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遗传性精神病
    “兰老……”

    看着奥迪车掉过头缓缓离去,凌蔷又是尴尬的喊了一声。可是,奥迪车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凌蔷真的是气坏了,如果换成其他女人,她现在可能都会忍不住直接回去找凌玉常理论理论,她向别墅内看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便是开着院子里的红色宝马车离开了凌家大院。

    如果老爷子现在还好好的,这个家也不至于和现在一样乌烟瘴气,自从老爷子得了怪病,这个家凌玉常可谓是一手遮天,这才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凌玉常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凌家人的朋友,其中,也不乏兰正茂这样的挚友……

    “有病!”

    返程的奥迪车之内,李林沉声说道。

    “对对对。我有病,我有病。”兰正茂无比尴尬的说道:“早知道是这样,说什么我也不能带你过去给凌河瞧病,唉,怪我,怪我啊,我确实有病……”

    “什么你有病,你不是好端端的么?”李林无语的看着兰正茂道:“我说的是凌玉常,那个傻逼!”

    傻逼……

    多少年都没在耳边传出来的两个字了,兰正茂不但没觉着不妥,反而还觉着挺好,这才是真性情,想什么就说什么!

    可是,李林虽然这么说,他依旧是惭愧不已,“凌玉常是被惯坏了,现在老凌病了,凌家群龙无首,这一天他不知道等了多久,现在有了机会肯定会嚣张起来的,没想到啊,几十年的交情……”

    看着兰正茂感慨连连,李林就更无语了,他也不知道这老头子感慨个什么玩意,如果和一个傻逼也能如此计较,那还能叫世交,恐怕就连普通朋友也不如吧?

    “我是说,他有病!”李林一字一顿的说道:“不是骂人,我说的是有病!”

    “唉。李林,这怪我,有什么火你就往我身上发,你就是骂他也没用!”兰正茂说道。

    “……”

    看着坐在旁边这个老头子,李林真有种一拳锤爆他冲动,这还堂堂的大学校长,这理解能力确实够让人着急的。

    “我是说,他有病。是疾病!是身体上的疾病!”李林黑着脸说道。他现在都快疯了。

    “院长。李林是说那个凌玉常身体上有疾病……”陈震在一边纠正道。他都有点听不下去了,心里暗暗想着,这老头平时不是很精明的嘛,脑子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愚钝,难道是被吓坏了?

    想来想去,这种可能性还真不小,毕竟,很多精神病病人都是被这么吓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他身体上有病?”兰正茂有些尴尬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好像也从来没听老凌提起过这件事,按理说,他应该告诉我才是啊。”

    李林也不知道这老头子自作多情个什么玩意,刚刚去了挨了一顿骂,还差点挨了揍,竟然还一口一个老凌的……

    “他们家肯定有精神病遗传史,凌玉常也有精神疾病,只不过,他的病情才刚刚体现出来而已……”李林十分肯定的说道:“刚刚你没发现,他发火时眼珠子瞪的那么大,双目血红,这倒也不足以说明他就是精神病患者。但是,他骂那个凌蔷是臭婊子,这种事一般人能做的出来吗?”

    刚刚他一直在打量着凌玉常,凌玉常的种种表现和精神病患者都是十分的相似,特别是他失控时的模样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如果在激他两句,他很有可能从精神病的准患者直接成为患者。

    因为这个原因,李林就没和他计较下去,不然,被他辱骂了母亲,肯定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教训他一下而已。

    也是因为凌玉常的表现,李林几乎能够断定,凌河得了精神疾病绝非是偶然,更不是什么所谓的突发疾病,精神病这个东西开始时看上去并没有明显的特征,更是不会出现一些病态反应……

    如果刚刚不是凌玉常发火失控,换成是谁能看出来他是个精神疾病潜伏期的患者?

    即便是他也一样看不出来!

    如果真的如他判断的一样,那么,凌河的病就更难治疗了,毕竟,已经压在身体里几十年的东西,想要除去是有难度的。

    兰正茂虽然是个院长,但是,对医学还是懂一些的,听李林这么一说,他便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看来应该是这样,老凌的母亲也是精神病患者,这事我曾听老凌和我说起过,当时还问过马前进,马前进同样是无计可施,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想不到老凌最后也没躲过去啊……”

    “李林。你有几成把握能治疗这种病?”

    李林耸了耸肩道:“一成把握都没有,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去给他瞧病,凌玉常是傻逼,难道我也是傻逼?”

    兰正茂张了张嘴巴,话到了嘴边他又忍不住憋了回去,确实,这个时候他怎么还好意思再去请人家去瞧病?人家刚刚满怀热情的去了,你不但没欢迎,还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最特么可恶的是,还对人家动手,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儿。

    别说是李林,就算换成是他遇到这种待遇,恐怕比现在闹的还要凶!

    “唉。不去就不去吧……”兰正茂叹了口气,随后便是笑了起来,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李林,我就喜欢你刚刚那句话,实在是太霸气,听的老头子我也是热血沸腾的……”说罢,兰正茂便是给李林竖起了大拇指。

    李林不知道这个老头子又是发的哪门子的骚,没什么热情的说道;“什么话?”

    “还能是什么话。就是那句我的医术没那么廉价,简直霸气很啊,听的老头子我也是热血沸腾的。”兰正茂再次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要是所有中医都能和你一样,何愁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被遗弃。”

    “……”

    看着这个老头子骚气的模样,李林也懒得和他说话,今天去凌家大院 遇到这样的事虽然突然,但这老头子也是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要是他不主动去犯贱, 还会被人家骂出来,要不是自己有功夫,这时候恐怕都被凌玉常丢到野生动物园喂猪去了。

    “陈震。学校那边一会你去安排一下。帮李林把床铺好,被子什么的都给他弄好了,还有,睡衣睡裤什么的一定都要用新的,牙膏牙刷……”兰正茂将老人的气质演绎的淋漓尽致,回去的路上叨叨叨的说了起来,就差点说出来,李林去卫生间让陈震给他擦擦屁股。

    “好……好……”

    陈震连忙点头,这时候他真不敢说过不字,哪怕是犹豫片刻他都不敢,生怕李林将昨天的事情说出来。

    车子很快便是来到了省大附近,距离学校还差不多有一两百米时李林便是要求陈震停下了车子,当然,也拒绝了兰正茂的一片好意,什么牙刷牙膏的他早就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根本就用不上别人。

    当然,即便没买,他依然不想用,来大学就是为了完成梦想的,要的就是和普通的学生一样,他并不想搞什么特殊化。

    距离正式开学只有这最后的半天时间,原本有些寂静的学校院子里也是热闹了起来,男男女女三三两两提着偌大的提包进入学校的院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难言有笑容可言,除了这些学生之外,还有很多是千里迢迢送孩子来读的家长,这些人穿的油光水滑,仿佛是一次无形的比试一般,只要穿得好,孩子们的脸上也是有光。

    当然了,这些家长也不过是陪衬而已,看着眼前这些学生,李林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几分笑容,这些人和岁数差不多,有的还要小上一些,呼呼啦啦的一片人,如同青春风暴一般刮了过来。

    特别是那些姑娘,他们脱掉了曾无比厌恶的校服,卸掉了学习的枷锁,在这里放飞自己的梦想,那些姑娘们也是穿起了长裙,一条条白花花的大腿笔直笔直的,走到登记处时,他已经差不多数了一百多条……

    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要到登记处的,只有他这样的新生才要到登记处登记,然后登记处的老师会通知住哪个宿舍。

    此时,登记处门口人并不多,只有不到十几人而已,不过, 还有陆陆续续的人不断赶到,这些人就是兰正茂口中所说的个个重点高中保送的学生,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学霸中的学霸!

    一看他们的长相,给你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字,这个字叫做!

    李林不愿意搞什么特殊化,十分低调的跟在这些人的身后排起了长队,只一会功夫,登记处的门口便是排了差不多有一百多人,特别是这些学生的家长们,一个个都是挤破了头想要冲在前边,因为,他们觉着能排在前边也是一种特别光荣的事情,毕竟,自己的孩子从来都是排在前边的。

    除了往前挤位置之外,这些来自五湖四海家长也是不自觉的做起了比试,除了比试孩子们的学习之外,家庭,谁家住着几百平米的房子,住着几层的洋楼,开着两百多万的宝马车,几千万的布加迪也是比比皆是,特别是那些爱比试的妇女,身上穿着衣服要比,手里拎着的皮包也要比……

    这不,因为比试,两个妇女便是犯了话,竟然撕把到了一起。

    对此,李林也是一笑了之,继续安心等待了起来。

    “哥们。我看你身板笔直笔直的,一看就知道经常锻炼身体是不是?”一个差不多有两百四五十斤的胖子来到了李林身边,他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岁左右,戴着眼镜,脸上坠着肥肉,看上去好不吓人。

    “是啊。我经常锻炼,以前在家里时每天早晨我都会去晨练的。”李林微微一笑,看着这个胖子累得气喘吁吁的他便是向后退了退,“你站在我前边吧,这样就能少等一会。”

    胖子正有此意,但听李林这么一说,他连忙道了一声谢便是挤到了李林的身前。“哥们。我来自东华省连州。你呢?你爸妈没过来送你吗?”

    胖子突然问起爹娘,李林先是一愣,原本想说他们已经不在了,但话到了嘴边他又憋了回去,这时候说这事确实不怎么吉利,除此之外,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父母已经过世了,因为,这样一来不免就会有人问起来。

    已经说过很多感谢的话,今天还是要再次向大家说一声谢谢。妙手回村更新时间一般定在每晚上十一点左右,每天三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