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不太和善
    这是个满身媚骨的女人,你看到她的第一眼不自觉的就会想到一样生活必需品,它就是床!

    如果说长相,她似乎并没有蔡文雅息红颜等女人漂亮,但身上散出来的那股子独特味道会让任何一个男人癫狂。

    蔡文雅虽然也很媚,但是,和这个女人一比,还真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一个是表现出来的,一个是天生的,后者并没有说话,也没抛什么媚眼之类的,可一看到她,李林也是忍不住一颤,下一刻便是将目光移开到一边。

    他现在终于明白陈震为什么会变成那副德行了,这并不能怪他,换成任何一个男人能做到他那样儿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李林也只是短暂的失神儿而已,因为他被蔡文雅调戏过无数次,虽然有些惊讶,但这个女人也不足以让他为之失神儿,亦或者说被她的美艳所迷倒。

    女人是奇怪的动物,男人也是一样,即便是站着三个人,那两个年轻男子身材高大挺拔也足够抢眼,但是,男人的目光总是会先落在女人的身上,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异性相吸的原因。

    在这女子身上看了看,李林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她旁边的两个年轻人身上,其中一个身材略高的年轻人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他一头不长不短漆黑的头发修剪的十分有型,给人一种干净利索的感觉,他的脸颊方方正正,肤色不白不黑刚好是那种小麦肤色,看上去十分的健康,除了身材发型脸型之外,他身上最引人注意的便是那双不大不小的眼睛,黑眼仁占据了整只眼球的大部分面积,黑色的瞳孔十分的深邃。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而站在他旁边的年轻人相对而言就要差了那么一点,他个头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身材不算挺拔,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干瘦,他的肤色很白,甚至白的有点吓人,即便是和站在他旁边的女子相比也不遑多让,特别是他的眼睛,光芒有些涣散,仿佛刚刚大病初愈的患者一般。

    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李林便是摇了摇头,很现任,这个家伙不是泡过的女人太多就是飞机飞的太多,俨然就是一副肾虚的模样。

    “这位就是凌大小姐,旁边那两位是她的堂弟,身材矮小的是凌老的亲孙子凌玉常,身材高大的这位是凌老弟弟的孙子凌楚。”趁着没下车之前,陈震赶紧给李林介绍起来,要不是兰正茂在车上坐着,他还想问问李林,凌大小姐漂不漂亮的。

    “嗯。我知道了,下车吧。”李林微微一笑,随后便是推开了他那侧的车门下了车子。

    兰正茂先他一步下车,站在车子旁边的三个人已经开始和兰正茂打起了招呼,看上去还算客气。

    “兰老。多日不见。”凌大小姐微笑着上前和兰正茂打招呼。

    “嗯。多日不见。”兰正茂笑着点了点头道:“凌蔷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懂事,老凌有你这么个孙女,这辈子算是没白活。”

    “兰老过奖。”凌大小姐轻轻一笑,好似对兰正茂的夸赞并不怎么感冒,下一刻她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兰老。这位就是您在电话上说的那位医生?看上去蛮年轻的……”

    “对。就是他。”兰正茂担心李林害怕,就上前一步拉着李林的胳膊道:“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请来的医生,是专程给老凌瞧病的。李林,这位是凌老的孙女,她叫凌蔷。这位是凌玉常,是老凌的长孙,也是未来凌风的接班人……”

    “还有这位,也是凌老的孙子凌楚。”

    李林在打量这三个人的同时,三人的目光也落他身上许久了,凌蔷顿了顿,随后便是落落大方的上前一步,她伸出纤纤玉手,很有礼貌的道:“你好。我叫凌蔷……”凌蔷自我介绍特别简单,没有添加任何修饰。

    “李林。”李林也是伸出了手,宽大的手掌抓在凌蔷纤细的手指上,滑滑的,不过,他倒也没像个猪哥一样拉着凌蔷的手不放开,只是象征性的碰了碰便是松开了。

    “你好。我叫凌楚,欢迎李医生来凌家大院。”凌楚上前一步,贪图十分的优雅,给人一种翩翩君子的感觉。

    “你好。”

    李林和凌楚握了握手,下一刻他便是向着凌玉常看了过去,将收回来的手伸了出来,“你好。我叫李林。是专程来给凌老瞧病的……”

    结果,他手是伸出去了,可凌玉常却没伸手的意思,眼神中更是挂着几分不屑之色,手掌背在身后很是不友善。

    这不但让李林一怔,脸上也是写满了尴尬,兰正茂和陈震也是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下一刻两人便是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凌玉常竟然如此,这简直有点过分。

    凌蔷和凌楚也是皱了皱眉,凌蔷轻轻的咳了一声,提醒道:“玉常。李医生和你打招呼,还愣着干嘛……”

    “玉常。李医生……”凌楚提醒道。

    “一边去。难道我没看见?什么时候轮到你提醒我了?”凌玉常扫了凌楚一眼,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不过依旧没有伸手的意思,“进来吧。”

    凌玉常说完直接转身向别墅里边走去,看着他的背影,李林也是无奈的摇头,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遇到,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遇到,老一辈纵横天下,后一辈教管无方成为二世祖似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

    有这样的继承人,任他凌家有千亿家财富可敌国,终有一天还是会没落,这到底是可悲,还是可悲,还是可悲……

    “李医生。不好意思。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凌蔷尴尬的说道,她心里也是不舒服的很,但这个时候确实又不好多说,真的闹起来会更尴尬。

    “玉常的脾气有些怪。李医生请见谅,凌楚替他向你道歉。”凌楚说着便是十分严肃的弯下了腰给他鞠了一躬。

    看着这两人,李林微微一笑,摇头道:“我没那么小气,富贵人家的孩子都会有些脾气,这不难理解,我只是来瞧病的。”

    凌蔷和凌楚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是闪过了一丝惊讶,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举止已经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如果刚刚李林和凌玉常调换过来,他们毫不怀疑凌玉常会当场发作,很有可能会一个大嘴巴抽下去的。

    拿破仑曾经说过,不要比,人比人点死,货比货点扔,这一比较立分高下,素质这个东西确实实在不经意间就会展现出来的。

    很显然,李林的举止顿时给他自己添了不少分,如果有一张答卷,他现在就算及格了。

    “唉……”

    兰正茂在一边叹了口气,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他现在不知道带李林过来瞧病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他几乎什么结果都想到了,但是,唯独没想到的就是这个交横跋扈的凌玉常……

    他曾来过几次凌家大院,虽然是凌河的老友,可这个凌玉常却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过,以至于他刚刚下车时,凌玉常都没和他打招呼,而且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李医生。里边请。刚好海伦也在。”凌蔷走在前边,抬起纤纤玉手做出了个请的动作。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抢眼,特别是她身体稍稍向下微倾时,几近完美的身材也就变得更为火爆了一些,特别是长裙包裹着屁股,细小的孔洞里边还能见到一点点白肉,还有黑色的内裤,只是,有点看不真切而已。

    但是,这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能让任何一个男人幻想翩翩,如果站在她身后,掀起她紫色的长裙,拉着她的手腕,这个动作绝对是完美的,不但很省力,还能很舒服,空闲出来的手还能放在前边抓一抓,最主要的是,这会让一个男人满足征服的**,最最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动作还能很深……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李林的脑海中一过而已,如果这样他也能幻想翩翩,那么,以后他也就不用作什么了,至于陈震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和天知道……

    “谢谢。”

    李林微微一笑,率先向前走去,一边走他一边打量着凌家的院落,确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不过想一想,他也就释然了,毕竟,这只是个房子而已,每个人的活法不同,也许这就是凌家人所喜欢的风格也说不定。当然,还有很多种可能,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他只是来看病,说句最实在的话,他只不过是凌家大院的过客而已,进来是客,出去还是不是就不好说了,甚至和凌家人见了面也不会打声招呼,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凌小姐。凌老得了什么病?现在情况怎么样?”李林提起了正事,也是他最关心的,至于院子还有凌玉常还有旁边这两个人和他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海伦说是精神方面的疾病,马院长也是这么说。一会李医生可以问问海伦,你们都是医生,或许能探讨一下。”凌蔷说道。

    几人说话时就已经进了别墅的大厅之中,大厅里并不热闹,除了凌玉常和一个身材无比高大,蓝眼睛的洋人之外还有几个仆人,这个身材高大的洋人便是凌蔷口中所说的海伦,精神领域的专家,是凌家人专程从国外请来的,在精神领域上绝对算得上权威人物。

    凌蔷不但长的漂亮,也是个多面手,做人圆滑的很,一进大厅她便是用熟练的英文和海伦说了起来,“海伦。不好意思。不是我们不信任你的医术,只是现今实在没有办法,刚刚朋友介绍过来一位医生,您不会介意的吧?”

    海伦个子高,声音也很洪亮,他耸了耸肩,笑着摊了摊手道:“不不不,我美丽的凌小姐,不管您请谁过来,这都是你们的自由,集思广益或者能更好的解决问题……”

    “谢谢。”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