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公司是我的
    被李志军一顿数落,林红气的一阵脸红,因为李志军说的确实有道理,李欣平结婚,李林慷慨解囊,一下就拿了五十万出来,现在结完婚了他又拿出来五万,一个姐弟关系,能拿出来五十多万,这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换成自己会这么做么?

    可是,就让李林这么走了,家里那些债主该怎么打发?两千万拿什么来还,李欣平手里这五万块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老李大哥。行行行。咱们别吵也别闹。我们来借钱是应该放低了姿态,可是,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儿女亲家,你总不能看着我们有难你不管吧?我们说话不管用,你这个当大伯的说句话总是能成的吧?”林红沉声说道。她现在真是急坏了,现在她都不敢回去,不然会被债主活活逼死。

    “我说话要是有用,还让你们三番五次过来?”李志军叹了口气,剩下半杯酒一饮而尽。“要我看咱们这亲戚要是能走就走下去,走不下去也没关系。至于平子,她是你们史家的人,她要是愿意和雪松过下去,她回来就是客人,要是她不想过了,回来还是我闺女……就这样吧,以后也别提钱的事了,我要是有我就帮忙,没有你们也别逼我……”

    “亲家。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你闺女过苦日子就撒手不管了?实话告诉你,要是今个这个忙你要是不帮,我看雪松也没必要和她过下去的必要了。”林红冷哼一声道:“要不是因为你们,林总能和我们断了关系?你们要是不让李林去送亲,能出这样的事儿?嫁到我们史家是你闺女的荣幸,我们没说啥,你倒是还来劲了。”

    李志军平时很和善,也是个老实人,可是,被这么数落还是第一次,特别是林红还把李欣平扯了出来,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事,简直比打他的脸还要疼。

    只见他啪的一声便是把酒杯拍在了桌子上,一张喝的红扑扑的脸也是沉了下来,“林红。做人留一线。你瞧不起我们农村人没什么。这话你第一次说我可以原谅你,再让我听到一次,别怪我李志军不念咱们儿女亲家关系,到时撕破了脸皮,对谁都不好。”

    他的手攥着酒杯咯吱咯吱直响,他现在恨不得狠狠的给林红两个大嘴巴子,可是,身边就有这么个正气的闺女,不管死活都要跟人家去过日子。

    林红可以把话说得难听,但他不能,为了闺女这口气窝囊气不忍下来也不行。

    “行了行了。你在这儿和李大哥喊有什么用,再说钱又不是他的。”史俊强摆了摆手制止两人,随后便是说道:“大哥。红子刚刚也是气话,跟一个老娘们生气岂不是显得咱们小气了不是?”

    “要我看。李林还是在生我们的气,李大哥,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要是没人帮忙,这个难关怕是很难过去。念在咱们好亲戚的份上,你去求求李林。咱们这当爹娘的,这么拼死拼活的赚钱,还不都是为了孩子嘛。”

    “况且。你这外孙马上就要出生了,咱们怎么也要给他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对不对?”

    听史俊强说着,李志军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沉吟了片刻便是点了点头。“你们坐着。我去求求林子,要是他愿意帮忙最好,不愿意帮忙,我也没办法……”

    “爸。你快去你快去,你去说林子肯定能答应你的。”李欣平连忙说道。被李志军狠狠的瞪了一眼,她才闭上嘴巴……

    有这样的闺女确实挺不幸的,她不是小孩子,已经快三十岁的人自己却提不起来,以后的日子还能好到什么地方去?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爸亲自去求小弟,他肯定能答应借钱出来的。”李欣平对着史俊强和林红说道。

    林红和史俊强对视一眼,彼此都泛起了一丝得意,这就是他们最想要的,李欣平就是他们的倚仗,只要一提离婚,李欣平就吓麻爪了,有这么个好儿媳妇,还用怕搞不定亲家?

    “林子。等等我。”

    胡兰追出去几百米,总算是追上了李林,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道:“林子。你别生气。你平姐没坏心思,她是鬼迷心窍了她。”

    李林笑着摇头道:“我没生气,大伯母。你快回去吧。”

    李林说的是实话,他确实没生气,因为把一个人当做空气的话,那么,不管他说什么也很难在心头起到波澜,再说,史家人似乎也真的没说什么,除了他们本身让人讨厌一些之外,说话还算是可以的。

    “唉。你不生气就行。你说这可怎么办啊……”胡兰叹了口气,急得直跺脚。

    “他们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再说。就算咱们为了平姐把这笔钱拿出来,姑且先不说他们还不还,两千万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可是,帮了这一次谁能保证没有下一次,现在最主要的是平姐自己能提起这口气,不能让史家人牵着鼻子走才成。”李林沉声说道。

    “你的意思大娘都知道。可谁让咱们有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胡兰叹了口气道:“林子。大娘也不求你,要不这样儿,你去找刘经理说说,实在不行把我们这一个月的入股分红拿出来,多少的也能帮他们一点,还有你那个不争气的大哥,欠了两百多万,你说……”

    胡兰说着便是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本以为日子会越来越好,可是,她怎么想不到会是这样儿,特别是一想起李富,她是又难过又气愤,三百多万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挥霍了个精光,还欠下这么多的外债……

    “林子。你大娘说的也是我想的,咱们半路退出来确实违背了规定,可咱们是亲叔侄关系,这个口子你就给我开一下,算是大伯求你了。”李志军大步走了过来,一时间忍不住老泪纵横起来。

    看着两人,李林也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退不退股,提不提前分红,这些都是小事,因为他的初衷不是借用这些钱,他是想带村里人富裕起来,可就让他们因为这事儿退了股,李林还真是有点不落忍……

    “你们的情况我都知道。现在也不是退股的时候,即便是亲叔侄关系,我不能为你们破例。”李林十分严肃的说道。

    “林子……”李志军抬起胳膊擦了擦眼泪,支吾半天也是没说出个什么来。他想张嘴借钱,可是又不好意思张口,毕竟,那不是小数。

    “你们回去吧。以后退股这事就别提了,就算是退股也要等年底。”李林摆了摆手,转身抬步向别墅走了回去。

    他刚走出去不远,山弯处便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几辆越野车飞快的开了过来,最前边的是一辆绿色的老版丰田霸道,跟在后边的是几辆吉普越野,虽然车子不怎么样,阵势却很是浩大,等车子全部从山弯露出来,一共有七八辆之多。

    看着开过来的几辆车,李林也只是稍稍停了一下,完全没当成一回事儿,换成以往他可能会忍不住停下来看一看,毕竟,那时车子对他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现在别说这几辆价值三四十万的车子,就连他自己的那辆路虎,他也不怎么看,确切的说,只是个代步工具而已。

    “军哥。我说了这钱我一定能还的起,不就是二百万吗,就是两千万我也能拿出来,你瞧瞧这栋大楼,还有这些工厂,难道还不值两百万?”最前边的车子里,李富翘着二郎腿,指着外边的工厂说道。

    “操。少给我扯淡。这些工厂都是你的?”赵军哼了一声道:“你小子要是敢骗我,今个老子就断了你的狗腿。”

    赵军个头不高,还很胖,圆头大脸的,一双眼睛也是很大,看上去蛮吓人的。

    他和李富一样儿,都是赌徒,也是李富的债主之一,不到一个月时间他就足足在李富哪儿套出来差不多一百七十万,现在李富还欠他足足有六十多万没还上。

    “军哥。说话别那么难听。咱们都是出来玩的,谁还不知道谁?实话告诉你,我要不是把钱都压在了工厂上,就你那仨瓜俩枣的,我还会差你的,这样儿,一会我给你拿一百万的药材,咱们就算两清了,以后你要是有用得到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李富得意的指了指前边的大货车道:“看没了,这一车货就一千多万,够你赚半辈子的。你那点钱我会还不起?”

    “嘿。没想到啊,小富原来是个大老板。深藏不露嘛,做人也低调……”坐在李富旁边的中年人将手里的钥匙丢给李富,“哥就是给你开个玩笑。你的车钥匙给你,哥怎么能要?不就三四十万而已,就算张哥陪你白玩了,那又有个啥子对不对?”

    “哼。你少给我假惺惺的,要不是看到老子有这些东西你还能给我钥匙?要钱时我可看你要的最欢。”李富狠狠的瞪了他旁边姓张的中年人,钥匙抓在手里把玩了起来。“几百万就把你们急成这样,也难怪你们这辈子发不了家。”

    被李富这一番数落,几人脸色都是有点难看,却也不敢多说了,不说别的光是前边这个平安大楼至少也能值个五千万,算一算李富至少也算个亿万富翁,几百万在他眼里还真不算什么。

    羡慕李富的同时,几人心里就有了想法,别看这小子有钱,赌桌上绝对是菜鸡,为何不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赢他一些,最好能让他输个几千万才好,那样的话,自己也就能金盆洗手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是,这集团是存在,却是李富虚构出来的,根本和他没有半分钱关系。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