怒喝了一声,随手便是将蔡文雅放在桌子上的高脚杯拿了起来,直接向着蔡文雅的脸砸了过去。

    旁边众人听到这里传来了打架的声音,当看到黄毛手中的高脚杯打向蔡文雅时,众人也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这一酒杯下去,眼前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女人肯定是要被毁容的。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被毁了容,比杀了她肯定更难过……

    看着打过来的高脚杯,蔡文雅美眸顿时收缩,下意识的抬手用胳膊去挡,可是,高脚杯却没打在她的身上,而是在半空中被一只修长的手飞速的抓了下来,这时,一道熟悉的人影也站在了她的身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急匆匆从清心亭跑出来,不知道找了多少家酒吧终于找到这里的李林。

    此时他一张脸阴沉万分,抓着高脚杯的手更是咯吱咯吱的响着,一双清澈的眼睛不在清澈,仿似来自九幽的魔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李林突然出现不但让蔡文雅一怔,黄毛也是一怔,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仔细的打量起李林来,因为他根本就没看到眼前这个身材单薄的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更是想不明白他如何接住的杯子。

    “小子。你他妈谁啊?敢来管老子的闲事!”黄毛对着李林咆哮道,随着他的喝声响起,呼呼啦啦的一片人便是围了上来。

    不用看也知道这些人和黄毛是一起的,或者说是跟黄毛混的狗腿子。

    “疯子。怎么回事?”

    “丁哥。怎么回事?这小子是不是骂你了?”一个身材壮硕的年轻人站在了前边,气势汹汹的瞪着李林,他的长相有些奇葩,确切的说是他的打扮有些奇葩,差不多两百斤的身材,一头卷发,下巴颏子上还留着络腮胡子。

    不过他在哪儿一站,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特别是那双眼睛凶神恶煞的。

    李林的目光一直锁定着黄毛,一双眼睛也是眯成了缝隙,“你打谁都可以,但是,打她不行。”

    哈哈哈哈……

    几个年轻人顿时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般,不由的也就是打量起李林来,见他身材单薄也就没当回事。

    “疯子。你刚刚听他说什么了吗?打她不行,这是英雄救美啊?就这逼样的还能英雄救美?真是他娘的笑死人了。”络腮胡子嘿嘿怪笑了一声,他嗖的一拳便是向着李林的脸硬生生的砸了过来,力道极大,气势十足,沙包大的拳头甚至还有点破风之声。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