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我就是医生
    李林深吸了口气,直接钻进了她的车子,蔡文雅十分熟练的启动车子,伴着一声呼啸,宝马车便是飞速的离开了事发现场。

    直到确定李林和蔡文雅不会被追上,凌蔷才放下抵在凌玉常脑门上的手枪,冰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便是向着一辆奔驰车走了过去。

    “站住!”

    注视着凌蔷的背影,凌玉常爆喝了一声,同时一把猎枪也是出现他的手中,枪口刚好对准凌蔷的后背。

    听到凌玉常的喝声,凌蔷并没有回头,她稍稍停顿了片刻,一字一顿的道:“如果你敢开枪,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你以为我不敢吗?”凌玉常咆哮着,手指扣在猎枪的扳机上。

    “如果你敢,现在不是已经开枪了?”凌蔷冷笑着说道。说罢她直接拉开奔驰车车门钻了进去,紧接着在凌玉常狰狞的眼神中车子飞速离开现场。

    “妈的。你这个臭婊子。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杀了你!”凌玉常怒喝了两声,猎枪举起,对着黑漆漆的天空一连扣动了几次扳机,直到枪里十几颗子弹被打光他才停下来。

    没了路灯的省城公路黑漆漆的,宝马车在公路上飞奔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在一栋二层小洋楼前停了下来,由于天色较暗的原因,李林根本看不清这小洋楼怎么样,但是,他能确定这栋小洋楼一定不会很好,因为一个臭气哄哄的垃圾站刚好在小洋楼的旁边。

    “这是什么地方?”

    “安全的地方,你先别说话,我扶你上去。”蔡文雅紧张的说道。

    “好。”

    李林应了一声,耷拉下来的胳膊便是搭在了蔡文雅的肩膀上,两人踉踉跄跄的向着小二楼门口走去,让他意外的是,蔡文雅竟然有这栋小洋楼的房门钥匙。

    小洋楼里边黑漆漆的,房门刚一打开,一股子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这里显然是很久都没人来过了。

    咔!

    蔡文雅在墙壁上摸索了片刻终于找到了墙壁上的灯开关,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挂在顶棚上不是十分明亮的白炽灯便是闪烁了起来,足足闪烁了十几下才终于亮了起来。

    屋子里的陈设很破旧,却收拾的十分工整,正如李林所想的一样,这栋小洋楼显然是很久没有人来住过了,只要是眼睛能够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是沾满了一层厚厚的尘土。

    “这是什么地方?你的家吗?”李林又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以前是。”

    蔡文雅应了一声,扶着他直接向楼上卧室走去,然后小心翼翼的让他坐在还算柔软的床上,“现在外边不安全,咱们不能去医院。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医生,很快就回来。”

    蔡文雅说话时都已经带上了颤音,她的侧脸,脖子,手臂上都是沾满了血,一双手更是不断的颤抖着。

    “等等。”

    蔡文雅刚要走,李林便是喊住了她。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说道:“难道你忘了?我不就是医生!”

    蔡文雅怎么可能忘掉这茬,可是,李林的胳膊都被打断了,而且他现在的伤情也根本就无法确定,但是一定是很严重,因为直到现在他的头上还在往下流淌着鲜血……

    “你能行么?”蔡文雅紧张的问道。

    “只要你帮忙,应该可以。”李林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手臂稍稍一动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他顿时呲了呲牙狠狠的抽了几口冷气。

    看着李林的表情,蔡文雅皱了皱眉问道:“真的能行?”

    “帮我弄一些消毒酒精,可以的话最好在弄几块竹板。”李林苦笑着说道:“实在不行找几块直一点的木板也可以!”

    蔡文雅稍许犹豫,随后便是快步向楼下走去,很快下边便是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很显然她是在找李林需要的东西。没让李林久等,很快她便是拿着三四样东西快步走了上来,因为穿着高跟鞋不方便,她干脆把高跟鞋踢到了一边,赤着脚在屋子里走了起来,却不知什么时候脚掌上也是被刮出来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也是迸发了出来。

    她真的是太紧张了,根本就不知道脚掌什么时候被割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甚至没感觉到一点疼痛。

    好在她不是那种只有十**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虽然紧张,却也没乱了阵脚,再次回到卧室,她第一件事便是帮李林脱掉了占满鲜血的上衣,然后用消毒酒精仔细的擦拭着他头顶上的伤口,将李林给她的药粉仔细的撒入伤口之后才算停下来。

    “疼不疼?”

    “还可以。”李林努力的挤出来一丝笑容。

    他发现没人照顾时,即便是比这更严重的伤口也不觉着很痛,有人照顾时,不是那么严重的伤口也是疼痛难忍。

    头上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的却并不重,说的确切的点只是比破了一层皮稍稍严重一点而已,而且,这也是李林有意而为之,故意让大头打成这样的,如果不是弄得惨一点,凌玉常肯定也不会让大头停手,说不定现在就不是断一条胳膊这么简单了!

    “我没接过骨头……”

    看着李林耷拉下来的右臂,蔡文雅紧张的说道:“要不,我还是去请医生过来吧……”

    “不用。你按我说的做。不会很难。”李林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下一刻他的嘴角便是微微一动,体内的灵力便是运转了起来,胳膊被自己砸断,自然不会伤及到经脉。

    只是断了骨头对他造不成任何困扰,即便是普通人一百天之内骨头也会愈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止住疼痛,然后将骨头准确的入位,到时上了特制的药膏再夹上木板便可……

    “你确定没事?”蔡文雅皱眉道。

    “没事!”李林微微一笑,灵力已经将断裂的骨头包围了起来,疼痛也在一点点的减缓着。

    蔡文雅知道李林修炼者这个特殊的身份,也见过他负过更重的伤,见他这时还能笑出来,她悬着的心也就稍稍的放下来一些。

    “人家让你打你就打,就不会轻一点。”蔡文雅没好气的道:“你说你是不是傻……”

    “人家要看戏。我要是不演的逼真一点,人家能相信吗?”李林苦笑着说道:“要是让他们打,断一条胳膊恐怕是少的吧。”

    他一边说一边处理着断裂的骨头,只用了不到几分钟时间,断裂的骨头便是回到了原位,然后他将自己特制的黑岩膏拿出来,小心翼翼的将其涂抹在伤口之上。

    随后蔡文雅便是小心翼翼的将木板夹在了他的左臂上用纱布将其牢牢地捆住。

    “这样就可以了?”看着十分不美观的胳膊,蔡文雅忍不住问了起来。

    “应该没问题。”李林说道。他对自己配制的药膏十分有信心。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今天咱们两个回不来了……”

    蔡文雅噗通一屁股便是坐在了沙发上,回来这么久心脏还在砰砰直跳,“那个疯子是什么人?好像和你有仇?”

    “一个神经病而已。”

    李林耸了耸肩将今天发生的事和蔡文雅大致的说了一遍,谁知她不但没紧张,反而还咯咯笑了起来,“活该。谁让你犯贱去给人家瞧病!这下倒好,自己的小命都差点没搭上!”

    “下次不会了。”李林苦笑着说道。

    小洋楼不大,房间自然也不大,这间卧室自然也不大,除了一张床和一个看上去十分简单的办公桌之外,屋子里几乎没什么东西,两人躺在这张不大的小床上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快感。

    李林正准备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时,蔡文雅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他。

    “说。刚刚那个女人是谁?和你什么关系?她为什么救我们?”蔡文雅神经兮兮的质问道。

    听蔡文雅突然问起凌蔷来,李林的眉头便是皱了起来,不光是蔡文雅想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就连他自己也是想不明白,按理说,那个时候就算谁出现,凌蔷也不会出现才是,可是,她却出乎预料的出现了,而且还拿着手枪顶着凌玉常的脑门。还用手枪直接打穿了大头的肩膀……

    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难道是良心发现?

    或者说她是想让自己去给凌河瞧病?

    又或者是,她被自己今天的英武表现迷倒,爱上了自己?

    李林的脑子里出现了成千上万个问号,可是,每一个似乎都是行不通。

    “我不认识她。只有一面之缘而已。至于为什么救我们,也许以后会有答案的!”李林苦笑着说道:“今天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现,或许我们就不是躺在这里了。”

    “你真不认识?”蔡文雅再次追问。

    “真不认识。这种事我有必要说谎?”李林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他知道这个女人肯定又是想多了。

    蔡文雅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又是瞧了李林两眼之后便是下了地,神经不紧绷了,也不着急了,脚掌刚一碰到地上,一阵刺痛让她顿时锁起了黛眉,马上又坐了回来。

    “你轻点,轻点,疼死我了……”被李林抓着脚腕,蔡文雅疼的冷汗直冒。

    “忍一忍。马上就好。”李林用清水仔细的帮她清洗着脚掌上的脏土,很快白皙的脚丫便是恢复到了原有的模样。

    只是,脚掌上那道足有三四公分的长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的,将愈合的药粉和除疤的两种药粉先后涂抹在伤口之上,然后用剩余下来的纱布将她的脚掌仔细的包扎了一下才算完事。

    “这下咱们都成伤员了。”蔡文雅咯咯笑道:“难道这就是同生死共患难?”

    “算是吧……”

    李林努力的控制着没让自己笑出来,心里暗暗的想道:“你这点伤共患难个什么玩意……”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