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老千
    “我希望不管我在也好,不在也好,你们要拿出同样的表现来,大家能不能做到?”说到最后一句时,李林的声音也是高亢了许多,脸色也是严肃了起来。

    “林子。就算你不说我们也知道该怎么做,难道还有人会和钱过不去?你就放心好了,你在与不在,我们都是一样的。”李长生十分严肃的道。

    “林子。你放心,我们肯定能做到。”

    “能做到……”

    众人大声喝道,洪亮的声音在山弯响彻。

    看着众人,李林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拉住了刘柔柔的手腕站在了他身边,“想必不用我说,大家应该也都认识刘经理了,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我在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 她叫刘柔柔,来自县城一家大公司,毕业于京城大学管理系,她的管理能力大家也都看到了。以前集团是她说的算,我希望以后也是她说的算,我希望乡亲们能够支持她的工作,大家能不能做到?”

    “能……”

    “能……”

    又是一阵大喝,直到李林再次摆手,大家的声音才落下来。

    “弄得这么严肃做什么,现在不是蛮好的嘛……”刘柔柔苦笑着摇头,心里却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一样!”李林摇头说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刘姐,你还有什么话和大家说没有?”李林问道。

    刘柔柔顿了顿,随后便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先是向众人弯腰问好,随后便是大声的讲了起来,将她的计划大致的说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厉害,从管理,到经营,再到发展,说的面面俱到,特别是她提出最后一个想法时,也是引起了一片雷鸣一般的掌声。

    她平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野心却不小,她竟然要把李长生说的那些村落全部联系起来,修建工厂,规模再次扩大,管理层更是要求提高知识水平。简单点说,她要自己开招聘会,雇佣更多的精英人才。

    “刘经理。以后我们就跟着你,我想一定能发大财的。”朱春阳咧着嘴巴嘿嘿笑道:“还有,我听说刘经理还是单身,这样儿,要是咱们村里的小伙谁合适,我也给刘经理介绍一位怎么样……”

    “谢谢。”

    刘柔柔抿嘴一笑道:“其实你们也不用感谢我,要感谢的人应该是李林,没有他,我也不会来到平安村,没有他也不会有平安集团,我也是给她打工的而已……”

    李林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得出刘柔柔话里有话,不过他却不打算接下去。

    “该说的我都说了。大家还有什么药补充的吗?”李林大声问了起来,见众人不吱声,他便是清了清嗓子,满是笑意的脸颊也是严肃了起来。“既然大家都没什么事了。我还有一件事要说,上午集团丢失药品的事大家都知道,因为这事给大家带来了困扰,我先为食言和大家道歉。”

    李林再次提起丢失药材的事,众人的目光便是不自觉的落在了李志军和胡兰的身上,看他们低着头,众人也是唏嘘不已,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好。

    “林子。这事儿就算了,大家也不会太在意的,不就是四箱药品嘛,怎么回事大家伙心里都明白,都一个村住着,你也不必太为难李大哥,他的为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是啊。最多也就是几百万,分到我们头上一个人也就几千块,我们没那么小气……”

    看着众人又一次劝解了起来,李林也是轻轻的点头,随后他便是看向了李志军,大声道:“大伯的为人什么样,我很清楚,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觉着这件事我应该和大家说清楚了为好。”

    “林子……不能说……”李志军连忙道:“这件事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和其他人真的没关系……”

    “林子……你大哥他……”胡兰急了,要是把李富说出来,那他的名誉将会一败涂地,从此脸面也会丢光。

    看着李志军和胡兰,李林少许犹豫之后,心里还是有了决定,“中午我和大伯在一起吃饭,他没时间做这件事,我可以用我的名誉向你们保证。”

    “真正偷走药材的人不是大伯,而是他的儿子李富,因为他欠下了巨额赌债,也就想到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欺骗了朱大叔给他拿药材,现在我已经抓到他了,他马上就会被带回来,大家想怎么处置他都行……”

    嘶……

    众人顿时吸了口冷气,没想到李林竟然抓到了李富,不过,听李林道出了事实真相,大家伙的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他们并不怪罪胡兰和李志军,甚至还有点同情他们,可对李富就不一样了……

    无论是农村还是城里,赌徒向来是不怎么受人待见的,而李富又用了这种见不得光,甚至连自己父亲都不顾的手段,只为了图个私利,这种人还用给他什么好的脸色?

    既然李林已经直接把话说破了,李志军和胡兰就算在想隐瞒也是无济于事,只见胡兰哆嗦了两下,随后便是瘫软的倒了下去,幸好旁边的丁婆子拉她一把,这才没倒下。

    “是我李志军对不住大家, 生出来这么个不孝子,我请求你们不要责怪李富,什么事儿都找我算行不行啊……”李志军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老李大哥。你这样儿没用,李富什么品行我们都清楚,只是一直没人说出来而已,你年底分红了几百万被他败光,现在还欠下了赌债,偷了药品我们倒是不会太在意,但是,你这么一再纵容他,也不是个事儿对不对?”李长生叹了口气道:“我觉着林子这个做法就很对,人不怕有错,但有错一定要改才是……”

    “要我说。这件事咱们不但要办,还要严办,现在他是赌博,偷窃,以后谁能保证他会做出什么来?真要是杀人放火,到时你们老两口后悔也来不及!”

    滴滴滴……

    李长生正大声说着时,两辆车便是飞快的向着村部这边开了过来,前边那辆赫然就是洪九的宝马七系,后边跟着的是一辆老款绿色的丰田霸道。

    前边的车子里洪九和徐培培坐在里边,后边的车子里人便是挤了好几个,有几个头发染得花红柳绿的年轻人,他们的手里拎着寒光闪闪的砍刀,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另外三人便是李富,张哥,还有赵军,这时三人狼狈万分,特别是李富,他的头发有些凌乱,鼻子孔还有血迹,身上的衣服也是被撕的不像样子,眼眶上也是不知道中了几拳,已经红肿淤青了起来。

    而张哥和赵军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脸上显然也是挨了不少拳,鲜血还顺着嘴角往外流着。

    “老赵。你在县城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混混,你说你,怎么还干老千这种事,你臊不臊得慌啊?”年轻人笑眯眯的看着赵军,一看赵军瞪眼,他便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去,打的啪嚓一声十分的清脆,“操。说你混的有头有脸你还来劲了,瞪谁呢?信不信爷剁了你?”

    “小哥。别别别。别这样儿,军哥不是那个意思……”张哥连忙在一边说情。

    啪……

    结果他还说完,另一个年轻人便是狠狠的一个大嘴巴抽在他的脸上,“**,问你了没?谁给你的脸让你插的嘴?还他妈敢管闲事!”

    “爷,爷,我错了。能不能告诉我们九哥为什么和我们过不去,我们好像也没什么交集啊……”赵军说道:“九哥找我们,是不是有误会啊,不会是弄错了吧?就算是我们得罪了九哥,我给九哥道歉还不行啊……”

    啪……

    年轻人又一个大嘴巴子甩在赵军的脸上,“九哥做的事儿什么时候还要向你解释了?妈的,真是给脸不要脸,实话告诉你,今个就你这老老千就是九哥最看不惯的,别惹毛了九哥,不然把你剁碎了喂鱼!”

    “这是什么地方?你们这是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李富贴着窗子向外看着,总觉着眼前的景象熟悉的很。似曾相识。

    啪!

    年轻人二话不说便是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随后又是一记直拳轰在了他的鼻子上,“傻逼。人家几个人和你玩,你还一口一个大哥,输死你活该。告诉你,九哥这次找的就是你!”

    “什么九哥,他找我做什么?”李富一脸的茫然,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小时以前,他正和赵军张哥等人玩的不亦乐乎,还赢了三十多万,结果就在他玩的正高兴,准备下重注赢回来一些时,这些人便是突然冲进了屋子,二话不说便是打成了一片,要不是他躲得快险些被一刀劈成两半……

    在之后便是被这些人带上了车子,一路上除了挨揍之外,几乎就没别的,还有这个九哥,他就更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根本就没这么个人。

    “问你妈这么多干嘛,老子要是知道还揍你?”黄毛愤愤的骂了一声,指了指赵军道:“这王八是老千,你给我揍他,往死里揍。”

    李富一怔,下意识的便是指向了他自己,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的是我?”

    “废话,不是你难道还是你爹啊。”黄毛一拳便是再次砸在李富的脸上,痛的李富嗷一声惨叫。

    比黄毛砸了两拳,李富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抡起拳头便是向着赵军打了过去,他不是傻子,刚刚黄毛的话他也都听见了,赵军和张哥是老千,以前他就觉着这两个人在圈他,可是,陷得越来越深,他也是不能不被牵着鼻子走。

    现在都变成了这个德行,趁着这个机会不狠狠的收拾他们一番,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后边车子砰砰直响,前边徐培培和洪九根本就全然没当回事,这时徐培培正想着怎么着找李林要一些美容药,因为,她隐隐的觉着,李林身上一定还有更好的产品,至于钱,那都不是事,只要鞥用钱搞定的事情,那就不算事。

    “九哥。你说林子让你抓这几个人做什么?还带到村子里来,不会出什么事吧?”徐培培笑着问道。

    “我感觉这次不一般啊,这小子打电话时可是有杀气的。”洪九咧咧嘴巴道:“估计那个家伙和他一定有关系,你没觉着名字都很相似……”

    “李富……李林……”

    徐培培喃喃自语,随后也是摇了摇头,这事儿倒是不好说,毕竟,李是大姓,只要想找绝对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管那么多,反正一会儿我要和林子要美容药,九哥,一会儿他要是不给,你就要,知道了不?”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