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意想不到
    一看李林跪了下来,蔡文雅顿时动容,一张美不胜收的脸蛋顿时冰冷了起来,她对着凌玉常喝道:“看样子你也应该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用一个女人作为筹码……你不觉着自己很下三滥?”

    “下三滥?”

    凌玉常的目光落在蔡文雅的身上,冷笑道:“别以为你有些姿色就对我指手画脚,如果现在我在听到你说一句话,我就要了你命!”

    “你……”蔡文雅美眸一竖,话到嘴边却没敢说出来。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现在对着干很明显就是在自寻死路。

    砰!

    一颗子弹再次打在蔡文雅的脚尖下边,一个深深的弹坑便是被打了出来,凌玉常冷哼道:“这是第一次,下一次是这里!”说罢,凌玉常便是指了指他自己的脑门。

    “小子。你做的不错,不过,你似乎忘了一些事要做,用不用我提醒你一下?”凌玉常拎着枪来到李林的身前,枪口抵在李林的脑门上,笑眯眯的说道。

    既然已经跪了,已经没了尊严,丢了一次尊严也是丢,丢两次也是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李林比谁都清楚,他能确定,只要他敢说个不字,或许无数颗子弹便会呼啸而来。

    “爷。”李林注视着凌玉常沉声说道。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心里暗暗想着,如果能带着蔡文雅安然脱身,那么,一定要让眼前这个疯子十倍奉还!

    砰!

    结果他话音刚落,凌玉常一脚便是踹在他右肩膀上,直接将他踢翻在地。“你给老子大声点!我没听见!”

    “爷!”李林沉声喝道。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在大声点。我听不见!”凌玉常戏谑的注视着他,随后便是对着一边的大头勾了勾手。

    “爷!”李林再次喝道,寂静的黑夜里,这喝声还在楼宇之间回荡。

    “妈的。你不是很有骨气么?不是最恨别人辱骂你母亲么?现在你的勇气哪儿去了?”凌玉常再次抬起脚狠狠的踹在李林的肩膀上,随后便是对着大头喝道:“给我废了他的胳膊,让他知道知道和我凌玉常过不去是什么下场!”

    “好!”

    大头应了一声,随后便是向前几步直接来到李林身前,一只脚抬起来直接踩在了李林的肩膀上,手里的枪在李林的脑门上轻轻的敲打了几下,“哥们。大少已经对你很仁慈了,只是一条胳膊而已。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这省城谁敢和大少叫板!”

    李林注视着大头,他抿了抿干涩无比的嘴唇,脸上也是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别动别动。我突然改变了想法,也许有件事会更有趣。”凌玉常叼着刚刚点上的雪茄抽了两口,笑眯眯的说道:“咱们是不是很久都没遇到过自残这种事了?你说自己打断自己的胳膊是不是需要很大勇气?”

    跟了凌玉常三四年,他的话刚一出,大头顿时会意,紧接着他便是笑了起来。“大少说的没错。这确实需要勇气,看来您已经很久没看过这么有趣的表演了,那就让他表演给大少看一看。”

    “哥们。大少想看戏。你要是想活命。自己看着办……”大头将手里的猎枪啪的一声便是丢在了李林的身前。随后便是抱着膀子来到了凌玉常身边,趴在他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看着丢在眼前的猎枪,李林深吸了口气,紧接着他便是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凄凉。

    “不就是断一条胳膊,何必用这小孩子过家家的东西。”李林双目瞬时间眯成一条缝隙,下一刻在众人无比震惊的眼神中,只见他左手便是挥了起来,沙包大小的拳头砰的一声便是砸在他自己的右臂之上,同时伴着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

    骨裂之声显的特别的刺耳,旁边一众人也都是忍不住暗暗的捏了把冷汗,二十几个黑衣人之中,有一部分甚至忍不住给李林暗暗说起了大拇指,能毫不犹豫便是打断自己胳膊的人可想而知有多狠,最主要的是,断了右臂,他也不过只是轻轻的闷哼了一声而已。

    这才是真男人!真汉子!

    看着李林耷拉下来的右臂,蔡文雅身子也是忍不住一颤,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布满了水雾,不过,她知道这时候不能上前,一旦触怒了眼前这个疯子,李林现在所做的一切也会付之东流。

    凌玉常和大头都是忍不住一怔,同时暗暗的倒吸了口冷气,虽然知道李林肯定会自断一条手臂,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之狠……

    “大少……”大头贴在凌玉常耳边小声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人留不得!”

    凌玉常一直紧锁着眉毛,听大头这么一说,他稍稍顿了顿,随后眉宇间便是闪过一抹狠厉之色。

    “好样的好样的。我很满意……”凌玉常笑眯眯的注视着李林说道:“对自己能下得去如此狠手之人,你觉着本少能放过你么?”

    早就料到凌玉常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他,李林根本也就没奢望过能如此容易脱身,他之所以跪下来叫声爷,然后在打断自己的手臂,无疑就是为了拖延一下时间而已。

    “那是你的事。你觉着现在问一个阶下囚这样的问题很有意思么?”李林冷笑的说道,他虽然是个修炼者,但是右臂被硬生生打断,还是蛮痛的。

    “对对。聪明。我就喜欢聪明人。”

    凌玉常连连点头道:“如果你没打本少,说不准我们还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惜,你选错了路,既然选错了路,就要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李林咧咧嘴巴,要是他现在安然脱困,或者不是此情此景之下他可能会痛骂兰正茂一顿,自己好心去瞧病,竟然得罪了这么个疯子,最重要的是现在还成了阶下囚。

    “说实话。我更不想和一个精神病打交道,就算是交朋友,我宁愿去找头猪,也不愿意和你这种人有来往!”李林笑着说道。有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味道。

    “给我杀了他,还有这个女的!”凌玉常低沉的命令道。他双目充血,看上去十分狰狞。

    接到他的命令,二十几个黑衣人的枪口便是锁定了李林和蔡文雅两人,扣在扳机上的手指一点点向下压去。

    “住手!我看谁敢!”

    就在枪响前的一刻,一道清脆的声音便是传了过来,声音刚落人已经到了身边,她开着一辆红色宝马车,一把黑漆漆的手枪自车窗内伸了出来,目标正对着凌玉常,她不是别人,正是凌玉常的堂姐凌蔷。

    凌蔷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是一怔,其中自然包括李林,他做梦都没想到,这时候突然出现的竟然是这个女人,下一刻,他捏在指缝中间的二十几枚银针便是悄然的放了起来。

    凌玉常显然也是没想到凌蔷会突然出现,不过,这时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凌蔷的枪口对准的不是任何一个人,正是他的脑门。

    “凌蔷。你是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凌玉常沉声河道,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十分的狰狞。

    “我没疯。”

    凌蔷冰冷的说道:“放了他们。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如果我说不呢?”凌玉常冷笑着说道:“你要是聪明,我劝你马上放下枪,你说是二十几条枪厉害,还是你这一条枪厉害?要是你不识好歹,别怪我不念及咱们姐弟之间的情分!”

    “不管你有多少条枪,我敢肯定,如果你敢捧他们一下,我会率先打爆你的脑壳!”凌蔷并不为所动,她上前两步,枪口直接顶住了凌玉常的脑门,有点不容置否的意思。

    看到这景象,旁边的一众黑衣人都是犹豫了起来,他们虽然是凌玉常的心腹,枪口却不敢对准凌蔷,如果凌蔷不是个女儿身,那么她在凌家的地位一定是超然的,即便是个女儿身和现在的凌玉常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让你的人放下枪。放他们走……”凌蔷冰冷的说道。

    “大小姐……”

    大头连忙过来说好话,一来他是担心凌蔷真的会开枪,他在凌家呆了三四年,凌蔷的性格他自然也是了解一些的。二来,他是想趁机夺下凌蔷手里的手枪,这样一来所有事就好办了。

    砰!

    大头刚上前一步,凌蔷突然转身,左后抓着的手枪直接对准大头的肩膀,毫不犹豫的便是扣动了扳机,一声闷响伴着一道火光,子弹直接将大头的肩膀洞穿……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凌蔷美眸扫了负了伤的大头一眼,枪口便是再次对准凌玉常的脑门:“回到我。放还是不放?”

    “你为什么救他?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凌玉常沉声问道。

    “那是我的事。你现在应该回答我的问题。”凌蔷冷声道。纤细的手指在扳机上轻轻的摩擦着,隐隐有按下去的样子。

    “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事后悔的。”凌玉常冷笑一声,随后便是对着一众黑衣人挥了挥手,示意大家把枪放下。

    大头了解凌蔷,他自然也了解,因为他和凌蔷相处的时间不知道要比大头长多久,他毫不怀疑刚刚如果他敢说个不字,凌蔷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子弹也会无情的洞穿他的脑门。

    凌蔷一点也不为所动,更是不惧怕凌玉常的威胁。

    “你们两个赶紧走!”凌蔷对着李林沉声说道。

    李林稍许犹豫之后,在蔡文雅的搀扶之下便是站了起来,他不是傻子,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去问凌蔷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会救他,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马上离开这里。

    “谢谢。”

    来到凌蔷身边时,李林低声问道:“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不用管我。他不敢把我怎么样!”凌蔷沉声说道:“开我的车子,马上离开这里。”

    “多保重!”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