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对不起,没钱。
    喝酒要找到对心情的人喝,不然,干脆就别喝,不但伤肝还伤心……

    “……”史俊强张了张嘴巴,也是看出了李林的态度,尴尬的道:“现在的年轻人烟酒都不差,像你这样的还真少,不过,这是好事嘛,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喝了还难受……”

    “小弟。你什么时候去上学?”李欣平端着饮料给李林满上。

    “还有十天不到。”李林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饮料,干脆就端起一碗白饭低着头对付起来。

    “什么时候回来啊?”李欣平追问道。

    李林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确定,也许很快就会回来,也许要等一段时间。”说着时他便是扫了坐在旁边的史雪松一眼,结果他就发现史雪松也在看他,眼神中还满是鄙夷之色。被他发现,史雪松马上就低下了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换作以往李林可能会觉着不爽,现在史雪松的言行举止在他这里根本起不到任何波澜,就和空气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小弟。姐回来其实是有事求你。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事。这次姐是真的走投无路了,这个忙也只有你才能帮上,算姐求你了行不行,不看别的,你就看看姐肚子里的孩子行不行……”李欣平试探了好几次,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小弟。上次的事也是我不对,你姐现在都好几个月了,每天债主上门要钱,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没好日子过吧,其实,对你来说一两千万也算不上什么大数目,只要你抬抬手,我们就度过难关了。”史雪松应和道。

    听两人说着,李林笑着点头,随口问道:“几个月了?”

    “四个多月了……”李欣平应了一声,忍不住伸手抚摸抚摸肚子,一张不算漂亮的脸蛋上散着浓浓的母性光环……

    听三个人说着,史俊强和林红都是仔细听着,两人真的是紧张坏了,本以为李林会当场拒绝,结果没想到他还笑着点头,看上去还一脸和善的模样。

    也就是说,只要李欣平张口借钱,这事还有戏!

    当即,史俊强便是悄然的给史雪松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很简单,说孩子干嘛,说重点!

    “小弟。你放心。只要你肯借钱给姐,姐一定会把这个钱还给你的。”李欣平说道。她其实也是尴尬的很,张嘴和李林借钱也是迫不得已,这次要是借不到钱,回去之后挨揍是小事,弄不好还要离婚。

    “对。这次我来打欠条。到时你姐不还你,你直接拿着欠条去法院告我。”史雪松连忙说道。

    看着两人无比迫切的模样,李林夹了一根芹菜塞在嘴里,过了片刻他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笔钱不是我不借你们,平安集团刚刚重建,市里又买了地皮,我现在手里也没那么多,前几天给乡亲们分红,我还是在银行借来的钱,现在真的是没空余的钱借给你们,要不,你们在等等?”

    “大伯。集团这批货马上就运走了吧?知不知道钱什么时候到账?”

    李林突然看过来,李志军也是一怔,但很快他便是明白了李林的意思,心头也是忍不住一叹,李林有多少钱他不是很清楚,但拿出个千八百万的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它之所以这么问,也不过是推脱一下而已。

    他能说什么?总不能说这小子有钱不愿意借吧?真要是这样,可能不但借不到钱,反而还会惹恼了他。

    也就是说李林将这个难题抛给了他,他还必须按照李林的意愿去回答。

    “刘经理到是没说钱什么时候到,我也没问过,不过刚刚送来了那么多药材,我想刘经理那边应该也没什么钱,上午我还听她打电话借贷款了,至于借没借出来就不得而知了。”李志军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平子。你小弟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他有钱不假,但都做了前期筹备,借钱的事就别提了。”

    “大伯。要不你去找刘经理问问。实在不行给平姐拿出来几万块,这钱算在我头上。等钱回来我在给她送过去。”李林无比认真的说道。

    “唉。几万块能解决什么问题,还是让你史叔自己想想办法吧。他认识的人多,应该也不差你这几万块了。”李志军端着酒杯道:“来来。先别说借钱的事儿了,还不如多喝两杯酒的好。”

    看着李志军和李林你一句我一句的,史俊强的眉毛就忍不住皱了皱,这两人明显是在唱双簧,钱不是不借,而是没有钱可借。接下来他还能说什么?只能是赔笑。

    “小弟。你真没钱?”李欣平张了张嘴,眼圈便是红了起来,她现在的情况真的是不好,原本住着一百七八十平米的楼房,前几天也被债主硬生生的轰了出来,身上值钱的东西更是被弄了个精光,唯一剩下的也就是几套衣服,还有这肚子里的孩子了。

    现在孩子还没出声,出生之后,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养育孩子,因为,欠的债实在是太多,光靠着史雪松那点工资,别说还债,就连利息的九牛一毛都不够!

    “平子。你小弟说没有肯定就是没有,要是有,他还不借给你吗?”李志军敲了敲酒杯,沉声道。

    李林也是苦笑着摇头,又是夹起来一根芹菜放在嘴里,一会功夫一碗米饭便是被他对付的差不多了,拿着手帕纸擦了擦油汪汪的嘴巴,“借的钱我这里没多少,现在手里还有个三五万块。等孩子出生给孩子买奶粉吧。”

    李林说着便是在兜里翻了翻,一大把银行卡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不用仔细看也有二十几张开外,其中有四五张黑色的卡片,那是某个银行的至尊卡,存款至少要在几个亿甚至几十亿左右才有资格得到的。

    看到李林拿着这一大把银行卡,在场的几人都是忍不住皱了皱眉,这就是所谓的没钱?这简直比啪啪打脸还疼,最主要的是,明明知道有钱,他们还不能说啥。

    总不能说你看你这么多卡,怎么可能没钱吧?

    那么,这小子就一定是故意的,他就是在故意给自己看的。

    正如他们想的一样,李林就是给他们看的,让他们看着钱干眼馋,却拿不到手,这种感觉岂不是很难过?就像是关在狗笼子里的狗,你在笼子外边丢下一根满是肉的骨头,无论它怎么努力也拿不到是一个道理。

    在一堆银行卡里选了一张黄色的抽了出来,李林便是给李欣平递了过去,“这里边是五万块。你收起来,算是我一番心意吧。”

    说罢,李林便是向后退了退直接下桌,退到椅子旁坐了下来,一大堆银行卡还在手里贱贱的把玩了起来。

    “平子。你小弟给你钱,快谢谢你小弟啊。”胡兰连忙说道,没好气的瞪了李欣平好几眼。

    “小弟。姐谢谢你。”李欣平说着,眼泪便是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有些感动,还有点失落。

    “小弟。姐夫没求过人,这次算我求你,这笔钱你就借给我们吧,就算是当牛做马,我也愿意。”史雪松说着便是把眼镜摘了下来,在几人错愕的目光中他就跪在了地上,“我们之前做的确实不对,我们狗眼看人低,姐夫向你道歉行不?还有你姐,你总不能看着她跟我一起过苦日子吧?”

    史雪松突然跪下来,李林倒是没想到,不过,这招苦肉计自然也是瞒不过他的眼睛,把玩着银行卡的手掌也是停了下来,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微微眯起,一句一顿的说道:“她过的好不好,不应该是你史雪松的事么?身为一个男人,能说出这样的话,你要不要脸?你欠债是你的事儿,少拿亲情来绑架,如果你真的没法过了,那正是我想看到的!”

    史俊强,林红,李志军,胡兰都是脸色一阵难看,虽然李林话说的难听,可是,句句话都是一针见血

    “唉。都是一家人这是闹什么。雪松,你快起来,你小弟也不是那个意思。”胡兰连忙打岔,生怕一会李林恼了,那这事就真的难办了。

    李欣平虽是她的女儿,可在胡兰的心里更看重的还是李富,有句老话叫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李欣平不管怎么样都是个女儿家,而李富则不然,他现在欠了一屁股债,这笔钱也要有人还才是,而李林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一旦惹恼了他,结果是什么样的,李林还是很清楚的。

    “林子。你说你想让我们怎么给你道歉,你才能原谅我们?”史俊强深吸了口气,努力的平复着心头的火气。

    现在落魄了,他说起话来也没了底气,换作以往这时候他可能都忍不住给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混蛋两拳了,老子看你还敢不敢装,管你是不是亲戚。

    “我说了,我没那么小气,为什么要道歉?”

    李林耸了耸肩,随后便是站了起来直接向外边走去,根本不把史俊强当成一回事儿。

    “你……”

    史俊强一咬牙一跺脚,险些没把桌子给掀翻了,原本自己还满怀歉意的来道歉,没想到又被这小子冷嘲热讽的数落了一顿……

    “林子。你等等。”

    见李林要走,胡兰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老李大哥。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什么态度啊,谁家的孩子这么和长辈说话,你这个当大伯的也不管管,他也太不把你当成一回事了吧?这不是打我们的脸,而是在打你的脸啊。”林红忍不住尖叫了起来。手掌在桌子上拍的啪啪直响。

    李志军叹了口气,心里却是说出来的滋味,李林的脾气他很清楚,瑕疵必报,他今天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提到管教,李志军更是无力的很,他那么优秀,还用人管吗?

    而且,李林对每个人都不一样,如果来借钱的不是史家人,哪怕换成村里随随便便一个乡亲,他都可能会慷慨解囊。

    “唉。亲家。这事你就别提了,不管怎么说林子不也给了平子五万块嘛?这已经不错了不是?”

    “他身价几百亿,给五万块你就满足了?哼,他也好意思拿得出手。”林红愤愤的道。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李志军就有点不高兴了,声音也是提了起来,“亲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别说李林身价几百亿,就算他富可敌国,他在你那里抢来的是怎么的?人家不是凭着自己本事赚来的?凭什么把真金白银拿出来白白送给你们?”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