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泄露
    想到这里,他便是赶紧给凌蔷使了个眼色,凌蔷也是无比的聪明,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她顿了顿说道:“阿诚。你现在照顾好爷爷。我一定会尽快返回去。”

    “嗯,你放心小姐。我们等着你回来,现在的凌家不能没有你啊。”阿诚说道。

    挂断了电话,凌蔷的美眸里便是闪过一丝苦笑,她不是傻子,很显然也是听出了阿诚的话有问题,主要目的还是让她尽快回去。

    “李医生。现在我该怎么办?”凌蔷无力的说道。

    她现在已经没什么办法了,即便她回去也没有任何办法,她想到了报警,可是,报警又有什么用?报警不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还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我刚说过。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李林严肃的说道。他心里暗暗的苦笑,原本他是不想趟这趟浑水的,可是,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他要是在不施以援手的话,这个女人恐怕真的会被逼上绝路的。

    至于如何帮她,李林想的也很简单,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大头所为,想要解决就会很容易,以他的能力,只要身边没什么顾忌的东西,想要弄死大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确定,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大头所为,如果刚刚凌蔷不说,他已经给大头判了死刑,可是,接连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一个小小的保镖,他真的能够执掌乾坤,将所有的事做的这么面面俱到?

    最主要的是,诺大的凌家,每个人都会听一个保镖的话?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想要查清是不是大头所为,只要他愿意,这并不是很难,只要捉到大头便可,至于大头说不说,还能由得他么?

    “凌小姐。你刚受伤,先睡吧,也许明天一早问题就都解决了!”李林说道。

    “我不困。李医生,你累了就先休息吧。”凌蔷歉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坐一会儿。”

    “那好吧,我还是坐下来陪你好了。”李林无奈的耸了耸肩,只好在一边坐了下来。

    不过想想也是,这时候怎么可能睡得着,她能做到如此已经很不错了,换成另外一个人现在恐怕早已经激动的不行了,怎么可能镇定的坐在这里!

    远在省城的一个地下车库里,四五个黑衣人手持黑漆漆的手枪,其中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人跪在地上,他的脸上满是鲜血,已经看不清人样儿,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两只眼睛!

    在这年轻人的前边还着一个身材魁梧男人,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鬼面具,看上去狰狞的很,面具下的那双眼睛眯在了一起,正静静的注视着跪在地上的阿诚。

    “求求你们放过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刚刚我给小姐打电话,你们也都听见了。”阿诚紧张的注视着站在他身前这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特别是看着他手里的手枪时,身子忍不住抖了起来。

    “啧啧啧……没有的废物……”鬼面人啧啧怪笑了两声,抓在手里的手枪便是举了起来,枪口对准阿诚的脑袋:“说。她现在能去什么地方,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你还想不出来,我便送你一程!”

    哐!

    阿诚刚要张嘴,旁边的黑衣人便是一棒球棍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上,阿诚的身子直接向前扑去,同时伴着一声惨叫。

    “我真不知道小姐能去什么地方,求求你们饶了我吧……”阿诚趴在地上,绝望的说着。

    “不知道?”

    站在前边的鬼面人冷哼了一声道:“作为她的心腹,你不知道她应该藏在什么地方?真是可笑至极!”

    “我……”

    “你还有一分钟,快一点,我对你这种废物忍耐是有限的。”鬼面人说道。

    阿诚一直在注视着眼前这个鬼面人,总觉着有点熟悉,特别是他的谈吐举止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短时间他又想不起这个人到底是谁,不过,他能确定的是,这个人一定在凌家出现过!

    “你还有三十秒……”鬼面人笑眯眯的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你的孩子和妻子都在我手里,我想你一定会说的,对不对?”

    鬼面人说着便是对着其中一个黑衣人点了点头,那黑衣人顿时会意,直接将已经拨通了的电话点开了免提……

    “爸爸……爸爸……救我……救我啊……”一个小男孩哭哭咧咧的喊了起来。

    听到男孩的喊声,阿诚顿时脸色大变,他先是怒视着鬼面人,随后便是颓废的坐在了地上,“你们为什么这么做,他还只是个孩子……”

    “对于一个坏人来说,孩子似乎就是最好的筹码,难道不是吗?”鬼面人啧啧怪笑道:“好吧。我现在不杀你,因为我知道你肯定知道凌蔷在什么地方,每过五分钟,我就让人送孩子的一根手指过来,你觉着怎么样?”

    “你……”

    阿诚咬了咬牙,过了片刻后他才苦笑着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小姐。你别怪阿诚不仁不义,为了孩子,我不能不这么做……”

    “她不会责怪你的,因为,很快她也会死!”鬼面人冷哼道:“说吧。我希望你不要耍我,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就算我说了。你肯放过我们?”阿诚抬头怒视着鬼面人。

    “你没有选择。现在你只能按我说的做。”

    阿诚又是犹豫了片刻,直到听到鬼面人喊时间到时,他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道:“别别别。别动孩子,我说我说。小姐在云城有房子,是她当时去云城度假时买下来的,除了我没有人知道。”

    “云城?”

    鬼面人皱了皱眉道:“除了云城之外呢?她还有没有藏身之地?”

    阿诚摇头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云城的房子还是我曾听小姐打电话时说起过,具体的我并不是很清楚,我现在说完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放了你?”

    鬼面人冷笑一声,手中的手枪便是突然举了起来,在阿诚惊恐的目光中,直接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直接没入了阿诚的脑门,阿诚也随之倒了下去。

    “去。通知大头,让他马上带人去云城,一定要赶在天亮之前将那个女人给我找到。不要留活口!”鬼面人对着旁边的黑衣人说道。

    “是。”

    几个黑衣人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这时整个地下车库只剩下鬼面人一人,过了一小会,他的笑声便是传了出来,听上去十分的阴沉,如同鬼一般,如果有人听到,后背上一定会起一层鸡皮疙瘩。

    当三四辆越野车向云城走时,李林和凌蔷还不知道大难将至,陪着这个女人在沙发上坐了许久,见她一直紧锁着黛眉不言语,李林只好来到了窗前,努力的理顺脑海中的思绪,希望能够找出一些线索来。

    可是,他想了很久依然没有任何头绪,索性也就不再想了,看着qq上那个灰色的头像,他是有些失望的,要是景寒在的话,他现在完全可以向景寒取取经,毕竟她曾经是个警察,破案什么的都是拿手好戏,说不准这件事和她一说,她还真的能够给找出问题来。

    警察懂的推理,排除法他们用的都是滚瓜烂熟的,虽然准确率只有为数不多的百分之十,可是,这百分之十也是有作用的不是吗?最主要的是,能和她聊聊天,至少也能聊以寂寞,不然就这么跟一个女人干干巴巴的靠在这里,说实话,他都快疯掉了。

    因为这个气氛实在是压抑的很,他不知道是该安慰安慰这个女人,还是应该怎么着,唯一的办法就是陪着她一起压抑下去。

    “李医生。你一定是困了吧,要不,你就先睡吧。”凌蔷悄悄的抹了抹眼角的泪花,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还可以。我陪你在这里等着吧。”李林说道:“凌小姐。你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这样会方便一些……”

    “嗯。”凌蔷点了点头道:“麻烦你把灯关掉。”

    关灯?

    李林吓了一跳,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个女人突然让自己关灯做什么?

    难道她要……

    很快,李林便是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个龌龊的想法,这个无耻的想法,人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还能想到那种事,这时,李林就觉着其实自己有时候也是满奇葩的,脑子有水!

    咔!

    李林将墙壁上的开关按下去,光亮的房间顿时暗了下去,因为已经到了凌晨,月光和星光早已退去,整个房间里顿时伸手不见五指,他和凌蔷距离不到三四米远,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那里坐着一个人,她的脸蛋什么样儿根本就看出来。

    他刚刚坐在沙发上不久,正闭目养神时,一道光突然便是在屋子里闪了过去,紧接着又是几道光突然从屋子里闪了过去,这一刻他便是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明亮有神儿的眼睛瞬间收缩成孔!

    “不好。有人来了。”

    李林说着眨眼间便是来到了窗子旁,当看到三四辆越野车缓缓的进入大院,十几个黑衣人飞快的从车子里下来时,他的脸色顿时大变,“凌小姐。你确定云城的房子没人知道?”

    凌蔷沉重的点了点头,急声问道:“是不是他们找来了?”

    “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不小心把这里有房子的事被人知道了。现在赶紧穿上鞋子,我们尽快离开这里,不然来不及了!”李林沉声说道。

    结果让他意外的是,凌蔷似乎并没有起来的意思,她苦笑着说道:“李医生。你先走吧。既然他们已经来了,现在走肯定是来不及的,你带着我咱们都走不掉,就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是谁……”

    看着凌蔷那副倔强的模样,李林顿时一阵无语,同时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大吼道:“你他妈想死,老子还不想死,赶紧给老子起来。立刻,马上!”

    凌蔷显然是没想到李林会突然暴起粗口,而且还是一副不容置否的模样,她现在才发现,眼前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小男人好像真的有点不一般,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完全可以选择自己逃走,不带上自己这个包袱逃走也会容易许多,可是,他不但没走,反而还要硬生生的拉上自己……

    这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并不像他身材那样文文弱弱……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