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上帝,放过我吧……
    凌蔷对着门口的年轻人说了一声,随后她便是叹了口气再次坐了下来,将手机拿起来,看一看李林的电话号码随后便是再次将手机放下。x23us.更新最快

    从昨晚上李林在那个小村落救了她之后,她就觉着李林真的不是一般人,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神秘,几十个手持枪械的黑衣人不是他的对手,特别是最后他控制凌楚时的景象,她都想不到李林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想来想去她也没想明白,但她很清楚,如果李林愿意出手帮忙,那么,爷爷的病可能还有的治,她虽然没见过李林瞧病,光凭他能够治愈各种绝症就足以说明他的医术绝对是超然的!

    可是,希望就在前边,他却怎么都不答应,这让凌蔷也是无奈的很,总不能去找人把他给绑来!

    “要不……”

    凌蔷稍许犹豫便是将电话再次拿了起来,这次她没给李林打电话,而是给兰正茂打了过去,第一次李林来凌家瞧病时也是兰正茂帮的忙,要是他肯再次帮忙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

    没让它久等,很快电话那边便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兰爷爷。是我。凌蔷。”凌蔷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道。

    “嗯。兰爷爷知道是你,怎么还突然给我打电话过来了?”兰正茂笑呵呵的问道。

    “兰爷爷,那天是玉常不对。我向您道歉……”凌蔷苦笑着说道。

    “唉,道什么歉嘛,兰爷爷活了一大把岁数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点小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要是我和他置气,那还不让人笑话啊。”兰正茂笑呵呵的说道:“行了行了,别放在心上,再说,这都道歉几次了。兰爷爷没那么小心眼,对了。你爷爷现在怎么样?情况好一些了没有?”

    “他的情况又严重了……”

    凌蔷叹了口气说道:“兰爷爷。家里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凌玉常没了,凌楚也死了,整个凌家乱成了一片……”说着说着,凌蔷便是哽咽了起来。

    她始终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感觉,可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个女人,兰正茂虽然不是她的亲爷爷,却和亲爷爷没什么区别,是看着她长大的,现在唯一能够诉说心事的也就剩下他了!

    “什么?”

    兰正茂惊呼了一声,不确定的问道:“凌蔷,你在仔细说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玉常怎么没了?凌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下,凌蔷便是将凌家最近这两天发生的事详细的和兰正茂说了一遍,兰正茂也是不断的叹气,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唉。事极必反啊。丫头,你也别太着急,事情总会好起来的。”兰正茂叹了口气,随后便是说道:“丫头。我知道你给我打电话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让李林给你爷爷瞧病?”

    “嗯。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他拒绝了。”凌蔷苦笑道:“除了您,我不知道谁还能请的动他,除了他,我又不知道谁能给爷爷瞧病!”

    听凌蔷这么一说,兰正茂顿时为难了起来,他不是不想帮忙,而是这个忙他真的帮不上,还有就是,他现在也是有求于人,这时候再去打电话,岂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可他又不忍心拒绝,不管怎么说,他和凌河都是至交好友,这时候不帮忙,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唉。丫头啊。我帮你去说不是不可以,但李林那小子的脾气实在是倔的很,涉及到了原则问题,恐怕我说话也不一定好用啊。”兰正茂叹了口气,手掌也是忍不住在办公桌上拍打了起来,努力的想着办法。

    “我知道这件事很难,可是,我不能看着爷爷一天天这样下去,要是一点希望没有就算了,明明有希望,作为晚辈一定要做到,你说是不是……”凌蔷苦笑着说道:“兰爷爷。这件事只能麻烦您了。您也不用为难,实在不行也没办法……”

    “唉。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尽力的。”兰正茂苦笑着说道:“这样儿,你先等等,我现在马上给那小子打电话过去,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尽快通知你的怎么样……”

    “兰爷爷。谢谢您……”

    “唉,谢什么谢嘛。你爷爷和我是至交好友,几十年的关系了,你虽然不是我亲孙女和亲孙女又有什么区别,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好了,等我电话吧。”兰正茂说着便是将电话给挂断了。

    省大办公室,挂断电话之后,兰正茂便是背着手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起来,试探了几次想把电话给李林打过去,可是,他又不得不放下,刚刚给人家打电话求完人家,现在马上就来了另外一件事,这怎么开口嘛。

    “院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雷人司机陈震不知什么时候钻了进来,他在门口已经站了很久了,知道是凌蔷给兰正茂打的电话,他真的是激动不已,要是有机再去凌家大院,能再看一看凌大小姐,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你来的正好,坐下。”

    兰正茂指了指沙发让陈震坐下,陈震满是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子道:“院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唉。还能有什么事啊。还是给凌河看病的事,他这两天又严重了,好像不太好啊……”兰正茂犹豫了片刻说道:“你说,要是再让李林去给凌河瞧病,他会不会答应下来?”

    “还让李兄弟去给瞧病?”

    陈震先是一怔,随后头便是摇的和拨浪鼓一般,心里想着,这怎么可能嘛,上一次去差点丢了命,人家也不是脑瘫,又不是老鼠撂爪就忘,要是还答应去就奇了怪了,别说是他,换成自己也不可能答应的!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陈震十分严肃的道。

    “如果我去求他呢?”兰正茂道。

    “您去?”

    陈震错愕的看着兰正茂,他差点没笑出来,心里想着,换成任何一个人去都比你去强的多好不好,上次要不是你,人家能受那个奇耻大辱?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出来,除非他这个司机是不想干了,当下他便是分析了起来,“院长。不是我觉着您不行,也不是您面子不够,而是这时候你去确实不怎么合适,而且被拒绝的可能还非常的大。”

    “另外你这时候去不是火上浇油嘛,既然求人家看病,总不能一直打电话吧?至少要当面去求人家才是对不对?”陈震有理有据的道:“您是大人物,您肯定没做过小人物做过的事儿,求人不能打电话,不说送礼吧,至少要有个态度,打电话算什么事?这和命令人家又有什么区别……”

    听陈震这么一说,兰正茂也是忍不住点了点头,这个司机有时候稀里糊涂的,这次竟然还真的给分析的头头是道,只是,亲自去就能起到作用?

    “院长。我觉着这件事您去不管用,你忘了李兄弟是谁介绍来的了?”陈震笑眯眯的道:“要是林书记能够出面,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不过,前提是你要搞定林书记才行……我觉着林书记和李兄弟的关系比你好……”

    陈震也是个实诚人,总是喜欢睁着眼睛说实话,特别是最后一句……

    “屁。我和老林多少年的老交情了,你小子别瞎说。”兰正茂没好气的瞪了陈震一眼,随后便是老神在在的笑了起来,“你小子还别说,这么多年你第一次这么聪明,一下就找到了问题所在,要是我去找老林,老林肯出面的话,说不准这事还有戏……”

    “什么叫有戏啊。是肯定有戏。”陈震嘿嘿笑了笑,随后便是严肃了起来,“院长,这事儿还不能这么办,就算是林书记愿意帮忙,凌家怎么也点表示表示,不能什么事都凭关系吧?”

    “现实就摆在眼前,就拿您做个例子,要是李兄弟不治好的你的病,你会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他来大学读书?还有林书记,要不是李兄弟控制了霍乱,帮他当上了省城的一把手,他们关系能这么好吗?”

    “还有就是,要是你不让凌家给李兄弟一点好处,以后你还怎么求人家办事,总要给人家一点甜头才是,对不对?”

    兰正茂连连点头,没想到陈震今天竟然如此聪明,句句话都十分的在理,分析的更是如此到位。这个司机他要用着,一直用下去,要是可以的话,就尽快给他安个家,找个婆娘,也算是奖励奖励他……

    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聪明的司机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李林知道这时正有几个人正在算计他,让他去给凌河看病的话,他一定会很无语的,看了一上午电视也看累了,索性他就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拿着手机把玩了起来,打字他虽然是个外行,可是,打游戏这种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就和趴在女人身上是一个道理,都是无师自通的。

    游戏无疑和女人不同的就是,手柄上多了几个按钮,少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而已,除了手感稍稍差一点之外,可以说,都是男人的最爱……

    就在他打游戏打的特别开心时,甚至已经沉入其中时,这个该死的电话总是会不是时候的想起来,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是兰正茂的也不是凌蔷的,只是,当接通电话的霎那,他的眼珠子便是凸了出来,因为,打电话这个人更为恐怖……

    “李林啊。是我,你景叔叔,不认识了啊?这么慢才接电话。”景贺年笑呵呵的说道。

    “认识认识。”李林连忙挤出来一些笑容道:“景叔叔。你你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还有,您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能忘了我,至于手机号嘛,这还不简单,是我从景寒的手机上偷来的。”景贺年笑呵呵的说道。偷看别人手机这种事好像对他来说完全没什么概念,一点也不觉着害臊……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