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你很重要
    “嘶……”脚腕上传来的剧痛让蔡文雅忍不住皱了皱黛眉,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我在轻一点……”李林连忙道。抓着蔡文雅的脚腕也是轻了许多。

    “没关系……”蔡文雅轻轻的一笑,忍不住打量起单膝跪在她身前的小男人,他有时候很粗暴,粗暴的不像个人,有时候却又很温柔,特别是被他抓着脚腕这的感觉,蔡文雅觉得很特别……

    将高跟鞋脱下来,李林便是抓住了蔡文雅的脚弓,稍稍的让脚弓挺直了一些,“我先检查一下骨头,看看有没有受伤,如果只是一般扭伤就不要紧……”

    蔡文雅微笑着点了点头,美丽的眸子便是直勾勾的看起李林来,她发现眼前这个小男人真的是很温柔,特别是说起话来的样子,带着一点点微笑还有那么一点点害羞,却无比的认真。

    “每次在我危难时你总是第一时间出现,真是姐姐的护身符呢!”蔡文雅微笑着说道。

    “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李林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手指在蔡文雅的脚趾上,脚弓,脚腕等几个地方轻轻的按压着,检查骨头有没有出现裂缝……

    “很重要么?”蔡文雅美眸转了转道:“是因为我帮你打理公司?还是个人原因?”

    “两者都有。”李林抬起头看了蔡文雅一眼。“按理说,我应该很讨厌你才是,可是,每次见到你,好像被欺负的都是我,即便是一肚子气,想找你拼命,可到了你身边,气就没了……”

    “……咯咯。”蔡文雅忍不住掩嘴轻笑,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道:“这才多久,就学会花言巧语了。都知道逗姐姐我开心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李林不解的看着蔡文雅问道。

    “是因为我帮你打理公司还是个人原因?你不觉着两者都有这几个字有点太敷衍了么?女人最讨厌敷衍,我也不例外。”蔡文雅很认真的看着李林,一双特别美丽的眸子让人心颤……

    “这……”李林看着蔡文雅憋了半天却没说出话来,他是个向来不懂得表达的人……

    “看来还是因为我帮你打理公司……”蔡文雅轻轻的笑了笑,脸蛋上虽然挂着笑容,心里却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是。”李林连连摇头。

    “那就是个人原因了?”蔡文雅咯咯笑着问道。

    李林深吸了口气道:“以前或许是前者,因为那时候我们只是合作伙伴亦或者是朋友而已,可是,相处时间久了,我觉着还是后者更多,甚至前者对我来说根本就起不到什么波澜……”

    “只要你能好好的,我觉着比什么都重要,哪怕是有一天你什么都没有了,我养你一辈子。”

    听着李林十分认真的说着,蔡文雅脸蛋上的笑容便是止住了,李林了解不了解她,她不是很清楚,但是,她了不了解李林,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眼前这个小男人在这种事上从来就不会说谎,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的心是怎么想的。

    “真的?”

    “当然。我从来都不说谎话,因为我觉着没那个必要。不是吗?”李林十分严肃的说道。

    “那你这算是和我表白?”蔡文雅笑着问道。

    “……算是吧。”李林艰难的点头。

    “算你个头,姐姐我才不喜欢你这样的小正太……”蔡文雅咯咯笑了起来。

    “……”

    又一次被这个女人给耍了,李林也是无奈的很,好在他已经习惯这种感觉,倒也没觉得太尴尬,手指轻轻的按了按蔡文雅的脚腕,“没什么问题。只是扭伤,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说罢他便是松开了蔡文雅的脚腕。

    “别动,接着按,这样很舒服……”蔡文雅干脆就半躺在沙发上,指了指旁边道:“你坐这里。我喜欢这种感觉……”

    帮一个女人按脚丫,又是个美的让人窒息的女人,李林自然也是愿意的很,当下他便是坐了下来,双手抓着蔡文雅的脚腕,脚弓,脚趾轻轻的按压起来,这种感觉真的是美妙极了,因为,除了胸部之外,这也是男人喜欢的玩具……

    “怎么会受了那么重的伤,是不是有人找上你了?”房间的灯熄灭下来,黑漆漆的房间突然传来声音显得十分的突然。

    “嗯。一个比我厉害很多的人,我以为我会死掉,现在能坐在这里算是运气吧……”李林沉声道。想着变态的斗篷人,直至现在他都有些心有余悸。

    蔡文雅深吸了口气,美眸中也是泛起了担忧之色,李林的能力她略微清楚一些,能把他伤成那个样子,可想对方要有多么的厉害……

    “那个人呢?”蔡文雅轻轻咬了咬嘴唇。

    “我能活着回来,他会怎么样?”李林顿了顿道:“这只是刚刚开始,也许用不了多久还会有更厉害的人出现,到那时还能不能有现在这么幸运我就不知道了。”

    “我相信你。”蔡文雅说着便是活动活动脚腕,在李林的手里挣脱了出去,她转过身子便是躺在了李林的怀里,“要是你敢死了,老娘一定挖了你的坟,让你做鬼都不得安生……”

    李林顿了顿随后便是看向了蔡文雅的漂亮脸蛋,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散着淡淡清香的秀发,十分严肃的道:“为了你,我也不能死,你要你还活着,我就在。”

    “不准誓约!”蔡文雅翻过身子干脆就躺在了李林的腿上,一双美丽的眼睛刚好看着李林的整张脸,现在的她一点也不像一个女强人,又或者说是高高在上的女人,她和普通的女人一样,也有着小女人的一面。

    能够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能够短暂的享受这片刻的安静,能听到他如同誓言的话,这一辈子还有什么遗憾呢?

    “累了就睡吧。”轻抚着蔡文雅的秀发,李林微笑着说道。直至现在他心里才有了个特别重要的决定。

    “不准动,也不准吵醒我。”蔡文雅说着便是缓缓的闭上了美眸,长长的眼睫毛上特别的漂亮,没有任何东西粘在上边……

    李林微笑着点头,随后便是半躺在沙发上,靠在舒适的沙发靠背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和斗篷人大战对他来说消耗也是很大,虽然过了三四天时间,他的身体依旧疲惫的很,刚躺下没一会儿他便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东方的鱼肚白缓缓升起,一缕晨光照进屋子在地上映上了几许斑斓,一束温热的阳光映照在蔡文雅美艳的侧脸上,秀发上,她看上去无比的圣洁,甚至给人一种难以逼视的感觉。

    即便是经常看到她,当看到这一幕李林还是忍不住看的痴了,他的脸颊上泛起一丝笑容,低下头在蔡文雅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好好休息吧。”

    拿了一个沙发靠背垫在蔡文雅的头下,李林直接进了浴室,冲洗冲洗脏兮兮的身子,他便是将除疤药粉拿了出来,和斗篷人大战,他的身上基本就没多少好地方……

    涂抹的差不多,换上一身宽松的运动服他直接向楼下走去,清心亭的楼房虽然不怎么样,但院子内的环境还不错,刚好七号楼前边就是一个小花园,当下他便是打起了太玄劲,看上去和太极相似,却有很多的不同的地方,可以说两种不同的道家绝学各有千秋,彼此不遑多让。

    打的累了他就坐在一边的石凳上休息一会,足足打了四五十分钟以后,感觉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他才停下来向楼上走去。

    他的笑容很灿烂,和斗篷人大战虽然危险万分,但战斗之后得到的好处也是让他惊喜不已,原本灵气期第九层初期的修为竟然不知不觉的长了许多,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丹田内那团圆形光团随着修为在进一步,光团也开始渐渐的实质化了起来……

    李林很清楚渐渐实质化的光团是什么东西,只要继续修炼下去,想要突破到元婴期也是指日可待。

    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又是一笑,到了元婴期修炼一途也就算是正式展开了,不但实力会暴增,寿命也会延长许多,按照传承上所说,至少能够延长寿命到五十年甚至一百年……

    “有开心事?”蔡文雅站在梳妆镜前整理着有些凌乱的秀发,见李林笑着进来,她就问了起来。

    “嗯。有一点。”李林笑了笑,“你累了几天了,不多睡一会?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早就喜欢了,想和其他女人一样躺在床上睡半天,我做不到。”蔡文雅将梳子放在梳妆台上,便是快步进了卧室,一会儿功夫便是换上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

    下身是一件浅蓝色的破洞牛仔,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简约衬衫和一件休闲式的黑色贴身夹克,脚底下则是踩上了一双平底鞋子,看上去青春靓丽又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个女人的穿衣风格李林早就见识过,无论她怎么穿都不会给人突兀的感觉,她就像个衣架一般,好像衣服在她身上就应该这么穿一样儿。

    “走吧。下楼吃早餐,不然来不及了!”

    “去哪儿?”李林不解的看着蔡文雅道:“什么来不及了?有什么事情吗?”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