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摸回来
    “还没有……”李林一本正经的说道,因为眼前的景色实在太美了,让他有些流连忘返……

    “那你要不要摸一摸?”

    “这……”

    “摸不摸?”

    “可以吗?”

    李林用力的咽了口口水,一双眼睛亮的跟个灯泡似的的。

    “当然可以……”蔡文雅狐媚的一笑,没等李林上前,她就伸出了修长的手臂,抓着李林的手向着她的胸口按了下去……

    “啊……你干什么……”

    当手掌将要碰到白白的软‘肉’时,李林猛地清醒了过来,可这时已经为时已晚,他的手已经按在了上边……特别的柔软,特别的有弹性,还有淡淡的香味……他还忍不住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手指……

    “喜不喜欢?”蔡文雅狐媚的笑着问道。

    “你松开。我不是那种人……”

    李林的脸都快拧出水来了,手掌也是忍不住向外边抽了抽,他现在都快吓哭了,心里想着,女人啊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样,你不应该是害羞才对吗?

    “那你是哪种人?”

    蔡文雅灼灼的看着他,对着牛仔裤里的内裤道:“就是喜欢盯着一个女人的内裤看来看去?你喜欢姐姐我可以送给你……”

    “……”

    李林感觉脑子都快炸了,被人家抓个正着,解释也没用,反而越描越黑,可是,有一点他真的不否定,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太极品了,无论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内裤都会让人血脉喷张……

    收藏女人贴身衣服这种行为虽然有点变态,要是她真的愿意送,李林觉着自己就算收下也没什么,哪怕是顶着畜生,无耻,下贱的罪名那又如何?

    “我真不是故意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李林努力的解释起来。

    “那我是故意的行不行?”蔡文雅咯咯一笑,突然将被子踢到一边,“看内裤多不过瘾,还是看看这个,要是还不过瘾,我把内裤穿上……”

    被子踢下去之后,一条修长的身材便是一览无余了,只看一眼,李林的眼睛就直了,因为,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完美的身材,只能用眼睛去看,用心去体会,用脑子去幻想,用鼻子去闻……

    “够了!”

    李林当下脸色一变,手掌便是猛地抽了出来,虽然眼前的景色很美,甚至到了美不胜收的地步,但是,他觉着尊严更重要……

    堂堂七尺男儿,被一个如同妖精一般的女人调侃,调戏,还把他当流氓一样看待,换做是谁能忍下这口气!

    他现在真的气炸了,要不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种人,他现在恨不得马上找一根绳子将这个女人死死的绑在床上狠狠的收拾她一番……

    “站住!”

    蔡文雅娇喝一声,一双美丽无比的眸子也是泛起了冷色,指了指丢在地上的牛仔裤道:“给我捡起来。”

    “不捡!”来了脾气,李林真的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是不是你碰掉的?”蔡文雅也不退让。

    这下李林也是没办法了,牛仔裤确实是他碰掉的,即便是有一肚子气,那也要讲理对不对?他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

    不但如此,李林一直觉着,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应该和一个女人斗下去,这样会显得很没素养……

    “给。”

    牛仔裤丢在床边,李林直接转身。

    “转过来。”蔡文雅命令道。美眸也是竖了起来。

    “你想怎么样?裤子我已经给你捡起来了,你还想怎么样?”李林黑着脸道。

    “给我道歉。”

    “道歉?”

    李林冷笑道:“我为什么给你道歉?”

    “你偷没偷看我的内裤?“蔡文雅质问道。

    “没有!”李林很肯定的说道。

    “那你刚刚在干什么?难道是内裤看的你?”蔡文雅冷笑道:“如果你还是个男人,还有那么一点良知,你不觉着应该向我道歉?”

    每次面对这个伶牙俐齿的女人时李林都会倍感无力,她的声音虽然不是十分高亢,却字字诛心。

    这种事你怎么解释?如果不停下来看那么一小会,还会被这个女人抓住把柄?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李林虽是倔脾气,在大是大非上还是说得过去的,没理找三分耍无赖这种事他更是干不出来。

    “对不起,是我错了。”李林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因为这特么实在是太丢脸了,这要是被人知道偷看人家内裤给人家道歉,这辈子恐怕也是抬不起头……

    这比强奸了这个女人还要丢脸,强奸了她别人知道或许还会称赞一声好汉,可是,偷看内裤这种事就显得特别的猥琐,别说会被女人瞧不起,男人恐怕都会露出鄙夷的目光。

    “口头道歉就可以了?”蔡文雅冷笑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李林咬牙切齿的道。现在还没疯,他都有点佩服自己。

    “你摸没摸?”蔡文雅指了指胸前道。

    再次看着这个女人胸前那两颗熟透了的水蜜桃,李林还是有点心惊肉跳。他愤愤的道:“是你抓着我的手去摸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摸没摸?”蔡文雅追问道。

    “是你……”

    “你摸没摸?”

    “摸了……”

    李林黑着脸道:“你到底想怎么样?道歉我也道了,裤子我也捡起来了。”

    他心里想着,不就是看个内裤嘛,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不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谁还会掀开被子去看……

    “我不接受你口头道歉,除非,你让我摸回来。”蔡文雅很认真的说道。她心里却笑开了花。每天她都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家里,单位,单位,家里。这样的生活很乏味,能调戏一下这个家伙,似乎已经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摸回去?”李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把衣服脱了。”蔡文雅命令道。

    “……”李林哑然,也正处在气头上,反正自己也是个大老爷们,就算让她摸一摸又如何?

    她要是觉着实在不行,还不解气,自己也可以把全身上下所有衣服都脱下来,这样的话,彼此之间的账也就清了,从此谁也不欠谁。

    “脱就脱,难道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是怎么的?脱脱脱。我这就脱,全身都脱了都没问题。”李林心里愤愤的说道。

    上衣脱下来丢在一边,随后将里边的衬衫三下五除二脱掉,直接上前一步,“摸吧,从此以后谁也不欠谁的。”

    “坐下。我够不到。”蔡文雅道。

    “坐下?就是躺下都没问题。”李林心头冷哼,哪儿还管那么多,他现在真的是豁出去了,只要是这个女人的要求,他都会答应。

    心头虽然火冒三丈,也抱了必死之心,他本以为身体只不过是臭皮囊而已,可是,当那只修长的的手指按在上边时,他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了,身子也是不由的一颤,下边也是支起了小雨伞……

    “咯咯……想不到男人的胸也这么好摸……”蔡文雅咯咯笑着说道。原本冰冷的脸蛋完全变了样儿,变脸简直比翻书还要快……

    “可以了吧?”

    她的手指在胸上不断游走,李林感觉身上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般,有几次他差点没缩回胸口,没好气的拍蔡文雅的头,来一句,“你讨厌……”

    “还有两分钟……”蔡文雅面带笑容,看也不看他一眼,手指在他的胸口画着小圈圈……

    李林的脸都绿了,见过流氓,见过特别色的流氓,见过女流氓,却没见过这么色的女流氓,这简直就是个妖精,可以让任何人疯狂的妖精,也可能让人疯癫的妖精……

    强忍着胸口上痒痒的感觉,嘴里数着数,他发现这所谓的两分钟如同穿越时空的长廊,仿佛踏过了几个世纪一般久远……

    “下次还敢不敢了?”蔡文雅狐媚的看着他,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就像个木偶一般,紧咬着下嘴唇,憋着气,身子还不断哆嗦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林黑着脸道:“赶紧摸,摸完了咱们互不相欠!”

    “可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蔡文雅轻声说着,她缓缓的凑了过来,没等李林反应过来,她的胳膊便是缠在李林的脖子上,嘴巴贴在了他的脖子上,柔软无比的嘴唇轻轻的在他的耳朵上亲了一下……

    “你……你做什么……”

    李林惊呼了一声,没等他在说话他的身子便是被硬生生的拉倒在了床上,同时,一条香气扑鼻的被子便是盖住了他的头,身子,整个人都被蔡文雅硬生生的拉了进去……

    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把一个男人硬生生的拉进去?李林绝对不会承认,他自己也想爬进去……

    女人懂得矫情,嘴里喊着我不要,难道男人就不会了?这一点李林真的是无师自通……

    黑漆漆的被窝总是会让人迷失自己,特别是胸口还贴着软乎乎的两个东西,把它们抓在手掌之间,这么抓,那么抓,各种形态不断的变幻着,偶尔让它们两个撞在一起,鼻子放在中间呼吸着它们身上散出来的独特味道,这种感觉真的是特别的美妙……

    “你轻点。都是你的……”低低的声音自被窝里传出来,有那么一点点害羞,还有那么一点点妩媚,还有一点点母爱的光环……

    就像一位伟大的母亲哺育着襁褓中的婴儿,总是会用这种甜而不腻的声音,和他说,慢慢吃,别呛着……

    这一刻李林就是那个在襁褓中的婴儿,他听不懂,他只想吃,要吃饱,然后还要调皮……

    蔡文雅是那种熟透了的女人,虽然已经快年近三十,但她身体里散出来的依旧是那种处子的芬芳,让人迷醉,让人迷恋……

    被李林这么个愣头青一顿折腾,她的鼻孔中也是发出来一阵阵闷哼,贝齿也是紧紧咬着,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她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是高大威猛,还是西装革履文绉绉的书生,可是,她唯一没想过的就是,她的男人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还是土的不能在土,有时候还有点小暴脾气的家伙。

    这一刻她有些复杂,也有些唏嘘,低着头手指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摸着,无比艳丽的脸蛋上也是露出了一些笑容……那是幸福的笑容……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