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对得起这个徽章么?
    “唉。这事儿我怎么给忘了,你小子还认识这么多大人物,妈的,刚刚丁鸿钧那混蛋好个嚣张,还对这老子吐口水,这次老子就让他把牢底坐穿了。”蔡振勇愤愤的骂道。

    “这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李林耸了耸肩便是抽出来一根烟,两人各自点上一根烟便是慢吞吞的抽了起来。脸上都是挂着笑意。

    市区公安局顶层的办公室里,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胖子正靠在舒适的椅子上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他的脸上挂着几分冷色,一双不大的眼睛满是阴霾,这人就是市局的二把手丁舒。也是丁鸿钧和丁鸿海的亲叔叔。

    丁鸿钧和丁鸿海父母死得早,早年丁鸿钧还没钱时,基本都是他拉扯大的,丁鸿钧能有今天也是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身为市局的副局长,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当得知丁鸿钧和丁鸿海出事,他勃然大怒,当即便是将电话给蔡振勇打了过去,无论如何也要给兄弟二人报仇。

    丁舒看了一会书,抬头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已经过去二十来分钟,当下他便是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座机,就要给蔡振勇打过去时,他的手机便是响了起来。看到来电号码他先是一怔,随后眼镜下边的一双不大的小眼睛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

    和他向来没什么瓜葛的秦正义突然打来了电话让他意外的很,心里却隐隐的猜到了一些,虽然和秦正义没瓜葛,却也知道秦正义的来历。

    “秦市长。这么晚了,您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丁舒微笑着问道。拳头却是攥的紧紧的,要是秦正义真的是为了这件事来的,那就麻烦了。

    “丁局长。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没打扰你休息吧?”秦正义微笑着说道。

    “我的市长大人,您真是太客气了,您给我打电话我欢迎还来不及,这不还在单位有个案子等着处理呢。”丁舒笑呵呵的说道。

    “早闻丁局长是个工作狂,看来还真的是,改日正义一定亲自去拜访丁局长……”秦正义笑了笑,随后话锋一转道:“丁局长可是在等天山县城的案子?”

    丁舒刚要笑着寒暄,秦正义突然改变了话锋,他的脸色便是阴沉了下来,虽然料到秦正义可能是为了这件事而来,可秦正义问了起来,他便是清楚这件事肯定是难办了。

    不过,他也不准备就此妥协,先不说给不给丁鸿钧和丁鸿海报仇,就说这面子也不能没了。

    当下他便是笑了笑道:“看来秦市长也是为了此事而来?”

    “没错。”

    秦正义笑着道:“丁局。很不巧啊,打伤丁鸿海丁鸿钧的是我的侄子,我那侄儿还是个警察,刚刚我给蔡振勇副局长打过电话,也询问了一下大致情况,听说是丁鸿海和丁鸿钧先动的手。”

    “您是局长,应该很懂法律,打一个警察算不算是袭警?”

    丁舒顿了顿说道:“构不构成袭警现在还不能定案,我也给蔡振勇副局长打过电话,秦市长,不如等我们这边彻底调查清楚了,您在打电话过来如何?”

    “既然您亲自打电话过来,那个小伙子还是你市长大人的侄子,我们一定会秉公办案。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怎么样?”

    秦正义冷笑,暗骂一声丁鸿这个老狐狸,这明显是在搪塞他,拖延时间,把李林带到市里定了案,到时别说他过来,就算比他更大的官来了都没用。

    而且这老狐狸还不会留下任何把柄,甚至敢当场就毙掉李林,到时随便找个借口便是。

    当下他便是冷哼了一声,既然客气着说没用,那就只好撕破脸皮,屈屈一个市局的副局长他还真的没放在眼里。

    “丁局。如果我说不呢?你打算怎么样?”秦正义冷哼道:“我在什么地方来的你应该很清楚,丁鸿钧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想来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难道你能保证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丁舒脸色顿时难看,手掌也是啪的一声便是拍在了桌子上,冰冷的道:“秦正义。你这是什么意思?在威胁我吗?别以为你是市长我丁舒就怕了你……”

    “如果你觉着我这是威胁,那就是威胁。”秦正义冷笑道:“我想你应该是个聪明人,聪明的人就不会做傻事,不是吗?”

    “你……”丁舒握了握拳头,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他也是没想到竟然如此执着,而且为了一个小子还直接和他撕破了脸皮……

    “我的话还没说完,丁鸿钧和丁鸿海殴打警察已经构成了犯罪,而且,李林是正当防卫,想要证明这点并不难,有现场的监控录像,还有很多目击证人。”秦正义冷笑道:“你丁舒要把案子转移到市局办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如果你不想因为这两人让自己万劫不复,我给你个由衷的建议,最好不要插手,不然咱们就到法庭上去说。”说罢,秦正义根本就不给丁舒说话的机会,砰的一声便是把电话给挂断了。

    砰!

    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丁舒便是站了起来,“秦正义,今天这个梁子老子记下了,来日定让你加倍奉还。”

    在办公室内咆哮了几声,丁舒便是急匆匆的把座机电话拿了起来,直接把电话给丁鸿钧打了过去。

    “二叔。这帮混蛋还没出发,你快打电话催一催,还有蔡振勇这个混蛋,他和那个行李的混蛋显然是串通一气……”丁鸿钧站在走廊窗子口,低沉的说道。

    “鸿钧。你听我说,这件事麻烦了,那个行李的小子不是一般人,他和秦正义有关系,刚刚秦正义给我打了电话,这件事我插不上手,现在也是自身难保,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不该说的一定不能说知不知道?”丁舒急匆匆的说道。

    听丁舒这么一说,丁鸿钧霎时间脸色惨白,身子也是踉跄了两下,要不是抓着窗子把手他已经栽倒在地上了,过了片刻后,他才深吸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你放心。只要有二叔在,肯定不会出问题。行了先这样吧。记住我和你说的话。”丁舒叮嘱了两句,将电话挂断。

    看着已经挂断了的电话,丁鸿钧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是如此结果,一向无往不利的二叔竟然也退缩了下来,更让他想不到的是,那个身材单薄的家伙竟然和秦正义有关系……

    “丁总,在打完电话了?”

    丁鸿钧呆在原地时,蔡振勇带着两个警察走了过来。

    “蔡局。这件事我们认了,是小海不对,不应该和李队长动手……”丁鸿钧连忙道。“这件事我就当全然没发生,我保证以后也不会找李队长的麻烦行不行?”

    蔡振勇耸了耸肩,鄙夷的看着丁鸿钧道:“要是你二叔说的话还管用,你还会这么说?丁鸿钧,我刚给过你机会,可你自己把握不住能怪得了谁?”

    说罢,蔡振勇便是回头看了眼两个年轻警察道:“给我铐起来。”

    两名年轻警官手脚也是麻利的很,没等丁鸿钧反应过来手铐便是戴在了他的手上,其中一人鄙夷的看着丁鸿钧道:“丁总,你知不知道我们李队是什么人?说出来能吓死你。还有,有件喜事我觉着我应该通知你一下,刚刚我们的同事不小心在你的酒吧里搜出来不少粉,差不多有两三公斤,您好大的手笔嘛。一下就是两三公斤,您这是给人吸的,还是喂猪啊?”

    噗通……

    丁鸿钧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屁股便是坐在了地上,两三公斤的粉被翻了出来,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拘捕令。刚刚忘了给你看。”蔡振勇拿着拘捕令在丁鸿钧的眼前晃了晃。“给我带走。”

    “蔡局。别别别。我有钱我有钱,只要你肯放过我,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丁鸿钧激动的说道。

    “我呸。你以为老子是你二叔呢?”蔡振勇指了指胸前的徽章道:“有机会你问问你二叔,他对得起这个么?”

    丁鸿钧顿时瘫软了下来,在警局的长廊里呜呜的哭着,嚎叫着,被两名年轻警察再次拖进了审讯室,刚一进去他的惨叫声便是传了出来。

    丁鸿钧被抓,李林自然也就被放了出来,看着嚷嚷成一片的长廊,他忍不住一笑,活动活动发僵的脖子和手腕便是向外边走去。

    “小子。这就走了?”蔡振勇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不然还在这里过年?”

    李林耸了耸肩像是看白痴一样瞪了蔡振勇一眼,“蔡叔。又给你添了麻烦……”

    “少给我扯没用的,下次我在办案是遇到的不是你就成了。”蔡振勇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随后便是向着站在门口的那道倩影看了过去。“你小子就是滥情,最近和小寒联系过没有?这丫头一走就没了信,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李林摇了摇头。

    最近一次和景寒联系,还是她到了红峡谷那天晚上,之后也就联系不上了,她的qq头像也一直是灰色的,一个大活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那你晚上回去悠着点,这姑娘脚上有伤……”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林说了一句便是大步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看着站在门口等待着的蔡文雅,“蔡姐。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蔡文雅指了指公安局大楼道:“在这里解释,你觉着方便吗?”

    “好像也是……”

    李林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低头看了眼蔡文雅已经红肿的很厉害的脚腕,他便是上前一步在蔡文雅惊讶的目光中直接把她抱了起来。“走。我们回去。”

    蔡文雅先是一怔,做样子的挣扎了两下,见李林没有放开她的想法,索性就任由他抱着,手臂也是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她一直看着李林,脸蛋上挂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看的李林一阵发毛,只好抬着头不看她,来到公安局外边开上她那辆红色的保时捷直接向清心亭赶了回去。

    一路上蔡文雅也没说什么话,脚腕上带来的痛楚让她偶尔皱一皱细长的眉毛……

    啪!

    清脆的响声响起,屋子内的灯也随之亮了起来,把蔡文雅放在沙发上坐下,李林便是单膝跪在了她身前,小心翼翼的把她穿在脚上的亮银色镶钻高跟鞋脱了下来。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