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斟酌
    路途不远,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离,李林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种想法,刘柔柔是个谨慎的女人,如果不是出了问题, 刘柔柔不会让丁婆子过来找他。

    而且一下少了四箱药材,数错的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那么,也就只有第二种可能,那就是药材被偷,或者放在了什么地方。

    他最不希望的是前者,因为,现在集团里的员工差不多都是他的心腹,亦或者说是亲朋近邻,要真是查出来问题,这事把他夹在中间最难办,处理的太狠了不是,不处理还不是……

    “婶儿。什么时候发现的?”李林皱眉问道。

    “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对,最多不超过四十分钟,刘经理让我来时她已经点了三次货。每次都少四箱……应该不会查错的吧?”丁婆子说道:“林子。你说咱们的药材不会被谁偷着给藏起来了吧?等晚上下班在拿回去?”

    “有这种可能。”李林点了点头。

    现在他已经基本确定药材是被人藏起来或偷走了,因为,刘柔柔查了三四遍,而且每次都是差四箱,最重要的是,这些箱子不小,数量也不是太多,只有不到几百个箱子就算想查错其实也是很难的。

    平安集团工厂外边,刘柔柔俏脸冷峻,她手里拿着货单仔细的核对着, 丁婆子走了这一会儿她又是查了差不多两变,结果是完全一致的,足足少了四箱药材……

    为此她并没有急着去惊动乡亲们,而是在等着李林过来,有他在事情就会好办的多。

    “少了四箱。应该是丢了。”刘柔柔指着本子小声道:“每一箱药材都有编码,从1004到1008断货。”

    “都查对了?”

    “肯定不会有错,这次一共是六百二十箱药品。算上车上的这些,再加上地上放着的这些,一共是五百一十六箱,我查了六遍都是同样的结果……”刘柔柔沉声道:“现在怎么办?是先找药品?还是先询问员工?”

    看着忙忙活活的工人,也是平日里夕夕相处的乡亲,李林心头忍不住一叹,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可又不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四箱药品对他来说到时不算什么,这主要是性质问题,要真是某位乡亲起了贪心,那么,也只能从严处理,不管这人是谁,都是一样的。

    “让所有人都停下来,到工厂门口集合。”李林对着丁婆子道:“婶儿,你前后左右仔细的看一看,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你一个人不行让铁根叔和你一起去,再叫其他人也成,切记,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能藏东西的地方。知道吗?”

    “你放心。就算藏到地底下婶儿也给他挖出来,我到要看看是谁干的,这简直就是白眼狼干的事啊。”丁婆子愤愤的说着,急匆匆便是走开,在工厂的四周寻找了起来。

    “你觉着是被人藏起来了?”刘柔柔黛眉紧锁道。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可能?四个箱子不小,大白天就想着拿回家几乎是不可能的,再说,我大伯不还看着的吗?” 李林连连摇头,心里也是纳闷的很,这要是深更半夜丢了东西,他倒是不奇怪,可这光天化日的,几个大箱子竟然不翼而飞,莫不是长了翅膀……

    “你大伯是看着,难道就不会出问题?”刘柔柔说道。

    李林不是三岁的孩子,刘柔柔刚一说出来,他就明白了什么意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不可能。监守自盗这种事大伯绝对不会做,更何况他也不是那种人!”

    “人心隔肚皮,你又没钻到别人肚子里去看,你怎么知道不是这种人?”刘柔柔指了指堆了一地的货物道:“如果不是。这又怎么解释?难道是你自己偷的?”

    李林一愣,随后便是苦笑着道:“这些东西差不多都是我的,我有必要去偷?就算我光明正大拿走,谁能说什么?”

    “不过。我还是觉着不可能是大伯, 你不了解他,他这个人忠厚的很,这种事他真的不会去做。”

    “也许吧……”刘柔柔叹了口气道:“一旦是他,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毕竟你们是亲叔侄关系。我觉着你现在不应该把乡亲们召集过来,应该三思一下,至少也是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不是吗?”

    听刘柔柔这么一说,李林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也是有点拿捏不定, 但有一点他能确定,刘柔柔说的确实有道理,凡是无绝对,一旦是大伯做的,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是个问题,不能因为亲情就轻而易举的将这件事过去。即便是乡亲们不会说什么,但心里肯定也会不舒服,毕竟,集团不是家族企业,所有人都是股东之一!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李林皱了皱眉道。

    他相信刘柔柔的能力,更相信刘柔柔的决断,恐怕现在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果然,正如李林所想的一样,他刚问出口,刘柔柔就接了过去,稍许沉吟之后说道:“ 你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我也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就便宜了偷药材的人。”

    “这不可能……”李林当即打断刘柔柔的话,“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真的是大伯偷了药材,这件事也要处理。”

    刘柔柔轻轻点头,料到李林不会选择这第一种方法,当然,这也是正确的经营之道, 想要让企业继续发展壮大,严格的秩序是不可动摇的。

    “第二种也很简单, 如果是你大伯做的,你可以自掏腰包补上这个空缺,这样的话村里人不会知道, 至于你们叔侄两人怎么解决这件事,那是你的事儿。”刘柔柔深吸了口气道:“我觉着这第二种方法也是最好的,既能不让乡亲们知道,又可以挽回你大伯的面子……”

    李林再次摇头,这看似是两全其美,几箱药材对他来说也真的不是问题,但之前他已经几次强调这是兴致问题,再者说,他更相信大伯李志军的为人。

    “还有最后一个办法。”李林追问道。

    “最后一个办法很简单。我想你应该也想到了不是吗?”刘柔柔说道。

    李林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抽出一根烟点上抽了起来,一双眼睛也是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隙,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办法……

    足足过了五分钟,他才深吸了口气,清澈的无比的双目也是变得冷厉了起来,一字一顿的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彻查下去。不管是谁一定严办!”

    “你想好了?”

    看着眼前这个小男人,刘柔柔知道他现在一定是生气了,不然从他的脸上很难看到这样的表情。

    “等丁婶儿回来。”李林沉声说道。

    没让两人久等,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丁婆子便是气喘吁吁的赶了回来,她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粗气,摇头道:“没有。我都找遍了,只要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没有……”

    ”婶儿。你去通知乡亲们,到大楼外边集合,我有话说。” 李林沉声说道,随后他便是转身直接向大楼走了过去。一张还算英俊的脸阴沉无比,他最恨的就是这种偷鸡摸狗的人,上一次秦晓偷药材,当时他也很生气,恨不得直接扒了秦晓的皮, 但得知内情之后,这件事也就悄然的压了下来。

    “李林。真的不用再想了?你想想如果有人光天化日下能拿走药材,必然要经过你大伯同意,他要是不同意谁能拿的走?”刘柔柔一针见血的说道。

    “我知道。但我相信他的为人。”李林十分肯定的说道。这次他也只好赌出去了。

    两人刚到大楼前边,呼呼啦啦的一大片人便是从工厂走了出来,丁婆子并没有告诉他们怎么回事,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不解,就算要开会也不该是这个时候才是,工厂里的机器还在运转着,几辆大货车在门口都等了半天了。

    “林子怎么还突然让咱们过来了?丁婆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牛柏林不解的问道。

    “过去不就知道了,我不知道。”丁婆子摇头说道。她心里却在砰砰直跳,一双眼睛在这个人身上看一看,然后在向另外一个人看一看,觉着每个人都不像是贼。

    换做以前会发生这种事倒也不稀奇,可现在却不一样,家家户户都很有钱,最少的也是百万元户,谁会为了几箱药材冒险。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又是什么?

    “丁妹子。你这咋还卖上关子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就和大家伙说说嘛。 林子不会又要给咱们发福利吧?”朱‘德’福大声笑道:“我就知道跟林子准没跟错,这才几天又要分红了……”

    “呸。老‘朱’毛你就想美事吧,还给你分红,你咋不上天!”丁婆子没好气的啐了一口,随后也就不理会众人了,拉着铁根直接来到了一边,趴在他耳边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啥?”

    听丁婆子一说,铁根顿时就是长大了嘴巴,一双眼睛也是瞪了起来,一看丁婆子摆手,他声音赶紧就放低了下来,小声问道:“是谁干的?”

    “知道我还问你。你知不知道是谁拿的药材?”丁婆子白了他一眼,“这次怕是要出大事,我能看出来,这次林子绝对是生气了,谁要是偷了药品,怕是要完啊。”

    “我开叉车来着,没注意……”铁根倒吸了口冷气,随后便是连连摇头道:“你放心,这药品肯定不是我偷的便是。”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