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好男儿志在四方
    噗……

    蔡文雅忍不住一笑,顿时打破了“诡异”的气氛,“你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给你打理公司,才这么说的吧?”

    “你要这么觉着,我觉着我也没解释下去的必要了。”

    李林耸了耸肩,站起来走到镜子前照了照,“你不去上班么?我刚好能送你一段。”

    “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蔡文雅咯咯一笑道。

    “我觉着也是……”

    “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以身相许?”蔡文雅狐媚的一笑指了指圆圆的大床道;“刚好我还没叠被子,还热乎着……”

    一看这个女人又要发作,李林忍不住抽了口冷气,他很清楚和这个女人纠缠下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因为每次受伤的总是自己。当下便是逃命一般的离开了清心亭。

    “要保重……”注视着李林的背影,蔡文雅心里喃喃的说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有点惆怅,有点患得患失……

    少女思春,蔡文雅虽然不是那种嗲嗲的小女孩,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个女人,女人的心,海底的针,不要碰,不要猜,更不要去妄图去揭开……

    因为有一天她真的想对你敞开心扉时,即便你不想去猜测,不想去揭开,她也会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妻子一般,将她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你的眼前……

    县城这边有蔡文雅在打理, 李林完全不用担心,虽然村里没什么值得牵挂的,他还是觉着应该回去一下,因为道省城读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具体的事宜他也要交代一下才行,不然他还真的有点放心不下。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集团缺人,缺的是那种能够独挡一面的人,不说每个人都像蔡文雅一样优秀,毕竟像她这样的人还是十分罕见的,说万里挑一也绝对不为过。

    随着集团不断发展,李林也是觉着人才绝对是不可或缺的,而他认识的人里,不能说没有优秀的人,只是,能值得推心置腹,能让他信任的人并不多。

    刘柔柔算是其中一个,却也没有三头六臂。

    要不要再找个人……

    回村的路上,李林的脑子里不断的出现这个想法,嘴巴里也是不断的在念叨着。

    二月二龙抬头,冬天早早的就走远了,阳光也是变的越来越温暖了起来,一股子春天的气味迎面而来,经过大起大落之后的平安集团再次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十几辆大货车停在集团门口,有了装卸的叉车之后,装起车来也是方便了许多,不但省时还省力。

    除了挑选药材用人工之外,基本上都是机械化生产,生产效率也是略微的有所提升……

    车子在四米宽的公路上行进,看着村落两边的老柳树,李林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些笑意,车子停在路边,他便是直接向老柳树走了过去,来到树下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石板便是坐了下来。

    看着熟悉的景象,李林也是忍不住有些唏嘘,曾几何时,那个穿着白衬衣,破旧的牛仔裤,鞋底开裂的少年还经常在夜里坐在这棵老柳树下边,祈祷着,期盼着,做着无法实现的梦。

    现在梦实现了,可是,他总觉着人生中似乎还少了些什么……

    “林子。这是干嘛呢?怎么还一个人坐在这儿发呆呢?”牛大爷叼着大烟袋走了过来,有段时间不见,这老爷子的后背又是弯下去了不少。

    “牛大爷好。”

    李林十分有礼貌的给牛大爷问好,当即给老爷子让开一块地方,让老爷子坐下。

    “好。好啊。自从你小子开了这集团,我家你三叔真是没少赚了,这事老头子我点感谢你啊。”牛大爷笑呵呵的指了指 李林旁边。“你坐着,我坐旁边就行……”

    李林微笑着点头也就没起来,这个牛大爷叫牛鸿运,是村里的老人,以前对他也是不错,虽然没给过他什么东西,也没帮上什么忙,但是,他却没和其他人一样在自己最难的时候落井下石,还经常讲一讲以前他在部队时的励志故事给他听。

    这其实也没什么,也不算什么帮助,但对那时的李林来说,除了遭白眼之外也就没别的东西了,能有个人和自己说说话都算是不错的。

    人往往都是这样,在你辉煌时不需要的是锦上添花,在你落魄时需要的是雪中送炭,哪怕是一句暖心的话,也能让你满足很久,甚至会感激这个人一辈子。

    “牛大爷。我看你的腰和肩膀越来越严重,要不,我给你瞧瞧?”李林微笑着说道。

    “唉。我就知道你小子有这份心。前几天我还打算找你给我看看……这都是老病了,人老了身体会变形也是正常,不看也罢,反正也是黄土要埋脖颈的人了,你时间金贵,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出去做点该做的事。”牛大爷连连摆手,将手里的烟袋给李林递了过来,“我看你小子像是有心事,来抽一口啥事就都没了。”

    李林当即便是摆了摆手,道:“其实也没什么心事,也许是马上就要走了的原因,还有舍不得,坐一坐,多看一看。我还记着牛大爷你在这里给我讲过不少故事……要不,再讲一次?”

    牛鸿运顿了顿,随后便是敲打敲打烟袋锅子,“我当你小子有什么心事,原来就这点事。好男儿志在四方,咱们这小村虽然还行,和外边差的就远了,没什么值得留恋的,想家了回来看看便是……”

    说罢,牛大爷便是给李林讲起了早年他在部队的故事,确切的说是亲身经历,也许是岁数大了的原因,老爷子的记忆也在不断减退,不算太长的故事讲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讲完……

    “林子。又让牛伯给你讲故事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薛晓莲在路边经过,笑着和李林打招呼。

    “刚回来不久。”

    李林对着薛晓莲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

    “那行。你和牛伯在这儿呆着,一会到家里吃饭,你李叔知道你回来一定会高兴坏的。”薛晓莲笑着道。

    “呦。这不是林子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悄悄的就回来了?怎么没去家里坐坐啊?”刘昌芹打招呼道。

    “刚到家。一会过去。”李林笑着点头。

    他专注的听着牛大爷讲故事,不时还会问上那么一两句。

    “后边我的也记不住了,等我想起来在给你讲。”牛鸿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有机会我再牛大爷讲。”李林笑了笑,站起来在四处看了两眼,随后便是和牛鸿运道别。

    平安集团一副热闹的景象,看到李林回来,大家伙纷纷上前来打招呼,自打李长生去乡政府当了副乡长,村里的大小适宜虽然他也在一手掌握着,回来的时间却也少了一些。

    “大伯。通知乡亲们晚上七点,准时到村部开会,我有几件事要和大家说一说。”李林来到李志军旁边问道:“欣平姐最近怎么样?日子还算好吧?”

    “唉。你就别提她了,有这样的闺女真是能把人气死,一点也不争气啊。”李志军叹了口气,拉着李林来到了一边,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让别人听到了不但不会同情,到时候他的老脸也就丢光了。“前两天刚回来的,要死要活闹了两天,一张嘴就让我给借钱,一张口就两千万,你说这么多钱我去哪儿弄啊……”

    “还有你大哥,就更别提了,年前你不给我三百多万,这败家子到是好,出去赌博一股脑的都给输光了,还欠了两百多万的债务,我正愁该怎么解决这事呢……”

    听李志军说着,李林的眉毛就拧了起来,李欣平姑且不说,这个李富是什么货色他真的是在清楚不过,别说三百万,就是再给他三千万也经不住他花。

    “大伯。要我说干脆你就别管他。这样下去你和大伯母的日子怎么办?难道不考虑不考虑以后?”李林愤愤的说道。拳头也是忍不住攥了起来,他倒是不想管这闲事,可一想两个老人赚的钱就这么被挥霍了一空,一股子火便是在他心头烧了起来。

    “唉。林子。你没当爹你不懂啊,就算他在不争气,再怎么不成人,当爹的也下不了这个狠心。”李志军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林敏和双双都走了,你也就别回去了,一会到大伯哪儿坐一坐,马上就要去省里读书了吧?”

    “不到十天。”李林点头道。

    和李志军在外边聊了一小会,李林又到车间看了看,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他直接向平安大厦走了回去。

    “呦。这不是甩手掌柜的回来了么,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想要突击检查工作啊?”刘柔柔笑着站了起来。

    过了年,刘柔柔的长相好像有点变了,李林也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刘柔柔真的有了改变,就连她穿衣的风格也是变了不少,不再是那种万年不变的ol装,一身浅色的休闲装,扎着马尾辫,看上去还真是蛮好看的。

    知道刘柔柔在开玩笑,李林也就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刚到没一会,上来看看。”

    “我还以为你来突击检查呢。”刘柔柔轻轻一笑,给李林倒了一杯水拿了过来。“是不是准备要走了?”

    “你怎么知道的?”

    “村里的人都知道,你说我能不知道?”刘柔柔道:“上来应该是交代工作的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交代的,有你在这边肯定也不会有问题。”李林问道;“刘姐,最近村里有什么动静没?”

    “动静倒是没有,就是前几天王老四和老朱打了一架,两人都送到了派出所,当天就放回来了。”见李林不解,刘柔柔便是继续说道:“其他人都赚了钱,买了车,买了房,没分到钱的人能不眼红吗,特别是那个叫什么马秀芬的,前几天还大闹了一场,要死要活的,你说这能怪得了谁,还不是怪她自己……”

    李林默默的点头,出这种事他一点也不觉着意外,谁看了钱不眼红,朱春阳那张嘴本来就贱贱的,在加上冷嘲热讽来那么两句,要是不打起来反倒是有些奇怪。

    “都没受伤吧?”

    “那倒没有。李村长回来的及时。不然老朱可能真会挨揍,程亚军他们都要上手来着。”刘柔柔笑着道。“还别说,我喊了一声还蛮有用的呢。”

    李林忍不住一笑,“还是刘姐厉害……”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