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中邪
    不过,他也不过是稍稍的停顿了一下而已,下一刻,呆滞的目光便是再次泛起了冷笑,高大的身材便是再次向李林扑了过来……

    “李医生,小心……”几个人同时喊了一声,身子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x23us.更新最快

    看着冲过来的凌河,李林的眉毛顿时挑了起来,他是什么人?岂能被一个老头子轻而易举的伤害到?对付这样一个老人,不需要什么花哨的招式,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最好的办法,只见他身体向右边稍稍一侧,顺势躲过凌河抓过来的手掌,紧紧攥着的拳头化作手刀,直奔凌河的勃颈处砍了下去。

    这一下恰到好处,正好击中目标,可是,让李林意外惊讶的是,中了手刀之后,按理说凌河应该要倒下去才是,可是,凌河不但没倒下去,身体只是微微一颤,随后便是嘿嘿再次怪笑了起来,略有些干枯的手掌再次向他的脖子抓了过来……

    “李医生。小心……”

    众人再次大喝了一声。

    李林片刻失神,没等众人出声之时身体已经悄然的后退了一步,一双清澈的眸子也是变得凌厉起来,刚刚落下的右手霎时间挡了出去,当手掌和凌河的手撞在一起时,他只觉着一股子巨力突然传来,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向后退了两步……

    而凌河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他的手掌撞在李林的手上,他也是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不过,他依然没有倒下!

    “嘿嘿。跟本神斗。都要死!”凌河再次嘿嘿怪笑。

    注视着凌河,李林心头有些惊讶,这特么哪里是得了精神病,分明是中了邪,确切的说,现在凌河的情况,精神病是次要的,最主要是这家伙是中了邪,不然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怎么可能有如此力量,即便是身材壮硕的大汉和他比起来也不是对手!

    精神患者中邪要比寻常人中邪的可能性会更大,因为他们的精神毅力要远远不如普通人,这也是给了鬼邪可趁之机,用农村人的话,就是大白兔子上身,此时的凌河根本就不是他本人,是外力在驱使着他的身体,至于驱使他的是什么人,对别人来说可能看不清,但是,对李林来说,只要这个鬼邪不比他的能力强,想要找出来就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不过,这么多人在身后跟着,他也不好动用法术,不然也特么挺吓人的,索性,趁着众人不注意时,他的嘴角便是微微颤抖了一下,一双原本紧紧收缩起来的双目渐渐的变成月光之色……

    “大但妖邪,竟敢为祸人间!”

    李林心头大喝了一声,很快便是看到了凌河身上那道黑漆漆的身影,他看不清这道黑影的面容,但是,他却能看到这黑影的能力,并不是很强,确切的说还是非常弱小的,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即便是最弱小的鬼魂,也足以趋势被附身的人的身体!

    “修炼者……”

    李林的脑海中传来一道微弱的声音,声音有些颤抖,下一刻他便是从凌河的身体中飞快的脱离了出去,顺着窗子直接逃走……

    “站住!”

    李林厉声喝道,刚要追出去,只见凌河噗通一声便是倒在了地上,原本还一张十分怪异的脸颊顿时变得苍白无比,好像没了气力一般。

    “快。扶爷爷起来。”凌蔷娇声喝道。同时忍不住看了李林一眼。

    刚刚老爷子还好好的,怎么和他对视了一会突然就倒了下去,难道他有魔力么?

    凌蔷心里这么想着,但也顾不上多问,赶忙随着众人进了屋子,这时凌河已经被送到了床上,虽然还睁着眼睛,但眼神儿却不是十分的清明,嘴角裂开,露出一副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表情。

    张凤翔和叶柄等人站在旁边一直紧锁着眉头,刚刚凌河的情况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这种情况还是他们平生仅见。

    “刚刚怎么回事,凌老他……”张凤翔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啊。这太奇怪了,还想也不是精神疾病,刚刚我们看时好像还没这么严重……”叶柄深吸了口气,想着刚刚凌河的表情,到现在他后背还直冒冷汗。

    听两人问起,旁边一众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身上,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刚刚那一幕确实有点吓人……

    被众人看着,李林便是深吸了口气,朗声说道:“凌老刚刚是中了邪,有邪魂入体。”

    嘶……

    众人顿时倒吸了口冷气,身子更是不自觉的就紧了起来,东看看西看看,好像邪魂就在眼前一般,虽然有一大部分人都是唯物主义者,根本不信什么神啊鬼啊的,但是,刚刚凌河的情况除了中邪这个说法,又怎么解释?

    “什么?你说凌老中了邪?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医生,你快说说。”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轻专家忍不住问了起来,中邪这种事他只是听说过,还没亲眼看过……

    “对对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中了邪么,凌老怎么突然又好了,还有,鬼邪去了什么地方?”叶柄颤音问道。眼珠子不自觉的便是向躺在床上的凌河看去,当看到凌河正对着他嘿嘿傻笑,他不自觉的便是倒退了一步,因为,这特么确实有些吓人……

    众人问起鬼邪,李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因为,这种东西本来就有些违背常理,更是无从解释,因为鬼邪的形成分很多种,有的鬼邪是因为怨气形成,而有的鬼邪则是因为阴气过重形成,如果真的解释起来,就算是他说上三天三夜恐怕也说不完……

    要是众人能够听得懂,他也没算是白费唇舌,可是,说这种事无疑和对牛弹琴没什么区别,既然他们听不懂,解释自然也是没什么必要。

    当下,李林便是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什么?你也不是很清楚?”叶柄捏了把冷汗道:“李医生,那你是怎么知道凌老中邪的?难道是看出来的?那我们怎么看不出来?”

    “这……”

    李林顿时就为难了,他不想解释不是怕被人知道怎么回事,而是这些人根本听不懂,可现在他不解释出来,似乎又很难让这些人满意,犹豫了片刻后他才说道:“刚刚我看到了一道黑影从凌老的身子里钻了出来,可能是我离得近,能够感觉到阴风扑面吧……”

    嘶……

    众人再次倒吸了口冷气,一双双眼珠子都快掉到了地上,因为,这实在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更是吓人的很……

    那道黑影在哪儿,还在不在屋子里,会不会被附体,会不会被鬼上身……

    这才是大家更关心的事……

    “哈哈哈。黑影黑影,好啊好啊,放开我放开我……”凌河突然又是嘿嘿傻笑了起来。吓得众人也是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李林。真的有鬼魂……”凌蔷黛眉紧锁,不知怎么的,只要是李林说的,他现在都是无比相信的。因为,眼前这个看上去岁数不大的小男人实在是太神秘了,最主要的是,他的能力似乎已经超出了想象……

    “嗯!”

    李林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在屋子里四处张望了片刻后问道:“凌老爷子以前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或者说,最近一两个月以内!”

    凌蔷美眸转了转,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应该是没有,杨爷爷,爷爷最近有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杨老爷子一直站在一边,一张老脸冰寒至极,拳头更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过了片刻后他才点了点头道:“有。那是在老爷刚刚开始发病时有过这种情况,算上这次应该是第二次……”

    “你是说,爷爷的病和鬼魂有关系?”凌蔷皱眉道。

    “有些关系。但并不是主要的,鬼魂应该只是起了一点点诱导作用,真正的病根还是在凌老的身上。”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如果没有鬼魂的存在,凌老携带的先天性精神疾病可能直到他死掉也不会发作的。”

    凌蔷默默点了点头,刚刚还一头雾水,现在虽然也是一头雾水,但听李林这么一解释,似乎问题就已经十分的明朗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因果关系。

    “唉。看来这种事又要发生了,凌家到底是怎么了啊。”杨老在一边突然说道:“三十年前,老爷的母亲也是得了这种病,当时也是访遍了名医,最后一样没有什么结果,老太太第一次发病时我还记着,和刚刚老爷的情况几乎没什么区别,几个人都拉不住啊,等她第二次出现这种情况,没过几天人就没了……”

    嘶……

    听杨老爷子这么一说,众人顿时倒吸了口冷气,不自觉的便是向着凌河看去,刚巧,凌河这也是第二次发病,难道也和杨老爷子说的一样,他也将不久于人世?

    “嘿嘿。死。都点死,都点死,死了好啊,死了我就能当齐天大圣了……”凌河嘿嘿怪笑着,嘴角还流着唾液。

    “李林。我爷爷他……”凌蔷黛眉紧锁,十分紧张的看着李林,要是老爷子就这么没了,凌家肯定就要完了。

    “杨老说的只是偶然事件,有点迷信,凌老的母亲去世应该和发病是没有关系的。”李林十分肯定的说着,随后他便是对着旁边两人摆了摆手道:“麻烦让开一下,我先给老爷子诊脉吧,先看看情况再说!”

    那两人十分麻利的给李林让开位置,李林便是坐在了床边,一双清澈的眸子微笑着注视着凌河,“凌老先生,让我给你摸摸脉行不行?马上就好!”

    “不行!”凌河十分干脆的拒绝,手直接缩了回去,那模样真的是很搞笑,就像是个要去医院打针的孩子,很害怕的模样,可是,旁边众人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抓着他。把手腕露出来。”

    李林也懒得跟凌河墨迹,他本身神志就有问题,好言相劝似乎没什么作用,说句不好听的,刚刚他的话就和对牛弹琴没什么区别……

    “你……还有你。过来抓着他,还有你们两个,还有你!”

    李林对着站在旁边的几个黑衣人命令道。

    几个黑衣人犹豫片刻,见凌蔷在一边点头,五个人便是走到了床前,按照李林的要求先是将凌河的四肢死死的按在了床上,剩下的一个人便是按住了他的头,这五个人身材健壮,力气极大,凌河嗷嗷只叫,却动弹不得!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