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三寸血刀
    同时,一道霸道无匹的灵力也是注入到了李林的身体之中,李林身体一颤,和摄魂碑粘在一起的手掌猛地分开。

    当即李林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血红色的双目顿时紧闭,清心诀在他的脑海中一遍遍响起,与此同时,玄圣心经也是不断在身体内游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林才缓缓的睁开眼睛,这一次他没在去看摄魂碑……

    “师父……是你吗?”李林激动的问道。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刚刚的声音没在响起,几枚恢复体力的药丸丢在口中,他便是再次坐了下来,刚刚碰到摄魂碑的片刻,他身体内的灵力几乎被消耗殆尽,要不是刚刚那磅礴的灵力突然注入到他的体内,他根本不可能和摄魂碑分开。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直到体内的灵力彻底的恢复的七七八八,李林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一次他便是再次向着摄魂碑看去,和刚刚那一刻不同的是,他的眼睛依旧清澈,双目之中还泛起了淡淡笑意。

    “哼。岂会这么容易成为你的信徒……”

    冷冷的哼了一声,李林举起步子继续向前走,有了这个前车之鉴,他更是小心翼翼了起来,同时,他也在想着,刚刚救他的是什么人,是不是师父……

    哒哒哒……

    清脆的滴水声响彻着,像是引路的人一般促使着李林不断前行,原本刺目的光线渐渐变得暗淡了起来,不知道走了多久,躲过了几道暗器,当李林来到终点,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他的身体忍不住一颤。

    在他前边差不多有二十几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水潭,确切的说是一个金色的水潭,水潭不大不小,差不多有三四间房子大小,此时,自水潭顶的石头上正往下滴着一滴滴金色的水珠。

    相对这潭金色的潭水让李林更震惊的是,水潭正中央的位置悬浮着一把血色的小刀,小刀差不多有三寸长,刀身刀柄如血,一道道玄秘的血色的符咒正不断的在它的四周萦绕着,而金色的水滴刚好滴落在这柄小刀的周身之上,每次碰触又迅速分开……

    凝视着这把血红色的小刀,李林的嘴角也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把小刀的恐怖之处,而这金色的潭水看似很平常,可还是被李林一眼就分辨了出来,这是圣洁之水用来消磨小刀身上的暴虐之气……

    而整整一坛水更似封印之阵,将小刀封印在其中……

    看到这景象,李林彻底的被震惊了,他的目光几乎就没离开那把血红色小刀,虽然还没突破到元婴期,他却知道这把小刀绝非等闲之物,和斗篷人的那把灵器比起来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法器有灵,斗篷人的鬼刀虽然不错,却也靠着灵力催动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可以说是法器中最差的一种。

    即便当时面对斗篷人,看着凶气暴涨的鬼刀李林也没如此震撼,而眼前这把血红色的小刀甚至让他感觉到了毁灭之力,至于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兵器,在没得到之前,他也不敢确定。

    另外,得到这把兵器之后会发生什么也是无法预知的,他的实力遇到普通人就是神,可遇到这种情况,他真的是弱小的很,另外就是这看似很平常的潭水实际也是一座封印之阵,想打开这道阵法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

    滴滴滴……

    听着清澈的水声,李林也不着急了,当下便是坐在了地上,静静注视着悬浮在水潭中间的三寸小刀,脑海里却也是飞快的做着决定……

    滴滴滴……

    就在李林为此拿捏不定时,嶙峋的洞顶上,滴水声变的急促了起来,悬浮在水面上的三寸小刀也是突然震荡起来,腾腾的煞气自小刀周身爆发而出,而它周身的玄秘血色符咒也是大盛起来……

    哒哒哒……

    金色的水滴飞快的滴落在符咒之上,不断的发出滋滋的声音,两者之间似乎在搏斗一般,一会血色煞气暴涨,一会金色水滴加快,不大的水潭内,金色的潭水如同惊涛一般不断扑打着血色的小刀……

    注视着眼前的景象,李林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红色的小刀是好东西,可是,这把兵器绝非是善于之物,光从它身上散出来的凶煞之气李林就能断定出来,因为它不知道比刚刚遇到的摄魂碑恐怖多少倍。如果让它出来,先别说能不能降服它,将其据为己有,恐怕想保住性命都是个问题……

    滴滴滴……

    水滴声越来越急促,金色的水潭波涛骤然而起,萦绕在小刀周身的血色符咒再次大盛,金色的潭水也一点点被其染红,整个洞府也随之震颤了起来。

    “不好。”

    李林惊呼一声,手掌飞速的动了起来,一道灵力便是向着金色的潭水打了进去,紧接着让他无比震惊的一幕便是发生了,他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掌,一道金色的水线便是向着他爆射而来,没等他躲开,金色的水线便是将他的手臂缠绕在其中……

    “松开!”

    李林当即大喝,手掌便是一甩,可结果这道金色的水线并没有断开,反而缠绕的更紧了一些,同时,在李林恐惧的眼神里疯狂的吸收起他身体内的灵力来。

    只是一瞬间,李林便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身体内的灵力几乎一瞬间被吸收殆尽……

    “早知道老子不帮你……”

    瘫软的躺在地上,注视着金色的潭水,李林也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身体内的灵力被吸收的干净,他现在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想逃走都没机会了。

    滴滴滴……

    金色的潭水吸收他的灵力之后,似乎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变化,可是,依旧很难阻挡三寸血色小刀的血煞之气,金色的潭水继续被血色侵蚀,原本看不见的封印之阵也是若隐若现的亮了起来,面对着霸道的血煞之气,两者之间僵持不下……

    咔咔咔……

    清脆的声音在洞中响起,金色的阵法渐渐的露出了颓势,一道道裂痕出现在阵法之上,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

    “完了……”

    李林捏了一把汗,手掌撑着地努力坐起来,他现在都有点后悔来这里了,恨不得现在就飞出去,哪怕是被打个半死,只留下一口气也成……甚至是死了也成,至少还能再见到亲人朋友一眼,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和人间蒸发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嗡……

    金色的水滴滴在阵法之上,封印之阵发出嗡鸣之声,在阵法之上出现七把形态各异的金色利剑,七把金色利剑相互交织,七条金色的剑气相连交织,以不同的七个方向向着血色小刀不断逼近,试图将其镇压下来。

    七把剑同时出现,已经将要溃败的阵法顿时止住了颓势,再次和血色的小刀僵持了起来。

    坐在一边看着这七把利剑和血色小刀,李林也不打算跑了,反正跑也不掉,索性就坐在这里看下去,就算是死能见到这一幕也是不枉此生了。

    不过,他也没忘了恢复自己的灵力,坐以待毙不是一件好事,几颗药丸丢在嘴里之后,他努力的将已经停止运转的玄圣心经试探着运转起来……

    他的双目却一直没离开水潭,虽然这七把利剑看上去十分的绚丽,相互交织起来也是散着恐怖的力量,可和血色小刀比起来,似乎还是差了一些,虽然能短暂的僵持不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会出现疲软之势,到了那时血色小刀才真的是无法控制,封印之阵也会随之毁灭。

    “这到底是什么兵器……”

    李林紧咬着牙冠,在传承中仔细的寻找着关于这把小刀的信息,结果这一次就连博大精深的传承也是让他失望了,里边竟然没有关于这把兵器的信息,哪怕是那么一点点……

    足足过了三四个小时之后,直到他身体内的灵力再次恢复,相互对峙的刀剑依旧没分出胜负,彼此之间不断的撞击着,不过,这七把剑凝聚出来的剑气已经稍稍的有些暗淡,血红色的小刀煞气却在不断的暴涨,隐隐的有将其击溃的意思。

    “活该。谁让你吸我的灵力。”

    李林撇了撇嘴,一副憎恨的模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一次干脆他就不管了,任由你阵法被击溃,谁在帮忙谁王八蛋。

    “吼……”

    李林正发牢骚时,阵法之内突然传来一声咆哮之声,吓得他身体不由的一颤,下意识的向后边连连退了好几步,惊恐的看着阵法之内的景象……

    来到这里他已经够震惊的,可是,当下这一幕让他更为震惊,因为,在阵法之中竟然出现了几道人影,仔细数去刚好八人,七个人将一个一身黑色战甲满头血红色长发的中年人围困在中间,而这七个人每个人看上去都是道风仙骨,身上却沾满了鲜血……

    这……

    李林傻了,彻底的傻了,他做梦都想不到能见到如此景象,特别是看着被围困在中间一身黑色战甲满头血红色长发直垂到地面的中年人时,让他神色不由的一颤,全身好似都被冻僵了一般……

    此时,中年人手中拿着的兵器则是刚刚那把三寸长的血红色小刀,在他的手中瞬时间延长了许多,刀身之上的凶煞之气也更为狂暴,仿佛能够毁灭天地一般……

    他能看到里边的景象,却听不到再说什么,随着八个人再次战斗在一起,外边的封印大阵不断的震颤,整个洞府也随之震颤……

    不知过了多久,战斗在一起的八个人都是不同程度受了重伤,原本满身霸气的中年人也是单膝跪在了地上,他的身影随之暗淡,最后消失于无形,将他围困在中央的七人的身影也是消失不见,只剩下隐隐约约的七把锋利的剑锋还和血色小刀僵持不已……

    只是,它们也没刚刚那么狂暴,血红色的小刀变得黯淡了太多,甚至很难感受到他周身的血煞之气……

    最终随着七把剑同时消失,大阵也随之彻底崩溃,金色的池水也渐渐的变得清澈了起来……

    “去把刀拿起来。”

    李林呆立在原地时,威严浑厚的声音自他的脑海中再次响起,震得他耳膜一阵生痛。

    第一次带了一点点玄幻,还真有点不适应,感谢大家一直支持,感谢熊猫的朋友。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