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二章 差点吓死
    兰正茂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先出去吧,我和李老师有事要说,把门给我拉上!”

    等姓朱的老师一走,兰正茂便是急匆匆的在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先是在李林的前后左右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随后又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胳膊……

    这下他就吓坏了,虽然他拍的力量不是很大,可是,力量也不是太小,结果,李林连动都没动,确切的说,他的胳膊好像一点都不疼,好似从来都没受过伤一般!

    “兰老。我真没事。胳膊那点伤早就好了。”李林苦笑着说道。

    “唉。你这臭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医术高,恢复也这么快,凌蔷可是说你胳膊断了,到底是不是断了?”兰正茂连连摇头,一脸的不敢置信。

    “其实……只是脱臼了而已。并没有凌小姐说的那么夸张……”李林苦笑着说道。他不能和这个老头子说骨头断了。

    即便他不是医生,却对医学有着一些了解,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只是一种说法,可是,大多数伤筋动骨者都是在一百天之内好起来的。

    而自己只用了短短不到十天时间,确切的说只用了两三天时间骨头就已经愈合和以前完全一样,要是被他知道,肯定会刨根问底起来。

    听李林这么一说,兰正茂又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过了片刻才忍不住点了点头道:“我就说嘛,伤筋动骨怎么可能这么快好起来,其他地方受伤了没有?严不严重?”

    说着,兰正茂便是指了指他旁边的沙发,示意李林坐下。

    “兰老。我真没事。身为医生我很清楚我现在的情况,早已经痊愈了。”李林苦笑着说道。

    “也是。你们家祖传的医术厉害嘛,这点小伤自然是算不得什么。”兰正茂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水放在李林身前的桌子上,他自己坐在李林的对面,“喝一喝,冬瓜片做的茶,味道很独特,这几天我就喝这个东西。”

    看着这个头发灰白的老头子,再看一看放在眼前这杯热腾腾的茶,他真想狠狠的给这老头子一拳,直接打爆他的眼镜……

    自己急匆匆的跑来,是为了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上课,该去哪个班级,不是来听这个老头子来讲解茶道的,而且,他根本就不喜欢这个东西……

    不过,兰正茂好心上茶,他自然不能直接拒绝,干脆就把一杯热腾腾的茶一口气干了下去,烫的他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唉。慢点喝嘛,哪有你这么喝茶的。”兰正茂笑眯眯的道:“来。我再给你倒一杯,仔细的品尝一下味道……”

    “兰老。我真不渴。我来是想问你班级的事。我还要抓紧回去。”李林无语的看着兰正茂说道。

    “唉。不急不急。以后日子不还长着,先喝杯茶,一会我有话要和你说。”兰正茂神秘兮兮的说道:“这件事保准你特别惊讶,保准你想不到……”

    不知这老头子在卖弄个什么玩意,李林先是皱了皱眉,随后便是问了起来,“兰老。到底什么事?”

    “先喝茶,说不准一会你会惊讶。”兰正茂坐在李林身边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您说吧,我肯定没事。”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心里暗暗想着,在这学校好像也没什么能够让他惊讶的事,即便有,自己也不至于喝茶压惊才是。

    “确定?”

    “……”

    看着兰正茂笑眯眯的模样,李林抓着水杯的手忍不住攥紧了一些,如果不是念在他一把年纪,光是这卖弄就应该给他一拳,贱嗖嗖的笑容更是应该给他一拳!

    “唉。那我就说吧。”

    兰正茂深吸了口气道:“其实这件事我之前也和你说过。不知你还记不记着?”

    李林一怔,不明白兰正茂什么意思,当即他便是苦笑着摇头道:“兰老。不好意思,我忘记了,要不您在从新说一次?”

    兰正茂似乎并没有因为李林将他的话忘掉而生气,他点了点头道:“我和你说过,你一个人无法拯救华夏中医,想要拯救华夏中医,首先你要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医,认识到中医的厉害之处,你还记不记得?”

    兰正茂旧事重提,李林恍然,随后便是点了点头,这话是他和兰正茂说的,而不是兰正茂和他说的,他自然是记得很清楚,即便是让他现在再次重复一遍也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他不明白兰正茂为何又再次重提,还十分郑重的模样……

    “现在的中医就是这样,我一个人确实不能拯救中医。”李林苦笑着说道。身为中医,却说着中医现在的颓势,他自己也是唏嘘不已。

    可这就是事实,别说是他,即便是华佗在世恐怕也改变不了这个趋势!

    见李林这副模样,兰正茂便是叹了口气,紧接着一双老目之中便是闪烁起了精光,他灼灼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道:“谁说你不能?我倒是觉着这件事你能做到,你不但能做到,说不准还能做到前无古人的地步!”

    说着,兰正茂便是再次拍了拍李林的肩膀,一副十分看重的模样,仿佛将他看做了救世主一般……

    看着这个老头子豪气干云的模样,李林着实无奈的很,苦笑着道:“兰老。您真是太高看我了,就算我有一身医术,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拯救中医……”

    “你一个人确实不行,但也有别的办法不是?”兰正茂将眼睛摘了下来擦了擦,随后在戴上,“你刚刚进来时,我和朱老师怎么说的,你还记不记得?”

    “你说的什么?”李林黑着脸道。

    他已经有点受够了,自打他进来,这个老头子就一直在卖弄,几乎一直在给他出着各种问题,最可气的是,他嘴里还一直在说着:“你在想一想……”

    “真想不起来了?”兰正茂顿了顿,随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叫你李老师!”

    “什么?”

    李林一怔,眼珠子险些没掉出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兰正茂道:“兰老。你刚说什么?什么李老师?难道你要让我当老师?”

    “没错。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怎么样?惊不惊讶?”兰正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只要你当了老师,就不是一个人战斗,只要你让学生们也明白什么叫做中医,中医到底有多厉害,虽然短时间之内中医可能还见不到成效,你想想,三年,五年,十年之后又是什么景象?”

    李林傻傻的看着兰正茂,一口水卡在嗓子眼差点没把他给噎死,因为兰正茂这一席话确实够吓人的,就像是一颗炸弹轰的一声炸在了他的头顶上一般。

    如果他现在坐的不是沙发而是一把凳子,那么,他现在可能会直接翻过去,两眼一蹬直接与世长辞!

    因为这实在是太吓人了,这么吓人的话,这个老头子竟然也能想的出来……

    “兰老。这怎么可能,您别和我开玩笑,这玩笑我受不了。”李林连连摇头,抬起手拍了拍砰砰直跳的胸口。

    “开玩笑?”

    兰正茂十分严肃的道:“你看我这样儿是再和你开玩笑?”

    “李林。我就这么和你说吧,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着你有潜力,当时也不过是觉着你有潜力而已,可是,之后你用几碗汤药就治好了我的肝炎,试问天底下有谁能治得好肝炎的?当时我就没打算让你当个学生,而是将你的医术传递给更多的人,不说是将你的配方拿出来,至少也要让咱们的学生知道,中医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不堪,不但没有,还能做到西医无法做到的事儿!”

    闻言,李林也是忍不住吸了口气,他知道这个老头子心里想的是一些什么玩意,可是,当老师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难题……

    他最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但那都是传承上的东西,先不说不能拿出来教给这些学生。即便是能,那些东西学生们能听得懂?

    似乎两者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更重要的是,学生学的都输书本上的知识,到现在他都没见过书本,又何谈去当个老师?

    “兰老。恐怕这真不行。你应该知道我的情况……”李林苦笑着说道:“虽然我是个中医,我也爱中医,可我从来没教过书,甚至连课本都没见过,你让我如何教学?”

    “还有。如果让学生们知道我只是个愣头青,自己还从来都没摸过课本就去给他们上课,他们会怎么想?也许我这个老师不但不能传授给他们知识,反而会印象了他们的情绪,因为这种行为就和骗子没什么区别,对不对?”

    “我觉着这件事兰老你应该仔细斟酌一下,不能一时冲动!”李林苦笑着说道:“而且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来这里是为了完成我的梦想,根本就没想过当什么老师……”

    兰正茂顿了顿,似乎并不为所动,他沉吟了片刻说道:“你说的没错。老头子我自然也能理解。不过,万事开头难,当你第一次给人看病时,难道你不紧张,不怕失败,可是,你不依然挺过来了?”

    “课本上的知识你不懂没关系,因为它只是字面上的东西,省大不是高中,不需要应付各种各样的考试,现在要的是让他们学到真正东西,大学不是高中,更讲究实践,不是那些所谓的理论性知识。”

    “至于其他问题,有我在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你肯答应过去给学生上课,我提前会打好招呼的。”兰正茂深吸了口气道:“其实让你来当这个老师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前几天负责中医班的刘正明导师不幸车祸去世了,学校不能因为少了一位老师就给学生们停了课,你说对不对?”

    “车祸去世?”李林皱眉道。

    “没错。这才走了几天。”兰正茂叹了口气道:“刘正明以前是我的学生,人品好,教学水平也足够,学生们也都十分喜欢他,谁能想到他会突然出了车祸,被小车直接撞到了立交桥下边,一家三口当时就全没了……”

    兰正茂说着说着就忍不住老泪纵横了起来,人岁数大了,最见不得就是这种事,何况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