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渡劫
    接下来的几天,李林和蔡文雅几乎都在太湖别墅度过,白天时两人会出去选购一些家具和生活用品,期间,蔡文雅也不断的选着地点,既然准备在省城建设集团,土地就是必不可少的。

    可惜找了好几天,依然没找到什么好的地方。

    晚上时,李林就会独自一人跑到后边的山上修炼,同时琢磨着这足有上百亩的土地该种植一些什么东西。

    他和蔡文雅商量过此事,蔡文雅的意思很简单,不能在种植各种不同的药材,而是种植一些纯天然的花草,一来美观,二来还能作为化妆品,面膜的原材料。

    太湖畔没有太多的人家,后边的大山空寂无比,黑漆漆的夜里,李林如同一只幽灵一般在大山上奔袭着,他身体微微弓起,如同一只全力奔跑的猎豹一般。

    “就在这里吧……”

    站在大山山脚之下,望着高不见顶的石崖,李林席地而坐,一张英俊的脸颊上挂着一丝期待,同时还有那么一点点紧张。

    灵气期巅峰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瓶颈也有打开的迹象,趁着这片大山得天独厚的气息,此时突破绝对是不错的选择。

    为了突破到灵气期,他已经做了准备了几天,尽量让突破时的风险降低一些,因为这是第一次阶段性突破,他根本无法预料突破时会发生一些什么,根据传承上所说,灵气期突破到元婴期是一道劫难,能不能修成大道,这是至关重要的。

    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修炼者,能修炼到灵气期巅峰的修炼者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剧传承所述,百人之中能有一人能够顺利渡过地劫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事情。

    也因为这样,他在太湖别墅出来时,特别的亲了亲蔡文雅的脑门,一路上也是打了几个电话,他不知道这次能不能顺利渡劫,如果不能,等待他的无疑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爸妈。愿你们在天之灵保佑我吧。”

    无比清澈的双目注视着璀璨的夜空,李林的脸上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他双膝跪地一连叩了九个响头,不但要祈求父母的保佑,还有师父,如果没有师父,也就没有他的今天。

    一个是养育之恩,一个是再造之恩,无论是哪一个都是无比的沉重,可以说,师父便是他的再生父母!

    “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李林心头重重的说着,站起来抖了抖膝盖上的泥土石子,随后他嘴角微微一动,手指便是在漆黑的夜空上画了起来,随着他的嘴角动的越来越快,白皙的手指渐渐的变成了月色,金色,最后化作无色。而此时,在他上空不到十米的位置,一道巨大的太极万兽图也是被他勾勒了出来……

    太极万兽图是传承里的功法,并不是十分的高级,没什么实质性的攻击手段,不过,用来护体防御是绝佳的选择,它不但能够短时间增强施法者的修为,还有吞噬灵力的作用!

    看着太极图之内奔腾的万兽,李林嘴角微微一动,如果自己的修为在强大一些,那么,这奔腾的万兽应该会更为实质化一些,应该不会像现在一样模糊……

    虽然知道突破时一切都可能不会由他来掌控,李林依旧做好了完全准备,各种能够保护身体,经络的高级丹药他都准备了一些。

    看着掌心内的一个个小瓷瓶子,李林的脸色便是越来越沉重起来,下一刻他便是将一粒粒不同颜色的药丸悉数倒进了口中。药丸入口即化,狂暴的灵力也在他的身体里开始穿梭起来。

    他之所以能确定一定能够突破,这些药丸也不过是起到辅助作用而已,真正的重头戏是那颗千面影鬼的元婴珠,因为千面影鬼本来已经到了元婴期,虽然只是初期而已,这枚元婴丹之内蕴含的力量依然是不可估量的。

    只要吞噬了这枚元婴珠,突破自然不会成什么问题,不过,前提是要将元婴珠之内,千面影鬼的仅仅存下的灵魂彻底扼杀,不然,他不但不能吞噬这枚元婴珠,还是分有可能在突破期间遭到反噬,若真的是这样,他会比正常突破的修炼者死的惨上千百倍,甚至于他的灵魂都会被千面影鬼所占据!

    那时他可能会变成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或者说,直接成为千面影鬼的寄宿体也不是不可能的。

    “千秋鼎!现!”

    盘坐在一块足有四五米高的巨石之上,李林低沉的喝了一声。

    嗡……

    他话音刚一落,一声嗡鸣便是传递了出来,紧接着黑漆漆的千秋鼎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之中,他又是喝了一声,千秋鼎瞬间变大,鼎身足有一人多高,鼎口和一口大锅没什么区别,同时,鼎口之内也是燃起了森白色的火焰,炽热的高温使得空气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千秋。化掉它残余的灵魂!”李林低沉的对着千秋鼎说道。

    千秋鼎本来就是有灵之物,听到他的命令之后,鼎口之内顿时传来了龙吟之声,那条八爪金龙再次浮现在了鼎身之上,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般。

    “吼……”震耳欲聋的龙吟之声自结界之内响了起来。

    注视着千秋鼎,李林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同时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千秋。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了,希望你能助我完成突破吧……”

    “吼……”龙吟声再现,有些亢奋,似乎在和李林表达着什么。

    “千面影鬼,如果我能突破到元婴期,也有你的功劳,你放心我会超度你的!”李林嘴角动了动,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上,这颗珠子便是千面影鬼的元婴珠。

    李林看着这颗晶莹剔透的元婴珠也不在迟疑,随手一抛,元婴珠直接丢进了千秋鼎之内……

    啊……

    元婴珠刚一进入鼎内,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便是在李林的脑海中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十分微弱的影响也是呈现在了他的眼前,正是千面影鬼那张十分狰狞的脸颊,不过,她也不过是剩下一道微弱的残魂而已,根本不可能从千秋鼎之内挣脱出来……

    “该死的修炼者,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突破时灰飞烟灭……”千面影鬼狰狞嘶吼着,被森白色的火焰包裹在其中,她紧紧剩下的残影也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灰飞烟灭也好,不得好死也罢,总之,你要死在我前边!”李林耸了耸肩,满是笑意的脸颊突然沉了下来,放在膝盖上的手掌挥起,一道灵力便是打在了千面影鬼的残影之上。

    啊……

    惨叫声在结界之内再次响彻,同时伴着一阵亢奋的龙吟之声,差不多过了两三分钟,声音由近及远渐渐消失而去,璀璨的元婴珠便是在鼎口渐渐的升了起来,直到飘到李林的眼前才停下来。

    看着已经没了杂质的元婴珠,李林便是深吸了口气,一双清澈的眼睛也是泛起了疯狂之色,下一刻他便是将元婴珠直接吞入了口中。

    当元婴珠进入体内的瞬间,狂暴的力量在他的身体内疯狂的冲撞了起来,他的脸颊瞬间变得扭曲,来自五脏的剧痛让他忍不住猛地抽了几口冷气。

    顾不上身体内传来的剧痛,他双臂舒展开,玄圣心经便是在他的体内的运转了起来,用充裕的灵力尽量保护五脏不会遭到重创,即便如此,身体之内多处经脉都是不同程度的遭受了创伤。

    随着时间一点点向后推移,外边的灵力不断被他的吸收进身体之内,丹田之处那拳头大小的光团渐渐的变得实质化,犹如金色的液体渐渐的凝固,在散开,再次凝固,每一次变化,他的脸色都是变得难看几分!

    如果这时他在阵法之外,一定能够发现,以他为中心方园几百米之内,狂风和暴雨交加,原本晴朗无比的天空被漆黑的黑云覆盖,一道道银蛇自黑云之中滋生,发出一阵阵滋滋的声音。

    轰……

    银蛇先到,响声后起,蕴含着狂暴力量的银蛇猛地披在阵法之上,大阵顿时震颤起来,仿佛随时都有被击破的可能,身为施法者,李林自然也会受到牵连,当银蛇劈在阵法之上时,他的身体顿时一颤,紧闭的双目猛地睁开,只感觉嘴角一甜,一口鲜红的血便是喷了出来。

    “好强的地劫……”

    作为太极万寿图的阵眼,李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刚刚雷劫劈下来的恐怖之力,不过,他根本顾不得多想,因为,传承上所述,雷劫一共有七次,而且下一次劈下来时,它的威力会更强!

    绝大多数修炼者都是在这七道恐怖的雷劫之下丧生,只要能挨得住这七道雷劫,那么,渡劫也就算是成功了!

    轰……

    又是一道手臂粗细的闪电瞬时间而下,刚刚稳固下来的太极万兽图再次遭到重创震颤了起来,李林的眼角,嘴角等处渐渐的龟裂起来,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鼻孔,眼角,耳边落了下来。

    “第二道……”

    李林心头低沉的说着,拳头攥的咯嘣咯嘣直响,一双已经变得血红的双目看上去更是疯狂狰狞起来。

    轰……

    又是一道比刚刚粗了不止一倍的雷劫劈了下来,再次遭到打击的太极万兽图连续遭到三次毁灭性打击后,流光溢彩的屏障渐渐的出现了裂纹的同时也是再次黯淡了起来,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彻底爆开一般。

    天际之上的惊雷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连续三次没能将阵法轰开,它便是在黑云之中交织起来,足足过了几分钟,一道弯弯曲曲的雷劫便是再次落了下来,没有前三次那么狂猛,但是,雷劫足足比刚刚粗了不止一点半点,足足有水桶粗细,当碰触在阵法之上时,两者之间瞬间便是交融在了一起,发出一阵阵轰鸣的爆炸之声。

    “该死!”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