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谁还没个靠山?
    “蔡局。看来李队真不是寻常人……难道他就是……”年轻警察捏了把汗,他还没等说完,蔡振勇便是冰冷的扫了他一眼,沉声喝道:“难道是什么?这件事就烂在你们的肚子里,谁要是敢说出去,别挂我不客气!”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就都是点了点头。

    “听到我的话了没有?”蔡振勇双目收缩成孔,灼灼目光看着几人。

    “蔡局。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看见。”几人同时道。

    蔡振勇深吸了口气,随后便是对着负责放映的警察道:“继续吧……”

    除了之前震撼的一幕之外,后边便是李林打人的景象,视频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蔡振勇和几名警察也是在不断皱眉,直到视频结束,蔡振勇才如释重负的吸了口气。

    因为他最担心的事儿并没有发生,虽然李林下手及其凶残,但是,从头至尾也都是被动的,那个胖子先动的手,随后便是疯子向他打来的景象……

    又是连续看了几遍视频,确定没什么疏漏之后,蔡振勇才摆了摆手示意关掉视频,“把最开始那块视频切掉,长河,你是软件专家,现在马上去唛客纯,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告诉你吧?”

    刘长河会意,“蔡局。我这就去。”

    “别被人看到。小心一点。”蔡振勇叹了口气,随后便是点上一根烟抽了两口,“他妈的,又是女人,又是女人,总是因为女人出事儿……”

    “蔡局。李队应该是没事的,从头到尾他都是被动的,而且,他还是个警察,就算他直接打死人也没什么事。”一名年轻警察严肃的道:“倒是丁鸿钧和那个小混混,他们两个都有袭警的嫌疑,我觉着应该严惩他们才是。”

    蔡振勇又是抽了两口烟,随后便是叹了口气道:“这我倒是知道,可是,丁鸿钧的身份不一般,他的叔叔正是咱们市局的副局长,知道这事儿肯定会怪罪下来,倒是怕是会麻烦啊。”

    “市局的副局长怎么了?咱们这是按法律说事儿,他还能把李队抓起来毙了不成?”年轻警察愤愤的道:“老子最他妈的烦这种事,动不动就用这个压人,也就是李队,要是换成我,刚刚我就一酒瓶子插死那个小流氓!”

    蔡振勇暗暗的摇了摇头,拿起桌子上的帽子便是向外边走去。

    没让李林久等,十几分钟之后,两名警察便是进了审讯室,按照正常办案的程序开始审问起来。

    “姓名?”

    “李林。”

    “性别?”

    “男!”

    “家庭住址?”

    “天山县城平安乡平安村……”

    李林干脆利落的回答着,同时将打在一起的过程也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差不多过了十几分钟,口供便是录完了,两名警察也就走了出去。

    门刚一打开,外边便是传来了嚷嚷的声音。

    “他妈的。我要见你们局长,今天不给我丁鸿钧一个说法,这事儿就没完。”丁鸿钧站在走廊里大声的咆哮着,指着两名年轻警察也是破口大骂。

    “丁鸿钧。你给我安静一点,这里是公安局,不是你的唛客纯酒吧。”蔡振勇大步走了过来,怒视着丁鸿钧道。

    “不是酒吧又怎么样?蔡振勇,别以为你是个局长老子就怕了你,你给我说,今天这事儿怎么处理?我兄弟的眼睛被刺瞎了,你们警察要是办不了,这事儿我自己来办!”丁鸿钧完全不把蔡振勇放在眼里,指着蔡振勇的鼻子喝道。

    “交给你来处理?”

    蔡振勇冷哼了一声,将一个小小的证件拿了出来直接给丁鸿钧甩了过去,“丁鸿钧。你还要自己处理,你们兄弟涉嫌袭警,这件事我们还没找你的麻烦,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了,看看这是什么!”

    接到证件,丁鸿钧先是愤愤的瞪了蔡振勇一眼,随后便是将证件打开,当看到李林的照片和上边用钢印打出来的一个个小字时,他便是愣住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不可能?”蔡振勇哼了一声道:“丁鸿钧你是商人,也是聪明人,难道这个东西你还看不清楚?难道这个东西也是假的?是我们伪造出来的?”

    “你知道这个证件意味着什么吗?只要这件事往上边一报,你们兄弟就是袭警,知道袭警是什么罪过吗?够你们兄弟坐半辈子牢狱的知不知道?”

    丁鸿钧拿着证件愣了片刻,随后他便是将证件丢在了一边,冷笑道:“蔡局长,你也别给我戴高帽,袭警不袭警谁又能说的清?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公安局是串通一气。要是你们管不了,给不了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咱们就去市局见。”

    蔡振勇皱了皱眉,他把李林的证件拿出来也是为了让丁鸿钧知难而退,可是,他没想到丁鸿钧竟然不吃这一套,而且还提到了市局,市局的副局长丁舒是什么货色他很清楚,真要是把案子移交到市公安局,那这件事就麻烦了,丁舒要是不扭曲事实他都不相信。

    就在他和丁鸿钧将吃不下时,他的电话便是响了起来,看到来电号码他便是皱了皱眉,说曹操曹操便到,这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正是丁舒打来的。

    “丁局。这么晚了。您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蔡振勇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虽然同是副局长,可和人家市局的副局长比起来,他真的是不值一提……

    “哼。你还知道这么晚了,蔡振勇你别给我装糊涂,我给你打电话,难道你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儿?”丁舒冷哼了一声道:“丁鸿钧和丁鸿海被打,情况我已经了解过了,这案子你就别插手了,现在由市公安局全权代理,你现在马上把人压到市里来,听明白了吗?”

    “丁局。你听我说。李林他是个警察,丁鸿钧和丁鸿海是袭警……”蔡振勇皱了皱眉,声音也是沉了下来。

    他和丁舒打过交道,丁舒的人品他比谁都清楚,要不是碍于丁舒是市局的副局长,现在他早就忍不住大骂出口了。

    丁舒根本就不打算给蔡振勇解释的机会,当下他便是冷哼了一声道:“是不是袭警要调查清楚了再说,按我说的做,马上把人给我压到市局来,我要亲自审问。”丁舒说完,根本就不给蔡振勇说话的机会,随手便是砰的一声将电话给挂断了。

    “他妈的……”

    蔡振勇愤愤的骂了一声,冰冷的看了丁鸿钧一眼,他大步向着审讯室走了过去。

    “哼。敢动我们丁家的人。就算是个警察又如何?”丁鸿钧冷哼一声,对着蔡振勇的背影满是不屑的吐了口口水。

    黑漆漆的审讯室里。

    听着蔡振勇的话,李林的脸色也是渐渐的阴沉了下来,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原以为录完口供便是能出去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冒出个丁舒,还是个市局的副局长……

    “一会儿到市局他们肯定会不择手段逼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屈打成招,到时谁也救不了你,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带出来。”蔡振勇沉重的说道。

    “屈打成招?”

    李林嘴角一翘,随后便是冷笑出声,他有一颗宽人之心,却不想丁鸿钧咄咄逼人,既然这样儿,他自然也就不用太客气了。

    “蔡叔。丁鸿钧和那个黄毛算不算袭警?”

    “当然算。如果是我们定案,你要是追究的话,他们两个一个也跑不掉,还有那个胖子也一样。”蔡振勇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便是叹了口气道;“如果到了市局,以丁舒的作风恐怕会扭曲事实,咱们县城公安局就算是想保你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谁说我要去市局?难道他丁鸿钧有认识的人?我李林就没有么?”李林眯了眯眼睛道:“蔡叔,把你的电话给我用用,我打个电话。”

    蔡振勇也不怠慢,马上就把电话拿了出来给他递了过去,原本紧绷着的脸也是舒展开了一些,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竟然把李林认识很多大人物的事儿给忘到了一边。不说其他,就是江山和秦正义绝对有这个能力把他保下来。只要两人任何一人出面,想来丁舒也是不敢造次。

    正如他所想,李林接过电话飞速的按下了几个号码,电话就给秦正义打了过去。

    “老蔡。这么晚了。怎么还突然给我电话了?”电话刚一接通,那边便是传来了秦正义的声音,说着时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秦叔。是我。李林。”李林说道。

    听到李林的声音,秦正义躺在床上忽的一下便是坐了起来,没想到这么晚了李林会突然打电话过来,而且还是用蔡振勇的电话,当下他便是皱了皱眉道:“林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儿呢?”

    “县公安局。”李林回答道。

    当下他便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秦正义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什么?这些混蛋竟然想把你带到市局,你先别着急,我现在马上给丁舒那个混蛋打电话。我看他还反了天了。”秦正义勃然大怒。“林子。你把手机给老蔡……”

    “秦市长。是我。蔡振勇。”蔡振勇很客气的说道。

    “老蔡。咱们就不打官腔了,李林对咱们都有恩,也没少帮了你老蔡的忙,这样儿你们现在不要走,等我这边的消息,还有姓丁那兄弟两个一定要给我从严处理,除了这件事,还有其他的也要给我揪出来,我在县城那会丁鸿钧的手脚就不干净,没少做了违法的买卖,这次的账和他们一并都清了!”

    “真他妈没王法了,袭了警还要走地下秩序,我看看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行。我这边不会有事。我等你电话。”蔡振勇说着便是挂了电话,有秦正义出头,他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