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李队会特异功能
    丁鸿钧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不等蔡振勇在说话,他便是嗖的一声向着李林冲了过去,手中的酒瓶子也是扬了起来,直奔李林的头砸了下去。

    丁鸿钧突然动手让众人都是一怔,也是没反应过来,可是,李林却看在眼里,丁鸿钧刚刚一动他便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只见他嘴角微微翘起,满是鲜血的手掌瞬间便是握了起来。

    “找死!”

    心头冷哼一声,李林便是迎面而上,当酒瓶距离他不到三尺之时,他的身体稍稍一侧便是躲过了一击,手腕一抖便是顺势擒住了丁鸿钧的手腕,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将酒瓶子夺在了手中,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坚硬无比的红酒瓶子咔嚓一声便是狠狠的插在了丁鸿钧的脸上,酒瓶应声破碎,锋利的玻璃碎片直接戳破了丁鸿钧的脸……

    一时间丁鸿钧的脸鲜血迸射而出,没等他惨叫出声,半截子酒瓶子便是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砰!

    又是一声脆响,丁鸿钧应声跪在了地上,捂着头和脸嗷嗷的惨叫了起来。

    这下旁边众人真的就傻了,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林,这哥们简直也太变态了,警察在这里他竟然还敢如此动手,下手还这么狠……

    他是疯了么?

    还是他脑子有问题?

    他和身边站着的这个女人又是什么关系……

    一大堆问号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脑海中,没等他们惊呼出声,砰砰的两声枪响在整个酒吧里响彻了起来。

    子弹打在房顶的炫彩灯上,又是传来了一阵破碎的声音。

    “都给我抓起来。”蔡振勇面色无比的阴沉,一双眼睛冰冷无比,他怒视着李林,对着旁边的警察道:“给他戴上手铐,涉案的人马上带回去。”

    看着蔡振勇,李林的嘴角微微的翘了翘,知道蔡振勇这是在逢场作戏,毕竟,这里的人不是傻子,表面做的太露了,到时也不好交代。

    “蔡局……这这……这不是李……”年轻警察刚抽出手铐来到李林身前便是认出了他。

    “没听到我的命令么?戴上手铐。”蔡振勇咆哮了一声,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年轻警察顿了顿,拿着手铐也是为难了片刻,李林是什么人他太清楚不过了,可以说从去年开始,他就是警局里的功勋人物,上到局长,下到小小的警员,每个人都要念及他的好,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蔡副局长……

    “来吧。”

    看着这个年轻警察,李林嘴角微微一翘,也不打算让他为难,索性便是伸出了双手。“戴的松一点,我怕疼……”

    “李队……得罪了……”年轻警察低着头说道。紧接着他便是飞速的给李林戴上了手铐。

    “收队!”

    另一个年轻警察爆喝了一声,对着酒吧内的一众客人喝道:“大家都散了。一会到门口登记你们的名字,如有需要,我们会随时传唤你们。”

    闻言,众人如蒙大赦,警察刚让出来一条路,这些人便是逃命一般冲了出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恐惧之色,因为,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恐怖了,有几个人在李林身边经过时还是忍不住躲得远远的,甚至都不敢抬头看眼前这个家伙一眼,警察在这里又如何?对他来说好像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随着蔡振勇又是喊了一声收队,李林便是被压到了最前边的车子上,身为当事人之一,蔡文雅也是被带上了警车,只不过,她坐的车子和李林不是一辆而已。

    看着李林被带上车,蔡文雅的黛眉紧紧的锁在一起,修长的手指也是紧紧抓在一起,知道这次李林是遇到了大麻烦,而且还是为了她遇到了大麻烦……

    她刚要打电话出去,手机便是被一个年轻的警察夺了过去。

    “我给家里打电话!”蔡文雅脸蛋冰冷,娇声斥道。

    “打电话去局里打,这是规定。蔡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年轻警察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随后便是小声道:“蔡小姐。你别担心,蔡局长刚刚也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他肯定会想办法保护李队的。”

    蔡文雅一怔,不解的看向了年轻警察。

    年轻警察对着司机点了点头,等车子启动,他便是回过头看向蔡文雅道:“蔡小姐。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你是李队的朋友,我们也是李队的朋友,只要不是特别难办,相信李队不会有事的!”

    蔡文雅默默点了点头,随后她便是眼前一亮,急声问道:“是那几个人先动的手,李林又是警察,这算不算袭警?”

    年轻警察先是点头,随后又是摇了摇头道:“是不是袭警还不敢确定,我们回去会看当时的录像,还有就是录下目击人的口供……我想以李队的聪明才智,他一定不会贸然做这种傻事,只要公安局这边断定李队是被动的一方,就没什么事,一会儿录完口供就能走了。”

    最前边的车子里,蔡振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他面色依旧阴沉的很,等车子启动了,他侧过脸愤愤的瞪着李林,恨不得给眼前这个家伙两拳。

    这家伙办案能力了得,惹事儿能力也是了得。

    “很生气?”李林笑眯眯的道;“是不是想打我两拳?”

    “我特么恨不得一拳打死你个混蛋。”蔡振勇愤愤的拍了拍车子扶手箱,“你是个警察,难道你不知道这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了么?够你把牢底坐穿的了?”

    “我只是个挂名的警察而已,懂的东西不多。”李林耸了耸肩完全不以为意道。

    “放屁。李林你这个混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给我嘴贫。”蔡振勇又是在扶手箱上狠狠的拍了两下,对着旁边的两个年轻警察道:“给我揍他,揍他,往死里揍!”

    把李林夹在中间的两名警察一怔,拳头刚攥起来,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连忙道:“蔡局。这是李队,不是别人。”

    “听到了没?我是李队,不是别人!”李林咧咧嘴巴道。

    蔡振勇眼睛一竖,过了片刻他便是叹了口气,“把手铐给他打开。真是特么倒霉,怎么就总是你这个混蛋惹事,这下你让我怎么办?把你送进去蹲监狱?还是把你放了。”

    “你是局长,你说了算。”

    活动活动僵硬无比的手腕,李林便是伸出了手对着蔡振勇勾了勾,“给我一根烟。”

    蔡振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在兜里摸出来一根烟给他扔了过去。“这下你说该怎么办?刚刚是不是你先动的手?”

    李林摇头道;“我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先动手,这是正当防卫。”

    听李林这么一说,蔡振勇顿时松了口气,又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就算不是你先动的手,下手也没必要这么狠吧?眼球都刺破了,你怎么没直接要了他的命……”

    李林眯了眯眼睛,冷笑道:“我觉着这算是轻的,这种人难道不该给他一个教训?”说罢,他便是靠在椅子上吞云吐雾起来。

    看着他这模样儿,蔡振勇也是真的有点无奈了,自己也只好点上一根烟慢吞吞的抽了起来。

    县城公安局,威严无比的大楼,晚风摔打着旗杆上的红旗猎猎作响,几辆匆匆离开的警车又匆匆的赶了回来。

    车门打开,李林便是被压下了车子,看着威严无比的公安局大楼,李林苦笑不已,曾经何时他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蹬公安局的大楼,可是,事与愿违,每次又是身不由己。

    “走!”

    两名年轻警察作势喝了一声,抓着李林的胳膊向公安局大楼里走了进去,经过搜身,李林便是被押进了那个熟悉的小屋子,看着熟悉的办公桌,李林又是忍不住苦笑。

    “李队。你先在屋子里坐一会。我们马上过来。”年轻警察贴在李林耳边小声说道。

    “你们去吧。”

    李林摆了摆手,随后便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靠在椅子背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上挂上了点点微笑。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外边却是热闹成了一片,丁鸿钧和疯子都是受了伤,疯子双目被刺瞎直接送进了医院,丁鸿钧伤情要好的很多,只是脸上多了几个口子而已,包扎了一番之后便是被带进了公安局。

    身为当事人之一,蔡文雅也是被带进了审讯室。

    二楼的放映室里,蔡振勇和几名年轻警察坐在椅子上,随着年轻警察将录像打开,几人便是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因为这个录像是最直接的证据,谁对谁错几乎可以一目了然。

    当看到疯子用被子打蔡文雅时,几名年轻警察就都是皱起了眉头,紧接着便是李林突然出现的景象,这下几人就都不淡定了,就连蔡振勇的脸上也堆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疯子用杯子打蔡文雅时,前后左右根本就没有李林的影子,可是,短短不到一秒钟甚至还不到一秒钟他便是突然出现在了现场,还准确的抓住了杯子……

    “天啊。李队到底是怎么出现的?这也太变态了一点吧?”一名警察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也太快了吧?李队到底是不是人?他是怎么出现的?”

    “李队莫不是会什么特异功能吧?这这这……”

    听着几人嚷嚷起来,蔡振勇也是直皱眉,手指不自觉的敲打着办公桌,他一直觉着李林不是个寻常人,直到现在亲眼所见才印证了这个想法。

    “返回去。”蔡振勇沉声道。

    “好。”

    负责放映的年轻警察也不怠慢,赶紧将视频退了回去,几人又是看起了李林突然出现的过程,结果和先前一样,根本就没见到李林是如何出现的。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