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太特么吓人
    凌蔷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怪罪这些人的意思,随后她便是介绍道:“张医生。x23us.更新最快这位是李林李医生,也是专程给爷爷瞧病的,你们都是医学领域的专家,可以互相交流一下!”

    “专家?”

    听凌蔷这么一说,张医生顿时一怔,刚刚他已经看到李林了,还以为这是凌家的仆人,根本没想到李林竟然是个专家,因为,他怎么看也就二十岁左右,即便是人才济济的京城大医院,二十岁就能当上专家的也绝对是那种凤毛麟角的存在,甚至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人的存在。

    张医生虽然惊讶,脸上却没表露出什么不屑之色,他点了点头道:“李医生你好。张凤翔,来自京城医院。”

    “你好。”

    李林也是很有礼貌的上前一步,伸手和张凤翔握了握手,他不敢说张凤翔的医术怎么样,因为他根本就没见识过,但是,光凭这份品质就足以得到他的尊重。

    “李医生你好。林昌,来自五常市第一医院。”又是一个中年人走了上来和李林握手。

    “你好。李林。来自赤峰市附近的小村子,是一名中医!”李林伸手和林昌握手。

    “李医生如此年纪,就是一名中医专家了,幸会幸会。”叶柄上前和李林打招呼。

    “幸会!”

    李林一一和这些专家握手问好,心里也是对这些人有了一些好感,不因为别的,他们没瞧不起自己来自农村,没瞧不起自己是个中医,光凭这些就足够了!

    “李医生你刚刚是不是说,你是个中医?”等李林坐下,张凤翔便是突然问了起来。

    “嗯。祖传下来的医术,祖宗是中医,我想我应该也算是吧。”李林微微一笑道:“张医生。怎么了?”

    张凤翔沉吟了片刻,随后便是看了眼众人,说道:“我们都是用西医的方式进行探讨,似乎没想到中医,你们说中医的针灸会不会是个办法?”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唉,中医确实不错,循序渐进,说不准真的能治得好!”叶柄激动的说道:“李医生,你是中医专家,有没有什么办法?或者说,有什么具体的打算没有?”

    “没看到病人之前,这不好下结论,而且,针灸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李林叹了口气道:“针灸是可以疏通经络,如果凌老是后天得了这种疾病,针灸似乎是个不错的办法,可是,他这病是先天带来的,确切的说是遗传性疾病,针灸肯定不行……”

    “我想在座的各位应该都给凌老看过了,他身体应该看上去和正常人无异,经络什么的应该是没有堵塞压迫的迹象是不是?”

    张凤翔和叶柄几人再次对视一眼,如果说刚刚他们还对李林的身份有所疑问,那么,现在这个疑问可以说是彻底的消除了,因为李林说的有板有眼,几乎和凌河现在的情况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医术,这让几人也是忍不住期待了起来,希望李林能用中医创造出一线希望!

    “没错。就是这样。”张凤翔苦笑着说道:“真要是有神经压迫或者说堵塞,这病就好治了,我们可能也不用如此费力,现在不但没法治疗,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啊……”

    “李兄弟。中医的手段多得很,望闻问切,针灸,诊脉,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法,每一种似乎都是不错,既然针灸不行,还能用什么办法?”叶柄沉吟了片刻问道。

    “我也不确定……”

    李林耸了耸肩说道。他也是实话实说而已,治疗这种精神疾病他不是第一次,但和景寒那厌男症比起来,这个却更为棘手,不过,他却更加期待起来,越是不好治疗的病,不是有更好的挑战么?

    “要不,先去看看爷爷的情况吧……”凌蔷紧咬着嘴唇,她就站在一边,几人的话她都听在耳中,特别是听到李林的话时,她心里多多少少都是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对对对。李兄弟,你先看看凌老的情况,也许一看你就能想出办法了。”叶柄催促道。

    “不着急!”

    李林看了凌蔷一眼,问道:“凌老现在怎么样?”

    “刚刚打完镇静剂,睡过去了。”没等凌蔷说话,张凤翔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等他发病时再去看,现在去看也是枉然,没有任何作用!”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前一天我见过老爷子,不发病时,他和正常人几乎没什么区别,除非你们有办法让他现在就发作,不然就先在这里等着!”

    在座的都是医学界的顶尖好手,自然是明白李林的意思,也明白这个道理,当下众人便是点了点头,其中几个人更是坐在一起再次议论了起来。

    “要不。先出去走走?”凌蔷来到了李林身边。

    “好吧。出去散散风也不错。”

    李林站起来随着凌蔷向外边走了出去,结果两人刚走出去不远,还没等出别墅,一声诡异的大笑声便是传了出来,屋子里的一众专家也随之紧张的站了起来。

    “小姐。小姐。老爷又发作了,这才刚打完镇静剂不到半个小时啊。”一个仆人装扮的女人快步走了出来,她的手臂上被抓出了几个大大的手指印,其中一块已经破了皮,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

    “走。进去看看!”

    没等凌蔷说话,李林已经抬起大步直接向女子出来的地方走了过去,这是一条悠长的长廊,足有二十多米左右,长廊直接通往别墅后边的二层小楼,那次悄悄潜入凌家时,李林并没有发现在这条长廊,自然也就不知道凌老叶子其实不在别墅之内,而是在后边的小楼里边。

    他的脚步很快,片刻功夫便是穿过了长廊直接来到了后边的二楼,此时,小二楼门口站着四五个人,其中有几个黑衣人面色严肃的守在门口,从他们的神情和气息上能够断定,他们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哈哈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飞啊,飞啊,我要飞啊……哈哈哈飞啦……”

    没等李林上楼,楼上边便是传来了笑声,听到声音,李林不但没笑出来,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颊变的更为严肃了一些,心头的压力也是更加沉重,因为他没见到过凌河发病时的模样,光凭这声音,他就能断定,凌河的情况可能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

    “老爷。老爷。您坐下,不能撞墙啊。你不撞墙啊……”两个女仆人用力的拉着凌河,可是,她们毕竟是女流之辈,怎么可能拉的住,还有她们即便是能拉的住又怎么敢用足了力气,伤着老爷子她们肯定要被责怪的。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是齐天大圣,我是齐天大圣,一棒子就能带你们。”凌河一边嘿嘿怪笑,随手便是将放在一边桌子上的花瓶拿了起来,对着两个女仆人便是砸了过去,“大胆妖精,还不受死!”

    哐……

    幸好女仆人躲闪的及时,花瓶直接砸在了墙壁上,伴着一声碎响花瓶直接被砸了个粉碎,同时,两名女仆人也是张皇失措的跑了出来。

    “进去!”

    她们刚跑到门口,正好撞见迎面而来的众人,凌蔷冰冷的看了两人一眼道。

    “小姐。老爷他……”女仆人真的是吓坏了,刚刚那一花瓶要是砸上,就算不死肯定也要受重伤的!

    “凌家养了你们半辈子,该怎么做难道还用我告诉你们?”凌蔷冰冷的注视着两人道:“给我进去!”

    “让她们先去一边吧。”李林叹了口气说道:“换两个身强力壮的来看着,她们肯定不行的。因为你不确定老爷子什么时候发病,不是吗?”

    其实,李林想把话说的更难听一点,仆人怎么了?凌家养了人家这么多年,怎么不说人家也为凌家服务了这么多年?

    倒不是他看不上凌蔷这种做法,只是觉着有点不妥,人家是在凌家呆了半辈子,可是,总不能把命留在这里吧?

    见李林脸色有些不悦,凌蔷犹豫了一下便是对两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让大家都上来吧。”

    李林说着他自己便是率先上了二楼,他刚刚到门口,只听嗖的一声一个不明物体便是抛射了过来,幸好他躲开的及时,不然定会被这东西砸到,等他向屋子里看时,身子也不自觉的颤了一下,因为,这是他有史以来见过最吓人的患者,至于以后会不会有他不敢肯定,但是,之前是肯定没有的!

    凌河正站在距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他低着头,翻着眼皮,一双已经红起来的老目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就像是一个怪物,盯上了自己的猎物一般……

    特别是那种低沉的怪笑声,听的李林汗毛孔都是竖了起来,同时,眉毛也是紧锁了起来。

    “嘿嘿。该死的凡人,看本神不收拾你,将你身形俱灭!”凌河舔了舔舌头,嗖的一步便是向着李林冲了过来。

    “站住!”

    李林眉毛一挑,随后便是一声爆喝,声音很大,不但是外边传出来的声音,他还在声音中注入了灵力,这样一来,声音不但在凌河耳边响起,还在他脑海中响彻,这一吼十分的威严,同时,他的脸色也是变得冷厉了起来。

    听到李林的吼声,急速向他扑过来的凌河身子顿时一颤,脚步也是停了下来,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但是,他的眼睛依旧血红,看上去十分的狰狞吓人。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