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一人做事一人当
    确定不是李志军,李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灼灼目光依旧在众人身上看着,“大家都互相看一看,有没有人没过来!”

    “林子。老朱好像没来……”张喜说道。

    “对。老朱好像没来。不过,肯定不是这家伙,中午俺俩一起喝的酒,估计还在炕头上没起来呢。”朱‘德’福说道。“再说,这老小子你就是让他偷,他也不敢啊。”

    “谁说我没来,朱‘德’福,你特么就在背后说老子坏话,信不信老子回去搞你婆娘……”

    朱‘德’福话音未落,朱春阳便是歪里歪斜的从人堆里挤了出来,中午没少喝了酒,要不是他老婆叫他起来,他还不知道这边怎么回事。

    “老朱。今个集团丢了四箱药品。是不是你小子偷了去?”朱‘德’福大声质问道。

    “放你娘了个臭狗屁。老子中午和你一起喝的酒,你不知道?我还偷药材……我……”朱春阳说着说着脑子便是清醒了过来,话说到一半顿时卡住了,“林林子……你是说咱们集团丢了四箱药品?”

    看着朱春阳,李林无奈的点了点头。“没错。朱叔。刚好四箱,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朱春阳顿了顿,脸色也是变得难看了起来,先是瞧了李志军一眼,随后便是看向了李林。“林子。你是说上午那四箱子药品?”

    “老朱,你知道?”

    “娘的。老朱这药品不会真让你个王八蛋偷去了吧?”

    被几个人大声质问,被一堆人气势汹汹的盯着,朱春阳咬了咬牙道:“看什么看,你们看什么看?老子像是那种三只手的人吗?”

    “林子。那四箱药材不是你让送到县城去的么?怎么还说丢了?你这不是贼喊捉贼吗?”朱春阳说着说着便是吼了起来。

    这下不但众人一愣,就连李林也是忍不住一愣,“朱叔。你说是我让人送去的药品?什么时候的事儿?”

    “不正是上午吗?”朱春阳拍了拍脑门子道:“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是李富,对就是李富,上午那些车子你们应该都看到了吧?李富说是林子让志军兄弟去城里送药品,还说他刚好路过,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就帮他搬了四箱药品放在了车子上……难道这小子是来偷药材的?”

    哗……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下一刻众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志军的身上,不少人还向李志军投去了鄙夷的目光,刚刚装的那么像,原来全都是假的,要不是朱春阳知道内情,还真的差点被他的苦肉计给蒙骗过去。

    “老李。你咋能干这种事,我说药品这么被偷了,原来是你授意的啊,亏你还是林子的大伯,唉……”

    “李大哥。你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亏我们刚刚还替你说好话……”朱‘德’福皱眉道,要不是碍于李林和李志军这层关系,他现在都忍不住大骂出声了。

    李志军脸色真的是难看的很,一张老脸也是红扑扑的,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他也是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更是没想到李富竟然如此大胆,竟然干出这种事。但这个时候他又能说什么?总不能说不知道,更是不能把李富推出去,不管李富多不争气,毕竟,那也是他的儿子。

    李林也是在一边不断皱眉,那几辆车他也是亲眼看到的,当时也没当回事,更是没想到李富会如此下三滥,竟然干出如此不要脸的事儿。

    噗通……

    在众人无比惊讶的目光中,李志军双膝便是跪在了地上,“没错。药材是我让李富偷的,我想瞒天过海,既然被发现了我李志军也没什么好说的,是我对不起大家,对不起林子对我的信任……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唉。老李大哥。你这又是何苦,林子对你们真的不错啊。当时林子最落魄那会你们不但没帮他的忙,反而还落井下石,现在林子帮了你们这么多,你看你这是干嘛啊,这不是典型的恩将仇报嘛……”张喜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便是走了出去。

    “志军哥。你的人品我们都能信得过。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没人会怪罪你,林子更不会的。”丁婆子在一边说道。

    李志军看着众人,他沉重的摇了摇头道:“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也没什么难言之隐,大家也不必多问,林子。你说该怎么处罚我?去法院也没问题,谁让大伯贪心来着。我就是小人,恩将仇报的小人!”

    原本悬着的心已经放了下来,可李林根本没预料到还会出这种突发情况,李志军的人品他能信得过,可这时候他非要把所有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李林也确实是没什么办法。不过,他心里却清楚的很,药品被偷一定和李志军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肯定是李富一人所为。

    “大伯。既然你自己承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样儿,乡亲们都在这里,我之前说过的话大家也都听在耳中。既然说出去了就一定照办。”李林沉声说道。

    “林子。这哪能啊,这事儿肯定有隐情,李大哥绝对不是那种人,你还是想清楚了在做决定啊,咱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啊。”丁婆子急了,她知道李志军是什么人,对李富也是有些了解,很显然李志军就是在给李富顶罪……

    “林子。起诉什么起诉。你李林虽然是集团最大的股东,但是,我们不也是股东之一吗?我们决定不起诉李大哥,这四箱药品的钱,从我们分红的钱里边扣掉便是。大家伙有没有意见?”朱春阳大声喝道。

    “对,我们也不同意起诉……”

    “你们是亲叔侄,虽然是为了公司,但是,这事儿传出去对你李林也是没有半点好处啊,我看还是算了。”

    看着这一众人,李林知道这些人是在给他找台阶下,他刚要说话刘柔柔便是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黛眉紧锁着向他摇了摇头。小声道:“这事儿不是你大伯做的,不能冤枉了好人,你这么做就太糊涂了……”

    听刘柔柔这么一说,李林也是难堪的很,话都说了,在这么收回来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好在刘柔柔是那种特别圆滑的女人,只见她上前一步,俏脸十分严肃的道:“我是后来这个村子的,对乡亲们了解也不是很多,但和李叔叔也有过交集,他是什么样的人想必大家伙也都知道,既然这样,咱们也不能冤枉了好人,就都先散了吧,之后李林肯定会给大家伙一个满意的说法行不行?”

    “唉。这不就对了么,行了行了,大家伙就都散了吧。以后谁也别提这事了。”朱春阳笑呵呵的对着众人挥了挥手。“大家伙都散了散了。”

    “老李大哥,快起来吧,你在这儿跪着让林子怎么办,大家伙都清楚你的为人。怎么回事大家还不是心知肚明的嘛。”朱‘德’福上前拉着李志军的胳膊硬生生的把他给拉了起来。

    一会儿功夫黑压压的一片人便是走了差不多,只剩下李林李志军和刘柔柔三人,最后刘柔柔也是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大楼。

    “林子。是大伯对不起你……”李志军说着便是老泪纵横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李富都是大伯的儿子,这个时候我不能把他舍出来,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当爹的一片苦心。”

    李林眉宇紧锁,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大伯。我知道这事和你没关系,也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李富他这么做就应该为他所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难道你想让我就此放过他?你让我怎么给乡亲们一个交代?”

    噗通……

    一看李林面色冰冷,李志军便是再次跪了下来,拉着李林的胳膊道:“林子。算大伯求你了成不成?求你别为难你大哥……”

    “是他先为难的我。而不是我为难他!”

    李林冷冷的哼了一声,袖子一甩便是直接将李志军甩开,随后便是大步离开了大院,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了,后悔没听刘柔柔的,要是悄悄的将这件事解决,今个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丑。

    想到李富那张脸,他的拳头便是攥了起来,脸上也是泛起了冷色。

    “九哥。在县城帮我找个叫李富的人……”来到半山腰时,李林便是拨通了洪九的电话,将李富的大致样貌,还有情况仔细的好洪九说了一遍。

    找人这种事不要去找警察,即便他们能找到也是猴年马月,找洪九这些人办便是容易的多,因为他们身边的马仔很多,可以说遍布县城每一个地点,即便是躲在老鼠洞里的老鼠,他们也是能够分出来有几只。

    “老弟。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这么大的火气?要不要九哥帮你收拾一下这混蛋?”洪九笑着问道。

    很显然,李林现在是真的没心思和洪九逗下去,他摇了摇头道:“帮我找到他就成,剩下的你不用管,就这样!”说罢,他不等洪九再说便是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看着山底下的那三间大瓦房,他稍稍驻足片刻便是回到了别墅,知道一会李志军和胡兰肯定还会过来,索性直接将房门紧锁,躺在床上等待了起来。

    正如他想的一样,他刚回到别墅没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是响了起来,胡兰和李志军站在别墅门外急的直跺脚。

    “林子。你在不在。是大伯……”李志军大声的喊道。

    “林子。大伯母求你。就算你不看你大哥的份上,你也点看看你大伯是不是啊。”胡兰哭哭啼啼的说道:“要是你大哥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两个该怎么活,还有,你让他那个家怎么办啊,你嫂子都快生了……”

    听着门外两人不断的喊着,李林的脸色依旧冰冷,要是因为胡兰和李志军来求情就轻易的放过李富,那真是对他太宽容了,今天是偷药材,而且还是以这种卑劣的手段,下一次又要干什么谁敢保证?所谓的家贼难防说的正是李富这种人。

    铛铛铛……

    李志军再次用力敲了敲房门,不见房间里有动静,只听噗通一声他便是坐在了地上。

    “林子。你说,你怎么样才能放过你大哥,我知道你这次肯定不会轻饶他,但念在咱们一家人的份上,别伤了他的性命成不成……”李志军捂着脸眼泪顺着手指缝隙往外渗透着。他了解李林的脾气,没准真的会要了李富的命也说不准。

    “林子……你大哥马上就要有孩子了,虽然你大哥不是玩意,但孩子是无辜的,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下生就没父亲吧?”胡兰呜呜的哭着道。

    原本李林的脸色还冰冷万分,可听到父亲这两个字,在联想到自己,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触动了一般,下一刻他的脸色也就没那么冰冷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教训一下李富,让他长点记性还是很应该的。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