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我们去领证吧
    蔡文雅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将她过去的点点滴滴都说说了出来。

    “你一定很喜欢他,对不对?”李林静静注视着蔡文雅,按理说提到情敌这种事他应该很生气才是,可是,这时他竟然一点气都没有,反而更加好奇了起来。

    蔡文雅沉吟了片刻,随后便是苦涩的笑了笑道:“他是个优秀的男人,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爱上他,而我也不例外,可是,他就像时光沙漏里的一粒沙子,无论我如何努力,还是没能留下他,你说,我是不是很贱?”

    “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你只是执着了一些,最后没能如愿以偿罢了,何谈贱不贱一说。”李林微笑着道:“这是你以前从来都没提起过的,能不能和我说说,他叫什么名字?说不准哪天我遇到他,会以情敌的身份感谢他也说不定!”

    蔡文雅轻轻一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还有这样的?”

    “当然。除了感谢他,也许我还会揍他一顿。”李林笑着道。这才让气氛没那么一直沉重下去。他知道蔡文雅肯定还有很多事儿,确切的说,是和这个他从未谋面的情敌有着很多事情。

    这是一个男人不该提起的,却又最想知道的,好在蔡文雅并没有避而不谈或者是发火的意思。

    “他叫黄然,是个特别优秀的男人,他风度翩翩,而且很有学识。和他比起来,也许我真的是一文不值,或者说真的是配不上他吧。”蔡文雅深吸了口气道:“其实,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而已。当时他答应和我在一起时,我感觉上天对我并不薄,也许是上天觉得我童年太过于苦涩了才把他派到我的身边的吧……”

    “确实。这么优秀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心动的。”李林说道。他忽然觉着心里好像有一个坛子砰的一声打碎了,酸酸的……

    女人会打翻醋坛子,男人自然也会,而且男人打翻醋坛子会更为恐怖,女人可能只会哭一哭,埋怨几句也就过去了,而男人打翻了醋坛子,那么,很有可能就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去找另外一个男人去拼命也不是什么离奇的事情。

    “我觉着他没好好珍惜你,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憾事,你并不是一文不值,你很优秀。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李林十分严肃的说道。这时候确实不适合笑出来,不然这个气氛就彻底的崩塌了。

    虽然他很想笑出来,如果不是那个什么所谓的黄然,恐怕他现在和蔡文雅还是天各一方,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认识的陌生人!

    “就在我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幸福的时候,我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最不愿意听到的话还是来了。”蔡文雅轻叹道:“我记着那天是情人节,我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傻傻的等着他送来的礼物……你知道的,礼物对于一个女孩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送。而这个还是你喜欢的人,结果我等了一天,直到晚上时,他终于出现了,可是,眼前的一幕让我措手不及,因为,他的车子上还坐着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当时他告诉我他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么……”

    被最好的朋友抢了最重要的人,李林虽然没经历过,却也知道那是什么滋味,背叛,欺骗,甚至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这还有点残忍!

    “是他背叛了你,还是你的朋友背叛了你?”李林沉吟了半天,终于问出了这么个傻逼呵呵的问题。

    “背叛不分谁主动,只要他们做了就是背叛,不是么?”蔡文雅苦笑着,随后又是忍不住白了李林一眼道:“你能不能有点脑子,这么白痴的问题也能问出来?”

    李林挠了挠头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然后呢?”

    “没有然后。”蔡文雅说道:“他虽然优秀,虽然是那么让人着迷,但是我却不会去找他,因为,我最恨的就是背叛。”

    “如果他来找你,和你忏悔他错了呢?”李林紧张的说道。心里暗暗想着,这个轻敌出现的话,那么自己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因为初恋这个东西很奇特,就像一根树苗,它会在你的心里根深蒂固,你不要妄图将它拔出来,那将是血淋淋的。

    “你在害怕!”蔡文雅看着他道。

    “没有!”李林摇头道。就算害怕这时候也不能说出来,不然面子就丢光了。

    “既然不害怕,你为什么问他会回来找我?”蔡文雅追问道。

    “我……”

    “你在害怕!”

    “有吧……”

    面对这个大智若妖的女人,再多的谎言都将不攻自破,然后还会被她揪住小辫子,到了那时自己会更为被动。

    李林不是傻子,一个女人已经在你的面前吐露了心事,那么,这个时候就是她最为弱小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泡到的时候,如果这时候还不主动出击,再去谈那个什么所谓的前男友,他就是天底下头号大傻逼……

    还是傻逼傻到透气的那种。

    征服一个女人,最好的方式便是站在她的身后,紧紧的抱住她的腰肢,抓着她纤细的手指,让她知道你在,让她知道你是她的依靠,让她知道你心里有她,她在你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也许这就是命。我虽然不信命,但我觉着这一刻还是很美好的,因为有你在比什么都重要!”站在她身后,李林努力的呼吸着她秀发,脖子,耳后传来的芬芳,十分认真的说。

    “你这算是表白么?”蔡文雅轻笑道,俏脸虽然在笑。眼眶却忍不住湿润了起来。

    “如果你这么认为,应该就是吧。”李林一字一顿道:“要不,咱们去领证吧……”

    咱们去领证吧……

    不是什么海誓山盟的语言,却比海誓山盟不知道重了多少倍,听到这几个字时,蔡文雅的身体顿时一颤,一双美丽的眸子带着笑意,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被这个比她小了那么几岁的小男人抱着,她甚至从来都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蔡文雅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静静的依偎在李林的怀里,充分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不知道在大楼的顶上站了多久,直到省城的灯光逐一熄灭,天上的星斗渐渐失色时,两人才分开,彼此对视一眼都是满怀笑容,下一刻,两人便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这一次李林终于不用再次被动的被这个女人勾起下巴颏,他选择主动出击,用同样的方式勾起了她精致无比的下巴颏,在她的额头上,眼眉处,鼻子,嘴唇,下巴颏上都是轻轻的亲了一下……

    “我爱你……”

    贴在她的耳边,李林害羞的说道。

    “我也一样……”蔡文雅轻轻的点头,再次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就在两人在这两百多层的大楼顶上卿卿我我,说着无比动情的话时,省城西边的一座大院里站着十几个人,一个穿着白色西服,条纹裤子,头上戴着一顶英伦帽的在年轻人站在一众黑衣人中间,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有气无力的,他不是别人,正是李林白天才打过的凌玉常。

    “大少。找到那个混蛋了。他现在正和一个女人在云上之星,怎么办?”一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人快步跑了过来,他的手里还拎着一把黑漆漆的‘双’管‘猎’枪,枪口黑黝黝的,一看就知道不是玩具。

    “云上之星?”

    凌玉常嘴角微微动了动,随后便是冷笑了起来,“他妈的。打了老子还敢出来真是不想活了,老子就让你们作对玩命鸳鸯!”

    “大头。你带人马上过去。只要那个王八蛋敢反抗,直接一枪杀了他!”

    “是!”

    大头十分严肃的点头,对着旁边的几个黑衣人道:“跟我来。把你们的家伙事都准备好了,一会听我的命令!”

    “大少。请上车。”

    另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这时一辆迈巴赫已经停在了凌玉常身边,这车子正是凌老爷子凌河的座驾,老爷子得了怪病,这车子自然也就成了凌玉常的座驾。

    凌玉常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钻进了车子,迈巴赫再次启动缓缓的驶出了凌家大院。

    一部迈巴赫一千多万,对于凌家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只要他们愿意,就算是弄上个百八十辆也是轻而易举,可是,这辆迈巴赫却不同,他并没有防弹功能,更是没有飞行的功能,也不比其他车辆多六个发动机,他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是凌老爷子凌河的座驾,它代表着一个身份,而凌玉常坐在里边,它这个准家主的身份就变的更高了一些。

    “大少。二毛的电话,那个李林已经带着那个女人从云上之星下来了,正向回走。”大头拿着对讲机说道。

    “加快速度,在他们进入闹市之前,拦住他们!”凌玉常沉声说道:“要是敢反抗,杀!”说到 最后一个字时,凌玉常的声音冰冷的很,一双不大的眼睛再次红了起来,仿佛着了魔一般。

    “是。”

    大头应了一声,前边的奔驰便是再次加速起来,同时大声喝道:“兄弟们。把你们的家伙事都给我检查好了,一共二十条枪,二百发子弹,一会老子看谁的枪梭里剩下一颗子弹,这颗子弹就给谁。谁要是耽误了大少的事,别怪老子不客气!”

    “大少。你放心。一会一定把那个混蛋打成马蜂窝。敢和大少叫板,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谁!”大头冷笑着说道。

    “嗯。很不错很不错。”凌玉常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啧啧怪笑了起来。

    云上之星,千米虹桥,没有更多的风景,两道人影不急不慢的在桥上走了过来,偶尔会传来蔡文雅特别独特的笑声,如同林子里的百灵鸟的叫声那么悠扬悦耳。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