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就是这么巧
    ,精彩小说免费!

    省城的洗浴中心相比县城的洗浴中心要豪华上几个层次不止,也许是中午的原因,来洗浴中心的人并不是很多。

    除此之外,这家洗浴中心可能是临近学校,公安局等几个神圣机关的原因,门口并没有站着一些穿着特别火爆的姑娘,抬头看去就是正常洗浴的地方,似乎并没有那些什么所谓的“服务”。

    不过,傻子都知道,这只是表象上的东西,开洗浴中心要是没点特殊的东西存在的话,如果能吸引来客人才是奇怪,恐怕早就关门大吉了。

    看着偌大的洗浴中心,李林便是犹豫了起来,说实话,虽然在极乐洗浴中心那事已经过去了许久,可是,他心里还是布满了阴霾,特别是想起景寒叠修长的双臂,俏脸冰冷的喊“出来”时的景象,现在想想他还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自己进去就是洗澡的,有什么好怕的……”

    李林喃喃说了两句,也是不明白自己怕个什么玩意,当下他便是向着洗浴中心里边走了进去。

    “先生。洗澡么?”一位长相还算不错的小姐走了过来,十分有礼貌的和李林打起了招呼。

    李林点了点头道:“有没有单间?”

    “当然有了,先生,您选什么套餐,不妨过来看一看!”小姐说着便是指了指挂在墙壁上的各种套餐表,桑拿,刮痧,拔火罐,还有按摩,总之,该有的东西都有……

    至于不该有的东西有没有,李林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想来那个价值八百多元的套餐,只有搓澡,桑拿等几项,它的价格却如此之高,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不用套餐。我就是洗澡而已。”李林顿了顿,贱贱的指了指那个八百多块的套餐道:“小姐。这是什么套餐?好像和前边的也没什么两样吧?”

    说实话,任何一个男人来到这里,都会想入非非,充满好奇……

    前台小姐一顿,随后便是忍不住打量李林两眼,一双眸子里挂着几分笑意,心里想着,这个家伙看上去还挺腼腆的,其实主要目的还是后边的套餐……

    “这是大套,包括不少东西,先生是要选择这个套餐吗?”小姐笑着说道。

    “大套是什么?”

    李林心里默默的说道。

    “给我开一间吧。”李林犹豫了片刻说道:“我只洗澡,其他的什么都不要。”

    小姐一怔,本以为这家伙要来个最豪华的套餐,结果他问了一大堆,最后来个他只洗澡,这就和遇到一个陪酒妹,什么都问完了,裤子都脱了,突然说自己的兜比脸都干净是一个道理。

    “嗯。您稍等。”

    小姐黑着脸说了一句,回到前台给李林登记了一下,没一会儿功夫便是拿着一把钥匙给他送了过来。

    “谢谢。”

    对着小姐一笑,李林直接向楼上走去,很快便是来到了小姐给他开的房间,他刚要进去时,目光便是突然落在了长廊的一男一女身上,这男人体型肥胖,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特别是挺起来的大肚子,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某个单位的**领导。

    这个男人虽然很引人注目,但是,引起李林注意的却不是这个男人,而是站在他旁边,穿着一件浴袍的妙龄女子,她看上去二十多岁,皮肤很白皙,长相也不错,身材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这不是刘丹娜……”李林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脑子里顿时出现了读初中时某个女生的脸颊,虽然已经过去四五年,她看上去没了过去那么青涩,脸蛋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李林看两人时,很显然这一男一女也是看到了他,当女子看到他时明显的一怔,身子更是不由的一颤,不过,紧接着她便是扭过了头,急匆匆的拉着中年人向包房里走了进去……

    “难道我看错了?”

    李林喃喃自语,又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下一刻他便是摇了摇头,这偌大的省城什么样的人都有,长相和刘丹娜相似的人肯定也有,再者说,如果刚刚这女人真的是刘丹娜,那真的是太巧了,他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会发生。

    其次,刘丹娜是什么样的他还是很清楚的,她住在杨树林村,家里虽然不富裕,却也不至于跑到这么远做这种勾当,再者说,她不是已经上了大学……

    想到这里,李林再次摇了摇头,推开包房的们走了进去,浴室里的环境还真不错,比起极乐洗浴中心那黑漆漆的小屋子真的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不但能够洗浴,包房里边还有床,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最让他觉着奇怪的是,床上边怎么还挂着一把椅子,看似是椅子,椅子旁边为什么还吊着几根绳索……

    又是看了一会儿,除了床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之外,屋子里也就没什么新奇的东西了,坐下来点上一根烟抽了几口,他便是将身上的衣服脱掉,直接跳进了水池,冰冷的水使得他刚跳进去顿时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就在他躺在水里盯着床上挂着的小椅子想入非非时,包房的门突然被人敲响,外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敲门声,李林条件反射的似的直接钻进了水里,脑子里顿时飘过一万种可能,他最担心的便是几个警察会突然冲进来,可是,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什么问题,自己只是洗个澡而已,就算警察进来,他们总不能因为自己洗澡就要被抓起来。

    难道是……

    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李林向着门的缝隙看去,住宾馆时常常会出现一种事,那就是敲门声响起,门的缝隙里会塞进来一张小纸片,虽然他没遇到过这种事,却也听洪九等人说起过……

    铛铛铛……

    就在他想入非非时,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谁啊?”李林大声问道。他也不敢再洗了,刚好身上的污渍也都洗光了,索性便是在浴缸里站了起来,随手扯下一块浴巾披在身上。

    “先生。您开门。”房门口女子紧张的说道。

    “开门?”

    李林耸了耸肩,心里暗暗想着,这时候他要是开了门,门外这个女人会不会直接扑在他的怀里,一旦真是这样,那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在洗澡。没要什么服务……”李林当即说道。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每次他出现在这种地方总是会有不同的境遇,难道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我知道你没要什么服务。先生。我刚看你特别熟悉,声音也很熟悉,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女子说道。

    李林吓了一跳,脑海中便是不自觉的出现了刘丹娜那张青涩的脸颊,虽然口音有了那么一点点变化却不是十分的明显,还有刚刚进入包房的女子看他时的表情,他还记着……

    难道真的是她?

    李林倒吸了口冷气,他对刘丹娜的印象虽然不是很深,确切的说在读书时也没什么太多的交集,见了面偶尔会说上两句话,甚至有时会和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

    可刘丹娜的家庭他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的,毕竟在一个班级读了差不多三年书,况且杨树林距离平安村也只有十几里的路而已,刘丹娜的父亲刘元武是个木匠,家里有个不大的木工厂,十里八村破木头盖房子上房板几乎都是他的活儿,他还曾去过平安村几次,和李长生还有些交情。

    而她的母亲则是附近一带的赤脚医生,给小孩子打针注射是常有的事,十里八村认识她的人也不在少数,按理说她们家即便是不富裕,也绝对不会那种贫穷的户子。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还是在刘丹娜的身上,如果仔细归类的话,她也算是个高冷的女生,平日里总是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曾经在学校时也有不少男生曾追求过她,结果都是差不多,不是被拒绝了,就是那种既不答应也不拒绝的拖着,后来听说她读高中时和县城里一个小富二代混在了一起,李林这也仅仅是听说而已。

    至于之后,李林曾听袁迪提起过她,只知道她上了大学,其他的李林几乎一概不知。

    确实,一个在生命中没有特别意义的人,谁又会闲着没事刻意去想她?

    想到这里,李林也懒得去自报家门,直接伸手去拉反锁的房门。就算外边是洪荒猛兽,她又能把自己怎么样?难道还把自己吃了不成!

    再次看到眼前这个女子时,由于比刚刚近了不止一点半点,他一下便是将女子认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初中同学刘丹娜……

    “真的是你,刚刚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李林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

    李林认出了刘丹娜,刘丹娜自然也认出了李林,确切的说,刚刚那一个照面她就认了出来,更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好久不见……”

    刘丹无比的尴尬的说道。确实,身为同学,被看到她在这里工作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洗浴中心是什么地方?

    说的好听一点是洗澡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里不止是洗澡,还有很多事情,对于封建的农村人来说,洗浴中心这种地方即便是男人进来都会被人笑话,女人就更不用想了,在他们看来,女人来洗浴中心,那就是伤风败俗,一种特别不要脸的勾当!

    “李林。咱们进去说吧……”刘丹娜裹着浴袍,紧张的说道。

    “这……”

    李林皱了皱眉,稍许犹豫之后也只好点点头,遇到同学他怎么也要客气一点才是,即便是在这里也是一样。“进来吧……”说着时,他忍不住抬头向着刚刚刘丹娜进去的那个包房看了一眼……

    一个无心的举动却让刘丹娜更加紧张了起来,她连忙进屋,随后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