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不得不跪
    说情话这种事李林绝对是个外行,能在他嘴里冒出来的也就只有我爱你这三个字,而且还是憋了很久才能说出来的那种。

    “你还没告诉我。你来省城做什么,难道也是来上学的?”李林很关心这个问题。

    “鬼才愿意去学校读书。”蔡文雅摇头道。

    “那你来做什么?”李林不解的说道:“按理说,现在平安集团应该是最缺人的时候,好像也离不开你才是吧……”

    “你怕我把平安集团弄黄了?”蔡文雅眯了眯眼睛道:“你是不是因为平安集团,才说爱我的?毕竟,多了我这么个大管家,你就可以什么都不用管了对不对?”

    “集团好坏无疑就是赚钱多少,相比这个,你更重要。”李林紧张的说道。

    “咯咯……”

    看李林那副紧张的模样,蔡文雅便是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其实她也是和李林i开玩笑的,这个小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她还是很清楚的,“集团那边王丰和林娜娜在打理,他们两个能力都不错,我这次来主要是考察市场,另外,我打算把倾城集团从新建设起来,直接用我们自己的美容药或许有不一样的收获。”

    “倾城集团?”

    李林默默的念叨着,不自觉的想起了蔡文雅第一次带他到倾城集团的景象,那里可是有着无数双白花花的大腿,还有几个女人让他摸胸的,只是,他没想到蔡文雅竟然是为了这事而来。

    经商这方面他不如蔡文雅,更不好提什么意见,不过听蔡文雅这么一说,他也就明白了个大概,如果用新的产品取缔倾城集团原有的产品,那么,倾城集团肯定会崛起的。

    “有具体打算?”

    “只是初步打算。不过还要经过你的同意才成,毕竟产品是你的,只有你点头我才能做决定对不对?”蔡文雅看着李林说道。

    “我的不就是你的,我们不分彼此。”李林笑着说道。

    蔡文雅轻轻点头,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即便她不说李林也会同意。“我是这么想的,以后平安集团就卖养灵液,减肥药,还有壮阳药,还有你说的那个药酒,这样的话公司也不会太杂,会给消费者一种权威的感觉。”

    李林问道:“那倾城集团?”

    “自然是美容药,化妆品,面膜,还有各种护肤液等等。”蔡文雅说道:“两家公司一起开发,不但收益会暴增,还能相互照应!”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李林满意的点头。

    他话音刚落,眉毛便是突然拧了起来,距离两人一百米左右,五六辆车子飞速的开了过来,刺眼的灯光让两人顿时变成了瞎子。

    没等李林反应过来时,五辆车直接将他和蔡文雅包围在了中间,下一刻二十几个黑衣人飞快的从车子里钻了出来,一把把黑黝黝的猎枪直接将两人锁定。

    看着这些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李林先是一怔,下一刻便是向着最中间的那辆迈巴赫看去,当看到凌玉常时,他的拳头便是握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家伙会突然冒出来……

    “怎么回事……”蔡文雅弯眉微微一拧,抓着李林胳膊的手便是不自觉的收紧了一些。因为她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更是不知道李林得罪了这么一个家伙。

    “现在来不及和你解释。站在我身边,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李林沉声说道。他心里很清楚,这事肯定是不能善了。

    因为你永远不要指望和一个疯子讲道理,因为那样你会死的更惨。

    李林在看凌玉常时,凌玉常自然也在看他,只是这时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他紧绷着脸,而凌玉常却笑意盈盈,如果做个形象的对比,李林就是一只老鼠,而凌玉常就是一只已经把老鼠困在角落里无法逃脱的猫。

    “小子。想不到这么快咱们就见面了,不错嘛,身边多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妞。”凌玉常颠颠哒哒的走了过来。

    “确实没想到。我想不到你这个败类为什么还没死!”李林笑着说道。

    这笑容是他努力挤出来的,也是故意表现出来的,他要的就是让凌玉常猜忌,这样的话或许还有逃走的可能。如果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这二十几个抢手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但现在身边多了蔡文雅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可以挡住几颗甚至十几颗也有可能挡住所有子弹,却也只是理论性的,一旦有一颗子弹打进来,蔡文雅必将陷入险境。

    他不能拿蔡文雅的生命做赌注!

    “死?”

    凌玉常冷哼一声道:“小子。看到了没,二十几把枪,只要我喊一声,你们两个马上就会被打成马蜂窝,要不信你试试?”

    “你想怎么样?”李林皱了皱,不得不承认凌玉常说的是事实。

    “很简单。你马上就知道了。”

    凌玉常说着便是对着大头点了点头道:“大头。去和他比试比试,他不是很能打么!”

    “好嘞……”

    大头直接从人堆里跳了出来,手里还拎着黑黝黝的双‘管’猎‘枪’,指了指李林道:“小子。过来跟爷过过招。”

    李林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凌玉常是什么意思,当下他便是深吸了口气,对着蔡文雅小声道:“记住我刚才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不要激动!”

    “可是……”蔡文雅黛眉紧锁。

    “没有可是。按我说的做。”李林沉声说道。语气十分的坚定,有点不容置否的味道。

    “你小心……”蔡文雅小声道。

    她是那种见过大风大浪的女人,知道眼前这事不容乐观,却也没太慌张,她现在想的是如何脱困。

    “操。少他妈在这儿亲亲我我的,刚才在楼上没玩够是怎么的?”大头大骂了一声,呼呼两步便是冲到了李林的身前,手里的‘双’管‘猎’枪抡在半空,却没打下去,反而是冷笑了起来,他指着自己的脸道:“小子。你不是很能打么?来,给你打,赶紧的!你白天的威风劲哪儿去了?”

    大头一喝,旁边站着的二十几个黑衣人便是准备了起来,枪口直接将李林和蔡文雅锁定,只要李林稍稍一有动静,他们会无情的扣动扳机。

    “你觉着我能还手?”李林笑眯眯的看着大头,一脸无奈的说道:“想打我就来吧。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去‘你’妈的,你还不喜欢这种感觉……”

    大头当即大骂,手也是不含糊,猎枪直接便是向着他的头直接砸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猎枪直接被砸成了两截,而李林却是纹丝未动,只不过刚刚过了片刻,鲜血便是顺着他的脑门,耳边,鼻梁一边流了下来。

    “妈的。你还算条汉子。挨了一下竟然还没倒。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大头冷哼了一声,剩下半截子猎枪便是再次向着李林的头狠狠砸了下去,这一下明显比刚刚的力道大了不少,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枪托瞬时间被砸的四分五裂。

    可是,让他震惊的是李林竟然还没倒下,按理说,这时候就算不死他也早早被砸晕了过去才是,可这个家伙不但没倒下,反而还在静静注视着他,这还是人么,简直就是个变态!

    “大头……”

    见大头还要打,凌玉常便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到一边,“小子。你真有种,挨了两下还不倒,算是一条汉子。”凌玉常说着便是给李林竖起了大拇指。

    说罢,凌玉常便是对着旁边的黑衣人勾了勾手,黑衣人会意直接将手里的枪给他递了过去,接过枪,凌玉常先是打量了两下,随后枪口便是对准了李林的头颅。

    “砰!”

    凌玉常突然喝了一声,随后便是哈哈大笑起来,“只要我这么轻轻一动,你现在脑子马上开花……这样儿,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

    看着凌玉常的模样,李林顿时倒吸了口冷气,面对这个疯子他也不敢说狠话,因为他不敢确定这个疯子会不会真的开枪,如果这一枪打不到他,那么,可能就是几十颗子弹迎面而来,他倒是无所谓,这个距离再想去保护蔡文雅真的是没什么希望。

    权衡利弊之后,李林很快便是做出了决定。

    “这个机会应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把握的住的吧?”李林苦笑道:“你说吧,我希望我能满足的你的要求。”

    哈哈哈哈……

    凌玉常狂笑了起来,原本还算清澈的眼睛便是变得血红了起来,过了片刻,他的目光便是猛地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很简单。给我跪下叫一声爷爷。我饶你一条狗命!”

    “这不可能!”李林当即摇头拒绝。

    跪天跪地跪父母,除了师父之外,他还从来没给任何一个人跪下过,即便是死!

    “跪!”

    凌玉常怒吼了一声,手里的枪便是再次对准了李林的脑门。

    “我说了。这不可能,即便是死我也不会下跪!”李林沉声说道。

    砰!

    他话音未落,凌玉常便是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砰的一声便是射了出来,子弹直接打在了他脚下坚硬的油漆路上,顿时将油漆路打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弹坑……

    看着脚底下深深的弹坑,李林的脸色顿时一变,却也没跪下来,他冰冷的注视着凌玉常,“如果你觉着用这种方式就能让我跪下来的话,你就不该往这里打,而是往这里打!”说罢,他便是指了指他的胸口!

    “妈的。你有种,老子看你跪不跪!”

    凌玉常又是怒吼了一声,这一次他的枪口不在对准李林,而是直接对准了蔡文雅,下一刻他便是直接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砰的一声打在了蔡文雅的脚尖前边,坚硬的地面再次被打出了一个深深的弹坑!

    噗通……

    看到这景象,李林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没等凌玉常再次说话,他的膝盖已经弯了下去,直接跪在了凌玉常身前。

    他真的是怕了眼前这个疯子,他可以为了尊严不要命,但不能为了尊严不要蔡文雅的命,那样的话就真的太自私了,抛去自私这茬,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蔡文雅的命。

    正如他和蔡文雅说的那般,你的命,比我更重要!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