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摄魂碑
    在李林看来,这种祭拜的方式,不但是愚蠢,甚至还有点懈怠神灵的味道。

    神灵不在,却顶着香三拜九叩,非但不是好事,反而还会引来很多非自然的问题。

    看着墙壁上一幅幅画卷,李林的心也就沉浸了下来,说实话,他很崇敬古人的生活,又或者说向往,从这些画卷上他便是能够看出来,生活淡然,轻松,没有尔虞我诈,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是十分的自然。

    手掌轻轻的抚摸着这些画卷,不知不觉的,他的手就放在了一条白花花的大腿上,还是大腿的内侧,就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当他反应过来时,也是忍不住摇头一笑,脑子里似乎还真的出现了某些场景,毕竟,人的脑子是发达的,某些事情幻想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就和身边的某个朋友,吸了粉,眼前就出现了幻觉,看哪儿哪儿是黄金,最后还可怜了宾馆的地毯毛,硬生生的被这货摘了个精光……

    当李林来到最后边那张画旁边时,画上有很多人,正好就是这个王庭内的景象,其中一个身材高大,长相无比威严的中年人坐在椅子上正目视前方。台下,差不多有十几个人正跪在他身前,从画上的场景上能够看出来,此时,这个王爷正在训话。

    “有意思……”

    李林单臂环在胸前,左手放在嘴唇边上,偶尔咬一咬笑滋滋的看着这幅画,回想着他刚刚坐在椅子上幻想着的景象,还别说真的有那么几分相似。

    只是这下边的女人和蔡文雅比起来,真的是有着天壤之别,简直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看了差不多三四分钟,他忍不住拍了拍脑门,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是为了 探宝,却在这儿有心大肠的看起了这古老的画卷……

    就在他准备转身回到石壁前仔细在摸索一番时,清澈的目光突然一凝,瞳孔凝聚在了画卷上的王爷身上,确切的说是王爷的手掌之上。

    “难道这个就是开关……”

    看着王爷手指挡住的位置,那里凸起的小圆球,李林的嘴角顿时翘了起来。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笑意。

    一步步走到椅子前,再次在椅子上坐下,手掌和那个王爷一样按在了那个凸起的原点上,下一刻便是按了下去……

    一秒钟……

    两秒钟……

    十秒钟……

    注视着寂静的石壁,李林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失望得很,原以为按下去这个开关石壁便会打开,结果石壁却没有半点动静……

    就在他准备把玄雷符拿出来,布下一道结界干一番大事时,一道精光突然从窗外爆射而来,金光直接映照在了石壁正中间的原点之上,紧接着让他无比惊讶的一幕便是发生了。

    只见黑漆漆的石壁突然有了变化,一道道金红色的线束在石壁的正中央分别向四周散去,差不多三四米长宽的石壁很快便是被这些金红色线束填满,一道道精光自石壁上不断闪烁着……

    这……

    看到这个景象,李林真的有点懵了,这种场景他只在电视剧上见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吱吱吱……

    就在李林为此震撼之时,无比神秘的石壁突然震荡了起来,一块石壁缓缓的分成两块一点点的打开,紧接着便是一道刺眼的光束在里边爆射而出……

    李林刚顺着缝隙向里边看时,他的脸色顿时一变,身体下一刻直接向着远处狼狈的滚了出去,他刚闪开,足有几百只锋利的箭雨毫无预兆的爆射而出,砰砰的射在王庭内各个不同的方向……

    看着这景象,李林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后背上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料到了这种情况,却没想到有这么突然,刚刚要不是听到里边的破风之声,他现在早已经是万箭穿心,整个人身上都会插满箭雨。

    “我的妈呀……”

    李林拍了拍胸口,抬起头继续向着缝隙里边望去,里边依旧是金灿灿的,强光刺目,让他很难分辨里边的情况。

    当下他便是皱起了眉头,准备踏进去的脚步也是停了下来,因为里边是什么情况他并不清楚,进去之后机关陷阱肯定也是少不了,一个不慎可能就会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除此之外,他更担心的是这道石门,等他进去之后会不会突然关闭,从刚才的景象来看这道石门绝非是外力能打破的,玄雷符能不能起到效果也是让他产生了疑问。

    嗖……

    随手在地上捡起一根铁箭直接向着里边丢了进去,当铁箭丢进去的下一刻,甚至眨眼的功夫都不到,门内便是再次传来一阵破风之声,又是无数根铁箭爆射而出……

    “妈的。这是有多箭……”李林捏了把汗,暗自庆幸没有直接进去。

    虽然吓了够呛,李林也是更期待起来,里边的机关设计的越繁琐越厉害,证明里边的东西肯定也不是等闲之物。

    嗖嗖……

    连续丢进去几根铁箭,直到里边没在传来声音,李林再次向门前靠了靠,与此同时一枚玄雷符悄然的出现在了掌心之中。

    稍许犹豫之后他便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强烈的光束让他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几乎和盲人没什么区别。

    每走出去三四步,他便是停下来,手中的几根铁箭随手丢进去一根,过上一两分钟里边没有什么动静他才继续前进,同时也在努力的向四处看着。

    催动体内灵力注入双目,这下他隐约的也能看到一些东西,石门之后是一条长廊,有两三米宽,约有三米高左右,至于终点如何,他现在完全看不见,即便双目有灵力保护,他能看出去的位置也不过三四米远而已……

    铛铛铛……

    手指在墙壁上轻轻的敲打着,仔细听着里边的动静……

    战战兢兢的一直向前走,差不多走了二十几分钟,里边爆射出来的光线也是更亮了一些,也更加刺目,即便是有灵力加持,李林的视线也是大打折扣,原本就只有三四米的能见度,转瞬间差不多缩水一大半还要多。

    除了光线加强,哒哒哒的滴水声也是随之传入了李林的耳中,随着他不断靠近,滴水声越来越清晰……

    要到了吧……

    注视着前方,李林的眼睛眯成了缝隙,拳头也是攥了起来……

    “擅入者死……”

    李林又是向前走了几步,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自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震得他顿时向后退了足足三四步,一双眯起来的眼睛猛然瞪大……

    “谁……”李林大喝了一声,手中玄雷符猛地便是举了起来,身体内的灵力迅速暴涨,他环视着四周,身体紧紧的靠在石壁之上,密密麻麻的汗珠自他的了脸颊上渗透了出来,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衣襟之上。

    “谁?给我出来!”

    李林咬着牙心头又是低吼了一声,可是,刚刚那道威严的声音并没有再响起,不过,当他向前看去时,身子便是颤抖了起来。

    距离他不到两米左右的位置立着一块差不多两米高,一米宽左右的黑漆漆石碑,石碑的正面写着几个血淋淋的大字。

    禁地!擅入者死!

    凝视着这几个字,李林的神色渐渐的变了起来,原本清澈的眼睛一点点变得血红,一张绷紧神经的脸颊也是泛起了邪恶的笑容……

    滋滋滋……

    他的嘴角不断的发出怪笑之声,听起来格外的刺耳,紧接着,他便是一步步的向着黑漆漆的石碑走了过去……

    “擅入者死,擅入者死……”

    他嘴角默默的念叨着几个字,修长的手指便是向着石碑摸了下去,当他的手掌碰到石碑碑面上的大字时,原本已经变得血红的眼睛变得更为恐怖起来,脖子,手臂上的血管也是随之暴涨……

    石碑上龙飞凤舞摄人心脾的几个大字也是渐渐亮了起来,原本就玄秘无比的字体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竟然蠕动了起来……

    冥冥之中,李林感觉自己来到了一片血海,血海在他的眼前不断的沸腾着,咕噜噜的冒着泡泡真的是恐怖至极,同时这血海之中散着一种暴虐之气……

    “啧啧啧……既然来了……那就成魔吧……”

    一道声音再次从李林的脑海中响起,声音很凄厉也很吓人,可是,李林听到这声音不但没向后退,脸上也没露出惊恐的表情,反而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如同乖巧的信徒一般。

    “你愿意舍下这身皮囊,奉献出你的灵魂么……”怪笑声再次响起。

    “我愿意……”李林再次点头。

    “那就将你的血液注入到摄魂碑之上,让它吸干你的血液,从此,你的灵魂将听从它的驱使。”

    “我愿意……”

    李林再次点头,血红色的双目变得狰狞可怖,他脸上邪恶的笑容也变得更深了一些,按在石碑上的手渐渐的颤抖了起来,鲜血顺着他的手掌缓缓的进入是石碑之中……

    沾上了鲜血的镇魂碑突然光芒大盛,血色的字体光芒更甚,一股子腥邪的气息自摄魂碑上爆发出来。

    “停下来。”

    就在摄魂碑光芒大盛之时,又是一道威严的声音自李林的脑海中响起,闻声他的身体顿时一颤,原本血红狰狞的双目渐渐的变得柔和了一些,玄圣心经自他的身体里飞快的运转起来。

    随着玄圣心经飞快运转,李林的脸色变得好了一些,可是,他的手却粘在了摄魂碑之上……

    “师父……”李林嘴唇微微的动着。

    “念清心诀……”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