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死性不改
    “我觉着你说应该比我更管用!”洪九笑着说。

    “什么嘛,你是他九哥,生死之交,难道不比我说话有力度?”徐培培道。

    “唉。这你就不懂了,生死之交才不好意思开口嘛,要是我真的开口要了,他肯定会给,那多不好意思。”洪九咧咧嘴巴道:“这小子最怕女人,只要你用上那么一点点功夫,肯定能够得逞的。不信咱们就试试看……”

    提起李林怕女人这事,徐培培倒也是听过,大多数都是关于他和蔡文雅的事,她就想不明白,李林为什么怕蔡文雅,按理说,这确实有点不大应该。

    “这个林子也真是……竟然会怕一个女人……”徐培培摇头说道。

    “什么叫怕一个女人,他是见了女人就害怕……”洪九翻了翻眼皮道:“你忘了他第一次到家里送药材时的景象了?最后不是被你吓的灰溜溜的给逃走了?”

    提起这事,徐培培也是想笑,她抬头向前看去,只见前边站着密密麻麻的一片人,很快,她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一张漂亮妩媚的脸蛋也是挂上了笑意,“九哥。 你看林子,今个穿的还蛮正式的,也算是个帅哥……”

    “那当然……我洪九的兄弟什么时候差了!”洪九咧嘴一笑,车子开快了一些,很快车子便是停在了村部的后边,在一众人身前停了下来。

    乡亲们虽然都有钱了,但见识的世面却不多,一看到洪九这宝马七系,一个个的都忍不住眼睛亮了起来,忍不住议论纷纷的,等洪九和徐培培在车上下来,大家伙便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平安集团正是城里的那天,洪九也曾来过,之前也来过,虽然没什么交集,但也知道这人是李林的朋友,也是那些变态的大老板之一。

    在看到徐培培时,一些大老爷们的眼珠子险些没掉出来,因为徐培培真的很漂亮,而且她的穿衣也十分大胆,虽然是生过孩子的人,但是身材也依旧火爆,特别是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笔直而修长……

    “九哥。嫂子。你们来了。”李林上前和两人打招呼,“深更半夜麻烦你们过来,真是不好意思。”

    “哈哈。说什么呢,又犯贱是不是?”洪九作势在李林的肩膀上锤了一下,随后便是看向了站在旁边的众位乡亲,“乡亲们好。我是洪九,四十不到,岁数大的叫我老九,兄弟也成,岁数小的叫一声九哥,我老弟也这么叫我……”说着,洪九便是拍了拍李林的肩膀。

    “洪老板好。”乡亲们也是给洪九打起了招呼。

    “唉。你瞧瞧你瞧瞧,这乡里的人就是好,打招呼也这么热情……”洪九又是向众人挥了挥手,随后便是指向了后边刚刚停下来的丰田霸道,“老弟,你要的人哥给你带来了。哥几个,把人给我拉下来!”

    听洪九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后边的丰田霸道上,只见几个年纪轻轻人提着闪着寒光的砍刀跳了下来。

    不用想乡亲们也是知道这些都是一些什么人,特别是看到砍刀时,大家伙便是忍不住一颤,神色还有点紧张,这些混混他们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说过,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打家劫舍都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儿。

    一群老实人,面对一些穷凶极恶的恶徒,他们要是不害怕才怪!

    “操……给我滚下来。”黄毛混混拎着砍刀怒指着车中,随后便是砰的一脚踹了进去,车子里顿时传来一声惨叫。

    看到这个景象,乡亲们更害怕了,什么时候见过如此阵势,这简直比那些警察的到来还要吓人。

    “五子。你给我小声点,脏话少给我说,吓到乡亲们看老子不收拾你!”洪九对着黄毛喝了一声,随后歉意的看着乡亲们,“大家都别害怕,这些是我兄弟,不会伤害你们的……”

    砰!

    车子内又是传来了几声闷响,很快赵军便是被两个年轻人硬生生的给扯了出来,他还没等出声,两个黄毛便是对着他疯狂的招呼了起来,脚尖踢在他身上砰砰的直响,闷声不断,惨叫声更是一声接着一声。

    张哥的情况也不比赵军好到什么地方去,相比赵军他要聪明一些,但这些小混混最恨的也就是他这种人,一顿胖打很快也是没了人样儿。

    “九哥。不会抓错人了吧?”看着这两个陌生人,李林便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你要的人在车上,这就下来了。”洪九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这俩混蛋是老千。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种人,男子汉做事光明磊落,这种事也能干出来,真是不要脸……”

    “还有,你让我抓那个小子,简直就是个傻逼,和这些老千玩还能玩的那么来兴致,操,早晚不点输死!”洪九骂了两声,对着年轻黄毛骂道:“手脚都他妈给我麻利着点,赶紧把人给我拉下来。”

    两个黄毛也不怠慢,一拳一拳的向车子里打去,车子内惨叫声也是不绝于耳。

    听到惨叫声,李林美宇之间便是泛起了冷色,别人的声音也许他听出来,但是李富的声音让他一下就是辨别了出来。

    也许是因为李富的公鸭嗓子太独特了一些,他刚惨叫出声,乡亲们的面色也就凝重了起来,特别是李志军和胡兰两人身子直发抖,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车门,不时在向李林看上一眼。

    “把人拉过来!”

    李林低沉的喝了一声,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一双眼睛瞬时间眯成了细细的一条缝隙,这一刻他等了许久了,现在不用碍于大伯的面子,他可以随便收拾李富。

    听到李林的喝声,剧烈挣扎的李富突然便是停了下来,下一刻便是向着李林看了过去,当看到那张略有些英俊,带着那么几分笑意的脸颊时,他的眉头便是锁了起来,紧接着他便是向四下看去,只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正在盯着他,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是写满了不屑和鄙夷之色。

    “孽子。李富你这个孽子。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李志军咆哮了一声,突然便是冲了上去,一脚便是踹在了李富的肩膀上直接将其掀飞了出去。

    “爸。你打我做什么?我哪里错了……”李富捂着脸大声的喊道。

    “哪里错了?死到临头你还狡辩,我李志军这辈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李志军大吼着,随手便是将牛鸿运手里的拐杖拿了去过,对着李富便是劈头盖脸打了起来。

    “爸。我到底什么地方错了,你倒是说出来啊,就算你打死我,我都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李富捂着头,尽量的躲着拐棍,不过连续挨了几下,他的脸上很快便是没了样子,鲜血顺着鼻孔向外流淌着……

    李富不狡辩还好,这一狡辩让众人也是忍不住摇头,没想到李富的品行竟然如此恶劣,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悔改,竟然还抱着侥幸心理……

    “李大哥。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朱春阳在一边作势的喊了一声。他心里却恨不得李志军一棍子打死李富这个混蛋。

    “大伯。你住手。我和他说。”

    李林低沉的声音自李志军的身后响了起来。

    “林子。你别管。让我教训这个不孝的东西,偷鸡摸狗,吃个嫖赌,你说他那样儿没沾上,今个我就给乡亲们一个交代。”李志军说着便是抡起拐棍狠狠的抽在了李富的后背上,打的李富顿时惨叫了一声。

    看着李志军殴打李富,李林的脸色难看的很,他不是傻子,也没少打过人,李志军之所以抢在他前头教训李富,一是为了做给乡亲们看,博得乡亲们的同情,这样一来可能乡亲们心一软这事也就过去了。二来,李志军自己动手也不会太重,拐棍打在李富身上也不过是皮外伤而已。根本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如果换做李林或者换成另外一个人,可能就不会是这样,就算李富不被打死,恐怕结果也不是太好。

    想到这里,李林的脸色就更冷了,当即便是爆喝了一声:“给我住手!”

    一听李林的声音沉了下来,李志军身子便是一颤,抡起来的拐棍也只好落下,因为,他根本无法左右李林,更无法阻止他要做什么事。

    “大伯。这里没你的事。想教训他就回家去,那是你们的家事!”李林冰冷的看着李志军,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富的身上,松开的手也是攥了起来。

    李林看着他,李富自然也在看着李林,两人四目相对便是擦起了火花,仿佛仇人再次见面一般。

    李富先是冷哼了一声,随后便是指着李林冷笑起来,“李林,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老子会怕你?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个野种而已,少在老子面前装的跟个爷是的,你算个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

    “还有你们,你们都算什么东西?在我李富眼里,你们连狗都不如……”李富指着众位乡亲大声骂道。

    被李富指着鼻子骂,乡亲们脸色也是一阵难看,恨不得上前直接打死这个畜生,不过,这时候他们还是忍了下来,因为,他们很清楚李林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放过这个畜生。

    注视着李富,李林的脸色阴沉的可怕,“畜生”这两个字如同一根刺一般狠狠的扎在了他的心上,特别是这两个字还是从李富的嘴里冒出来的。

    “找死!”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