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太突然了
    凌蔷接过小药瓶,仔细的打量一番也是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李医生,麻烦你,把镜子递给我,在梳妆台上。”

    看着凌蔷小心翼翼的上药,李林便是粘在了窗子前边,透过窗子注视着璀璨的夜空,一张英俊的脸颊上也是忍不住泛起了一丝苦笑,这个女人现在心里有多难过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虽然她看上去很坚强,可现在一定是痛不欲生的。

    被自己人暗算,还是她的堂弟……

    “李医生。能不能在麻烦你一下,把你的电话借给我用一用。”

    “没问题。”

    李林将电话拿出来,回身给凌蔷递了过去。“没有锁,直接打就可以。”说完,他才觉着自己真实多此一举。

    “谢谢。”

    凌蔷接过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光头强墙纸,她差点没忍住笑出来,没想到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也是童心未泯,竟然喜欢这种墙纸……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紧接着便是在手机上飞快的按下了几个号码,没让她久等,那边很快便是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这声音上能够断定,这个男人的应该也是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

    “你好。哪位?”年轻人并不知道李林的电话号码,很有礼貌的问道。

    “阿诚。是我。凌蔷。”凌蔷沉声说道。

    听到凌蔷的声音,阿诚显然是一怔,不过他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小姐。你现在在哪儿?我给你打了十几次电话,你的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家里出大事了。”

    “我现在没事。”凌蔷黛眉皱了皱道:“出什么大事了?是不是爷爷他出事了?”

    凌蔷是个聪明的女人,凌玉常对她出手只要原因就是她是凌玉常彻底当上凌家家主的绊脚石,除掉她之后,肯定就是陷入病态的老爷子,这也是她急匆匆打电话回去的主要原因……

    “不是老爷子出事。是大少被人杀了。”阿诚沉声说道。

    “什么?”

    凌蔷美眸猛地竖了起来,声音顿时提高了很多,一双美丽的双眸满是惊恐,“阿诚。你刚刚说什么?玉常被人杀了?”

    “嗯。一个小时之前,大少在宾馆被枪杀的,身中三枪当场毙命,他身边的两个保镖也被人杀了。”阿诚沉声道:“小姐。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凌家现在已经乱成一片了……”

    “他是被什么人杀的?找到凶手了没有?”

    “警方封锁了现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情况……”

    “我知道了,一定尽快把凶手找出来,尽快!”凌蔷说着便是将电话给挂断了,他静静的坐在那儿,眼角之中也是忍不住湿润了起来。

    虽然凌玉常有时很疯,甚至还会指着鼻子骂她,可无论怎么说都是堂姐弟,亲情还是有的,凌玉常突然被杀,让她既悲伤又震惊,因为,她现在已经能够确定,今晚在贝尔湾伏击她的人不是凌玉常,至于那个人到底是谁,她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

    李林站在一边,凌蔷和阿诚说的他自然是听在耳中的,得知凌玉常死了,他的眉头也是竖了起来,他倒是不在乎凌玉常的死活,而是因为凌玉常竟然死在了别人的手里,有人竟然抢先了他一步……

    这让他很郁闷,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许多,不管凌玉常怎么死的,既然他已经死了,那这个仇也就算是报了。

    可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到底是谁杀了凌玉常,按理说,以凌家的地位,在这省城敢对他动手的人绝对是少有的……

    难道是大头……

    想着大头和那个未曾谋面少夫人的话,李林的脑海中便是不自觉的出现了大头那张脸……

    “李医生。麻烦你扶我起来,我要回省城去。玉常出事了。”凌蔷脸色冰冷的说道:“我要把这个人找出来,要让他血债血偿!”

    李林皱了皱眉,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不行。你现在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回去无疑是羊入虎口,即便是回去也要确定安全之后在回去。”

    “他们先对我动手,然后又杀了玉常,下一个很有可能是爷爷。我不能不回去!”凌蔷担心的说道。

    “即便老爷子现在有危险,你也不能回去。”

    李林犹豫了片刻,一双清澈的眼睛也是收缩了起来。“你在凌家,或者说在省城还有没有值得信得过的人?如果现在将老爷子带出来,有没有可能?”

    凌蔷顿了顿,过了片刻后她便是痛苦的摇了摇头道:“我现在不知道什么人还能信得过,而且,连续出了这两件事,我想现在凌家一定已经被看了起来,想要把爷爷带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林再次点头,也是赞同凌蔷的说法,既然对方已经把事情做到了这个份上,那么,现在的凌家肯定早就被看了起来,想要把老爷子接出来真的是难如登天,恐怕现在的凌家,就算是一只鸟从天上飞过去都是难事。

    “李医生。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

    李林苦笑着摇头道:“我只是个医生而已,治病救人我也许能行,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我觉着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等,等着那边再有消息传过来,另外,我觉着对方暂时还不会把老爷子怎么样……”

    凌蔷一怔,不解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还活着。”

    李林沉声说道:“如果你已经死了,那么,现在老爷子恐怕早就凶多吉少了,只要你暂时不出去,对方还不敢把老爷子怎么样,至于凌玉常的死,你觉着应该是什么人所为?”

    “你是说大头?”凌蔷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想过是他,可是,又似乎不大可能,在凌家这么多年,他就算是有贼心也没贼胆。”

    如果李林没潜入凌家大院,没听到大头和少夫人那点事儿,他或许还觉着凌蔷说的有道理,但是,现在他是完全不赞成凌蔷的说法,一个连少夫人都敢觊觎的心腹,确切的说已经给凌玉常扣上绿帽子的心腹,这种事他都能做得出来,还能说他没贼胆么?

    “也许他狗急跳墙呢?有的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是能做得出来的。”李林说道:“他能骗你说十道弯有神医,然后派人到十道弯伏击你,难道就不能对凌玉常动手吗?”

    “可是……”凌蔷张了张嘴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没什么可是。对你们动手的人不会是外人,杀死凌玉常的也不会是外人,只有你们凌家人才会这么做,因为,他对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李林无比严肃的说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也许明天一早你就能知道答案的。”

    “等?”凌蔷皱了皱眉道。

    “除此之外你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李林沉声道:“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现在你回到凌家,唯一的可能便是被几十口枪口对着,你一死,凌家就会彻底落入他人之手!”

    “我想你应该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聪明肯定就不会做傻事的,还有,从现在开始,无论谁给你打电话,问你在什么地方,你最好不要说出去!”

    “你是说阿诚?”

    “不止是他,是任何人都不行!”李林沉声道:“你的心腹,可能早已经成了别人的心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凌蔷不是那种四六不懂,凡是都要钻牛角尖的女人,李林的一席话她自然是听的明白,她现在无法接受的是,好好的凌家大院,自从爷爷得病之后,竟然这么快就除了这么多事,而且一件比一件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真的是大头所为,这不但对凌家是个打击,更是天大的耻辱,因为养了多年的保镖,竟然还是个白眼狼!

    “我明白你的意思。”凌蔷先是点头,随后便是忍不住苦笑道:“等似乎是个办法,可就算等到明早,一直等下去,结果又如何?早晚不是还要面对?”

    “没错。确实早晚都要面对。但不是现在。”李林十分严肃的说道。

    就在两人说话时,李林的手机突然再次响了起来,两人都是条件反射一般向电话看去。

    “是阿诚的电话!”凌蔷将手机拿了起来,准备接通。

    “不要接,从现在开始谁的电话也不要接!”李林眯了眯眼睛道:“既然对方敢对你动手,难道他们不知道你的心腹是谁?不会对他们下手?”

    “你要接也没问题,不过,不要和任何人透露你现在所在的位置,不然会更麻烦。”

    看着手机上不断闪烁的电话号码,凌蔷犹豫了片刻还是将电话给接通了,按照李林的指示她将电话的免提直接打开。

    “阿诚。怎么样?知道是谁做的了吗?”凌蔷沉声问道。

    “小姐,还没查清楚,老爷子的病情突然加重了,现在该怎么办?”阿诚紧张的说道。

    凌蔷一顿,两条弯弯的柳叶眉顿时就拧了起来,一张俏脸满是紧张之色,“爷爷怎么会突然病了?现在他怎么样?”

    “不知道是谁把大少死了的事和爷爷说了,他当时就吐了好几口血,现在人已经昏迷过去了,现在凌家已经乱成了一团,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办,小姐,你现在在哪里,我担心爷爷挺不过去今晚……”阿诚说道。

    李林站在一边,听着阿诚和凌蔷的对话,他的眼睛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因为,电话那边绝对不是阿诚一个人,别人或许听不见,但是,他却能听的清那微弱的鼻息声,微弱的鼻息声还是那种故意控制着的!

    还有就是,老爷子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即便是知道凌玉常被杀,似乎也不会吐血,说不准他完全不会当成一回事,又或者说,他没准都会笑出来,毕竟,精神患者和其他患者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