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看够了没有?
    再闻声音,李林当即一喜,没想到这时师父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好。”

    心头应了一声,李林直接向着水潭中走了过去,一双清澈的双目满是喜意,他根本就没敢想,这把三寸长的血刀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兵器……

    刚刚封印大阵的景象尽数落在他的严重,特别是那个身着黑色战甲,血红色长发的中年男子给他的印象极深,虽然只是一道影子,亦或者说是一道灵魂,但那种俾睨天下的气势绝非一般人可有。

    清澈的水潭不在有半点金色,血红色散着暴虐之气的三寸小刀也失去了刚刚的色彩,除了造型很酷之外,几乎和寻常的匕首没什么区别,通体变成了黑漆漆的颜色。

    “慢!”

    李林刚要向小刀抓去时,脑海之中浑厚威严的声音便是再次响了起来,吓得他马上收回了手,心中问道:“师父。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他刚问出生,眼前的空气便是震颤了起来,原本虚无的空气中很快便是凝结出一道人影,身高七尺,身披长袍,全身上下七彩流转,一张满是威严的脸颊便是露了出来……

    “师父……”

    看到虚幻的人影,李林激动的身子也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两行眼泪不自觉的便是落了下来,双膝一弯噗通一声便是跪在水潭之中。

    “起来吧。”

    老者的脸上泛起了一点点笑意,却也依旧威严。“为师助你收服这把兵器,切记,这把兵器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不可用……”

    老者说罢,手掌便是飞速的抖动了起来,一道道七彩流光在他的周身不断的出现,随后便是向着三寸长的小刀笼罩过去。

    “师父……这是一把什么武器……刚刚那个黑色战甲红色长发的是什么人……”李林忍不住问了起来……

    “以后你会知道的,不要多问,按我说的做。”老者无比威严的说道:“放松身体,不要抵触……”

    老者说罢,手掌手势突然一变,一道霸道至极的灵力便是向着李林扑面而来,瞬时间便是将他的身体束缚了起来,紧接着在李林无比的惊讶的目光中将他的身体托了起来……

    “放松身体,不要抵触!”

    老者重复着先前的话,他的手掌再变,被七彩符咒困在其中的三寸小刀便是缓缓的升了起来直到悬浮到李林的头顶不到三寸距离才停下来,刀尖刚好冲下定格在他头顶大穴之处。

    “入!”

    老者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三寸小刀便是缓缓的落了下来。“不要抵抗,默念玄圣经。”

    当小刀刺破头顶直接没入脑海之中时,李林双目顿时猛地瞪大,舒展开的双手瞬时间攥了起来,指骨发出咔咔的清脆之声……

    一张还算英俊的脸颊也是泛起了狠厉之色,玄圣心经在身体里一遍遍游走着……

    “好。做的不错……”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李林,老者的脸上泛起了满意的笑容,不过,他的身影也渐渐的变得黯淡了下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不见。

    “切记为师的教诲,决不可作恶。”

    威严的声音在李林的耳畔响起,李林一直注视着眼前这个威严的老者,想张嘴却张不开,直到老者的身影彻底消失,他才从半空之上缓缓的落了下来。

    “弟子谨记。”

    双膝再次弯曲,连续叩了九个响头。

    轰隆隆……

    他刚要站起来,滴滴水声的水潭再次震荡了起来,在水潭旁边驻足片刻,再看看洞中的景象,下一刻他便是消失在了洞中。

    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王庭之中,看着两块石门渐渐合在一起,他也是苦笑不已,这一切如同梦境一般让他觉着不真实,却又真的发生在他的身上。

    “灭魂刀……”

    感受着脑海中那把黑漆漆的小刀,李林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下一刻他的脸上便是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怎么进来的就怎么返回去,将数十根铁箭收入空间戒指之后,李林悄无声息的从窗子跳了出去,王庭内也是再次安静了下来,仿佛根本没有人来过这里一般……

    离开王庭,李林正打算离开这里时,寂静的大庙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叫引起了他的注意。

    “死鬼。你还让不让老娘歇一歇,这一晚上都几次了……”王庭后边的一栋木制小屋里亮着昏暗的烛光,房间里的木床上放着一床不算太大的被子,此时,四条大腿在被子的缝隙伸了出来……

    “嘿……当然是越多越好。”怪笑声自被子里传出来,烛光下,他半个头露在外边光溜溜的,头顶上还点着几个点点……

    “死鬼。就知道要被你折腾半死……”女人娇媚的说着,拉开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哎呦。你轻点,你当老娘是铁打的是怎么的……”

    又是两声嘿嘿怪笑,原本就不大的被子顿时高了起来,相对那两条长满汗毛略微白皙圆润的腿也是抬了起来……

    这两人做着最原始快乐的事情时,完全没发现窗外的那双满是笑意的脸。

    刚刚来西郊大庙时门口的大众高尔夫就让李林一怔,但也没当回事,可是,看到眼前这个景象他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他就是天底下头一号大傻帽。

    看着烛光下那颗亮亮的大脑袋一晃一晃的,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手指微微一动,一道灵气便是破窗而入直接打在被子的一角上……

    呼……

    被灵气打中,被子顿时冒起了浓烟,火苗忽的一下便是烧了起来。

    啊……

    火苗烧在女人的大腿上,她顿时痛叫了起来,紧接着和尚也跟着叫了起来……

    “妈的。这怎么还起火了……”

    “王八蛋,你个该死的想要烧死老娘是不是……”

    两人大声的喊着,屋子里也是乱成了一片,女人也顾不上穿衣服了,嗖的一下便是下了床……

    站在窗外看着屋子里的景象,李林就忍不住一笑,下一刻他便是飞快的消失在黑夜之中,紧接着整个大庙中都是他啧啧怪笑声……

    他现在的心情真的是无比的惬意,一次九死一生的寻宝得到了一件神秘的兵器,出来时还能见到如此香艳的一幕……

    以前有人说和尚好色,他还将信将疑的现在他真的是信了,不过,一想到那个看上去三十七八岁,身上满是赘肉的女人,他差点没忍住吐出来,他就想不明白了,那和尚是怎么下去口的……

    “蔡姐,该起床了。”李林站在蔡文雅的床前,故意的拉一拉被子。

    “我好累,再睡会。”蔡文雅半睁着美丽的眸子,十分不情愿的说道。“好久没睡懒觉了,美丽的女人都是睡出来的,你就让我再睡会……”

    看着脸上沾满发丝,头发乱蓬蓬的蔡文雅,李林也是无语的很,想来她昨晚上也喝了不少酒,让她再睡会也是应该的,结果,他刚一转过头让他险些喷出鼻血的一幕便是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在床边的被子下边放着一条十分不工整的休闲牛仔裤,牛仔裤显然是被她直接蹬下去的整个都翻了过来,要是这一条牛仔裤还没啥,他也不可能直接傻站在这里。毕竟,她昨晚上喝了那么多酒,换做是谁恐怕都没那个心思坐起来一点点的把裤子脱下来,然后在工工整整的叠起来放在一边。

    可是,牛仔裤里还夹着一件黑色的三角裤,三角裤还是那种半透明的……

    换成是谁见到如此景象不会想入非非,换做是谁不会停下来多看两眼,换做是谁不想拿起来仔细瞅瞅……

    其实有时候一个女人的身体并不一定很迷人,但是,她要是选择穿一件丁字裤或者说是这种半透明的内裤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你要是还没点反应的话,那只能说明一点,你绝对不是个真正的男人。

    咕咚……

    看着这件半透的内裤,李林顿时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险些没噎死,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向着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看去,顺着被子缝隙露出来修长光滑的小腿,精致无比的脚丫,在往上看他就有些看不真切了……

    他现在甚至在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个男人,都这样了竟然还能忍得住,还能忍着不掀开她的被子……

    被李林给喊醒了,蔡文雅刚用被子蒙住脸准备在懒一会的,听到“咕咚”一声她便是猛地睁开了眼睛,忽的一下坐了起来……

    “你在干嘛……”看着李林直勾勾盯着她的内裤露出一副猪哥的模样,蔡文雅连忙将牛仔裤拉进了被子里。

    可是,她却忽略了一件事,下半身脱了上半身自然也是脱了,她刚坐起来胸前的一片春光便是毫无遮拦的呈现在了李林的视线当中……

    很大很弹很白也很翘,沟壑也足够深,特别是颤抖起来的样子让人目不暇接……

    如果真的举办个比奶大赛,那眼前这对又白又翘的小山绝对能排到最前边去……

    咕咚……

    李林又是忍不住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一双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被一个男人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换成任何一个女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拉上,第一时间便是喊耍流氓或者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啊啊大叫起来。

    蔡文雅却是个异类,她不但没喊出声,还没拉上被子,反而露出了一些狐媚的笑容,“看够了没有?”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