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睁眼睛说瞎话
    “我是不是特别没用?”蔡文雅突然翻过身子,扯了扯领口的扣子,也是大口大口的吸了两口粗气。

    “当然不是。”

    李林摇头,低下头帮蔡文雅解开西服扣子。心里想着,如果这个女人还没用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是有用的?她有勇有谋,除了脾气怪异了一些之外,在她的身上你很难找到任何缺点。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脾气,有的人虽然脾气很怪,却不让人觉着很讨厌,这和一个人的容颜没有关系和金钱更是扯不上关系,因为,你和她相处的一瞬间就能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

    蔡文雅恰恰就属于这类人,有时你会被她气的想给自己两嘴巴子,甚至想和她断交,可是,过一会你就会发现,你根本就很难做到这一点。她长的漂亮是一方面,另外,她独特的人格魅力却能不声不响的吸引着你,有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

    每个人眼里的蔡文雅都不一样,海天宴头号美女,八面玲珑,举止大胆,有的人认为她是“骚”亦或者是别的,但是,在李林看来,这所谓的骚,不就是她的优点,至少到现在为止,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是完美的。

    “你说谎和真的一样。蔡文雅手掌在床榻上轻轻按了一下,身子稍稍的坐起来一点便是靠在了床头上。

    “……”李林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真的很优秀,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优秀?”

    蔡文雅指了指自己道:“能和一个普普通通的经纪人较劲,能喝的连续吐上三四次,这种女人还算优秀?”说罢,她自己都忍不住苦笑起来。

    “如果你不去找她拼酒,而是高高在上的,那你就不是蔡文雅。”李林很认真的说道;“做人不做作,想做的事就去做,想说的话就说,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难道这不是一件好事?我觉着这样的你才最真实……这也是你最招人喜欢的地方,不是吗?”

    “去……谁用你喜欢。”蔡文雅白了他一眼,“麻烦你,帮我倒一杯清茶。”

    “好。”

    泡茶不是李林喜欢做的事,还是麻利的站了起来,在抽屉里把茶叶拿出来,泡了一杯清淡的茶给蔡文雅送到手里。

    “你不觉着人的一生和茶很像么?”蔡文雅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李林再次点头,虽不是品茶大师,也不懂什么境界,更是没有那所谓的高度,可是,他却认同蔡文雅的说法。

    “我只是喜欢喝。有心事时会多放一些茶,没心事时会少放一些,品其味道,享受片刻的宁静,也能乐在其中。”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今天好像很不一样……”蔡文雅放下杯子。“能不能在麻烦你一下,帮我把鞋子脱了……”

    “我没觉着……”

    李林向前凑了凑一边给蔡文雅拖鞋一边说道:“你的心脏不太好。以后还是尽量少喝一点,时间久了会出问题……”

    “谢谢。”

    道了一声谢,蔡文雅打开被子便是躺了下来,“我有点累了先睡了,你要是困了就在一边睡,去沙发上也可以。”

    “不困。我还有点事要做。明早见。”拉了拉被子,李林就站了起来,点上一炷安神香之后,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注意安全。”听着房门轻轻的关上,蔡文雅喃喃说了一声。

    清心亭距离西郊大庙虽然不远,一个人开着车子在寂静的黑夜中行走也会觉着时间过的很漫长,其实,这不远的路程也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而已。

    为了不引来他人的注意,距离大庙还有一公里左右时就停了下来。在路边四下看了看,李林快步向着大庙里走了进去。

    大庙内黑漆漆的,很难看得清里边的情况……

    咦……

    李林刚要飞身跳进去时便是发现了一辆大众高尔夫停在大庙里边,高尔夫其实并不显眼,如果是白天,他可能看也不看一眼,毕竟,来大庙上香拜佛的人还是很多的,可是,这深更半夜的来了一辆高尔夫,而且还停在里边,这就让他有些奇怪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倒也没什么,和尚都能嫖,为什么不能开车?

    驻足了片刻,李林就在大庙内走了起来,他的速度奇快无比,脚掌落地也不会发出特别的大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差不多走了五六分钟,整个大庙都转了一圈,确定没什么问题,他直奔王庭走了过去,不出他的预料,王庭的门是封闭着的,一把黑漆漆的大锁将两道门紧紧的对在一起。

    看着大锁,李林便是皱了皱眉,想打开它并不难,只要用力一扯就可以直接将铁索或者铁链直接拉断,这样一来肯定会被人发现,虽然不一定能找到他,但他也不想引起骚动,能悄无声息的进去是最好的选择。

    看病救人是他的闹手好戏,开锁他绝对不是一个行家,况且这把锁还不是普通的锁打开并不容易。

    当下他便是在王庭的四处找了起来,来到木制的窗子前轻轻的推了推,让他既惊喜又意外,门是紧锁着的,窗子却是开着的。

    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儿让他着实一阵无语。

    轻轻的将窗子向里边推了推,脚底下稍稍一用力,他直接翻进了王庭。

    如白天时一样,王庭里依旧静悄悄的,偌大的王庭和外边一样也是黑漆漆的,伸手难见五指。

    站在窗子下先是在王庭里四处张望确定没什么问题,李林飞速向着那把椅子走了过去,同时,他的耳朵也是竖了起来,附近百米之内的风吹草动全部落入他的耳中。

    咚咚咚……

    手指再次轻轻敲打厚重的石壁,耳朵贴在石壁上仔细的聆听里边的情况。

    “怎么会有水声……”李林喃喃说着,双手便是按在了石壁之上,嘴角再次一动灵力便是灌注在了双掌之上……

    咔……

    他刚一用力,厚重的枪毙便是发出两声脆响,是石头出现裂痕的声音,可接下来无论他如何用力,整块石壁都是纹丝不动,要不是能听到后边的声音,感觉到后边的不寻常,他甚至怀疑这道石壁本身就存在的。

    强行打开不是不可以,一枚玄雷符可以将整个王庭炸个底朝天,不过,那必然也会引来骚动,不等他进去找东西,这里可能就被围得水泄不通,到时自己不但得不到宝贝,还给别人做了嫁衣。

    费力不讨好的事只有傻子才会去做。

    仔细的打量石壁差不多三四分钟,李林就在石壁上摸索了起来,在传承中机关陷阱有记载,而且古人也喜欢弄这些神神秘秘的东西……

    奇门遁甲,奇门八卦,各种各样的手法李林都是试了一遍,石壁附近的每个角落他都是仔细的找了一遍,结果就让他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失望,因为,石壁附近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机关按钮……

    “不可能啊,怎么会没有……”寂静的王庭里,李林双手放于背后,面对石壁喃喃说着,两条眉毛也随之拧了起来。

    眉毛虽然拧了起来,他却一点也不着急,一次找不到两次找不到总是有找到的时,万不得已就在这王庭四周设下一道大的结界,然后在将其炸个底朝天也就完了,任他王庭倒塌,任他引起骚动,任他怎么样,那又关自己屁事,到时拿着宝贝拍拍屁股走人便是。

    又是试探着摸了几次,依旧没找到按钮,索性也就不找了,来到所谓的“释迦牟尼”的椅子上坐下,随手点上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同时,他的嘴唇也稍稍的翘了起来……

    “王妃,请起……”

    手掌一挥,李林的笑意就更浓了,脑海中不自觉的便是出现了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景象,王爷坐在这张椅子下,对着堂下一众王妃挥着手……

    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中一下子便是出现了蔡文雅穿着古老服装的景象,一身浅绿色的长裙,打着红红的嘴唇,里边的衣物包裹着她半个‘乳’球……此时正战战兢兢的跪在台下,等待王爷的训话。

    “嘿嘿……”

    烟头烫手时,李林才从无耻的幻想中清醒了过来,随手将烟头丢在一边,清澈的目光再次在王庭之中打量起来,黑漆漆的能看到的东西并不多,稍稍远一点的东西很难分辨,能够看到的也不过是不到两三米远的物品。

    想着那个肥头大耳,满口胡言乱语的和尚的话,李林便是站了起来,释迦牟尼的座位他已经坐了,唯有墙壁上的画还没去碰……

    李林就是这么个性格,别人越是不想让他碰的东西,他就越是想过去碰一碰,这就和女人的胸部和屁股,她越是不想让你摸一摸,碰一碰,你就会对此无限遐想,摸一摸是什么感觉,碰一碰屁股会不会弹手是一个道理。

    其实,即便是他站在墙壁前,墙壁上的画也很难看清楚,也就看个大概而已,这些画也并不是十分的珍贵,更像是仿品,毕竟,几百年前的画拿到现在绝对会卖出一个骇人听闻的价格,而且,放在这王庭之内,别说几个好色的和尚把守不住,就算门口站着十几个持枪的武警,恐怕也早就失窃了。

    毕竟,华夏的窃贼是世界闻名的,偷盗水平早就位列世界之巅,是最顶层的存在。

    当然,除了窃贼之外,那几个和尚能管得住自己的手?

    就算打死他,他都不信!

    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这和尚脑子是不是进了水,椅子不让坐,墙壁上的假画也不让碰,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还有他更想不明白的是,和尚口口声声喊着出家人不打诳语,却能满嘴都特么的谎话?这座王庭里哪有半点能和佛家拉上关系的东西?哪怕是一炷香,一个香炉都不存在。

    还有这墙壁上的画,还有一些女人半赤着身子,你看到哪里的佛寺有这种东西……

    这还不是最让李林无语的,最让他无语的是那些跑到祭拜的人,祭拜谁?释迦牟尼?还是那几个好色的和尚?走时还要给送上真金白银?

    这不是对佛祖的尊敬,而是一种愚不可及的做法。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