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按规矩办事
    一看到这情形,众人脸色都凝重了起来,嗓子眼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赵军和张哥则是傻眼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找上了他们,而且还拿起了砍刀,不过,他们也看了半天了,也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当下两人便是连连求饶了起来。

    “兄弟。你别动火。偷药材的事儿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李富说集团是他的,答应用药品当赌债的。”张哥连忙说道:“赢李富的钱,我们如数还回来,只要你肯放了我们,怎么样都成啊。”

    “哥们,我们赌博是赢了钱,可偷药材和我们真的没半点关系,冤有头债有主,就算算账你也不应该找到我们头上才对……”赵军赶忙解释,不知怎么的,一看到李林的脸,确切的说是那双清澈的眼睛他就害怕,心里更是没底。

    “你们说的没错。药材确实不是你们偷的,赌博输赢也正常,可是,你们出老千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按照赌桌上的规矩,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办吧?”李林冰冷的注视着两人,随后便是对着他旁边的年轻人喝道:“把他们两个给我按在地上!”

    赵军和张哥都是赌场上的老油条,出老千被抓之后是什么下场没人比他们更清楚,当即,两人脸色大变,赵军直接跪在了地上,“爷。别别别。有什么话好说,有什么话好说。只要你肯放过我们,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行不行……”

    没等他说完,两个年轻人便是上前将他按在了地上,一只手也是被硬生生的按在了一块石板之上。

    “如果换做是我出老千,你会放过我么?”李林笑眯眯的看着赵军,“你那点东西还是留着自己用的好,因为,在我眼里什么都不算!”

    说罢,李林的脸色突然一变,手里的砍刀毫不犹豫的砍了下去,转瞬间赵军的那只肥嘟嘟的手便是和胳膊分成了两半……

    啊……

    惨叫声撕彻着漆黑的夜空,在整个平安村的上空回荡不绝。

    被斩断了手掌,赵军顿时蜷缩在地上翻滚了起来,手腕处鲜血飙射而出,猛地抽搐了几下,他便是死了过去。

    嘶……

    看到这个景象,所有人都是忍不住身体一颤,脸色也是变得煞白,村里的乡亲们更是直哆嗦,一直以来李林在他们的眼里都是那种特别和顺的人,哪怕是说句话也不会把声音提的特别高,而且还很善良,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他们才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单薄,很善良的年轻人,也是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天啊……”

    “吓死我了……”

    “林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这这这……”

    乡亲们喃喃的说着,身子也不自觉的冷了下来,也是暗自庆幸没和李林作对,不然一定会死的特别的惨。

    咕咚……

    站在一边的李富狠狠吞了口口水,心脏更是砰砰的跳了起来,心里暗暗想着,如果不是乡亲们求情,如果李林不是顾及这份亲情,那么,现在他的手可能也就不复存在了,想到这里,他还忍不住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掌。

    “爷爷。爷爷。您是爷爷。我真错了……”

    被两个年轻人擒住了胳膊,张哥大声求饶了起来,眼泪噼里啪啦的顺着眼角掉落下来,他用力的往回抽手,可奈何根本动弹不得。

    李林也懒得和他废话,对待这种人就要用最好的办法,当下,他便是再次将砍刀抡了起来,手起刀落之间,张哥那只出老千的手便是被砍了下来。

    相比赵军,张哥明显没那么坚强,没等李林看下去时,他就已经晕死了过去,惨叫声也是没传出来。

    看着晕死在地的两人,李林便是将砍刀丢在地上,他脸不红气不喘,仿佛刚刚剁掉别人手掌的人不是他一般。他微微一笑,看着脸色煞白的乡亲们道:“今天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没什么事大家就都先回去吧……”

    “林子。你没事吧……”

    “林子。唉……”

    “我没事,大家都散了吧,从明天开始,平安集团还是平安集团,今天的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我不希望有人在提起来。”李林对着众人再次挥了挥手,示意大家离开。

    哇……

    乡亲们刚刚一走,站在一边的刘柔柔便是捂着嘴巴吐了起来,她从来没见到过如此血腥的一幕,特别是鲜血飞溅时的景象,让她忍不住反胃。

    “刘姐。你没事吧?”李林走上前,手掌轻轻的给刘柔柔拍打着后背,看上去温柔的很,和刚刚截然相反,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刘柔柔擦了擦嘴角,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儿,就是有点不太适应,没什么事我也先回去了。”

    “要不。我去送你?”

    “不用,我和乡亲们一起回去就成,没多远。”刘柔柔说。

    呼呼啦啦一片人都离开了,村部的房后也变得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洪九徐培培李林几人,徐培培也是个女人,不过,这种血腥的场面她见过,而且还不是一次半次,早就司空见惯了,也就没和刘柔柔一样吐出来,反而和没事人一样。

    “老弟。厉害。”

    徐培培给李林竖起了大拇指,咯咯笑着道:“你刚刚简直帅爆了,要是被那些姑娘看到说不定都爱死你了!”

    李林无语的看着徐培培道:“嫂子。你就别拿我开涮了。”

    “什么叫开涮啊,你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当时嫂子能跟你九哥,不也因为这个,每个女人心中的英雄都是不一样的,在我们眼里这才是英雄……”徐培培咯咯一笑,眸子便是一转,“老弟。嫂子这么远给你送人来,你是不是要表示一下……我听说你那个美容药特别棒,要不,给嫂子两瓶……”

    “靠。你这娘们,这个时候还不忘了美容药,搞什么嘛,再说,给老弟送个人这才多大点事儿,你还狮子大开口,一张口就两瓶两瓶的。”洪九在一边作势大骂,悄悄的给徐培培使了个眼色,“老弟。别给她那么多,那么贵重的东西,给她一瓶就行了。”

    听着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李林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很明显,这两人是在唱双簧,而且唱的还是特别低级的那种,明眼人一下就能听出来。

    “只要嫂子开口。别说两瓶美容药,多少我都肯给。”李林微微一笑,像是变戏法一般手里便是多了几个瓶子。“嫂子。这些美容药不是上好的,但比市面上的要好很多,你先拿着,等我配制出更好的美容药,一定多送你几瓶!”

    “哎呦。什么嘛,老弟配制出来的东西还有不好的,嫂子收了收了。”不等李林说完,徐培培已经将小瓶子抢到了手里,随后便是咯咯的笑了起来。

    对于一个爱美的女人来说,化妆品是不可或缺的,好的化妆品更是有着致命诱惑,而李林配制的化妆品无疑是极品中的极品,虽然他嘴里说不是好的化妆品,可在别人眼里就不一样了。

    “这娘们也真是。”洪九没好气的骂了一声。

    “你们不是早就串通好了的?”李林笑眯眯的说道:“九哥。下次高明一点,你说谎的样子一点都不像……”

    哈哈哈……

    被李林当场揭穿,洪九不但没觉着尴尬,反而大笑了起来,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回去吧,这两个人交给九哥,他们不敢怎么样,过几天别忘了进城,哥几个要给你践行。”

    “老弟。再见。”

    “再见。”

    李林微笑着和徐培培挥了挥手,直到目送两人离开,他才转身向回走去。

    村部距离别墅不远,这一路他却走得很慢很慢,东看看西看看,刚好天气阴了下来,零零星星的小雨点落在地面上,泥土散出来的清香让他有些沉醉。

    他没急着回到别墅,而是向着木伦河走了过去,没有了农作物和齐肩高的草荒,抬眼眺望,木伦河便是呈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站在木伦河畔,看着并不湍急的河水,李林的嘴角便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里充满了回忆,很多个回忆,夕阳下那个已经濒临死亡的少年,如今竟然变成了富甲一方的大老板,而且这个人还是他自己,这让他着实有些唏嘘。

    除此之外,还有河畔那道缓缓走来的倩影,那张恬静释然的脸颊,那张只要轻轻一笑就能让他美上半天的脸颊也是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

    “她还好吧……”

    李林默默的念叨着,想着齐芳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心头也是有些思念。

    不知道在河畔边上坐了多久,直到天际上仅有的几颗繁星也随着时间推移消失在视线中时,李林才起身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里。

    ---------

    阳光明媚,春风拂面,彩云山深处的老林,李林端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他双目紧闭,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颊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下巴颏上也是沾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胡渣……

    “破!”

    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他的嘴角渗透而出,手指突然指向远处的一块足有两三人高的大石头,一枚金色的气弹便是直接轰在上边,下一刻,两三米高坚硬无比的大青石顿时炸开,一块块不足鸡蛋大的石子在天空中飞溅了起来。

    “八荒决!”

    李林嘴角再动,手掌画出一道十分玄妙奇异的弧线,飞溅在天空中的石子便是瞬间定格,飞速凝聚在一起,随着法印变幻不定,石子聚而散,散而聚,只用了短短不到一秒便是足足有八种变化,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发现,每一次变化之后,力量也是变强很多,而且还是以几何倍数在暴涨,到最后第八种变化时,恐怖的力量已经让空气变形扭曲。甚至还有撕裂空间的迹象。

    “还不错……”

    笑了笑,李林便是在大石头上跳了下来,连续修炼了七天的成果,也是他当下能够用的最强法术之一!

    看了眼时间,距离开学的日子已然是越来越近,两天前他也接到了兰正茂的电话,他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李林在开学之前一定要赶到,除了上学之外还有一件事要他帮忙……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