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 爱上你,我不后悔。
    “你先等等,我下去拿毛巾。让妾身给你擦擦身子,满身都是血,一会怎么睡……”蔡文雅咯咯一笑,点着脚丫便是离开了卧室,来到门口时还不忘了回头给李林抛了个媚眼。

    妾身……

    李林顿时一阵无语,两眼一番险些没死过去,下一刻他便是赶紧躺在了床上,一想到一会这个女人拿着手巾在身上擦来擦去他就哆嗦,擦擦上身倒还可以,一旦这个女人发现自己下半身也都是鲜血的话,她肯定会不依不饶的要求自己脱掉裤子的,就算自己不脱,肯定也要被她扒掉……

    也就是说,现在不是他要把蔡文雅怎么样,而是蔡文雅要把他怎么样,一旦她突然起了色心……

    听着楼下滴滴答答的水声,水声刚刚落下,轻轻的脚步声便是传了过来,特别是脚掌踩在楼梯上由远及近的声音,每响一声他的心跳都会加快一些。

    蔡文雅走到门口,见李林紧闭着眼睛,鼻孔里发着沉重的打鼾声,她先是一怔,随后俏脸上便是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不是第一次和李林住在一个房间,以前她可是从来都没听见李林打鼾的声音,即便他在熟睡时呼吸也是特别的平缓,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的裤裆上竟然撑起了小雨伞。

    有句话叫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既然叫不醒,那就只好用其他办法,对于蔡文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她将水盆在放在地上,手掌在墙壁上的开关上轻轻一按,房间顿时暗了下来……

    下一刻她便是贴在李林的身后躺了下来,一只修长的手便是放在了李林的腰上,然后一点点向前向下,然后在向下,掀开运动裤……

    呼呼呼……

    李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现在都快疯掉了,直到那只手已经没入了裤子里就要碰到“哪里”时,他才猛地睁开眼睛,手掌下意识的抓了下去。

    “我困了,还是睡吧……”李林支支吾吾的说道。紧接着他便又是妆模作样的打了两个鼾。

    “你别动……让我摸摸……”蔡文雅狐媚笑着,软软的嘴唇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吹着热气。

    “别动……”

    感觉那只裤裆里的小手如同泥鳅一般滑不留手马上就要碰到他兄弟时,李林条件反射一般在坐了起来,一双眼睛也是瞪的大大的,同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其实。你装的一点都不像,因为你从来不打鼾。”蔡文雅咯咯一笑,也随着他坐了起来,手掌又是在墙壁上摸了摸,伴着“咔”的一声脆响,屋子里便是再次亮了起来。

    “我真累了,要不,明天再擦吧,晚上看不见。”李林双手捂着裤裆,因为他一松开,那点事儿就全露馅了。

    他不捂着还好,这一捂着恰好引来了蔡文雅的注意,当看到她不怀好意的眼神时,心跳骤然加速起来。

    “夫君,你累了你就躺在这里,让妾身伺候你……”蔡文雅抿嘴一笑,纤细的手指便是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往后一推,他便是再次躺在了床上。

    看着她拿着毛巾靠过来,李林干脆就闭上了眼睛,眼不见为净,只要不看任她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可是,当他的裤子被蔡文雅拉下去,不是很凉,反而还有些温热的毛巾站在他身上时,他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特别是将最后一条四角裤拉下去时,李林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

    好在她擦的时间不是很长,不然这时李林一定会尴尬死,不说是他,换成任何一个人老老实实的躺在那儿,被一个女人拿着毛巾一点点擦拭着身体,然后还用很特别的目光看着你时恐怕也会疯掉的吧?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被她盯着,就这么一点点大的小房间里,她身上散出来那种在十分独特的味道也是足以让任何男人疯掉,如果说没点反应的话,这个人不是太监就是有病!

    很显然,李林和这两种人是不搭边的,他不但是个正常男人,而且要比正常男人还男人……

    咔。

    房间的灯再次熄灭。

    蔡文雅的便是将她穿在身上的裙子脱了下去,虽然黑漆漆的,但是,她完美无瑕的身材还是一览无余的……

    咕咚……

    李林狠狠的咽了口口水,险些没被噎死。

    “抱着我……”

    贴在李林的肩膀上,蔡文雅小声地说道。

    “我的胳膊……恐怕不行吧……”李林苦笑着说道。

    “那我抱着你……”蔡文雅轻声说着,她的腿便是悄然的抬了起来,膝盖刚好压在了李林的“那里”。

    “这……”

    李林心头一惊,总觉着要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身子不自觉的向一边挪一挪。

    “别动……”

    蔡文雅在他轻声说道,下一刻她的手便是放了下去,李林的兄弟下一刻便是被她直接抓在了手里。

    “我胳膊这样能行么……”李林无比尴尬的说道。

    蔡文雅似乎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软软的嘴唇便是再次贴在了他的耳边,舌尖在他的耳后轻轻的游走了起来。

    “让妾身服侍你……”蔡文雅轻声说着,她便是坐了起来,紧接着她的头便是向下边埋了过去。

    “……”

    黑夜中,李林的眼睛瞪的特别大……

    没一会儿蔡文雅便是再次坐了起来,和刚刚不同的是,这次她直接盘坐在了李林的腰间,一双特别美丽的眸子里有些复杂,有幸福,还有欣慰,还有很多说不出来的情愫,也许,她从来没想过会和这个比她小上几岁的小男人在一起……

    她撩了撩如同瀑布般的秀发,双臂向后摘下深紫色的文胸,紧接着她腰间轻轻一沉,她的黛眉也是轻轻的皱了起来,鼻孔里还发出一声轻轻的闷哼声。

    有句话叫做,真心相爱的人,距离不会冲淡感情,有句话叫做,真心相爱的人,他们无论身处何地,哪怕是一间特别狭小的房间,他们依然能够诠释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那就是,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还有句话叫做,如果一个爱你的人,她不会介意你会不会主动,她宁可爱的很累,她也会拼尽全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房间里的床不在吱吱作响,当浓重的喘息声渐渐退去,他们彼此对视,眼睛里全然都是对方。

    “我想我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吧……”

    李林用还可以用的左手轻轻的抚弄着她已经林乱不堪的青丝,脸颊,鼻梁,眼角,擦拭着她眼角已经溢出来的泪花。

    “我也一样……”

    蔡文雅靠在他宽阔的臂膀中,努力的享受着安全感,纤细无比的手指在他还算英俊的脸颊上游走着,“也许这一切都已经是命中注定的,爱上你,我不后悔……”

    “和我说说你的过去吧,譬如,这栋小楼,这个房间,还有曾经这里的你……”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哪怕她的一点一滴你都会觉得特别好奇,当你和一个女人上了床之后,别说关于她一点一滴,就是她有多少根头发你都想知道。

    要不是因为梳头发这种事很无聊,还有数着数着就数错了的可能,李林没准还真的忍不住数一数蔡文雅到底有多少根头发。

    “它真的太长了,以后我在和你说,可以吗?”蔡文雅轻声说道。

    “好。反正时间还很长……”李林点头说道:“我觉着我刚刚一点都不累,要不,我们……”说罢,他便是一翻身,直接将这个完美的姑娘压在了身下。

    蔡文雅脑子顿时出现几条黑线,不过,还是很配合的分开了两条修长的腿……

    紧接着房间里便是又是传来了特别悦耳的声音,而这张不知道多久没被人蹂躏过的木床也在发着吱吱的声音,似乎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

    如果它真的散了架,或许,这对两人来说将是一份难以磨灭的记忆……

    时间过的很快,当阳光再次照进房间,挂满了尘土的房间并不是十分的明亮,李林是个特别爱干净的人,无论何时何地,即便是他身负重伤,还是早早的爬了起来,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将窗子擦的特别的明亮。

    “早。”蔡文雅扶着二楼楼梯栏杆,静静的注视着他,脸蛋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么早就7起来了,是不是我动静大,吵醒你了?”李林微笑着问道。

    “昨晚上动静那么大。你不也没吵醒我?”蔡文雅狐媚的一笑,和昨晚上那个知性的女人马上又有了天差地别,好像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我不是……”李林张了张嘴巴。话到了嘴边他又憋了回去,这时候怎么还能说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好在蔡文雅并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擦玻璃做什么?”蔡文雅说道:“难道你打算一直在这里住下去?”

    “我只是觉着这里真的有点太脏了而已……”李林说道。

    他心里暗暗的想着,如果能和她住在这里,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这里还算蛮安宁的,很适合两个人居住。

    “你的电话。已经打了三次了。”蔡文雅将李林的手机从高空中抛了下来。

    接到手机,李林看了眼来电号码,这号码不是别人的,正是兰正茂的号码,心中暗暗说了一声麻烦,肯定昨晚上没回宿舍的事儿被查到了……

    “兰老。早……”李林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

    “李林。你在哪儿呢?现在怎么样了?”兰正茂紧张的问道,李林昨晚上负伤的事,凌蔷已经和他说过了。

    “我没在学校……”李林尴尬的道:“兰老。是不是宿舍那边找上来了?”

    兰正茂一怔,随后就忍不住笑骂了起来,“你这臭小子这时候还想着学校,你还真把上学当成一回事了是怎么的,学校那边倒是没给我打电话,凌蔷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昨晚上你负了重伤,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李林早就猜到凌蔷会给兰正茂打电话,毕竟,她的宝马x6还在自己的手里,不管怎么说也差不多两百多万,不找兰正茂她去哪儿要到车子。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